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62章 爸爸,你怎麼在這?

26

一點半。一輛豪華的卡宴停在君臨彆墅門外一束刺眼的遠光燈,劃過魏時煙的雙眸,魏時煙眼睛眯了眯。幾分鐘後男人從車上下來打開門,就聞到了一股酒精的味道。客廳的燈還是亮著的,傅景淮走到魏時煙生麵前,他的語氣淡漠而又薄涼,“剛剛把在電話裡的事再說一遍。”魏時煙彷彿知道他肯定一定會回來,這顆心就像被刺痛了一般,伸手想要去摸他的臉。可是他從傅景淮眼底,看到了一絲厭惡而又不耐煩,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的甩開聲音...--

隨後他們就像從來冇出現過似的,再次消失。

也不知傅承澤躺了多久,終於,一個路人從這裡路過看見了他。

那人嚇壞了,還以為傅承澤已經死了,趕緊撥打了120。

五分鐘後,救護車呼嘯而過,將傅承澤抬上車裡。

同時,醫生從他兜裡翻出手機,撥打通訊錄裡唯一的聯絡人,備註是‘老婆’

..

可是她的電話,怎麼打都打不通。

正好一串陌生的電話號碼打來。

“承澤,關於上次的那件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喂小姐,你好…”

聽著陌生的聲音袁錦繡愣一下,知道對方說了傅承澤情況。

“什麼,承澤在醫院?”袁錦繡嚇壞了,手機差點掉落。

“他怎麼會在醫院裡?到底出什麼事兒了?你們在哪裡找到他的?”

那邊又傳來醫生的聲音,“根據傷情來判斷,他應該是被人毆打過,傷的很重,現在正在搶救。”

“不知您現在是否有時間到醫院來一趟,一會兒做手術,可能需要家屬簽字。”

“好好好,我馬上來。”袁錦繡火速掛斷電話,趕往醫院。

一路上,她都在想到底怎麼回事。

傅承澤不會根本主動對人,除非是對方的錯。

就算這段時間他心情不太好,但也不會在言語上得罪人。

到底是誰對他下這樣的毒手?

想來想去,一個人突然出現在袁錦繡腦海中!

難道是傅景淮?

他們因為沈念…叔侄之間已經發生了不知多少矛盾,恩恩怨怨也早已數不清。

就憑傅景淮的雷霆手段,要說他對傅承澤動手是完全是有可能的。

如果不是沈念,傅景淮和傅承澤怎會鬨成現在這個樣子。

現在就跟仇人一樣,彼此恨不得弄死對方。

袁錦繡冇有在多想,她很快根據對方所說的地址,去了醫院。

同一時間,彆墅裡。

整整一下午,沈念一直陪著倆孩子玩兒,他倆年紀相當,除了在爭誰做哥哥這一點上有分歧以外,在彆的地方倆人都非常默契。

沈念很少見到小筠年說那麼多話,就好像安安的出現,打開了他內心世界的另一個大門,讓他徹底融入到完整的世界中。

眼看天快黑下來了,沈念不得已走上前去。

“好了,小筠年,媽咪要帶安安去醫院做血常規檢查,你在這兒等著媽咪,好不好?”

安安手術雖然很成功,但是她還是不放心,她給傅景淮打了電話,本以為他會拒絕她離開煙雨灣冇想到他竟然同意了,但是前提,她必須要帶著保鏢同去醫院。

“我可以一起去嗎?”

小筠年小心翼翼的看著沈念,怕她不答應,趕緊保證。

“媽咪我不會跟著搗亂的,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隻要媽咪能帶上我就好。”

沈念麵露難色,想了很久後她還是搖搖頭。

“放心吧,媽咪和安安很快就會回來的。”

“這裡有傭人也有阿姨,他們會陪你玩兒,你隻需要稍微等待一會兒就好了。”

“我們小筠年是聽話的乖寶寶對不對?”

小筠年隻好答應,安安知道沈念這樣做肯定有原因的,他上前安慰小筠年,這纔跟著沈念離開。

這段時間安安的身體雖然好了不少,但一直冇能好利索,沈唸的心隻放下去一半,有時候做噩夢甚至都能夢見安安有生命危險。

每每驚醒時,自己總會出一身冷汗。

很快醫院到了,二人走進去。

做完檢查後,檢查結果得一個小時後才能出來。

蘇琦安慰著她:“放心吧,安安現在狀態看起來不錯,應該不會有什麼事的。”

“謝謝,蘇醫生你去忙吧,我帶著安安逛一下,等會再過來。”

“好。”

蘇琦看著沈念欲言又止,她在想要不要將傅承澤出事的情況,要不要告訴她,猶豫再三後…

還是算了吧,現在她看上去比以前過得好。

她跟傅承澤…中間穿插著傅景淮,事情冇有想得那麼簡單。

蘇琦離開後,沈念牽著安安在樓下住院部的花園坐了一會,纔上去拿報告。

看著報告,沈念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還好這段時間安安修養的不錯,情況比沈念預想的好多了。

按照這樣發展下去,安安很快就能康複。

以後,他也能和彆的孩子一樣正常生活上學,那沈念就再也冇有任何擔憂了。

“媽咪,咱們趕緊回去吧。”安安迫不及待的開口,“我想找小筠年,他在家裡等著肯定著急了。”

“好。”

沈念輕聲答應,牽著他的小手,二人離開醫院。

沈念下了電梯,正當她要走出去的時候,迎麵走過來兩個人。

一個渾身綁著繃帶的男人,旁邊還站著一個攙扶他的女人。

沈唸的笑容戛然而止,表情定格在這一瞬間。

是於懷深!--江戰凝了凝眉頭,為了照顧他的情緒,他說:“好!”沈念靜靜地看著她在演戲,她十歲從小父母雙亡,失去雙親,可憐嗎?不可憐,沈念甚至覺得…可笑!可恨!賀一飛將裴兮月帶走之後。江戰在看沈念時的目光透出了一絲陰狠,“現在該換我來,談談我們之間的條件了,沈念!”江戰拿出手機,將螢幕放在沈念麵前,是安安在酒店熟睡的照片。江戰淡定從容地拉著椅子坐下,很快另個副官,又拿來了一份檔案,是沈唸的個人資訊資料。他翹著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