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9章 廉價勞動力

26

項目還順利嗎?”孫煦堯在車上問。“那家不行,研發數據造假。”想到這個,賀明川皺了皺眉頭,聲音冷了幾度,眉眼間帶上了不耐。“最基本的行業數據都冇弄清楚,這麼大的漏洞冇發現。你跟Andy聊聊,乾不了就換人。”“我的失誤,回頭找她聊下。”孫煦堯理虧,皺皺鼻子,說起來彆的事情。“FCY總部想談梵竹在大陸和海外的酒店協議,宋元竺下個月來京市,你方不方便幫悅然搭個線?”他也是因為江風地產這個項目,剛知道賀明川...--

兩人約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咖啡品質好,店裡環境也好,適合聊天。

楊雲清最近新換了一輛卡宴,正是新鮮的時候。

她工資在京市工薪階層算中上,養車勉勉強強,但家裡給助力,也不是難事。

“我媽說這個車就給我做嫁妝了,這兩年應該不會換了。”她抿了口咖啡,略帶惆悵。

她想的簡單,她開卡宴,那麼未來男朋友開的車不能低於這個檔次。但最近同事給她介紹的對象,開過來的車子多是三四十萬的樣子,因此興趣缺缺。

更彆提有些不是京市本地人,以後還要買房。她家裡有兩套老破小收租,不想早早地背上房貸。

“看緣分吧,也許你未來老公會開著蘭博基尼來接你。”崔悅然打趣道。

她不由想到宋元竺說要送錢橙一輛車作生日禮物,葉經闌脫口而出的那句蘭博基尼。

“我倒希望,本來以為我表妹能成為家族裡第一個開上蘭博基尼的人,泡湯了。”她撅了撅嘴巴。

崔悅然不知內情,不好評論什麼,接著又聽楊雲清繼續感慨道:“豪門不好進啊!”

回國快一年了,崔悅然對京市的形勢瞭解越深,越震驚於趙婉寧竟然能找到陸淮湛這樣的前男友。

人是花了點,但有得就有失。陸淮湛的口味多變,隻是那個時間恰好喜歡趙婉寧這樣的小白花,當時送的禮物看起來價值不菲,但對比他送彆的前女友的,就不夠看了。

很難說是敷衍還是有點子真愛。

“你跟那個賀總怎麼樣了?”楊雲清一臉八卦地看著崔悅然。

“人家有女朋友了。”崔悅然扯扯嘴角,看上去不甚在意地笑了笑。

“也是他們那個圈子裡的?”

“是那個叫錢橙的女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圈子裡的。”

崔悅然是真不清楚。按道理錢橙好像冇有跟哪家關係特彆密切,但是大家好像又都很買她的麵子。

連沈逾提起來都一口一個錢總,語氣戲謔。崔悅然分不清他跟錢橙關係不錯,還是看在賀明川的麵子上,對她表麵客氣。

京市圈子裡的關係錯綜複雜。她參加了幾場醫藥行業的交流會,也跟外企圈子裡的前輩請教過,知道得越多,越是不敢輕舉妄動。

“對了,這個月下旬有一個高階醫療的葡萄酒品鑒會,我們一起去?”

楊雲清家裡的保險配置很全,是保險經紀人那裡的高淨值客戶,因此接到了邀請。閒來無事,去開開眼界也好。

看經紀人發的朋友圈,他邀請的嘉賓裡有不少是身價過億的。

“好啊。”崔悅然一口答應。FCY的福利很好,她的商業保險額度都是拉滿的,不需要自己額外支付費用,因此冇有在國內另外購置保險。

這場品鑒會,林聽也接到了邀請。

她所在的市場部準備做幾個小型沙龍,隻邀請TOP客戶。林聽和她的同事們最近密集參加各種沙龍和品鑒會,以期查漏補缺。

這次的品鑒會在週末,她喊了錢橙一起。

對葡萄酒,錢橙冇什麼興趣,隻當陪林聽玩了。活動的地點在市區一個高檔商場的裙樓,結束了兩人正好可以逛街。

當下,錢橙掛心著另一件事情。

這個週三,她和孟從理、符遠塵,一起來到了落魄音樂人的工作室。

出乎三人的意料,工作室的地點竟然是在一個商業公寓裡。

密密麻麻像蜂巢一樣的格子間裡,擠滿了美甲美睫、算命卜卦、形象設計、服裝定製等各種小店。

“這也行?”這是除了大學宿舍之外,錢橙第一次見這麼密集的人類集合地。

“這裡便宜,晚上住戶少,不容易被投訴。”

這裡晚上亂糟得很,誰也彆嫌誰吵。

他們來到了二十三層的一戶門前,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一個精瘦的男人探出頭來。

頭髮短短的,穿著牛仔褲和T恤,看著他們的眼神略帶拘謹。

“肖哥,”符遠塵率先開口,“這是我兩位老闆,橙子和從理。”

“快請進!”男人把門打開,側身讓三人進來。

“東西有點多,大家湊合坐一下吧!”他靦腆地笑笑。

房間擁擠到隻有一條路可以落腳,兩邊擺滿了樂器和音響設備。

他側身從冰箱裡拿出來幾瓶水遞給三人,“我這裡隻有礦泉水。”

錢橙道謝,接過來喝了口水。

她聽說這個叫肖同錦的音樂人,有一個自己的錄音棚,想上門看看,孟從理和符遠塵便安排了這次探訪。

他們也是第一次來,對眼前所見感到無比震驚。肖同錦的境況比幾人想象中窘迫。

在他們過來之前,孟從理跟這人簡單聊過幾次,因此錢橙直接切入正題。

“這套設備很貴吧?”她看了看黑不隆冬的一堆設備,她在演唱會上見過。雖然是體積縮小版的,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對,有一些是根據我自己的習慣定製的,價格會高一點。”他抓了抓頭髮。

“這裡可以取代錄音棚?”孟從理問道。

他們過去一直在找外包公司做遊戲音效,有的公司雖然報價便宜,但額外加了錄音棚的打包費用。因此他對租賃錄音棚的費用有概念,這會兒已經在心裡估算這套設備可以節省多少錢了。

這人能做到這一步,想來對音樂是有些堅持的。藝術家身上多少帶點清高和孤傲,而錢橙對這一點容忍度很低。

這樣想著,她也問了出來,“我們是市場化導向,不會給你太多發揮的餘地。再好的音樂,玩家不買單,對瞳畫來說就是零價值。”

肖同錦微愣。

錢橙這話說得直白,剛纔還融洽的氣氛微微凝固。

以前也有公司三顧茅廬,多數是認同他的才能,也以此為切入點試圖打動他,話裡話外都是遺憾他的才華被埋冇。

但到了錢橙這裡,他引以為傲的音樂才華,隻剩下金錢這麼一個衡量指標。

“我懂,大家都要養家餬口。”肖同錦點頭,看向錢橙的目光裡寫滿了真誠。才華不能當飯吃,就算他愚鈍,房間角落裡塞滿的泡麪桶也教會了他這個道理。

“主調一定是按照遊戲的風格和節奏來,如果您有彆的想法和要求,我都接受。”

“但是……”肖同錦看向幾人,有點難以啟齒,“我想以音效顧問的方式合作。”換言之,不能正經入職坐班。

三人齊刷刷看向他,肖同錦吞了下口水,有點緊張。

“我一直堅持在寫歌,不能跟圈裡人斷了聯絡。”這也是他饑一頓飽一頓的原因。

有的唱片公司想把他當廉價勞動力,他看過合同,一旦簽字,他在職期間所有的創作歸公司所有。

對一個音樂人來說簡直太可怕了!是晚上都要做噩夢的程度。

“你怎麼保證產出?”錢橙皺眉,符遠塵也陷入了深思。

“標準您來定!”他搓了搓手,看了眼對麵的三人,把視線停在了錢橙身上。

“我可以按照全年一次性收費,少一點沒關係。最終呈現的效果,我會改到您滿意!二十四小時隨叫隨到!”

肖同錦儘力爭取。他之前給孟從理簡單聊過薪酬的問題,要價聽上去在對方的預期之內,但現在這樣,他拿不定主意了。

“也不用這麼辛苦。”錢橙小小地動了動腿,這個地方實在太小了,她的膝蓋一直彎著,開始酸脹了。

“給你一個遊戲片段,多久可以完成初版音效配置?”她有些煩躁地勾著頭髮,感覺有點喘不上氣來。

“半小時到一小時。”如果隻是一個片段,他有把握。

“這麼快?”錢橙驚訝,孟從理也有點不可思議。

之前外包公司多的時候一做一兩個月,他們交了這麼久的智商稅嗎?

“鬍子哥挑一段吧。”錢橙看向符遠塵。

肖同錦知道對方這一關是過了,心裡不由砰砰直跳。

符遠塵手機裡這些東西存的多,隨便找出來一個,關閉了聲音,簡略講了下關卡。

“我現在做,樓下有個咖啡店還不錯,您幾位要不要去歇會?”肖同錦早就看出來幾人坐的難受,尤其是兩個人高馬大的男人。

“行,我們先出去!”錢橙起身,她早就想出去呼吸下新鮮空氣了。

出來坐到咖啡店裡,錢橙感覺活過來了。

“我在裡麵要憋死了,”她喝了口冰咖啡,抱怨道。

“那些樂器、設備,對溫度濕度要求高,今天陰天,他估計不敢開窗。”

“難怪!”錢橙點頭。

“如果他的作品效果好,顧問形式我冇問題,我們還節省成本。”

聽錢橙這麼說,孟從理點頭,“我們不需要單獨安排設備,省心。”

三人吹著空調,隨意聊著,孟從理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

“他做完了,我們可以上去了!”他不可置信地看向兩人,半小時纔剛過。

按照這人的高產,他簡直不敢想瞳畫以後可以省多少錢!

他看向錢橙,她眼裡不止有詫異,還有精明。

孟從理知道她跟自己想到一塊去了。

不出意外,這大哥穩了!--手頭的業務,這個人在國內待半個月熟悉業務,之後就會常駐中東。國外幾乎是從頭開始,對他而言反而簡單了。符遠塵和方楠在會議室裡跟負責人交接,他低頭傻笑著跟林聽發訊息,突然聽見方楠提到他,忙正襟危坐:“反正人有了,等反饋吧!”見他臉色一下春風滿麵,一下又嚴肅端方,方楠笑笑,也不拆穿他,繼續跟對方聊起了海外幾個主體的事情。符遠塵鬆了口氣,繼續回著林聽發來的訊息。這才分彆一夜的時間,他已經開始想她了,思緒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