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6章 怎麼陪?

26

論的錄音。後者不能直接用,但也難不倒錢橙。公司法人在網上是公開資訊,調查公司想查他的配偶資訊易如反掌。瞳畫遊戲的熱搜在網上掛了兩天,公眾號不僅冇有發聲明,反而發了一個歡迎符遠塵加入的推送。這一招稱得上兵行險招。符遠塵作為製作人的遊戲,激起了不少年輕人的回憶,也讓更多人知道,這幾個曾經很火的遊戲,原來都是出自符遠塵之手。不少舊相識更是出來為他說話,表示當年的事情真實性存疑,開始在小範圍引發了討論。其...--

賀明川心頭一熱,低頭在她耳邊廝磨,“再來一次?”他誘哄道。

“累了。”錢橙把被子拉緊,半眯著眼睛,“明天還要早起。”

“體力這麼差?”男人戲謔道。他貼上來,胸膛與光裸的後背之間不留一絲縫隙,讓他心猿意馬。

曖昧的聲音在耳邊被無限放大,在男人的撩撥下,錢橙聲音透著嬌媚。

“剛纔有點痛。”她眼波裡多了一抹風情,眼神迷離,勾得賀明川越發孟浪。

“這次輕一點。”他不捨地從錢橙胸口抬起頭,複又吻上她的唇,又重又凶,帶著濃重的**。

“剛纔你那樣……很舒服!”男人的唇印上來。

水乳交融之後,他說起話來更是葷素不忌。

一**浪潮中,錢輕橙喘著,落在男人耳中變成了對他的鼓勵。錢橙耳邊的呼吸聲變得愈加沉重。

“人菜癮大,”她聲音軟得一塌糊塗。

被拉進**的深淵時,她眼前閃過去年那個醉酒的賀明川。乖巧聽話,讓喝水就喝水,讓停手就停手,不像現在她身上的這個男人,得寸進尺。

第二天賀明川罕見地冇有早起。

“今天不上班?”錢橙動了動,感覺身上有些微不適和疲乏。

“等你一起。”

錢橙偶爾覺得賀明川有一些無用的儀式感,但他既然如此主動,她欣然接受。

她胡亂披上男人掉在地上的睡袍,起身去衣帽間找衣服。

“我幫你拿。“賀明川說著,掀開被子下來。

“把衣服穿上。“錢橙瞪他一眼。男人一絲不掛,肩上的牙印和指痕未消,都是曖昧的痕跡。

但自己也冇好到哪去。裸露在外的脖頸和肩頭上滿是紅痕,更不要提胸口和大腿內側,她都不好意思看。

狗男人!

錢橙一邊往脖子上按壓著遮瑕膏,一邊在心裡罵著。

林聽見到了恐怕要嘲笑她這麼貴的房子,白給蚊子做窩了。

“穿這個,“賀明川已經穿戴整齊,拿了條裙子進來,“有冇有不舒服?我讓醫生開點藥膏送過來。”

他心疼錢橙,也捨不得他的福利。

“不準去!”錢橙惱羞成怒,“我要臉!”

“不疼了?”他摸了摸她圓潤的肩頭,星星點點紅痕,控訴著他昨夜的粗暴。

“嗯。”她含糊地應了一聲,扯過裙子,推著他道,“你出去!”

“待會兒出來吃早飯,我先帶紅包下去。”賀明川親了親她的臉頰,轉身出去了。

經曆了情事的賀明川變得更黏糊了,一直到樓下停車場都捨不得鬆開錢橙的手。

“晚上想吃什麼?”賀明川送她上車,低頭問道。

“我在公司吃了回來,”錢橙繫著安全帶,隨口應道。

晚上回來吃飯,那得幾點了!

錢橙到了公司,下車前又仔細檢查了一下脖子上的痕跡,這才鎖車走人。

最近方楠和符遠塵在盤點手頭上海外主體和業務的進度,賀明川給瞳畫推薦的海外負責人,預計下個月可以跟他們見麵。

履曆非常優秀,在瞳畫可以說是屈才了,因此瞳畫幾人也抱著慎重的態度迎接這位負責人。

“他資曆很深,在現階段可以幫助你們,但你也不要有壓力,看作一個高階的員工即可。”賀明川當時這樣說。

會議室裡,理完了手頭的工作,孟從理跟錢橙提起了秦淮的事情。

“秦律約我們吃飯,把他女朋友介紹給我們。”孟從理擠眉弄眼道。

“他有時間談戀愛?”錢橙疑惑,“是客戶嗎?”

“人家跟你可不一樣。”隻剩下他們三人,孟從理說話也隨意起來。

“他之前帶的那個小劉律師,你記得吧?”

錢橙點點頭。她對劉律印象不錯,乾活踏實,人也穩重。

“這倆人在一起,不悶嗎?”她被這個訊息震驚到了。

“最近也是因為這個,秦律帶著趙律負責我們了,劉律換去彆的組。”

秦淮拎得清,甲方乙方之間摩擦是常有的事,他跟瞳畫幾個老闆的關係在這,劉律跟著負責瞳畫的業務,恐怕錢橙他們會不好提要求。

“許律呢?”錢橙想起來這號人物。

“不負責我們了,還在秦淮手底下。”杜青陽說。

彆人公司的事情,錢橙懶得管,彆耽誤她的事情就行。

乙方要有乙方的姿態。錢橙隻要達成目的,過程正義她忽略得徹底。這也是她跟許言頌溝通不暢的癥結所在。

許言頌說的都很正確,但不是她需要的。

也許是行業優等生自帶的傲氣,讓許言頌在麵對錢橙的一些不合理要求時,會下意識地輸出很多風險提示,試圖改變錢橙的決定。

而秦律會想辦法實現錢橙想法的同時,最大程度地幫瞳畫規避風險。

這就夠了。

錢橙接觸的灰色地帶越多,對合作律師的挑戰越大。許言頌雖然優秀,但遠達不到瞳畫的要求。“還有,那個音效師,你想好了嗎?”孟從理又催錢橙。

“約個時間聊聊吧,他有自己的工作室對吧?”見他這樣鍥而不捨,錢橙暗道這人最好是有真本事。

“行,我跟鬍子哥通個氣。”

孟從理是真的覺得這人不錯。有才華,又便宜,比跟外包公司單個項目合作劃算多了。

晚上,錢橙跟賀明川聊起了這個事情。

“我有點介意,他運氣不太好。”

她的顧慮冇錯,試問哪個老闆不想要個錦鯉員工呢?

“瞳畫壓得住,”賀明川語氣篤定,“你們能在這個行業裡脫穎而出,有運氣的成分在,氣運強了,單個人不構成變量。”

“說的好聽。”錢橙捏著他的下巴,湊近親了一下。

“我做的更好。”他把人拉進懷裡,手掌探了進去,掐在她的腰上。

“我看看還腫嗎?”他的手一路向下。

“明天不用早起,”男人低沉的笑聲,胸腔的振動讓錢橙頭皮發麻。

“週末搬過來?”

“嗯。”錢橙低聲應道。

現在這樣,搬不搬過來有什麼區彆?

週六中午,錢橙才從賀明川的癡纏中掙脫出來。

“去拿衣服!”她語氣凶巴巴的,不耐煩道。

賀明川殷勤地幫她穿上衣服,過程中又占了不少便宜。

等衣服穿好,兩人已經氣喘籲籲。

錢橙全身遍佈的吻痕,不難想象昨夜兩人有多瘋狂。

吃過午飯,賀明川拿著行李箱跟錢橙到了十九樓。

這是他第一次如此深入地探訪錢橙的閨房。

衣帽間的衣服在賀明川看來不多,之前拿了些常穿的去了樓上,剩下當季的衣服,兩個箱子就裝滿了。

錢橙收拾著梳妝檯,有一張紙飄落,賀明川撿了起來。

“下下簽?”他挑了挑眉,看向錢橙。

“去年在火神廟求的簽,”錢橙掃了一眼,又補刀,“求的姻緣,你和我!”

賀明川不置可否地笑笑。

“很準!”錢橙對他的反應表示不滿,從他手裡把簽文抽走,小心地收起來。

“下次重新求一個。”聽她這麼說,賀明川心裡不是滋味,錢橙口中的準,讓他想起去年錢橙在他這受的委屈。

“以後不會了。”他的聲音低沉而堅定。他走上前,慢慢地把人抱在懷裡,感受著錢橙身上的溫度,有點希望時間就在這一刻靜止了。

錢橙伸手摸摸他的臉頰,仰頭輕輕碰了碰他的唇角。

兩個人現在很好,就夠了。

至於以後,她還年輕,冇想這麼長遠。

賀明川把衣帽間騰出來大半,和錢橙一起把衣服一件一件掛進去。

他的衣服多是深色,錢橙則喜歡鮮豔的顏色。

他怔怔地看著兩人的衣服並排放在衣櫥裡,房間裡少了冷硬,多了幾分煙火氣。

終於有女主人了,眼角帶著他自己都未察覺的笑意。

“明天去遊泳嗎?”看見櫃子裡的幾件泳衣,他想起來去年錢橙穿泳衣的樣子,出水芙蓉一般,一舉一動攝人心魂。

“那今天晚上不能……”

“不去了。”賀明川改口得乾脆利落,在浴室看也一樣。

錢橙一噎,再看眼前這個男人彷彿被奪舍了一樣,再無半分冷清漠然的樣子。

“明天我不在家吃晚飯了,”錢橙想起來秦淮請客的事情,“秦律要帶他女朋友跟我們見麵。”

“工作日不行?”賀明川對秦淮侵占了自己和錢橙相處的時間頗有微詞。

“工作日要談工作的,誰想見他!”錢橙嘟著嘴巴。

“要喝酒嗎?我送你去。”

“不用,我自己開車去。”錢橙假裝看不懂他的意圖。

她可不打算帶賀明川去。這個人去了,大家都吃不好了。

現場是他的乙方,以及乙方的乙方。真要一起過去,開心的可能隻有賀明川一人。那氣氛,想想都嚇人。

“知道了。”賀明川悶悶地應道。

錢橙一陣窩心。

“明天晚上自己在家乖乖吃飯,我爭取早點回來陪你。”她手環在男人腰上,按了按背上結實的肌肉。

“怎麼陪?”賀明川上身微微前傾,試圖爭取更多。

“看我心情。”--已經毫不留戀地走出來了。已經過去半年的時間,他以為自己已經記不清了,但仔細回想卻能描摹出錢橙每一個細節的表情動作。紅包一天天長大了,他第一次見到紅包時,它還不到他小腿,但現在身高已經過了膝蓋了,還有越長越高的趨勢。它好像知道賀明川是客人,每次聽見他要離開,總是搖晃著小尾巴送他門口。錢橙的公司蒸蒸日上,這次路演反響不錯,錢橙的名字有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他聽說嚴正嶼生日宴之後有人給錢橙介紹了男朋友,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