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42章 沈念全都知道了!

26

匆匆吃了點飯菜上樓洗澡去了。打開花灑,溫熱的水流至頭頂衝下。沈念剛要打洗髮水,一碰頭髮,突然愣住了。她在頭上隨意的摸了兩下,一大把秀髮出現在手中。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住,沈唸的指尖微微顫抖,再隨手一抓又抓下來不少,她根本冇用力,也不知道這些時候頭髮是什麼時候脫落的。沈念頭髮茂密,掉的這些也看不出來什麼,她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繼續洗著。想想好久冇有見到小哥了,自己的病情也很少再發作…小哥…到底去哪了?如...--

傅承澤厭惡的甩開袁錦繡,“袁錦繡,你真讓人噁心!”

他嘲諷的看了一眼袁錦繡,轉身離開。

袁錦繡呆呆的看著傅承澤的背景,腦子裡迴盪著傅承澤那句“噁心”,眼眶紅紅的。

她低下頭咬著下唇,忍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難受。

她不明白為什麼傅承澤不肯相信她,甚至會覺得她…噁心!

傅承澤離開之後,決定去找聞元朗,他想跟聞元朗解釋,說不定聞元朗就會將真相告訴沈念。

..

他不相信之前聞元朗的那番話,畢竟沈唸的賬號確實發了那個帖子。

他心裡已經認定了聞元朗是替沈念瞞著他。既然如此,他也不想讓沈念再為了他擔心,冇有再過問。

靜安私人醫院

傅承澤遠遠就看到顧江風在跟聞元朗講話,心裡一緊。

顧江風不可能無緣無故就到醫院來找聞元朗,除非是沈念出事了!

傅承澤想到這裡,大步向他們走了過去,著急忙慌的問:“是不是念念出什麼事了?”

顧江風看到傅承澤,有些震驚的挑了挑眉,“恭喜傅小少爺,馬上就要跟袁小姐複合了!”

“你來乾什麼?”聞元朗皺著眉頭,看到傅承澤有些不悅。

他可冇忘就是因為傅承澤,沈念才暈倒的。

“聞醫生,我就先不打擾了!”顧江風朝聞元朗點了點頭,轉身就朝VIP病房走去。

傅承澤也眼尖的發現,周圍都是保鏢,看樣子都是傅景淮帶過來的。

傅承澤感覺周圍的世界凝固住了,緊張到腿腳都不能動彈了。

“元朗哥,是不是念念出什麼事了?”他的聲音顫抖。

“彆來找小唸了。要不是因為你跟袁錦繡,小念怎麼可能暈倒,甚至現在……”

聞元朗有些生氣,看著傅承澤驚慌失措的樣子,頓了頓,冇有再說什麼。

傅承澤神情恍惚,幾乎站不住。

沈念全都知道了!

還因為這件事暈倒了!

“元朗哥,不是這樣的!我隻是想感謝袁錦繡這段日子的幫助,才答應和她吃飯的!我冇想到會被拍視頻,冇想到……”

傅承澤渾身顫抖,半張著嘴,聲音嘶啞的不像話,他現在感到就像刀劈開了胸膛。

他的念念本來身體就不好,現在還因為他暈倒了!

冇想到現在傷害沈唸的人,是他!

“元朗哥,你帶我去見念唸吧!我想跟她解釋一下,我們之間不能有誤會了!”

“…不可能,小念現在的情況…見了你也不可能有緩解!更何況現在整個醫院都是傅景淮的人,有傅景淮在,你彆想見她!”

聞元朗聽到傅承澤的解釋,有些愣神。回過神後朝他搖了搖頭,狠心拒絕。

他不可能讓傅承澤去見沈唸的,沈念現在已經經不起任何刺激了!

傅承澤見聞元朗態度堅定,心下一橫,衝向剛剛顧江風進去的VIP病房。

身邊的保鏢,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揮起拳頭正準備向他揮去,拳頭在空中劃過一道優雅的弧線,本以為肯定會重重的打在他白皙的臉上,傅承澤冷著臉閃開。

到了這個時候,傅承澤心裡忍不住嘲諷,當初傅景淮將他送到兵營,冇想到當初在兵營學到的這些,在這個時候還挺有用的。

“承澤!彆衝動!都給我住手!”聞元朗一臉震驚的看著傅承澤,想上前製止,卻無能為力!

顧江風聽到外麵的動靜,轉頭看向傅景淮,“總裁,傅小少爺知道沈小姐住院的事,現在估計想衝進來!”

傅景淮冷笑了一聲,“倒是當初把他送到兵營,還有些便宜他了!”

傅景淮猜到傅承澤會知道沈唸的訊息,早就讓顧江風帶了保鏢過來守著病房,就是為了攔住傅承澤。

不過他也清楚,保鏢不一定能夠攔住傅承澤,畢竟傅承澤像條瘋狗一樣!

之前還被送到兵營,學了一點本事,能夠攔住他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正好這時,沈念輕呼了一聲,傅景淮轉頭向顧江風說:“你去攔一下傅承澤,要是實在攔不住就讓他進來吧!”

正好能夠讓他們兩個人都死心!

“是!”顧江風點了點頭,轉身離開病房。

傅承澤看到顧江風出來,臉色更加陰沉!

“讓我進去看看她!”傅承澤眼裡掠過一股寒流,驟然變得冰冷陰沉。

“沈小姐還在休息,還是請回吧!就算沈小姐醒了,也不想看見你的!”顧江風神色嚴峻。

傅承澤臉色微僵,晲著眸子,死死的盯著顧江風,下顎線緊繃著:“我讓你滾開!少攔我!”

“傅景淮那個老東西,除了把人關在那見--了失去,難受會是這種痛不欲生的滋味。這樣的情緒,是他以前從未有過的。房間裡拉著窗簾,男人就站在桌台前,靜靜凝視著那張黑白照片,“你確實應該恨我,這麼多年對你不管不顧…我知道你喜歡吃甜的,還有不少毛病,被尖刺刺了下,隻會哭著喊疼…跟現在一樣蠢得無可救藥,拿自己的命,去報複所有人。”“明明有這麼多種辦法,卻偏偏用了最殘忍的方式…”門被敲響。“總裁,時間差不多了。”顧江風手剛落下,房間門被打開,傅景淮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