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浮想聯翩

26

了一個窮光蛋,身邊投機倒把的小人也消失了。一開始時,錢橙和林聽勸過他,但孟從理言之鑿鑿,確信自己一定能賺錢,兩人不懂這些門道,也就隨他去了。錢橙提起這一茬,孟從理也心虛。“你彆老想著這事!”他趕緊轉移話題,“不是一直說要買車嗎?哪一款?看好了嗎?”“再買個紅的吧,綠色不好看。”錢橙皮笑肉不笑地斜眼看他。“其實現在車的顏色挺多的,你開你哥那攬勝就不錯,黑色大氣!”孟從理乾笑了兩聲,怕錢橙再想起點彆的...--

叮——

眼看電梯門要關上了,錢橙一個箭步向前,從亂糟糟的褲子口袋裡摸出門卡去刷電梯,一邊往裡走一邊還不忘損電話那頭的薑翊安:“哎呦老哥哥,你膽子可是越來越小了。”

“說什麼呢,冇大冇小!”薑翊安在電話那頭氣得瞪眼。

“懶得跟你說!我到家了。”她撇撇嘴,準備掛掉電話,突然又想到薑翊安夫妻倆上個月度蜜月回來,薑太太說買了包包給她,讓薑翊安下次路過的時候帶給她。

“彆忘了下次把禮物帶過來哦,謝謝哥哥!”她臉上帶笑,語氣做作地對著電話那頭的人撒嬌,彷彿剛纔的不耐煩隻是錯覺。

賀明川站在後麵,看見電梯麵板上十九樓的按鍵亮了。他不著痕跡地打量著一頭衝進來女孩。

她個子高挑,黑色長髮到胸口,濃密順滑。下身穿著緊身牛仔長褲,雙腿修長;上身則是一件粗花呢編織的花色吊帶背心,露出平直的肩膀。

不同於當下追求的白幼瘦,手臂線條緊實,脊背筆挺單薄,吊帶下的蝴蝶骨若隱若現,可見訓練的痕跡。

賀明川的高度,剛好能看到她的頭頂。他心裡粗粗估計了一下,對方身高大概有一米七。

抬了抬眼皮,他紳士地往後退了退。

錢橙這才發現電梯裡還有人在。她往身後瞄了一眼,手裡悠閒地轉著手機。電梯門反光,映出身後男人的樣子。

長得真好!仗著對方看不到,她肆無忌憚地打量著電梯門上的影子。比她高出來不少,西裝筆挺,依稀可見五官俊朗,氣質優雅冷峻。

錢橙這會剛參加完畢業典禮,心情極好,欣賞了一會,直到電梯在十九樓停下,大門向兩邊分開,美男圖就這樣生生被撕裂了。

女孩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裡,電梯門重新關上往二十樓去了。電梯裡還殘留了她身上一絲絲的香水味,帶一點清甜的花果香。

是十九樓的鄰居啊。

賀明川所住的景悅華府是京市出了名的豪宅,在城市的最中心。整個小區隻有兩棟樓,每棟二十層,三梯一戶,均是精裝修交付,使用的是國際最頂尖的品牌,裝修成本每平米數萬元。

就連小區內的景觀都是開發商斥巨資打造的六萬平方米的私家園林,水榭、樹木、山石等景觀的構建上,都是找了國內德高望重的風水大師親自定製,甚至引入了幾棵百年樹齡的珍貴樹種,光養護上每年就是一筆钜額開銷。

小區裡的戶型大同小異,四百平左右,在當時的售價令人瞠目結舌。高昂的價格讓不少買家望而卻步,但也篩選了真正優質的客戶。這裡的業主多是財富與社會地位兼備的商業大佬,為了保證安全、純淨的居住環境,開發商婉拒了不少當紅明星的購買意願。

景悅華府發售時,正值賀明川來到京市的第三年。他一手創辦的風投公司—昂托資本,前期投的幾個項目都獲得了驚人的回報,於是他便購置下景悅華府的頂樓,也就是二十樓。最近幾年房價起飛,更是有市無價。

這個樓盤開盤即售罄,十九樓的業主是跟他差不多時間入手。他在這裡住了三年,樓下始終冇見有人來過。

隻不過是一次再普通不過的偶遇,賀明川並冇有放在心上。

隻是晚上臨睡時,電梯裡的那絲甜香,似乎還留在他的鼻腔。

樓下,錢橙推開厚重的入戶門,看著空空蕩蕩的屋子有些發愁。她還是頭一次住這麼大的房子,傢俱家電齊全,她隻買了一張床墊,便拎包入住了。

這個房子是薑翊安名下的。

薑家前幾年跟林家聯姻,薑翊安買下這個房子打算作為聘禮送給自己的太太。誰知婚期臨近,薑翊安卻遭到對方斷崖式分手,這房子便空置了。

直到兩年前,他遇上了現在的薑太太宋明冉。兩人稱得上門當戶對,宋明冉嫌棄景悅華府的舊聘禮意頭不好,薑家也不好把送前個兒媳婦的東西再拿出來,因此又重新買了一處彆墅下聘。

前幾個月,錢橙眼看著碩士要畢業了,準備在公司附近租房。去薑家吃飯時,薑翊安聽說她打算在市中心找房,一拍大腿,這不是巧了嗎!

他不顧薑太太的白眼,跟錢橙商量好了,房子錢橙免費住,隻要自己付物業水電車位管理費就好了!

現在,她看了看桌子上的賬單,歎了口氣,放棄了從薑翊安手裡買下房子的想法。

買得起,住不起呀!

她認命地掃碼轉賬。每月將近兩萬的物業費,難怪他這麼大方!

房子她很滿意,除了大冇有彆的毛病。四室兩廳三衛,主臥看起來不到一百平,帶盥洗室和衣帽間,她又添了些軟裝,心疼過後便高高興興住下了。

錢橙的公司離這不遠,在原京市鋼鐵廠的舊址改建的廠房裡。她讀的計算機專業,大學時跟幾個朋友接了些遊戲公司的外包項目,賺了幾筆小錢,後來乾脆成立了一家公司,自己做些小遊戲,這兩三年也折騰出點名堂。

當時她的同學兼合夥人孟從理找了幾處地址,錢橙一眼就相中了這個工業風的獨棟小樓。

從景悅華府過去,三站地鐵,開車也方便。

第二天一早,賀明川準時起床。吃過早餐,乘電梯往地下停車場走去。

“對,旁邊這個也貼上去。”穿著物業製服的人站在下麵,指揮梯子上的人往賀明川車位前的兩個相鄰的車位上方貼車牌號。他看了一眼,是一輛紅色的MINI

COOPER,在豪車展似的車庫裡顯得格格不入。

身後,一箇中年女人從電梯出來,打著電話經過。

“你說十九樓的那個女的呀?”

他敏銳地捕捉到這幾個字,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

“能養在這裡,這小姑娘肯定有點本事的!”

“新不新婚有什麼關係,聽說他老婆懷孕了,這男人哪有不偷腥的!耐不住寂寞唄,還能是什麼!”

“我們就倒黴了,本來住得好好的,現在小區檔次都被她拉低了!”

中年女人說到這裡,氣哼哼的,把車門“砰”地用力關上。

賀明川收回視線,皺了皺眉頭,開車離去。--是想從賀明川的陰影下偷得些許喘息的餘地。真是讓人同情!林聽見賀明川也要跟著一起去,一骨碌爬起來,把身上皺皺巴巴的睡衣換下來。“他怎麼突然來找你?”林聽洗著臉,好奇問道。“當然是想我了!”錢橙睨她一眼,手裡拿著兩條吊帶裙子猶豫不決。“穿這個。”林聽的手伸到錢橙麵前,指尖挑著一件輕薄的黑色蕾絲胸衣。錢橙瞟了她一眼,冇理她,轉身從箱子裡找出來一件無肩帶的肉粉色內衣。“你穿這個也不會良家。”林聽對她手上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