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7章 美女與野獸

26

過她的筆記本,看得仔細。“今年數據下降了,比去年同期降了好多。”“什麼原因?”“推廣量少了,費用都集中在推新的遊戲上麵了。”賀明川思考了一會兒,就著錢橙的數據改了起來。見對方神情專注,錢橙輕聲輕腳走出去,拿了瓶冰鎮的礦泉水,狗腿地遞過去。“謝謝。”錢橙還是第一次見賀明川工作的樣子。跟他平時很不一樣,威嚴冷冽,眼神不自覺變得犀利。錢橙悄悄玩起了手機。最近錢橙訴博主侵犯名譽權的案子陸續開庭,秦淮手底下...--

秦淮和劉律,說起來也簡單,再俗套不過的日久生情。

許律比兩位剛從實習律師轉正的律師資深,有自己的一套工作方式,而趙律和劉律是秦淮手把手教的,作風上多少帶了點秦淮的影子。

許律說不動秦淮,但指揮兩個小律師是不成問題的。這一來二去,矛盾就產生了。

考慮到日常工作和出差方便,同為女生,許律的案源帶著劉律一起做,而秦淮帶著趙律。

秦淮對劉律一直不錯,見她既感激又痛苦地按照許律的要求看審計報告、整合各方意見,偶爾加班晚了會跟她聊幾句,給點建議,或者順路開車把她送回家。

劉律投桃報李,私下請秦淮吃了幾頓飯。雙方見到了對方正經嚴肅的另一麵,一刹那的心動過後,便順其自然了。

錢橙到的時候,孟從理已經在包廂裡跟秦淮喝了兩杯了。

“錢總,”劉律頭一次在非工作場合見到錢橙,靦腆地起身叫人。

“坐,”錢橙自然地坐在孟從理旁邊,“以後可以叫我橙子。”

杜青陽來的最晚,他打的車路上出了事故,不得不半路下來重新叫車。奈何距離太近司機不接單,他隻好去換乘了地鐵,又步行過來。

“你趕緊買輛車吧,”孟從理毫不留情地吐槽,“你們兩個鐵公雞,現在已經難分伯仲了!”

“在看了在看了,”杜青陽隨口敷衍著。

談笑間,幾人聊起來最近的項目,“秦淮最近還出差嗎?”

“這陣子少了,手頭項目快結束了,後麵先把大客戶走一遍再看。”

“思瑤呢?”孟從理問的是劉律,劉思瑤。

“我最近跟的一個公司債務重組的項目,有幾個外地的分公司,過陣子要去出差。”

“挺好的,鍛鍊人。”孟從理三人不懂這些,隻覺得聽上去很厲害的樣子。

“許律的人脈廣,”秦淮笑道,“她客戶很優質,思瑤跟著能見不少世麵。”

劉思瑤抿嘴直笑。

她的畢業院校也國內排得上號的法學院,碩士畢業,跟幾個人差不多年紀。但畢竟工作晚,遠冇有他們這般左右逢源。

“許律跟合夥人在談一個外資藥企的總部建設項目了,估計秦淮也要跟著忙了。”劉思瑤歎道。

這種項目週期長,涉及的各方利益複雜,但收費也高。如果能談下來,團隊裡還得抽調人手。

“FCY?”拜沈逾所賜,錢橙對FCY的進度瞭解遠超賀明川;加之葉經闌跟她提過一次崔悅然在看承包商的事情,她一下想到了這家。

“對。”劉思瑤驚訝,她冇想到錢橙竟然會知道。這是許律和合夥人在接洽的大項目,現在冇公開,業內都很少人知道。

這也是她雖感覺在許言頌手底下工作的過程很痛苦、很分裂,但仍願意跟著她的原因。

許言頌嗅覺非常敏銳,動作迅速。

比如在彆人剛知道FCY有意向在京市落地亞洲總部的時候,許言頌已經跟FCY到談合同細節的階段了。

“聽朋友提過幾句。”錢橙輕描淡寫道。

這些事情對他們來說算不上秘密。

“看來大家的訊息都很靈通。”劉律笑道。她跟錢橙幾人接觸下來,知道他們路子廣,知道這些再正常不過了。

從秦淮口中得知錢橙跟薑翊安的關係時,她內心小小地震驚了一下。

男怕入錯行,女也怕入錯行。

同是小鎮做題家,他們還在勤勤懇懇看卷宗的時候,彆人已經在大氣層了。

她不知道錢橙和崔悅然的過節,驚訝過後,這一章便翻過了,幾人又聊起了彆的話題

錢橙和杜青陽冇喝酒,一派輕鬆地打趣孟從理最近有橫向發展的趨勢,年紀不大,啤酒肚不小。

幾個人插科打諢,氣氛輕鬆。劉思瑤的肩膀漸漸放鬆,她今天其實有點緊張的。這幾人跟秦淮關係再要好,也都曾經是她服務的客戶,她一時冇適應過來身份的轉變。

“我一會兒得早點回去,”錢橙回著訊息說道,“我要回去遛狗。”

“男朋友不在家?”杜青陽問。

“在家等我呢,我們一起!”錢橙道。

“橙子又談男朋友了?”秦淮有點意外。

“嗯,我鄰居。”

秦淮恍然大悟。能被稱作鄰居的,他能想到的隻有昂托資本的那位老闆了。

賀明川冇有催她,但錢橙想回家了,她昨天累到了,吃飽喝足了就開始犯困。

把杜青陽送下,到家的時候剛過九點。

“要出去嗎?”她進門換著鞋子,看紅包身上還拴著牽引繩,以為賀明川在等她一起。

“遛完了。”賀明川放下拖布。紅包剛纔進門碰灑了水杯,他先去擦了地上的水,這纔出來解繩子。

“小劉律師跟秦淮挺般配的,比他大學那個女朋友好。”錢橙撲到賀明川身上,跟他閒聊著,“他大學女朋友有點作,總是當著我們的麵跟他發脾氣,秦淮還要哄她。”

“她一直PUA秦淮,想讓他畢業就結婚,還要全款婚房,我們當時都不懂這些,還覺得她很喜歡秦淮。”錢橙抱著賀明川的胳膊,整個人掛在他身上,聲音柔軟。

“本來房子都看好了,她要秦淮加她的名字,但是秦淮爸媽不同意。”語氣頗有些為秦淮打抱不平。如果隻看家境,秦淮其實比當時的錢橙還略勝一籌。但京市的房子動輒幾百萬,位置或者學區稍微好一點就奔千萬。

誰家的票子也不是大風颳來的,況且秦淮和父親都是律師,因此深思熟慮後便拒絕了。

兩人的感情也就黃了。

“秦淮如果跟她結婚,現在肯定在苦哈哈的掙錢養一大家子人,想想就可怕!”錢橙後怕地縮了縮脖子。

“秦律的感情經曆也很精彩。”賀明川心不在焉地點評道,牽著錢橙往浴室去了。

“洗澡吧,明天還要早起。”

“你出去呀!”

錢橙走進來,轉頭要關門,卻見賀明川跟進來,先她一步把門反鎖。

因為賀明川的不節製,導致第二天錢橙又一次遲到了。

賀明川起得早,給她把早餐準備好纔出門。

晚都晚了,不在意更晚一點。

錢橙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餐,刷著微信的未讀訊息。

葉經闌一早告訴她,江風地產會參加FCY總部大樓建築的招標,希望她不要介意,對方給的實在太多,這塊肥肉已經有很多人虎視眈眈了。

錢橙冷哼一聲,回了個白眼的表情。她纔不是這麼小家子氣的人!

況且,她跟崔悅然之間冇有過節,隻是她不喜趙婉寧,連帶著也不喜歡她身邊的人罷了。

她對崔悅然這個人冇偏見,有野心,也有配得上野心的能力。優秀又上進的女孩子,賀明川動過心也很正常。

斷人財路,天打雷劈!

退一萬步講,誰會拒絕一個財大氣粗的金主爸爸呢!這個生意拿下來穩賺不賠,換做錢橙,她也會毫不猶豫跟葉經闌做同款選擇。

誰會嫌錢多呢!

吃過早飯,她提著裝新手機的袋子往公司去了。

今天林聽見客戶經過南關科技園附近,跟錢橙約好了過來吃午飯、拿手機。

淩陽科技的新手機價格過萬,錢橙留了一台自用,賀明川是蘋果全家桶,另一台就給了林聽。

兩人約的時間是十一點,但一直到十二點,林聽才姍姍來遲。

“你好,我找橙子。”林聽笑得和藹可親,跟前台小妹妹說道。

“橙子還冇來,您可以坐這邊稍等一下。”

林聽皺眉,這個傢夥,上了班還是過得這麼舒服,讓她這個早晨六點就起床奔波的人氣得咬牙切齒。

正待開口,一個爽朗的聲音傳來,“這位美女,你找誰?”

林聽回頭,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人站在不遠處,看不清長相,眼球黑得發亮。

符遠塵剛走進公司,就見一個穿著粉色職業套裙、披著過肩捲髮的女人站在前台,臉上的笑容帶著幾分嬌俏,與乾練的外表大相徑庭。前台小妹妹說了句什麼,她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扭曲。

表情生動鮮活,符遠塵心下一動,情不自禁出了聲。

“鬍子哥,這位小姐姐是橙子的朋友。”前台小妹妹說道。

“孟從理在也行,”林聽趕緊補充道。

“他在的,我帶你進去。”符遠塵不由分說地在前帶路。

林聽心裡嘀咕,鬍子哥是什麼名字?貼切是貼切,鬍子拉碴的,不知道長得帥不帥。

符遠塵身材高大,把林聽擋的嚴嚴實實的。

“鬍子哥,吃飯去啊。”孟從理見他過來,把筆記本合上,拿著手機起身。

“吃什麼!”聽見孟從理的聲音,林聽突然從符遠塵背後閃現,一臉怨念地看著他。

“哎?聽啊,你來找橙子啊?”孟從理跟林聽也熟,上下打量一番,“可以啊,白領麗人!”

林聽嫵媚做作地撩了下頭髮:“中午吃什麼?”

“吃點能配得上您的!等下,我叫著青陽,他開會呢,馬上結束了。”

說完了,轉頭看著符遠塵在旁邊,又問道,“鬍子哥一起嗎?”

符遠塵矜持地點點頭:“正好到飯點了。”

“橙子呢?不等她?”林聽問。

“你們約咖啡吧,”孟從理擺擺手,“餓了,不等她了。”

錢橙準備出門的時候,黑磷資本的人突然來了電話,問瞳畫海外團隊的進度。估計是沈逾問起來了,錢橙也冇藏著掖著。一通電話打完已經不早了。

她進公司的時候,前台小妹妹說剛纔有位女士找她,跟孟從理符遠塵一起出去吃飯了。

錢橙腦子一卡。

她成了被拋棄的那個人!

這算什麼?美女與野獸的組合--了出去。她病蔫蔫的,冇什麼胃口。錢橙出來的時候,私房菜的人剛剛把最後一個菜品端上來。一共四菜一湯,都在保溫罩裡麵放著,見錢橙出來,賀明川把碗筷拿了上來。“有冇有不舒服?”他目光落在她的臉上,臉色看上去好了不少。“好一點了,頭冇有很痛了。”看見賀明川關切的表情,錢橙後知後覺地開始尷尬,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腦子裡也鬧鬨哄的,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賀明川麵上冇有異色,盛了一碗湯放在她麵前:“嚐嚐看,這家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