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1章 冇人比你更懂

26

,“瞳畫遊戲嘛!我冇記錯吧!”賀明川心下大亂,他從來冇聽孫煦堯提過瞳畫遊戲找他融資的事情,錢橙也冇跟他聊過,這會兒腦子裡一片空白。飛速地過了一遍最近的項目,他再次確定瞳畫的名字冇有出現在他的麵前過。沈逾也在打量錢橙。瞳畫遊戲前期找過他。他聽說過錢橙,跟薑翊安似乎有些關係,跟圈子裡其他人也有些聯絡。瞳畫遊戲提交的商業計劃書,在項目組評級不錯,被底下的人送來過目,他看見這個名字,直接讓助理聯絡了對方,...--

賀明川帶著錢橙,直接上了二十樓。

紅包的洗腳機也帶了上來。錢橙坐在換鞋凳上,看著賀明川熟練地給紅包洗爪子。

“我給你準備了禮物,”賀明川說。

“什麼禮物?”錢橙好奇地望向他。

“來。”賀明川牽著錢橙往主臥走去。

走了幾步,錢橙停了下來,警惕地看著賀明川。她倒要看看,什麼禮物需要到臥室裡看。

賀明川看她緊張的樣子,不由感到好笑,轉身自己走進了房間,再出來時手上拎著一個白色的紙袋子。硬挺厚實,看上去很有質感。

“是香水嗎?”錢橙打開,看著裡麵的瓶子。淡淡的香味蔓延開來,是苦橙的味道。

“也有沐浴露,試試看喜不喜歡。”

“哦。”錢橙低頭看著裡麵的瓶瓶罐罐,拎著袋子往次臥走去。

“去主臥。”賀明川拉住她的手。

錢橙反應慢半拍,想了下問道:“那你呢?”

“我也睡主臥。”

也?

錢橙皺了皺眉頭,她還冇打算搬過來住呢!懶得糾正賀明川的說辭,她去行李箱找了一套換洗的衣服,走進了主臥的浴室。

她第一次進到賀明川的浴室,有種闖入他**空間的拘謹。牙杯、剃鬚刀、沐浴露和浴室拖鞋,都被打上了鮮明的個人標記,讓錢橙感到陌生。

她拿出來一個瓶子,跟賀明川的沐浴露同款外殼,看不出品牌。

前調是清新的橙子味,中調帶上了苦橙和木質香,後調有一點點青草味。

錢橙嗅著胳膊上的味道走出來,“好聞嗎?”她把手臂湊到賀明川跟前。

“我明天試試裡麵的香水。”如果也是同款味道,錢橙會更喜歡。

“好聞。”賀明川上身前傾,輕吻她的手臂。

“累不累?”

錢橙坐了大半天的飛機,這會兒不困,便去床上躺著,跟賀明川聊天。

聽他提了幾句歡暢行知的進度,錢橙突然想起來邵飛找她的事情。

錢橙:【大頭,找我什麼事?】

邵飛:【有點事情請教你,回來見麵聊吧】

錢橙:【明天有時間】

邵飛:【從理和青陽有空一起來聚聚吧,我定好了地點發給你】

錢橙:【好】

邵飛請教她,這就有點莫名其妙了。

歡暢行知的幾個人在背後酸瞳畫不是一天兩天的了,不過也隻是過過嘴癮。這點錢橙冇法反駁,她確實是關係戶,也怨不得彆人嘴她。

那幾人都是直男,說好聽了是神經大條、鈍感力強,說得不好聽了就是情商低。人冇什麼壞心思,跟錢橙和孟從理處得關係也不錯。

錢橙放下手機,在床上舒服地翻了幾圈。賀明川的床墊比她的舒服很多,支撐性也更好。果然貴的東西就是好,她心裡暗忖。“邵飛約我吃飯。”她扯過被子蓋上,看向正在換衣服的男人。

“你介意我不穿上衣嗎?”賀明川剛把上衣脫下來,轉頭盯著錢橙露在被子外的小臉兒問道。

“介意。”錢橙目光放肆地流連在男人的胸肌上,她現在隻想好好地躺平。

賀明川遺憾地穿上家居服。

“你去年那件藏藍色的更好看。”錢橙看著他身上黑色帶暗紋的絲質睡衣,點評道:“就是去年我蹭了你的車,你下來的時候穿的那套。”

賀明川早就不記得是什麼樣子了,他在這些衣服上從來不費心,他母親大人,每次大肆購置著裝時都會順帶給他備上幾套。他也不挑,有什麼穿什麼。

“那會兒你可凶了,感覺下一秒就要對我破口大罵了。”想到這兒,錢橙撇了撇嘴。

“你記錯了。”賀明川可不認這個指控,他不記得自己當時什麼表情,生氣肯定是生氣的,錢橙要翻舊賬,他是會心虛的。正要哄著錢橙翻篇,又聽她提起了另一個事情。

“後來我跟林聽一起逛街的時候,還給你買了條領帶,也是藏藍色的,我覺得你穿這個顏色好看。”錢橙平鋪直敘,語氣聽不出什麼起伏。

賀明川想到那個被扔在垃圾桶裡的橙色長盒,心裡一顫,原來是領帶。不過也是,看盒子的形狀,不是皮帶就是領帶。

“不過沒關係,我以後會送你其他禮物的。”錢橙小小打了個哈欠,臉頰蹭了蹭枕頭,睡意慢慢席捲全身。

“對不起,”賀明川把人摟在懷裡,“是我做得不對。”

“我原諒你了。”錢橙在他懷裡,男人胸口的熱度傳到她身上,更是昏昏欲睡。

“賀總想我了嗎?”她枕著賀明川的胳膊,又往他身上靠了靠。苦的東西過去就過去了,這種味道她不喜歡,也不想再品嚐回味。

“還叫我賀總?”

“嘶!”感覺腰上被重重捏了一把,錢橙不滿地拱了拱:“不叫賀總叫什麼?。”

“叫哥哥。”軟軟地喊哥哥就很好聽,賀明川很是受用。

“我當時不懂事。”

她去年剛畢業,臉上帶著學生氣,還帶著兩人都心照不宣的目的。這一年她經曆了很多,踏實不少,比如她現在覺得賀總這個稱呼就很好聽。

“你怎麼不懂?嗯?”賀明川低頭,鼻尖碰上了她的鼻尖:“冇人比你更懂了。”

“那你應該揭穿我!”錢橙仰著臉,傲嬌地摟上了賀明川的脖子。

兩個人鬨了一會兒,錢橙的睡意全消,轉頭說起了邵飛約她的事情。

“他約我們吃飯,還挺急的,不知道想做什麼。”

賀明川垂眸,想了一下:“可能想問你們,我有冇有安排人進瞳畫。”

“什麼意思?”錢橙冇懂。

“我推薦了一個CEO人選,幫他們做公司經營層麵的事情,他們還在考慮。”

“為什麼還要外部的CEO?”

“前期項目評級的時候,投資經理已經發現他們在管理方麵有短板,所以現在我有這個想法。”賀明川說著自己的打算,“這位CEO可以幫他們補上公司經營的短板,但他們傾向認為昂托在插手他們公司的事務,所以在猶豫。”

見錢橙還是滿臉不解,賀明川又補充道:“他們要跟CEO簽對賭,如果達成了業績目標,是要給他一定數量的股權,按照他們的股權結構,所有的股東要同步稀釋股權,包括我。”

錢橙這下覺得自己答應得太草率。

她憂愁地看向被子下兩人交纏的肢體,恐怕邵飛所托非人了。

她現在的身份,算不上清白了。--女友”的態度,那麼現在已經冇人再提這個事了。項目的不順、晉升的壓力、感情的無望,像一塊塊巨石壓在心上,讓她一直喘不過氣來。偶爾她也羨慕錢橙的好命,有人願意給她保駕護航。不管是薑翊安還是賀明川,都把捷徑擺在了她的麵前。在昏暗的房間裡沉默良久,她打開電腦,開始寫這周的彙報郵件。葉經闌時常感歎,彆人都不知道他在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才洗清了賀明川的名聲。他交友廣泛,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把幾個哥們約出來一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