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湯藥

26

侯夫人陳氏的心尖尖,生得嬌美可人,亦是濟陽侯的掌上明珠,無奈卻是″人如其名”,命若飄柳,生就帶了些弱症,陳氏屢屢求神問道皆無奈何,待到俞柳6歲時終於才得了一高僧的指點,那僧道是她與侯府氣運相剋,若要平安長大須得擇彆處而居,濟陽侯便去府外尋了個院落安置女兒,女兒一人住在府外無人照拂,女兒搬入彆苑不久,陳氏便吩咐俞柏的姨娘菊秋帶著俞柏到那彆苑去同女兒做伴。去歲十月聖上賜婚,賜嫁俞柳為順王裴焰正妃,俞柳...-

裴焰相信自己絕冇有料錯,俞柏一開始就不想明哲保身,她打的就是回侯府的主意。

若問她為什麼回侯府,裴焰輕聲笑起來,依著她的性子,怕是為了俞嵩吧,隻若是為了俞嵩,他必不可能如這丫頭的願。

至於自己,又必是得娶“俞柳”的。

橫豎他都得娶個俞家女,又要棒打掉這對鴛鴦,裴焰想,那不如就是她吧。

隻是俞柏聰明卻也莾撞,裴焰手指輕叩了幾下桌麵,吩咐季風明日一早便去濟陽侯府走一趟。

“隻管大張旗鼓地去”裴焰挑眉,唇邊逸出一絲玩味的笑“儘人皆知最好。”

季風瞭然地點點頭,一旁的李隼和宋大牛更愣了。

裴焰卻不理他二人,氣定神閒地又去逗鳥了。

藉著為薑氏製膳之便,俞柏曾向府裡郎中借過薑氏的脈案及食單,薑氏氣血虧虛不得安眠,俞柏悄悄謄寫下來交給小佩去外麵尋了郎中看方,隻是藥方之上皆是益氣固本之藥,竟也未有什麼出格之處。

可若隻是虛症,她不該去的那樣快纔是

翌日清晨,俞柏早早地到了廚下給薑氏備膳,水晶小餃裹著浸了高湯的肉餡配以鮮蔥脆筍,熬的香濃的粳米粥裡特特放上了蒸爛的棗肉栗子泥,一碗熱氣騰騰的鱔絲麵配上碟開胃的三煮瓜,隻是看著都令人垂涎。管廚的吳婆子點頭哈腰地陪著笑

“怪道老太君對姑孃的手藝讚不絕口,這飯菜便是老夫人精神不濟也能多進不少呢”

聞聽此言,俞柏心裡突地一激靈,手裡的動作也緩了下來,她狀若無意地問

“這……老太君可是有不適麼。”

“啊”吳婆子一頓,語氣輕下來並不慌“老太君昨夜又魘著了,夜裡很是鬨了一陣子,今個兒晨起胃口便不佳。”

她垂著眼嘀咕,俞柏卻敏銳地抓住了她話裡的字眼“又?”

“哎呦瞧我這嘴”吳婆子望見俞柏一臉嚴肅,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忙一巴掌乎在了自己腮頭“姑娘纔回府,不知曉的事兒好多著呢。”說著便回身欲走,俞柏便隨著她出來,將她攔在了側邊小門處。

吳婆望了俞柏一眼,目露驚詫。

俞柏取下了自己戴的一副銀鑲玉珠的葉子釵,塞在了吳婆手裡,有點侷促地搓了搓手,髮絲因為取釵的動作垂在耳邊一縷,她言辭懇切,樣子看上去卑微又可欺。

媽媽不必掛心,左右不過是幾句閒言,我多聽上幾句,也是初回府中怕行差踏錯罷了

吳婆心裡嗤了一聲,姨娘養大的不愧是姨娘養大的,得了老夫人一夕的青眼又如何,還不是要討好她這府裡呆久了的老人兒。

速速伸手抓過了那釵子攏在懷中,吳婆麵上的笑便更多了幾分得意,上下左右四顧無人,她這才悄聲向俞柏道:

“這人有了年紀,夢魘也是常事,隻咱們侯爺孝心,一聽母親有了這病不得安寢,便急急地去求了不少名醫,隻這病卻無甚起色,夫人與侯爺伉儷情深,知曉此事自是如火焚心一般,央著家裡人幫著想法子,說來也是巧,夫人的兄長廣陵侯意外從芃穀山尋得了一位通醫隱士,叫什麼閒鶴居士的,據說曾醫活過宮裡的長公主。”

這話聽著忒不著調,俞柏眉目間疑雲漸凝,草草應和了幾句,便帶著幾個丫頭奉著食盒往安壽堂去。

薑氏懨懨地,今日冇有起身,陳氏正坐在她身邊給她喂安神湯,顏嬤嬤把迎枕給薑氏往裡又放了放讓她倚的更舒服些,見了俞柏隻勉強一笑。

俞柏便把食盒交給了顏嬤嬤,帶著小佩往外行去。

迎頭出來正見俞桃也往安壽堂來,俞柏知不欲與她爭執,匆匆然閃到了角落裡,一抬眼卻看見陳氏的大丫頭丹葵自安壽堂偏殿的小廚房裡出來,把一捧什麼東西給了一個麵生的丫頭。

俞柏望了一眼那麵生丫頭的去向,叫小佩遙遙地跟著她走。

不多時,小佩跌跌撞撞地奔了回來,手裡是半包混著泥土的藥渣。

“她走得太快了,動作也快”小佩蹭了一把鼻子上的土,無奈地搖了搖頭道“奴婢隻來得及挖了這點子藥渣回來。”

藥渣攤開來一股酸苦的味道,放在手裡卻有一些粉末狀的東西黏在手心,俞柏心神微震,若是這藥真有問題,自己一人作保,怕是無人信的,凝神思索了片刻,她又到大廚房做了些雪梨銀耳湯,叫傳膳的丫頭給各個院子裡都送些去。

傍晚臨牆冒了幾聲鳥鳴,俞柏會意,換上了一身侍女服又交代了小佩幾句,便獨自來到俞嵩書齋後的映暉亭中,仁杞自假山後出來,引著俞柏上了馬車,直奔琢玉樓。

琢玉樓是何家給何氏的陪嫁,因著俞嵩素日頗好文墨,愛在此交些雅人誌士,飲酒談詩,何氏便將此處給了兒子。

前世在彼此確認心意之後,俞嵩也常在此處與她相約。

“柏兒”俞嵩見她來了,笑吟吟迎上前便將她擁入了懷中,“雪梨湯常喝,但我明白的,隻我一人湯裡有桂圓。”

桂圓意團圓,他與她相約。

不禁憶起前世,俞柏的身體便止不住地戰栗起來,俞嵩見狀忙鬆開了她,伸手去探她的額頭“可是著了風寒,這幾日你纔回府,你知道我娘她……我實在不便去看你。”

少年緊緊地握住她的手,眼神裡透著的憂慮和歉意濃得化不開。

俞柏一怔,還是輕輕地推開了他,俞嵩眸中擔憂卻更甚“莫不是你也同祖母一般,魘著了嗎?”

“嗬,果然”俞柏心裡的猜疑明晰了幾分,她笑得有幾分淒楚“昨夜老太君的事,連你都知情麼”

“這話又從何說起”俞嵩起初有些摸不著頭腦“昨晚我得了訊息便趕去了,但你……”俞嵩一頓,麵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柏兒,你可是做了什麼得罪大伯父的事?”

闔府皆知,俞柏處卻無人報信,便是有人故意要尋她的錯處。

俞柏故作慌亂,點頭,又搖頭,而後定定地望向了俞嵩

“難道是我們的事……”俞嵩話音未落,俞柏已流下淚來。

“嵩哥哥,侯爺偶然撞見仁杞給我送的書信,這才雷霆震怒要把我送去庵堂,為了你我能長相廝守,我隻得藉著侍奉老太君的由頭回到府中來,侯爺厭惡我不打緊的,但若是老太君出事……”俞柏欲言又止地看向俞嵩,攤開了那包藥渣,一雙妙目已然哭紅。

俞嵩心頭巨震,臉霎時間便冷了下來,手暗暗地握緊成拳,他重又看向俞柏的時候眼神卻又溫柔了下來。

“這藥渣是……”

“這是老太君安神湯的藥渣,她平日裡的藥方我已托人看過,冇有問題,可是這湯…”俞柏冇有說出白日看見的那樁事。

“你看過平日的藥方?”俞嵩狐疑地看向眼前的姑娘,她看似依舊膽小怯懦,可是,似乎又有什麼不同了。

俞柏心頭咯噔了一下,剛想描補些什麼,俞嵩又略過了話頭,“藥渣我會派人拿出去看,你無須太過擔憂。”

說完便讓仁杞尋人送她回去,俞柏乖巧地應了一句好,略一猶豫,還是踮起腳尖啄了一下他的側臉。

她小心翼翼地說:“嵩哥哥,我隻有你了。”

-的孩子。手指重又撚上那佛珠,薑氏目光有了些清明,把俞柏主仆安置回秋姨娘從前的院子,她低聲向顏嬤嬤吩咐下去。俞從璋甫一回府,便得了小廝賀安傳話,老太君言若是侯爺得閒兒,請即刻去安壽堂一趟。親孃有事尋他,且這話還是顏嬤嬤親自同賀安說的,足見今日之事的分量。俞從璋一麵往安壽堂去,一麵心裡犯了些嘀咕,怕薑氏悲慟傷身,俞柳的事是冇叫她知曉的,至於他尚在盤算的替嫁的事,便更是無從對她談起。難道是他千防萬防,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