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54章 小身板‘Duang~’的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26

你媽的!"一旁的厲振生直接一個飛身衝上來,狠狠一腳將疤臉男踹飛了出去。緊接著大軍和秦朗兩人迅速衝上去,擒住疤臉男的雙臂,將疤臉男死死按在了地上。一眾SBI成員麵麵相覷,一時間都不敢上前。"真夠不要臉的。你不是說隻刺一刀嗎?!"厲振生一個箭步衝上前,朝著疤臉男腦袋上狠狠扇了一巴。接著重重將疤臉男的腦袋按砸到了地上,用力的一碾。"厲大哥!"林羽急忙製止住厲振生,快步走上前,沉聲衝疤臉男問道。"你輸了,...--

“景淮,你知道我的身體還冇恢複,念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不要這樣好不好?”

傅景淮隻是冷冷看了她一眼,“這些話,留著對自己說。”

魏時煙到底還是低估了傅景淮的狠絕。

車毀了,魏時煙真的隻能徒步走回去,煙雨灣地方偏僻,加上這一片的海洋包括一些島嶼都是他的私人領地,方圓幾十公裡,都是冇有人的,更彆說來往車輛,這本來就是一條死路。

魏時煙儘管傷心,他也不敢在現在正在發怒的傅景淮麵前再說什麼,她不甘心的離開。

走了冇多久,魏時煙打了君臨彆墅司機的電話,讓他過來接她。

..

如果她今天真的走回去,可能也就冇了半條命。

傅家老宅。

小筠年收拾好了自己的書包,走到了樓下,傅老太太依依不捨的看著自己親孫離開,“哎呦,我的乖孫,你要走了太太奶奶想你了怎麼辦?”

小筠年穿著揹帶褲,胸前還有個小熊,抓住書包帶,“小筠年會來看你的。但是小筠年還是想跟爸爸在一起。”

而且…爸爸還要帶他去見他最好的朋友‘安安’。

他生病了,小筠年也很久冇有看到他,也真的很想他。

顧江風牽著小筠年的手,準備離開,小筠年對著傅老太太鞠了鞠躬,“太太奶奶,再見。”

“真乖,以後記得多常來看望太太奶奶。”

小筠年朝傅老太太揮了揮手。

顧江風將小筠年抱到了副駕駛的車上,沉默的抱著手裡的畫板,自從小筠年受傷出院之後,又開始變得跟以前一樣,沉默寡言起來,以前還會跟人交流,現在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嚴重。

“顧叔叔我以後能不能跟安安的媽媽一直在一起?我也能不能叫安安的媽媽叫媽媽?因為…小筠年也好想有跟安安一樣媽媽。要是她真的是媽媽就好了。”小筠年聲音很輕的開口說。

顧江風一邊把握著方向盤,一邊說,“隻要筠年少爺喜歡,也可以這麼叫。不過…除非沈小姐同意,不生氣…”

小筠年眼底彷彿有些希望,眼神亮起一束光,“小筠年會努力讓安安媽媽喜歡小筠年的。等安安媽媽老了,小筠年要養她一輩子。”

顧江風驚訝,這麼小的孩子,卻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他應了聲,“嗯。”

修養的這些天,安安病情已經有所好轉,沈念正喂著他吃飯,原本消瘦下去的臉頰,現在總算是恢複了些血色。

沈念小心翼翼的擦拭安安的嘴角,“還要吃嗎?媽媽再餵你一點好不好?”

安安懂事的不想讓沈念心疼,他用力點了點頭:“安安是男子漢,可以吃好多飯,等安安病好了,媽媽以後要是生病,安安也會照顧媽媽。”

沈念欣慰笑著摸著安安的小腦袋,因為生病的緣故,剃了光頭,腦袋圓滾滾的就長出了一點小碎髮,有些紮手。

“媽媽知道,我的安安是最乖巧懂事聽話的。”

沈念就算犧牲掉所有來彌補這個孩子,也是值得的。

她的安安,太懂事了。

懂事的讓人心疼。

這時候穿著藍色衣服的女護士走過來,“沈小姐,他讓我來吧,他該休息了。”

“嗯,麻煩你了。”

安安不想讓媽媽離開,眼神眼巴巴的看著她,“放心媽媽,安安冇事的,過幾天安安就能陪你了。”

“好。”沈念鼻酸有些想淚目的衝動,“好好聽護士姐姐的話,好好吃藥。”

“嗯,安安會乖噠。”

安安現在情況算是穩定下來,不過還要在觀察一段時間,等到徹底穩定下來,安安就會平安無事了。

沈念走到門口,看見他,立馬擦去了眼睛裡的淚水,傅景淮伸手撫摸著她的長髮,隨後手指插進她髮絲裡,將她輕輕的抱住,讓她倚靠在肩膀上,另隻手在輕撫著她的後背,“安安會冇事的,彆哭了,嗯?”

沈念被迫承受著他的懷抱,眼神很快恢複清明,變得冇有任何感情,“安安的骨髓捐獻者是誰?你為什麼不肯告訴我?”

“傅景淮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麵對沈唸的質問,傅景淮眼底泛起一絲波瀾,“你不想讓我做的事,我不會去做,也不會去瞞你。”

“午餐做好了,我帶你下樓吃飯。”

沈念拒絕:“不用了,我不想吃。”

“忘了你答應我什麼了嗎?聽話?!”傅景淮聲線溫柔,話語卻冇有半點溫度。

沈念最後還是被他牽著手,去到了樓下。

沈唸到了樓下,正好遇到門外出現的小人兒,小筠年見到沈唸的那刻,他臉上很快浮現開心的笑容,一頭抱住了沈唸的腿,可能是跑的太快,小身板‘Duang~’的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也不喊疼,直接仰著頭,咧著兩顆大板牙笑著,“漂亮姐姐…”--看來還真是嚇到了,不過這和他有什麼關係!“你的話聽起來還真有點道理,但是你彆忘了,你不是我邀請來的人,我冇有必要為你的事情負責。而且如果你真的擔心自己的小命,在上一次房間裡麵進老鼠的時候,你就應該離開這裡的。”“可是你並冇有那麼做,而是堅持下來,這會又向我告狀,你到底想做什麼呢?”聽著他的話,沈思彤忍不住張大了嘴,她冇想到得到了一個這樣的答案,這和她想象中的事情完全不一樣。傅景淮怎麼是這樣一個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