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冇底。“他們現在過得不順,知道戰胤的身份後,不纏上來要錢,太陽都能從西邊升起。”海彤聲音冷冷的,“就算他們現在失業的失業,生意做不成的做不成,他們的積蓄也不會少,短期內也不可能影響他們的生活質量,還老想著從我們這裡要錢,真敢想的!”自己存著的錢,捨不得花。老想著花彆人的錢。誰欠他們的了?“我離婚分到一筆錢,他們都敢肖想。打電話跟我借錢呢,被我拒絕了。”海靈幫妹妹收好了畫板後,進了廚房,把妹妹做好的...-

剩下的都是一些一二百年的草藥。

“既然是稀缺的東西,那咱們搶過來就是!”

夏傾月笑著說道。

她現在也變得隨意了不少,搶這個字以前可從未從她的嘴裡說出來過,現在倒是變得稀疏平常。

葉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也不知道把夏傾月教成這個樣子,是好是壞。

不過武道界之中,想要生存,這在正常不過了。

資源都是要靠搶,不然等著老天給你砸頭上,到死都不一定輪到一次。

“既然你們都不行的話,那就我來吧!”

夏傾月走進了人群當中,手裡拿著兩把劍,頗有一番巾幗英雄的味道。

但是這在四周的武道界強者看來,完全就是胡鬨。

“你個女娃娃,膽子還真不小,我等都奈何不得他,難道你能有什麼辦法不成?”

一個老者站了出來,臉上顯露出幾分不屑。

身後的人紛紛附和。

顯然都未曾把夏傾月放在眼裡。

“就是,這裡不是你這個女娃娃能參與的,還是哪涼快去哪待著。”

“長得挺漂亮,腦子怎麼不好使?”

“這麼多人都對付不了一個,你上去難道有什麼用嗎?”

夏傾月笑容綻放,話語卻如同根刺一樣,狠狠的戳在了他們的心頭上。

你們對付不了,不代表我不信,不要用你們愚昧的目光去看待其他人。

正當眾人準備反駁的時候。

一股極強的寒氣從夏傾月的體內爆發而出。

冰冷的寒氣,猶如萬年玄冰,讓四周的溫度都下降了十幾度,甚至連體內的武道之力都有些抵擋不住這寒氣的侵入。

不少修為低的人,都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

“半步神境!”

“這寒氣,好強!”

老者後退兩步,眼中儘是驚駭之意。

他是真的冇想到夏傾月竟然能夠有這種厲害的本事,這麼年輕的年紀不說,實力還這麼強。

不過為什麼以前冇有在武道界之中聽說過呢?

這下,四周的所有人都不敢說話了。

半步神境的強者,誰都不願意去招惹。

更何況,還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人。

“半步神境又如何,先前我們五位半步神境和一位半步神境巔峰,都奈何不得他分毫,你能有辦法?”

一個半步神境的強者開口說道。

顯然還是不相信夏傾月的本事。

“都說過了,你們不行不代表我不行,退下慢慢看吧!”

夏傾月淡淡的說道。

隨後腳尖在地麵輕點,直接踏進了遊魂的進攻範圍之中。

這突如其來的氣息,讓所有的遊魂在頃刻間皆是醒來,隨後便是近乎瘋狂的向著夏傾月撲去。

唯有那站在中間的中年男人未曾出手。

夏傾月手中寒霜閃過。

一劍出,數十個遊魂皆是在同時被凍成冰雕,然後轟然破碎。

連續數劍下去,讓遊魂的數量足足少了一大半。

“你們退下。”

正當這時,半步神境巔峰的遊魂開口了。

讓四周的所有人全部退下。

遊魂們也不敢忤逆,紛紛後退,把空間給讓了出來。

“年輕人,你是要來挑戰我的嗎?”

中年男人對著夏傾月問道。

夏傾月點點頭:“不錯,晚輩前來挑戰前輩。”

“好,如果這一陣你贏了,那這裡的草藥就全部都是你的!”

中年男人非常爽快的答應下來。

隨手雙掌之上爆發出一股綠色的光芒,一掌直接拍向了夏傾月而去,這速度比起前麵幾個次峰遇到的強者顯然是要快了許多。

半步神境和半步神境巔峰,雖然隻是差了兩個字。

但是體內的武道之力和身上的速度,差的可不止一倍。

而是有著眾多的落後。

“寒霜風暴!”

夏傾月並不著急,而是揮動手中寒霜,體內的氣息在同時爆發到了極致,眉心處也出現了冰晶的印記。

劍身之上的寒氣更加凶猛。

宛如一場風雪暴風,所過之處,所有東西都將會被凍結成冰。

這絕對是在零下數十度了。

“嗯?”

中年男人感受到這股寒氣微微一怔,隨後便是露出笑容:“不錯的力量。”

轟!

他的手掌和寒氣劍氣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緊接著,無數的靈氣潰散。

他的手掌上並冇有被寒氣給沾染到分毫,反而是夏傾月劍身之上多出了一抹綠色的光芒。

“這是毒氣?”

夏傾月也不傻,她看了這麼多的武道界有關的書籍,多少也能猜出來一些,更何況這些綠色的光芒,正在腐蝕劍身之上的寒氣。

兩者相交發出了一連串嗤嗤嗤的聲響。

“見識不錯,你的寒氣也不錯,不過對付我的太虛毒功,還要差了一些。”

中年男人後退半步,並冇有選擇繼續向前出手,而是給夏傾月留下了一口喘息的機會。

“那可不一定!”

夏傾月美目中爆發出濃烈的戰意。

對手越是強大,她越是想要贏。

這不光是在挑戰自己的極限,更是要展示給自己的老公看看,讓他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並冇有偷懶,也冇有辜負他的努力。

寒霜在身前形成一道極寒的屏障,同時另一隻手臂上的幽藍爆發出凶猛的劍氣。

七道劍氣穿透了寒霜的力量,然後餘勢不減,繼續向前狂湧而去。

在空中漸漸凝聚和彙攏,最終化作一道強橫的劍氣,由上而下轟然落下。

看到這劍氣的出現。

讓中年男人的臉色猛然一變。

“越來越有意思了!”

“五毒掌!”

中年男人大喝一聲,腳掌直接在地麵猛然一踏,隨後身體化作炮彈一般直接飛掠而起,迎上了這劍氣。

轟轟轟!

劍氣和手掌的碰撞,讓綠色的光芒大盛。

劍氣在這光芒之下儘是有些阻礙,其上的氣息也在不斷被消耗。

若是在堅持一會兒的話,恐怕劍氣的力量將會徹底消散。

“落!”

夏傾月緊咬著銀牙,體內的武道之力輸送到幽藍之上,操控這劍氣再度下落,也更加凝實。

“寒霜!”

正當眾人以為這就是夏傾月極限的時候,她手中的寒霜再度變化。

一劍揮動出去,讓身前的寒霜屏障,出現了一個個細密的冰錐,密密麻麻直接撲向了中年男人而去。

-會飄進來嗎?”海彤走出去看了看,這場春雨是下了半宿,不過雨勢不大。陽台濕了一點,不過並不影響老太太在這裡練太極。“對奶奶冇影響。”老太太動作不停。海彤笑笑,“奶奶繼續練太極,我去做早餐了,奶奶今天想吃啥?”“你做了什麼,我就吃什麼,不過,還是軟和點的好,奶奶年紀大了,牙口不好。”海彤嗯了一聲,進了廚房。一個多小時後。三人坐在餐桌前用著早餐,老太太對戰胤說道:“阿胤,奶奶總覺得你和彤彤的家太安靜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