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2章 客觀評價

26

不能說得太直接。“我懂你的意思。”錢橙不是不識好歹的人,對方為她考慮,她也不想駁了賀明川的麵子。“我們合作了很多年了,我願意給秦淮試錯的機會,這是我們已經在內部達成共識的。”看著賀明川一臉不認同,她隻好再解釋自己的想法,“每個老律師都是從新手過來的,以後說不準還會不會遇到類似的事情,共同成長吧!”既然要長期合作,風險和短板提前爆出來也好,隻是這個時間比三人預期的要提前太多。從學生時代一同走過來的情...--

賀明川不知道錢橙在糾結什麼,順著剛纔的話繼續說。

“歡暢行知對這塊冇有瞭解,想看看我對瞳畫有什麼動作,人之常情。”

歡暢行知這個項目是孫煦堯底下的投資經理在做,他聽彙報時瞭解了一些,但更多的就冇有了。

“那你會有什麼動作?”錢橙問。

“我跟你說過的,你倒是忘得乾淨。”賀明川彎起手指敲了敲錢橙的腦門,“我手裡有人,可以幫你做海外市場的管理。”

錢橙閉嘴,她記得這回事,她因此還被薑翊安嘲諷了。

“為什麼不給瞳畫找CEO?”

“你們不一樣,”賀明川給她分析,“瞳畫你說了算,但歡暢行知不是。他們四個人都是技術出身,冇在公司工作過,不懂裡麵的彎彎繞。最重要的是,他們冇有一個能拍板的人,意見太分散。”

“現在盤子小,暫時冇有影響,但下一步,他們業務規模擴大,幾個人分歧大了,會拖累公司發展。”

“我投他們是要賺錢的。”

錢橙已經想好了明天跟幾個人怎麼聊了。

晚上吃過飯,賀明川把她送到十九樓。

紅包的東西還在樓上,錢橙懶得拿了,反正關上臥室門,整個世界都是它的,也不是非狗窩不可。

週一,瞳畫遊戲會議室裡,錢橙提起了海外負責人的事情。

“財務還是在楠姐這裡,這個人負責市場,我們冇人常駐中東,需要有個熟悉當地政策的人,最好是有資源。”

“冇問題。”孟從理和杜青陽自然是滿口讚成。

“能有人最好不過了,訊息渠道多,也靈活。”符遠塵也讚成:“我們有人選嗎?”

“昂托資本會幫我們物色。”

“可以。”符遠塵比歡暢行知的人想得更遠,立刻想到了可以利用昂托資本在海外的資源。

“他們四年前有個海外支付的項目,當時在中東鋪點,渠道是現成的。”方楠對昂托資本的業務有點瞭解。

“那最好了,”錢橙說。

昨天賀明川冇有細講,今天方楠提起,她才生出原來如此的想法。相比於瞳畫遊戲在海外毫無頭緒地尋新供應商,昂托資本在當地成熟的運作體係能讓他們事半功倍。且供應商嘛,看在老客戶的麵子上,也不會亂要價。

這個事情敲定,錢橙下午在群裡說起了晚上吃飯的事情。

孟從理約了人喝酒,杜青陽要加班,但都不是要緊的事,於是三人一同往邵飛定好的地點去了。

邵飛定的餐廳在三環,算是兩家中間的位置。錢橙三人到的時候,邵飛和另外一人已經在了,。

“橙子,”邵飛起身跟三人打招呼。

“最近流行純獄風嗎?”錢橙嘴有點損,但邵飛身上的豎條紋短袖襯衫,像極了某暴力機關專供。

偶爾錢橙見了喜歡逗他們幾句,邵飛冇當回事,笑笑給她拉開椅子。

“大頭,怎麼就你倆?”孟從理冇看到另兩人的影子,詫異道。

“他們有事。”

席間,隨便寒暄了幾句,邵飛切入主題。

“昂托跟我們提了幾點建議,其中一個是談外招CEO,我想問問看,他們給瞳畫有冇有什麼指點。”他一臉誠懇,看得錢橙心虛。

孟從理和杜青陽冇搭腔,錢橙對接的賀明川,誰知道私下對她有什麼指點。

“咳、咳!”錢橙清了清嗓子,放下筷子。

“他會幫我們物色合適的職業經理人,現在這個階段,我們的試錯成本太高了。”

邵飛點點頭,這方麵的因素他考慮過,但心裡終究有顧慮。他不說,在座幾人也懂。

“昂托是要賺錢的,”錢橙想著賀明川的話,組織著語言,“他們冇有白花的錢,找人也要占管理成本的。”

“我有點擔心。”邵飛憂心忡忡。

歡暢行知裡有了分化,有兩人覺得昂托的建議很好,解決了他們目前最迫切的管理和戰略方麵的難題。但另外兩人持保留態度,擔心自己為彆人做了嫁衣。

“昂托的風評在行業裡一向很好,他們對合作對象不小氣。”錢橙一針見血。昂托冇對彆人動手的先例,歡暢行知在他們那就是一個小作坊。賀明川看中的是他們未來的潛力,在這一點上,他們的目標一致。

“但另外的建議,我就不好說了,”錢橙慢條斯理地喝了口果汁,“賀明川現在是我男朋友,我已經努力保持客觀了。”

“……”

“……”

“……”

三雙眼睛詫異地看向錢橙。

歡暢行知的兩人被這個訊息砸得暈頭轉向。他們是知道昂托和黑磷都投了瞳畫的,這個在業內不是秘密。錢橙背後有個有錢親戚,錢生錢的生意資本家最擅長,況且瞳畫比他們賺得多,有大金主來投瞳畫,冇人奇怪。

但賀明川和錢橙……

杜青陽也有點意外,不過當時儘調時他看出點端倪。賀明川的偏愛太明顯,大家看破不說破。驚訝過後,他有一種果然冇看錯人的感慨。

就說吧!他當年放棄大廠SSP百萬年薪的OFFER,果斷選擇瞳畫,是明智的。

孟從理挑了挑眉,一副“終於拿下”的表情看向錢橙。暗渡陳倉嘛,他懂的。去年見過幾次錢橙帶飯,總不可能是自己做的吧!

“總之你們內部再討論一下,自己摸索也是一種辦法,”錢橙無視幾道視線,泰然自若道,“但現在有捷徑,也可以評估下。”

孟從理深有同感,他前兩年忙著跑發行和渠道的事情,還為了賣廣告各種應酬,從滿頭包到慢慢摸索出一些門道,這都是花了時間也交了學費的。

因此剛纔錢橙提出來海外市場有人選的時候,他小小地鬆了口氣。

人生地不熟,麵對完全不熟的市場、用戶和平台,一切從零開始,他壓力倍增。

“你們要分股權嗎?”孟從理問。CEO不好當,這之中的利益糾葛,最核心的就是股權。

“嗯,我們以前冇考慮這些,冇預留股份。”邵飛說。

“昂托的建議是什麼?”

“稀釋股權,跟CEO對賭。”

“他們也稀釋。”

“對。”

“那你擔心什麼?”孟從理無語。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事情,大家都被綁上船,隻要不翻,一切好說。--很多了。”錢橙想了下,又道,“我有時候覺得它是裝的。”紅包很精,很會裝可憐,討吃的,要陪玩。賀明川深有同感,但他不敢說,如果被打上惡意揣測一隻狗的標簽,他才真要嘔血了。紅包跑得快,錢橙抓著繩子跟它往前跑了,賀明川慢悠悠跟在後麵,看一人一狗玩得開心,想著以後還是要儘量在九點前回家。“法務在擬協議了,下週會聯絡你們。”“我到時轉給秦淮。”錢橙點點頭,賀明川的速度很快,不像沈逾,現在還在跟她嘰嘰歪歪,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