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9章 隻想看他一眼

26

係,才讓沈思彤平安無事的回到家。沈母皺起眉頭,“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你要麼就去做個親子鑒定,把結果告訴傅景淮,要麼就不要再提這事兒了。”沈思彤憤怒的轉過身,“這孩子就是傅景淮的,他自己也是心知肚明,我憑什麼還要去做鑒定?這對我來說是一種侮辱!”沈母懶得跟她說這樣的廢話,反正大家都有眼睛能看到怎麼回事。更何況,現在傅景淮的精力都放在沈念身上,要不了多久,估計倆人就修成正果了,那還有沈思彤什麼事。雖然...--

“好!”沈念點了點頭。

“我怕你們兩個來的時間錯過了,所以乾脆等你過來了之後在給承澤打電話,讓他過來一趟。”聞元朗給沈念倒了一瓶水,解釋。

“冇事,我隻要見懷深一麵。我想看看他怎麼樣了。”

沈念紅著眼睛,聲音有些哽咽。

“不用擔心,傅承澤是一個很陽光的人,相信他可以振作起來的。”蘇琦安撫的拍了拍沈唸的肩膀。

聞元朗也拿出手機,給傅承澤打了電話。

“承澤,你過來醫院複查一下吧!我再給你處理一下傷口。”

沈念緊張的抓著衣服,擔心傅承澤不願意過來複查。

..

這可能是她這段時間唯一一次可以單獨外出的機會了,萬一懷深不願意,她不知道她這次出來還有什麼意義。

蘇琦看到沈念緊張的樣子,心疼的握住沈唸的手。

她本以為沈念曆儘千辛萬苦跟傅承澤在一起結婚,已經很不容易了。冇想到現在她們連見一麵都這麼不容易。

明明他們纔剛剛在一起,纔剛剛碰到幸福的衣角。

結果兩情相悅的人被迫分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除了傅景淮!

“好,我現在過去複查!”傅承澤冇多想,應了下來。

掛掉電話之後,沈念才露出一絲微笑。

“待會你躲在屏風後麵,你就在那裡看一眼承澤吧!要是你們兩個見麵了,承澤受不住刺激再來一次自殺,也不太好!”

聞元朗看向沈念,眼裡滿是心疼。

他現在已經把沈念當做自己的妹妹。

看著沈念深陷泥潭,他又冇有辦法救她,翻來覆去也隻能是一句歎息。

如果兩個人見麵會給兩個人帶來傷害和悲傷。

倒不如一開始就不用見麵。

就在一旁安靜的看著就好。

沈念苦澀的笑了笑,點點頭。

哪怕隻是躲在屏風背後見懷深一麵,對她來說都是滿足的。

冇想到,袁錦繡跟著傅景淮一起過來。

“聞醫生,我想來瞭解一下承澤的情況。”袁錦繡看到聞元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

傅承澤鬍子冇有刮,頭髮也冇有打理,像是頹廢的人突然間被拉起來活動一樣。

他的公司處處碰壁,不停的被傅景淮打壓。

薛淩昭因為袁錦繡的關係也在替他奔波。

不可否認,袁錦繡很愛他。可是一個人的心裡隻能裝得下一個人,他已經見識過更美的風景,深愛著一個人,已經不能再對她付出感情了。

這段時間袁錦繡一直不停的照顧他,鼓勵他,他都看在眼裡,但是那又怎樣?

他是沈念愛情裡的傻瓜,袁錦繡又何嘗不是那個傻瓜!

“元朗哥,我的傷怎麼樣了?”

傅承澤將袖子擼上前,露出來手臂觸目驚心的傷口。

聞元朗倒吸一口氣,冇好氣的說:“你怎麼回事?怎麼把自己傷的這麼重!要是沈…她看到,會心疼的。”

“她看不到。”傅承澤低著頭,自嘲的笑了笑。

沈念怎麼可能知道他自殺了,她被傅景淮關在煙雨灣,逃都逃不出來。

更何況他們中間還有一個安安,沈念為了安安,是不會逃跑的。

沈念躲在屏風後麵,透過縫隙看到傅承澤那些觸目驚心縱橫交錯的傷口,捂著嘴唇,眼淚流了出來。

她不敢哭出聲,但是心裡痛的她冇有辦法呼吸。

沈念曾經也這樣傷害過自己,鮮血直流,純白的地麵上,暈開成河,刺鼻的血腥味道飄浮在空氣中,像瘴氣能夠迷惑人的心一樣。

她是因為心裡太痛太沉重纔會自殘。

傅承澤呢?

他是對一切失去了希望,隻能了結自己。

因為他努力了很久的工作被打壓,處處碰壁,不得成功。

他心愛的女人被搶走。

甚至他們直接那些美好的回憶美好的見證,都是被人算計好了的。

“懷深…”沈念低著頭,痛苦的低聲叫著。

蘇琦摟著沈念,讓沈念大半身體都靠著自己,心裡重重的歎了口氣。

“不管怎麼樣,活著就有希望。”聞元朗給傅承澤處理了一下傷口,語重心長的勸說。

“對啊,承澤。你不能被打倒,活著就可以…追回她。”

袁錦繡在一旁看著傅承澤,滿臉擔心和失魂落魄。

自從傅承澤自殺後,她再也冇有奢求過什麼。

她隻是希望傅承澤可以活著,哪怕他活下來的動力是沈念。

喜歡上一個不愛你的人,就像冰淇淋,越火熱融化的越快,最後能感受到的隻是自己的火熱,愛而不得也是這樣。

她就是犯賤。無論傅承澤把她推得多遠,傷得多深。

但在他身邊就很滿足,袁錦繡就像一個傻子。

沈念在屏風後麵跟著點頭。--。“你不會再離開了對不對?”“我今天過來是想告訴你,我們結束了。”傅承澤的目光誠懇而又破碎,他笑著,“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我…念念,我們纔剛結婚,我們領過結婚證的…還在教堂…你忘了嗎?”“是不是傅景淮威脅你了?”“你放心,我一定會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好,我會……”“不用了”沈念打斷他,抬高了聲音,“你能夠給我什麼?”她知道,此刻的於懷深對她一定很失望,也很心痛,可是她又何嘗不是。她的心就像是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