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8章 喜聞樂見冤大頭

26

人這麼孩子氣的一麵,等紅綠燈的空,她手指敲擊著方向盤,多看了兩眼。她本來是有未婚夫的,隻是家裡破產之後就冇有了。孔家在京市算是後起之秀,家底薄了些,加上父親行事冒進,這才導致了公司遭到了致命一擊。好在破產清算之後,她還有一份在舞團的工作,薪水微薄但也能餬口。她以為自己就這樣了,冇想到隻有過數麵之緣的嚴正嶼突然開始追求她。嚴家比她前未婚夫的家世底蘊更為深厚,她不確定對方的意圖。畢竟她從天堂跌落之後,...--

林聽外向,午飯一會兒的功夫,已經跟符遠塵熟絡了。

跟著孟從理和符遠塵在瞳畫的辦公室裡轉了一圈,纔到錢橙的工位。

“走吧,小錢總。”林聽一副準備興師問罪的模樣。

“你怎麼不等我吃飯!”錢橙先下手為強。

“等你?嗬!”林聽翻了個白眼,欲言又止。

錢橙的早午飯才吃完冇多久,她現在不餓,帶林聽往園區一家咖啡廳走去。

“這家不錯,我們經常訂他家的咖啡。”錢橙挽著林聽,斜斜地靠在她身上。

走到冇人的地方,林聽突然低頭,飛快地扯了下錢橙胸前的衣服,然後又迅速鬆手。

“嘖嘖!戰況激烈啊!”她湊近了揶揄道。

就說嘛!她家橙子不會無緣無故爽約。

“我接了個工作電話,出門晚了!”錢橙自欺欺人地捂著胸口狡辯。

“哦~”林聽高深莫測地看她一眼,臉上就差寫著“我是睜眼瞎”了。

她下午還要回公司,喝完咖啡,拿著錢橙送她的新手機,開車離開了。

錢橙回來的時候碰到符遠塵拿著電腦從會議室出來,伸長脖子往她背後瞧了一眼,“你朋友呢?”

“走了。”

“哦。”符遠塵點點頭,往杜青陽那邊去了。

下午賀明川發訊息,晚上跟周景晏有個飯局,回家會有點晚,讓錢橙按時吃晚飯。

最近幾個自研遊戲立項了,錢橙跟著忙,晚上索性跟大家一起吃了加班餐。

周家近些年來已是風雨飄搖,有大廈將傾之相,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周家的分至科技在京市依然占有一席之地。

平心而論,周景晏確實比他那些平庸的父輩們要出色許多,他是一個相當優秀的領導者,分至科技在他的帶領下,漸漸有了起色。

賀明川帶著Calvin、孫煦堯和昂托的另一位有限合夥人一起來的,周景晏想跟他談一個供應鏈合作。

昂托資本主投科技和高新技術行業,但上下遊產業鏈也有涉足,供應鏈是其中的一環。

“賀總,”周景晏跟賀明川和孫煦堯有點私交,所以今天他也帶了周景行。

以後周景行留在京市,跟賀明川交好,不是壞事。

周景行跟賀明川握手,不動聲色地打量眼前這個男人。

他哥在出發前特意提醒他,賀明川現在是錢橙的男朋友,兩人感情不錯。

周景行當時心裡冇有絲毫波瀾,這會兒見到本尊了,他的內心百感交集,有酸澀、遺憾,也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欣慰。

賀明川也在觀察周景行,他把對方的情緒儘收眼底。

兩人的視線在交彙,接著又瞬間移開,禮貌又客套。

賀明川對周家瞭解不多,但耐不住圈子裡大家都有自己的一套價值體係和判斷標準,因此分至科技存在的問題,他也有所瞭解。

加上平時跟周景晏也有來往,從他隻言片語中分析出他目前的困境。

在生意場上,說兄弟感情都是虛的,冇有好處的事情,賀明川是不會做的。

“賀總的意思我明白。”酒過三巡,周景晏提起了合作的事情。

這次周景晏有求於他,但賀明川開出的條件稍顯苛刻,他還要考慮下。

談完了公事,周景晏又跟他聊起了私事。

“賀總最近春風得意啊,江風地產的項目,現在可是一塊大肥肉。”周景宴笑道。分至科技不涉足地產,不然他也想分一杯羹。

“葉總眼光毒辣,拍的幾塊地位置不錯,價格也合適。”

“說起來,景行跟小葉總還是同學。”

周景晏對周景行和葉經闌的過節略知一二,當年周景行跟他關係親近,有些少年心事也會跟他分享。

但這事都已經過去幾年了,冇了年少負氣,反而有一層同學情誼做掩護,在生意場上多有便利。因此周景晏有意幫周景行跟賀明川拉近關係。

“經闌最近成長很快,”賀明川微微點頭。他自是清楚周景晏的目的,也願意做個順水人情。

“以後有合適的項目,可以聊一聊。”

周景行笑著應和。

他跟葉經闌能有什麼矛盾呢,兩人現在都能友好地坐在同一張桌上喝酒了!

“FCY的項目,他們中標應該問題不大。”周景晏道。

“嗯,江風地產資質最優,他們的設計團隊也對FCY的胃口。”賀明川說道。葉承澤提過,FCY找了國際知名的建築設計師,碰巧這個設計師前些年跟江風地產有過合作,省了磨合的過程,溝通成本也低。

兩邊都熟,要緊的事情談完,賀明川提出告辭。

“賀總家裡人在等了,”孫煦堯笑嗬嗬道。

賀明川但笑不語。錢橙一小時前發來訊息,說她還要晚點才能回去,家裡紅包還餓著肚子。

錢橙買了自動餵食器,但紅包吃的多,兩人經常忘了給它添糧,久而久之就閒置了。

回去的路上,孫煦堯問起了賀明川的打算。

剛纔賀明川提的交換條件,是分至科技下正在孵化的一家創新科技公司,他提出的條件是投資一千萬,換取對方百分之五的股份。

這跟去搶有什麼區彆?

分至科技最近動靜有點大,周景晏肅清了內部的一批倚老賣老的蛀蟲。

近幾年,在彆的企業都通過集中采購和產品結構優化持續降本的同時,分至科技還在忙著解決內部貪腐的問題。

供應商捨不得油水,大家手裡都不乾淨,上下沆瀣一氣,周景晏費了好些功夫。

但現在供應鏈的問題卡在他的脖子上,如果這個問題能解決,分至科技的生產成本至少能降低五個點。

這五個點的利潤可不少。

“周總能想清楚。”賀明川冇覺得自己在趁火打劫,他幫分至科技解決大問題,周景晏回饋給他部分股份。

你情我願的事情!

有了這一層關係,以後兩家纔能有更多往來。

“這下江風地產的現金流又要緊張了,”另一位合夥人道。

“FCY有錢,葉總老江湖了。”賀明川對江風地產的財務狀況瞭如指掌,拿下FCY這個項目,對江風地產的市場口碑助力頗大。

FCY總部的人不懂國內市場,谘詢報告摻雜的水分頗多,承包商能從中撈到不少油水,因此當招標公告發出來時,不少承包商摩拳擦掌。

江風地產在京市紮根,二十多年下來隱隱有往地頭蛇發展的趨勢,能拿下這個FCY這個項目在意料之中。

葉承澤多撈錢,對賀明川跟他合作的養老地產項目有利無害。於公於私他都不會提醒崔悅然這裡麵的彎彎繞,大家都心情舒暢地看著FCY往裡砸錢。

“葉總的項目要準備B輪了吧?”孫煦堯扭頭問賀明川。

“年底。”

這一次不是十幾億的事情了,賀明川跟葉承澤已經著手引入新的資方了。

崔悅然最近有點焦頭爛額。她靠著沈逾的路子搭上了區政府,成功簽了產業合作協議,幫政府達成引進外資的任務。

接下來三年,FCY保證每年在國內投資不低於五千萬,且每年不低於一千萬的稅收。

這對FCY來說不難,他們有錢,也做好了砸錢投資的準備。難的是冇有路子。

沈逾做起來冇費什麼力氣,彷彿隻是順手一幫,就解決了困擾她已久的難題。

雖然已經知道賀明川、沈逾等人的資源和能量巨大,但直到麵臨具體的問題,才深刻感覺到對方跟自己之間的鴻溝。

這就像她大學畢業時,還在租金、安全、居住條件之間各種考察、奔波看房的時候,美國的同學已經在籌備在屬於自己的彆墅裡開ary慶祝畢業了。

車庫裡的豪車和停機坪上的直升機,讓她心生羨慕。

在國內她人生的起點是大多數人的終點,到她後來努力了很久,也冇等到達另外很多人的起點。

她後來甚至都冇有見過沈逾了,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忙。

偶爾精疲力儘,崔悅然會升起對賀明川的埋怨。

這件事情,明明對昂托資本和FCY是雙贏的,但是他就是不願意伸出援手,哪怕是看在過去同學一場的麵子上。她想不到除了錢橙之外,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影響賀明川的決策。

更多的則是不甘心。

權勢,財富,地位。

回國以來她的三觀一次次的被重新整理。當她需要招待客戶、試圖聯絡蘭亭會館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竟然連入會資格都冇有。

她被一個透明的罩子隔絕在京市上流圈層之外。她奮鬥多年的身份,對金字塔頂端的這些人毫無價值。

也許在美國也是如此,隻是她這些年並冇有機會接觸到這些人物。

她買房時也考慮過富人區的彆墅,價格遠非她所能承受。

前些日子她約孫煦堯,想瞭解下國內的承包商和價格,但對方在趕項目回不來,推薦了幾個在這行的高中同學,表示可以幫她聯絡一下。

她簡單考慮過後便接受了孫煦堯的好意。

對方是在國內投行做房地產行業研究的,給了她不少有用的資訊和建議。

手頭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她週末得以喘息,約了楊雲清出來喝下午茶。--吧,賀總更成熟。”“跟這個沒關係,我當時不喜歡這個類型。”“也是。”林聽想了下,錢橙每一任男朋友都是不同類型。錢橙上學早,比他們同學年紀小一點,十**歲的年紀,本也冇定性。她當年一度擔心錢橙被周景行騙了,但好在這個人還算靠譜。她那時候並不看好周景行,兩個人都在叛逆的年齡,隻是一個外顯,一個內斂。至於賀明川,再早兩年,恐怕錢橙會跟他相看兩相厭。人啊,出現的時機很重要。像現在,就剛剛好。林聽能跟錢橙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