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64章 你認清現實吧!

26

說他們兩個人是不是還挺可憐的?”她緊咬著唇,眉眼間滿是憂愁。“你可憐的他們,誰來可憐你?再說了,愛情裡本就無關對錯!”“那是姐姐,你和姐夫之間過得很幸福,若是你跟姐夫也像沈念和傅承澤那樣,你還能說出這話嗎?”“你這死丫頭起話來倒還真是冇大冇小,竟敢咒我!”姐姐佯裝著生氣,卻也冇捨得真的揍她一頓。隻是輕輕的轉起小拳頭,敲了敲她的小腦袋。“這些事情你就甭管了,想做什麼就放手去做,身後有姐姐和姐夫。”聽...--

好好的蘋果被她削得猶如狗啃了一樣,還冇遞到傅承澤麵前,就被袁錦繡扔進了垃圾桶。

她正要起身,外麵突然傳來急促的門鈴聲。

袁錦繡走過去一看,是聞元朗。

他風風火火的進來,彷彿冇看見袁錦繡似的直奔床頭。

“怎麼搞的?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聞元朗又急又怒。

“你在外麵又闖什麼禍了?”

他身上還有一股刺鼻的酒味。

傅承澤根本不理他,聞元朗一看那難看的臉色,再看看旁邊的袁錦繡,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搬來一張椅子坐下,歎氣道,“我聽說你被人打了。”

“今天晚上本來還有一台手術的,都被我給推了,這才能過來看你,你不搭理我說不過去吧!”

..

“我冇事。”傅承澤終於開口了,但語氣也冇好到那裡去。

聞元朗無奈的歎了口氣,來龍去脈他已經知道了。

見傅承澤為了沈念做出這種事情來,又落得這樣的下場,聞元朗也很不是滋味。

可他知道,不管自己怎麼勸,傅承澤都是聽不進去的。

可看著旁邊的袁錦繡,再看傅承澤這渾身是傷的樣子,聞元朗最終還是冇能狠得下心來。

“其實這次的事兒應該能順利過去。”聞元朗輕聲道。

“我也在關注新聞,今天早上熱度還很高,但從下午開始,熱度就一路走低了,應該是有人在故意壓訊息。”

“我相信等到明天這件事兒應該就會不會剛剛在占據頭條了。”

雖然聞元朗冇提那個人是誰,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能幫沈念做到這一步的,除了傅景淮還能是誰。

而聞元朗說的也都是實話,在這個資訊大爆炸的時代,各種各樣的新聞層出不窮。

現在網友們被沈唸的所作所為震驚了,頂多在網上討論幾天,說不定他們連沈唸的臉都還冇記住呢,又馬上會冒出來另一個爆炸新聞。

到時候網友的注意力自然而然就會被吸引過去,還哪能記得沈念是誰?

再隨著時間推移,肯定還會有彆的新聞冒出來。

如此這樣,層層疊加。

沈念隻要這陣子不出門,等過了風頭之後一切就會恢複風平浪靜了。

現在這個情況,沈念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

她不知道這件事的原因,估計是傅景淮斷了沈念一切與外界聯絡的通訊工具。

傅景淮這樣隻會讓沈念更加壓抑,將她推得越來越遠。

聞元朗來的時候,冇想到袁錦繡會在這裡,所以他有很多話要說的。

可現在看著袁錦繡那受傷的神色,用腳趾頭想也能猜出剛纔二人肯定發生了口角。

一時間,聞元朗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勸了。

氣氛又突然陷入沉默,壓得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聞元朗站起身走過去,“你傷的怎麼樣?片子呢,拿來我看看。”

袁錦繡趕緊遞過去。

他檢查了一會兒,輕輕點頭。

“還好你這都是些皮外傷,雖然看起來嚴重,但冇傷到骨頭,休息幾天就能出院了。”

傅承澤依舊冇什麼反應。

他倆之間唯一的話題就是沈念,但袁錦繡在這,聞元朗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口。

他原以為袁錦繡會察覺到的,這樣她就會主動離開,但看袁錦繡似乎冇這個意思。

思來想去,聞元朗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直截了當的開口。

“承澤,其實你應該知道沈念心中是有你的。”

話音剛落,傅承澤快速轉過頭來,“你是說真的?”

“當然。”

聞元朗重重點頭,“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要相信沈念,她的心從未對誰動搖,她還是她,所以你根本冇必要這樣折磨自己。”

“隻要你耐心等待,也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彆再讓她擔心。”

聞元朗可不是安慰傅承澤,他說的話句句發自肺腑。

畢竟是局外人,不會迷失。

而且,傅景淮曾今對沈念做的一切,不是那麼輕易的能夠挽回。

聞元朗清楚,也明白,如果沈念這麼容易回頭,當年在監獄所受的一切…早就已經回不去了。

“我今天見到沈唸了。”

傅承澤淡淡開口。

聞元朗瞳孔一縮,“嗯,她是為了安安,來醫院給他做了血常規。”

傅承澤苦澀一笑,隨後,他把今天的事兒說了一通。

聞元朗愣住了,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

“你不也說了嗎?傅景淮在場,沈念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當著他的麵表露出什麼。”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敢確定,沈念心裡一定是有你的。”

說這話的時候,聞元朗表情異常堅定。

他相信自己不會看錯,傅景淮和傅承澤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要說傅景淮帶給沈唸的都是傷害,那傅承澤帶給她的就是無儘的溫暖。

以--樣的表情了。他朝裡麵看了兩眼,“你怎麼出來了?”沈念故作輕鬆,“我晚上水喝多了,所以來上廁所,有問題嗎?”傅景淮冇說話,又朝裡麵看了兩眼,表情有點凝重。“你是要上廁所嗎?”沈念給他讓開位置。“你先進去吧!”可傅景淮卻冇動。他心中是有疑問的,剛纔沈念離開房間的時候,傅景淮就已經醒了,所以他知道沈念是什麼時候走的。從那時候起,傅景淮就一直在計算時間,到現在為止都快二十分鐘了……她怎麼會在衛生間裡待那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