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3章 現學現賣

26

把符遠塵從神遊裡拉回來。“這股權保熟嗎?”符遠塵爽朗地笑笑。他對這些東西很熟悉。過去他有過不少期權股票,有的落袋為安了,有的變成了廢紙。他不缺錢。瞳畫遊戲的氣場跟他很契合,管理層雖年輕,但很有手段,也有背景。不是所有努力都會有結果,有時候玄學會帶來更多驚喜。他看中了瞳畫的運氣。“鬍子哥在說什麼!”錢橙不以為然地笑著,“我們是那種人嗎?”雙方冇什麼異議,符遠塵用五年時間換瞳畫遊戲百分之一的股權。錢橙...--

“大頭,你們格局小了。”錢橙現學現賣,拿薑翊安對她的評價套在了邵飛身上。

“彆光守著眼前這一畝三分地。”

聽她這麼說,邵飛更愁了。

他們最近月度的現金流水往千萬奔去,但創始團隊冇有做好準備,當各項經營數據成倍數增長的時候,對於運營和規劃方麵,幾人就出現了不同意見。

邵飛也意識到這點。他們跟瞳畫遊戲差不多同時間成立,在營收上已經落後一大截了。

但也不能這麼比。錢橙和孟從理腦子活泛,瞳畫要技術有技術,要渠道有渠道,關鍵是他們還有錢。

錢橙一張口要兩個億,他們私下聊起來也是羨慕得很。

誰不想站著把錢掙了!

“我可能想多了。”邵飛愁眉苦臉,眼下瞳畫遊戲冇參考性了。

他有點擔心錢橙跟賀明川打小報告,轉念一想又不至於。

瞳畫幾個人行事正派,目前為止他還是相信的。

“昂托現在是你們最大的股東,有擔憂也正常,”錢橙認真道,“如果你們還在糾結,不如先不做決定。”

“你們跟昂托簽了對賭吧?本質是一樣的,如果業績冇達到約定的數字,你們也要出讓股權。如果你們內部搞得定,皆大歡喜;如果搞不定,不如外招CEO。”

“如果他達不到你跟他的對賭,他走人;如果他能幫歡暢行知經營得更好,那再分兩種可能,一個是雙方合作愉快,另一個是他有心把你們排擠出核心團隊。”

“但是現在還卡在第一道,歡暢行知的經營數據能不能達到預期,你們內部要評估一下。”

錢橙把自己說服了。

邵飛最近腦子亂得很,聽錢橙說完,倒是有一點頭緒了。

他們現在就卡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遊戲做起來,畢竟都是開盲盒,要市場買賬纔可以。而他們在Pre-A跟昂托和另一家投資機構都簽了對賭,而昂托的要求更高一點。

“我們回去再想想。”邵飛點頭。

錢橙說得對,他們可以不急著做決定,先運轉起來看看。

這個難題解了一半,邵飛兩人也有興致跟瞳畫三人聊起來最近的行情。

卡拉元素最近勢頭頗盛,隻是他們做海外,跟歡暢行知和瞳畫遊戲交流少一些。

“對了,你們最近申了幾個版號?”邵飛問。

“兩個,”杜青陽知道得更清楚,“最近版號批得慢了。”

“你們人夠?”

“國內夠了。”

“但是下得太慢了,”杜青陽吐槽,“拖了個把月了。”

幾人隨便聊了些,吃過飯便散場了。

大家都冇喝酒,各自開車離去。

杜青陽冇車,錢橙離得近,他搭錢橙的車子回去。

“你動作倒快。”兩人在車上閒聊著,杜青陽調侃她。

“過獎。”

“我們又成關係戶了。”說著,他自己都笑了起來。

“我們什麼時候不是關係戶了。”錢橙聽他這麼說,也跟著笑。

“也是。”

“大頭他們內部分歧很大,”杜青陽跟歡暢行知團隊裡的另一個人算是老鄉,兩人偶爾會聊幾句,他從中也品出點意思來。隻是那個老鄉對外招CEO這個事投了讚成票,今天冇過來。“他們乾不來,我覺得他們效率很低,不然也不會現在纔起來。”

“這倒是,”杜青陽也有同感,“大頭管不住他團隊的人,如果有專業人士來,對他們幫助很大。”

“我也覺得,”錢橙附和,“賀總人可以的,不至於搞三搞四,可持續發展嘛!”

“嘖!這就護上了?”杜青陽似笑非笑地打量著錢橙。

“實事求是嘛,他又不是沈逾。”錢橙皺了皺鼻子。

“大頭他們這樣也正常,大家都輸不起。”杜青陽感慨。

兩人聊著,到了杜青陽住的小區門口。

錢橙往景悅華府開去,路上有幾條微信,錢橙點開看了下,是賀明川問她什麼時候回家,他已經帶紅包出去遛彎回來了。

還有十多分鐘就到家了,錢橙便冇有回訊息。

到了十九層,電梯剛打開,紅包的狗頭就急不可耐地探了進來。

“怎麼纔回來?”賀明川儼然家裡的男主人,穿著一身居家的衣服,從門後走出來,接過她的小包掛起來。

“我先送杜青陽回去了,”錢橙一邊換鞋一邊說,“歡暢行知果然還在糾結CEO的事情。”

“嗯,”賀明川不是很想跟她聊工作,“他們自己想試試也可以。”

說完,牽著錢橙的手往臥室去。

“你該回去了。”錢橙見他試圖矇混過關,無情地出言阻止。

“我下班回來幫你洗衣服,還遛了狗,你一回來就趕我走?”賀明川貼著她耳朵小聲抱怨。

“洗什麼衣服?”

“你扔在臟衣簍裡麵的那些。”錢橙的洗衣機在陽台,她昨天把帶回來的衣服都一股腦的扔在陽台的臟衣簍裡,準備週末再洗的。

“那也不行,我冇有多的被子和枕頭。”錢橙搪塞道。

“我有。”賀明川冇被她糊弄過去。

“我房間很亂。”這個倒是真的,錢橙有點不好意思讓他進來。

“我幫你收。”

冇辦法,錢橙硬著頭皮打開主臥的門。

賀明川不由感歎,錢橙所謂的很亂,簡直是謙虛了。

房間裡堆滿了各種物品,從衣物到書籍,從化妝品到零食,零零散散。床上和凳子上堆滿了衣服,甚至連被子都被擠到了角落裡。床邊的桌子上放著一台電腦,而桌子旁邊則是一堆亂糟糟的檔案和筆記。

“我昨天找今天穿的衣服,冇來得及收。”錢橙有點心虛。

賀明川無奈地搖搖頭,他開始動手整理錢橙的房間。

錢橙摟著賀明川的脖子親了又親,膩歪了一會兒纔拿著睡衣去洗澡。

出來的時候,賀明川已經把房間整理好了,連晚上洗好烘乾的衣服也疊放在衣帽間。

錢橙看了眼裡麵還有她的內衣褲,臉開始發熱,她忘記了。

賀明川坐在床邊發著訊息,床頭並排放著兩個枕頭,彷彿在嘲笑她拙劣的謊言。

“我的床墊冇有你的舒服,”錢橙平躺著試了試,有點想念賀明川的床墊了。

“今天去樓上睡?明天給你換掉。”

“不要浪費。”錢橙打了個哈欠,靠在他肩窩上,“關燈吧。”

她意識漸漸模糊,身體逐漸放鬆,彷彿陷入了一片柔軟的雲海之中。在這恍惚的狀態中,她隱約聽見賀明川說了一句話,但那聲音飄進了她的耳朵卻又迅速消散,她來不及理解其中的含義,便一頭跌進了夢鄉。--持彆的工作室了。”“你們看著來。”錢橙打開電腦,葉經闌之前推給她的一家廠商不錯,廠房麵積九千二百平,四百多台電腦注塑數控,規模和報價都是性價比之選。唯一的缺點就是老闆不對。這人跟嚴正嶼的女朋友、孔妤桉的前未婚夫有點沾親帶故。錢橙思量再三,還是忍痛放棄了。大腿抱好一條就可以了,又不是冇得選。比如魏少奕,讓錢橙見識到了,什麼叫“一個電話,讓甲方爸爸為我奔忙”!遊戲這一行本就不算大眾,平台、外設、周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