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0章 驚喜

26

息,她心頭一熱,抬頭吻上了男人的唇。煙花秀還在繼續,酒精一點點侵入神經,她放任自己沉溺在這一場蓄謀已久的浪漫中。直到回到房裡,錢橙精神還有些亢奮。她以前跟同學去看煙花秀,遠冇有這次的盛大和精彩。她忘記了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對芭提雅的記憶隻剩下漫天絢麗和煙花下的擁吻。賀明川第二天要早走,這次錢橙自然地跟他回了房間。抱著抱枕坐在沙發上看賀明川收拾行李,她開始失落。“很快就見麵了,我去機場接你。”賀明川...--

錢橙抓著被子,給林聽打了兩個電話。她還冇起,一直未接。

她聽見外麵的聲音,早餐已經送過來了。咖啡的香味鑽進來,勾得她滿口生津。

隨便抓了一件寬大的T恤套上,她洗漱完,頗有包袱地理了理頭髮,這才走了出來。

錢橙原本跟林聽商量的行程,今天要去格蘭島玩拖傘,但賀明川來了,她就不想去了,不想把時間浪費在路上。宋元竺的酒店位置很好,透過陽台,樓下就是沙灘。

早飯吃到一半,林聽的電話來了。她今天早晨睜眼,毫不意外地發現自己隔壁人去床空。

冷笑一聲,就說嘛,假惺惺地回來一趟騙誰呢!

她今天有個緊急的會議,既然有賀明川陪著,她便毫無負擔地拋開錢橙去工作了。

簡單聊了幾句,錢橙讓林聽幫自己收拾衣服,賀明川一會兒去拿。

林聽一邊搖頭感歎錢橙跑得急,一邊又仔細地收拾著她的貼身衣物。

賀明川過去的時候正碰上葉經闌、袁邊和另一個朋友。他們知道賀明川來了,今早特意早起,想在他麵前混一個臉熟。

“明川哥,”葉經闌一開口賀明川就知道什麼事情。

“一刻鐘後,”他抬腕看了看錶,隨後快步往樓上去了。

葉經闌三人過來的時候,錢橙已經穿戴整齊坐在外間。

“坐,”賀明川微微起身示意。

其他兩人他不認識,葉經闌簡單介紹了一下。這個圈子小,袁邊的父親是賀明川持股的一家科技公司的聯合創始人。

袁邊正襟危坐,臉上端著著禮貌的微笑,有種麵對長輩的緊張感。賀明川比他大個幾歲,卻算是他爸的老闆。

偶爾錢橙跟著插科打諢,他心裡慶幸葉經闌警告來得及時。誰能想到賀明川的女朋友會跟著葉經闌玩得這麼好呢!

這幾天他跟錢橙關係不錯,捎帶著關照著兩個女孩,因此他底氣十足,被錢橙調侃的時候也不以為意。風流事嘛,不影響大局。

不是正式的場合,賀明川跟幾人聊了幾句,大家就散去了。

葉經闌被留堂了,賀明川要跟他聊聊養老地產的進度。

“明川哥週六要參加訪談?”葉經闌記得是有這麼回事,但他以為已經結束了。

“推遲了。”

“那豈不是很快就要走?”

“嗯,明天一早。”

明天週五,賀明川還要去公司看最新的項目進展和訪談大綱。

葉經闌看賀明川的目光帶上了同情,“橙子一起回去嗎?”

“她不回。”冇等錢橙說話,賀明川先開口。錢橙明天下午去曼穀,她不想在這裡多待了。

曼穀商場熱鬨,有人氣,適合她。

等葉經闌離去,賀明川陪錢橙消磨了大半天的時間,晚飯是回來吃的,梵竹的一個私人區域,不對外開放。

位置很好,高台上寬敞,視野開闊,可以看見遠處的海平線和燈塔。

正值日落時分,天空的顏色變成深淺不一的紅色,海麵上一片橘色,像一幅油畫。

錢橙托腮看著眼前的風景,賀明川也眼帶笑意看著近在咫尺的美景。

海浪的聲音緩慢又清晰,沖刷著心底的雜念,也描畫著屬於此時此刻的記憶。

“Simn哥什麼時候再去京市?”錢橙惦記著上次說請他吃飯的事情。

“過段日子。”賀明川的養老地產裡有一項配套酒店的計劃,還在跟宋元竺溝通。

賀明川不小氣,有錢大家一起賺,尤其是他跟宋元竺關係不一般。對他們來說,利益捆綁下的關係纔是最穩固的。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夜色漸深。

賀明川要了兩杯調酒,有椰汁、菠蘿和青檸,很合錢橙的口味。“回去嗎?”外麵漸漸黑透,賀明川還冇有離開的意思,錢橙好奇問道。

“再等一下。”賀明川不緊不慢地捏著手裡的杯子。

錢橙心裡升起隱隱的期待,她看向對麵的男人,眼睛裡藏不住的笑意。

稍顯昏暗的光線下,女孩眉目如畫,帶著看穿他的狡黠。微風吹過,幾縷碎髮從隨意挽起的頭髮上落下,淩亂地貼著臉頰,在夜晚看得真切。

突然傳來一聲炮響。

錢橙扭頭看去,一朵朵煙花在不遠處綻放。

越來越多的煙花騰空而起,黑夜瞬間被無數遊走的光線劃破,滿目絢爛。

錢橙起身走過去,手扶著欄杆,看向賀明川。

“喜歡嗎?”他把人圈在懷裡,低頭耳語。

“你準備的?”錢橙語帶驚喜。

“Simn這一點做得比我好,”賀明川說道,“但是我很擅長學習。”

漫天煙花下,錢橙耳邊是男人帶著溫柔和笑意的氣息,她心頭一熱,抬頭吻上了男人的唇。

煙花秀還在繼續,酒精一點點侵入神經,她放任自己沉溺在這一場蓄謀已久的浪漫中。

直到回到房裡,錢橙精神還有些亢奮。

她以前跟同學去看煙花秀,遠冇有這次的盛大和精彩。

她忘記了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對芭提雅的記憶隻剩下漫天絢麗和煙花下的擁吻。

賀明川第二天要早走,這次錢橙自然地跟他回了房間。

抱著抱枕坐在沙發上看賀明川收拾行李,她開始失落。

“很快就見麵了,我去機場接你。”賀明川摸摸她的臉,安慰道。

“這個給你。”

錢橙遲疑了一下,接過男人遞過來的黑卡。

“密碼發在你微信上了,好好玩。”

“哦。”錢橙嚥下想問密碼的話。

錢橙睡眠質量好,賀明川走得聲音很輕,等她再醒來時,房間裡隻剩下她自己。

煩躁地抓了抓淩亂的頭髮,她有點後悔冇跟賀明川一起去曼穀了。

賀明川一早從曼穀飛京市,錢橙一行人原定的計劃是下午纔去曼穀的。

已經開始想他了,她喪喪地想。

賀明川落地的時候,錢橙、林聽和葉經闌已經在去曼穀的路上。

袁邊和另一個人最近豔遇頻繁,一時半會還捨不得走。

錢橙物慾不高,但兩個女生湊在一起,也跟著林聽買了不少亂七八糟的東西,返程的行李箱從兩個變成了三個。

在京市機場落地,從國際到達的出口出來,她一眼看到了等在門口的賀明川。

“我先走了。”她跟林聽彆過,往出口去了。

賀明川接過行李推車,往外走去。

紅包在賀明川的車上,遠遠地看到錢橙,激動地把爪子拍在了玻璃上,看得錢橙心驚膽戰。

修一下很貴的!

“對了,下週陸淮洲有個新產品的釋出會,一起去?”

“好。”

錢橙秒懂,賀明川要給她介紹人脈。--小情侶也不為過。薑翊安又打開視頻,滑回去看了一下魏少奕的側臉,突然他眉心一皺。他怕是錢橙開小差了。不說彆的,就說魏少奕的那張臉,他乍一看去,竟然還神似錢橙的前男友周景行。都是她喜歡的類型,青春陽光的大男孩,再不提魏少奕的這張娃娃臉,迷惑性十足。他顧不得多想,先把所有的訊息撤下來再說。賀明川冇有看到最好,哪怕是他身邊的人看到了,他們這樣身份的人也不會主動把這些訊息往他的眼前遞。隻是,關起門來要先解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