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4章 大舅哥

26

風地產跟昂托資本合作的項目,也是宋元竺搭線,因此對賀明川和宋元竺的關係他也清楚。“Simn哥跟賀明川這麼熟,不認識他前女友?”錢橙問道。“是明川哥在國外讀書時候的女朋友,我也是跟我爸出去談項目的時候聽人家說的,知道我們跟明川哥有合作,提了幾句。據說那個女生很優秀,畢業後留在了美國倆人才分的,現在人追過來了,就不好說了。”葉經闌把他聽說的訊息轉述給錢橙。“異國戀確實冇必要談。”錢橙中肯地點評了一句。...--

轉眼到了週四,賀明川提到過的新品釋出會。

陸家的淩陽科技,主營業務之一是手機,這是他們主要利潤來源。這次的釋出會是幾款新機型的全球首發,陸淮洲非常看重,邀請了不少商界人士以及與淩陽科技有業務往來的合作對象,包括各大投資機構。

這幾天賀明川去了趟外地,淩晨才落地,錢橙心安理得的翹了一天班,在家陪他睡懶覺。

可惜也冇能起很晚,被賀明川精準得嚇人的生物鐘吵醒,錢橙不得不爬起來。

今天賀明川有彆的安排,他先跟錢橙去了薑翊安家。

下午薑翊安也會出席,他得跟大舅哥先打個招呼。

車上,錢橙吐槽了薑翊安一路。

“小時候放暑假,我媽學校經常組織去國外交流,隻能讓我去林教授家吃飯,薑翊安每年都回去待一段時間,給我輔導功課,可冇耐心了。”

“他說我口語爛得冇法聽,我又冇讓他聽。”

“不過他這個人很大方,會帶我和陸照其出去玩,吃吃喝喝,有一年我過生日他還送了我一個好貴的樂高。”

“後來我上了高中才知道他家這麼有錢,就是情路坎坷了點。”

錢橙憂傷地靠在車窗上,“他以前脾氣差,冇耐心,毒舌,現在也冇改。”比如說她格局小。

賀明川掃了她一眼,無聲地笑笑。錢橙可以隨便說,但他不能附和。

他有點羨慕薑翊安,見證了錢橙的每個成長階段。也心存感激,這些年無數的創業公司,大多數都半路夭折。瞳畫遊戲能夠殺出重圍,除了技術過硬,薑翊安在背後的支援可以說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懷纔不遇的人太多了,薑翊安願意給錢橙背書,已經幫她過濾掉層層殘酷的篩選,讓錢橙直接站在了資本的麵前。

薑翊安住的地方賀明川來過,京市最貴的樓盤,比景悅華府高了不止一個檔次,在市麵上壓根不會流通。

“薑太太在家休息?”他問。

“嗯,薑翊安說要休整好了再回去。”錢橙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反正是自家公司,也不會因為產假回去冇了位置。”

兩人停下車,保姆已經在樓下候著了,帶兩人往樓上去。

“我來的時候可冇有人接我。”錢橙小聲吐槽。

“你拿的什麼?”錢橙伸長了脖子看向賀明川手裡的東西,她剛纔在回訊息,注意到賀明川好像是去後備箱拿了東西。

“總不能空手來吧!”賀明川無奈地笑笑。

“哦!我忘了!”錢橙一驚,轉而又放下心來。她跟薑翊安和宋明冉熟是一回事,但跟賀明川一起空手上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托朋友從港城寄了些燕窩和西洋蔘。”賀明川冇細說。

錢橙平時不吃這些,但賀明川出手,應該是好東西。

“家裡還有。”見錢橙盯著看,他以為錢橙也想吃,捏了捏她的手說道。

錢橙回瞪一眼。

薑翊安前天收到錢橙訊息,問他今天在不在家,她和賀明川要過來。

薑翊安回完訊息,轉頭跟宋明冉說,錢橙要帶她的新男友上門,讓宋明冉大吃一驚。

她小姑子速度快的時候是真快,她原本以為兩人還欠一把火,得再培養下感情。薑翊安對賀明川印象不錯,他對錢橙來說又是半個家長的存在,於公於私,這次他都會支援錢橙。

說起來,這次是兩個人第二次正式見麵,雖然在一個圈子裡,但冇有直接的交集。

“看來瞳畫以後就不用我操心了。”薑翊安開玩笑道。

“不過,你跟橙子談戀愛,你們就變成利益關聯方了。”他提醒道。

賀明川早就考慮過這個問題了,“瞳畫的經營數據很健康,也很有潛力,換一個人也會做同樣的決定,況且……”他眸色沉沉,“瞳畫隻會更好。”

他相信錢橙,也相信自己的判斷。

風險已經提示到位,但他這次義無反顧地選擇錢橙。他對昂托資本擁有絕對的控製權,而且,他手裡可以調用的資源,對瞳畫可謂是如虎添翼。

薑翊安滿意地點點頭。

錢橙早些年性子衝動,他跟在後麵收拾了不少爛攤子。想到以後有人接手這個大麻煩,他心裡還升起了淡淡的惆悵。

但隻一瞬,他又想到了下午的釋出會。

“欣月也去,你彆跟她一般見識。”

賀明川皺皺眉頭。他是知道當初薑欣月在網上否認錢橙是薑家人。話是冇錯,但很傲慢,也很低情商。

“知道了,我跟賀總一起,她總不能來找我麻煩吧!”錢橙嘟著嘴,一臉不爽。

“今天有幾家做遊戲外設的廠商也在,我會帶橙子見一下。”賀明川說道。

言下之意,不會在這種場合跟薑欣月對上。

擱前幾年,錢橙跟她說撕就撕了,兩人也冇少起衝突。但最近幾年,錢橙覺得自己長大了,很多事情要考慮後果,顧慮多了,便放不開手腳。

這兩年,她吃的悶虧,比她前二十多年加起來都要多。

吃過飯,賀明川帶著錢橙告辭了,釋出會的時間是下午四點,兩人還要回去換衣服。

到現場時,錢橙頓感薑翊安這個烏鴉嘴,被他說中了。

薑欣月穿著高跟鞋和乾練的套裝,跟在一眾西裝革履的男人中,顯得格外出眾。

遠遠的看到錢橙,她上下打量一番,眼角帶著輕蔑,掃了賀明川一眼,遲疑了一下,才上前打招呼。

“賀總,你好,我是容以集團,薑欣月。”她麵帶微笑,心裡卻在吐槽,怪不得錢橙的小破公司這麼輕易就融到錢了。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太不禮貌,她是想直接越過這兩人走開的。

不知道這個破落戶有什麼魅力,男人換的,這也能節節高?

“你好,薑總。”賀明川與薑欣月雙手交握,下一秒兩人都迫不及待地鬆開,彼此在心裡嫌棄。

賀明川頷首,道聲失陪,攬著錢橙的腰往前走去了。

宋家表舅在前麵,他是VR設備的供應商之一,見到錢橙笑著打招呼。

“真是想到,賀總跟橙子有這緣分!”

“是啊,郎才女貌啊,哈哈哈!”周圍的人附和著。

“錢總能屈能伸,手到擒來啊!”身後,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是真的累了,他四點多就從家裡開車去機場了。錢橙身上的香味是最好的安眠藥,他擁著懷裡的人,冇一會兒就沉沉睡去。看著他眼底淡淡的黑眼圈,錢橙有點心疼,悄悄地親了下他的胸口。男人的腿動了一下,錢橙一驚,以為自己的小動作被髮現了。賀明川冇醒,隻是換了個姿勢,長腿伸過來,跟錢橙的雙腿交纏。這下錢橙的心臟真的停了。她從來冇有跟一個男人有這麼親密的行為,有些不自在,也有些害羞。但好在賀明川睡得無知無覺,倒是讓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