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5章 豐功偉績

26

著緊身牛仔長褲,雙腿修長;上身則是一件粗花呢編織的花色吊帶背心,露出平直的肩膀。不同於當下追求的白幼瘦,手臂線條緊實,脊背筆挺單薄,吊帶下的蝴蝶骨若隱若現,可見訓練的痕跡。賀明川的高度,剛好能看到她的頭頂。他心裡粗粗估計了一下,對方身高大概有一米七。抬了抬眼皮,他紳士地往後退了退。錢橙這才發現電梯裡還有人在。她往身後瞄了一眼,手裡悠閒地轉著手機。電梯門反光,映出身後男人的樣子。長得真好!仗著對方看...--

賀明川眼裡閃過不悅,麵色一沉,正要開口,身旁的錢橙笑吟吟出了聲。

“薑總業務能力越來越強了,”她頗有興味地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薑欣月,“這次釋出會結束,薑總的粉絲有福了!”

薑欣月臉色一冷。她的微博賬號下多是各種高大上的活動現場與商界大佬的合影,這次釋出會,她也隻扮演個“副總裁”的角色對外社交,真正談到業務的層麵,會有實打實的副總裁去應付。

宋表舅不好說什麼,論起來兩家是姻親,他縱然不喜薑欣月,也不會跟一個小輩計較,見麵還是會誇幾句欣月又變漂亮了。

但他跟錢橙聊的是瞳畫後麵會不會有VR外設的需求。

看薑欣月氣鼓鼓的樣子,他出麵打圓場,“欣月冇跟你哥一起來?”

“他在陸總那邊。”薑欣月看著宋表舅客氣道,對站在旁邊的錢橙視若無睹。

錢橙也不惱,跟宋表舅幾人打過招呼,挽著賀明川往前走去。

與薑欣月擦肩而過時,錢橙音量不算小地說著悄悄話,“衣領記得拉低一點,姐姐的豐功偉績都在這了呢!”

賀明川目不斜視地走過去,眼裡的笑意藏不住。

薑欣月吃準了他不會放下身段捲入女孩之間的鬥爭,這一招她在薑翊安身上百試百靈,最多是斥責一下。

說來說去,薑翊安都是她的親堂哥。況且,容以集團不隻是薑翊安的,她父母也是有一份的。

薑欣月冷眼看著兩人離開,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錢橙的話對她是莫大的侮辱,而且在宋表舅和公司的一眾人前。

但她又不能追上去像個潑婦一樣扯著她辯個一二三四,隻能恨恨地看著兩人的背影。

“失陪一下。”她調整了一下臉上的表情,莊重得體地對著麵前幾人頷首,轉身離去了。

轉身一瞬間,她臉上的笑容消失殆儘。

看不出來賀明川也是個眼盲心瞎的,看上錢橙這種隻會耍小聰明的孔雀女。

與薑欣月的滿腹憤懣不同,錢橙心情暢快,賀明川走在她身邊都能感覺到她的快活。

“嘴巴快翹到天上去了,”賀明川低頭附在她耳邊道。

“有這麼明顯嗎?”錢橙半信半疑。

賀明川愛死了她傲嬌的小表情,剋製地捏了捏她的手心,帶著錢橙上前。

陸淮洲看見兩人過來,也不驚訝,笑著跟賀明川握手,隨後對著錢橙打趣道:“賀總血厚,橙子千萬彆手軟。”

“你哥剛纔過去了,見過了?”他視線在兩人身上遊離。

“冇有,隻碰見薑名媛了。”錢橙眉頭緊皺,一臉嫌棄。

賀明川知道他想問的是什麼,“上午見過薑總了。”

陸淮洲笑笑:“橙子的手機我留好了,等會兒拿給你。”

“謝謝淮洲哥。”錢橙笑得甜,跟陸淮洲道謝。

打過招呼,賀明川帶著錢橙入座。

陸淮洲掃了眼監控,怪不得薑翊安今天一派輕鬆,他終於不用左右為難了。

過去錢橙和薑欣月一同出現的場合,他能看出薑翊安煩得很,皺著的眉頭能夾死蒼蠅。

薑欣月仗著薑翊安是她堂哥,隻是她向來嬌縱,也不知道這兄妹情分還剩幾成。

這樣的場合,沈逾自然也在。他玩味地看著兩人毫不避諱地並肩走來,眼底精光閃過。

“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見賀總這般儘心儘力,無微不至,倒是顯得我不用心了。”

周圍有人也看出端倪,笑而不語。

“沈總還有機會,”賀明川笑著接下他的陰陽,“下次瞳畫開放融資,沈總多投點錢。”

沈逾扯扯嘴角,手臂悠閒地搭在椅背上,扭頭跟賀明川繼續聊。

“城郊的地塊招投標最近結束了,FCY冇什麼懸念,賀總有冇有興趣一塊聊聊?”邊說邊打量著錢橙的表情。

“生物醫藥領域,我暫時冇有興趣。”賀明川毫不猶豫地婉拒。

“對項目冇興趣,還是對人冇興趣?”沈逾鍥而不捨。

錢橙覺得這人說話就冇有一句不氣人的,她抱著賀明川的胳膊,轉頭看向沈逾:“沈總這樣問,我會懷疑你對賀總彆有用心哦,我可是會生氣的!”

這話說得亦真亦假,沈逾悻悻地閉上了嘴。

沈逾能打趣賀明川,但周圍的人不行。大家看在眼裡,各有考量。

賀明川跟沈逾,投資行業有部分重疊,但兩人各有深耕領域。

過去昂托和黑磷偶有共同投資的項目,但像這次一樣交流異常頻繁,還是第一次。

錢橙這一下午收穫頗豐。賀明川涉足的行業比薑家和陸家更廣泛,他給錢橙引薦的人,將來都有可能直接或間接地跟瞳畫合作。

而這些人,無論是看在賀明川的麵子上,還是看在瞳畫的潛力上,都對錢橙禮遇有加。

回去的時候,她心滿意足地提著兩部新手機,是這次釋出的高階款新機。到家時,紅包已經睡了一覺,聽見聲音顛顛地跑出來。

它體型已經很大了,最近毛長了,看上去腦袋比錢橙兩個還大,黑燈瞎火的有點嚇人。

“彆扒拉我,”錢橙推著紅包的腦袋。它現在站起來可以爪子搭在錢橙的肩膀上,五十斤的體重是她不能承受之重。

“好了紅包,”賀明川把紅包抱過來,“明天早上出去。”

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釋出會結束了還有飯局,兩人回來時已經不早了。

賀明川喝的不多,他慢條斯理地解著襯衫釦子。

錢橙的目光落在他的喉結上,臉開始發熱。

那天晚上,賀明川特意提醒她,她的禮物快過期了,不要浪費。那會兒太困了,昏昏沉沉睡過去了。一早起來纔回過味來。

好在賀明川第二天一早就出差了,她便裝作若無其事。

隻是,這人都回來了……

她嚥了下口水,暗惱自己年紀越大膽子越小。換作去年,她可是打算把賀明川吃乾抹淨的。

“去洗澡。”賀明川低頭碰了碰她的唇,推著她往浴室去。

“我去外麵洗,”他充滿暗示地捏了捏錢橙的胳膊。

感受到男人的迫不及待,錢橙邁著步子慢慢往浴室走去。

這幾天賀明川不在家,她陸續拿了些衣服到樓上來,包括貼身舒適的真絲睡裙。

薄也是真的薄。

心不在焉地洗過澡,她吹著頭髮,仔細打量著鏡子裡的自己。

還好,馬甲線還在,腰臀的曲線清晰,露在外麵的手臂線條起伏恰到好處,顯得健康又勻稱。

攏了攏頭髮,她慢吞吞地打開浴室門走了出去。

賀明川早早地洗好了,穿著睡袍坐在床邊,手裡擺弄著一個盒子。

錢橙一眼認出來,是路思年送她的“禮物”。

聽見開門的聲音,賀明川抬眼看去,隻一眼就再也移不開視線。

錢橙身上帶著淺淺的水汽,臉蛋紅撲撲的,穿著長度到大腿的裸粉色的吊帶睡裙,還欲蓋彌彰地披了件同款配套的外搭真絲開衫,腰前鬆鬆地繫著帶子,剛好遮住了胸前的重點部位。

感覺到賀明川直勾勾的目光,錢橙彆開眼去。

“不來看看嗎?”賀明川的眼神中閃爍著彆有用心的光芒。他微微眯起眼睛,嘴角輕輕上揚,帶有邀請的意味,又彷彿隱藏著某種不為人知的目的。

在這微妙的氛圍中,錢橙沉默片刻,

硬著頭皮在他彆有企圖的目光中走上前。

她剛彎下腰,賀明川的大手就撫了上來,順勢讓她壓在了自己身上。

“還有兩個月就過期了,”賀明川輕咬她的耳垂,“聽你的,不要浪費。”

錢橙勾著賀明川的脖子,橫他一眼,心裡卻鬆了口氣。還好冇看,不然不知道這人還要說什麼讓人難為情的話。

她明天就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扔了!意亂情迷中,她分心想著。

她感覺賀明川的手慢慢握住她的肩膀,外衣脫落。溫熱的手掌在身上四處點火,她忍不住低呼一聲,聲音甜膩,下一秒她便咬緊了下唇。

男人輕笑一聲,似是對她的反應有些不滿,又覆了上來,手上動作越發大膽。

他向來謙虛好學,對錢橙的每一個細微的反應都充滿了探究的興趣。

錢橙被陌生的**裹挾,手臂攀著賀明川的肩膀,隻在剋製不住時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男人更上頭了。

“叫我什麼?”他的聲音低啞,伴著粗重的喘息。

“賀總。”錢橙聲音支離破碎,嬌得讓他難以自抑。

“唔……”

男人的攻勢愈烈,錢橙敗下陣來。

雲消雨歇,錢橙懶懶地窩在被子裡。

果然心疼男人後悔一輩子。她剛纔摸著賀明川肩頭的牙印,後悔咬得那麼深,卻換來他更激烈的進攻。

剛纔被哄著叫了好幾聲哥哥,她這會兒回過神來,不由調笑道:“賀總喜歡這種調調?”

“不一定,”賀明川看著她潮紅的小臉,心下又是一動,“你下次換個調調,我也喜歡。”

男人的臉漸漸在眼前放大:“橙子是什麼樣子,我的癖好就是什麼樣子。”

騷話!

錢橙暗罵一句,卻又忍不住紅了臉。--繞過去符遠塵的遊戲作品的分享,多是他講,對方聽。符遠塵看出來對麵幾人在他過去所擅長的遊戲領域冇有深入的瞭解,在講到專業的地方時,會將術語用白話表述出來,提高溝通效率。他過去做過國內的爆款遊戲,也有中東和日本的遊戲製作經驗,正中錢橙下懷。最後不可避免地提到了被移花接木、掛在其他製作人下的遊戲。“內部派係比較複雜,我又被舉報性騷擾,公司要為了保住這個遊戲,把它掛在彆人名下。”他語氣坦然,絲毫冇有迴避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