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0章 風浪越大,魚越貴

26

的那絲甜香,似乎還留在他的鼻腔。樓下,錢橙推開厚重的入戶門,看著空空蕩蕩的屋子有些發愁。她還是頭一次住這麼大的房子,傢俱家電齊全,她隻買了一張床墊,便拎包入住了。這個房子是薑翊安名下的。薑家前幾年跟林家聯姻,薑翊安買下這個房子打算作為聘禮送給自己的太太。誰知婚期臨近,薑翊安卻遭到對方斷崖式分手,這房子便空置了。直到兩年前,他遇上了現在的薑太太宋明冉。兩人稱得上門當戶對,宋明冉嫌棄景悅華府的舊聘禮意...--

錢橙上去前,冇忘了也帶杯冰咖啡給肖同錦。

這段遊戲音效不難。符遠塵給他介紹過這個關卡的背景、目標和結構之後,肖同錦心裡已經有了大概的想法和旋律。

隻有音樂,不用想詞,已經減少了一半的工作量,他認真精修了一下,才鄭重地給孟從理髮了訊息。

接過錢橙手裡的咖啡,他一邊道謝,一邊想著這甲方還怪好的咧!

錢橙不知道彆人需要多長時間,但她聽完一遍,感覺肖同錦對於節奏的把握和音樂語言的使用,簡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尤其是有對比的情況下!

有這般才華傍身,這點小小的不走運,不算什麼!

就像賀明川所說,她壓得住!

不論是能力還是配置,肖同錦的性價比爆棚,錢橙心裡甚至難得地生出一絲愧疚。

後麵就是談錢了。因為肖同錦要跟瞳畫簽顧問協議,錢橙幾人還要回去討論下對音效顧問的考覈方案和約束條件,口頭約了肖同錦過幾天上門詳談。

回去的路上,錢橙算著肖同錦的全套音響的價值,盤算著可以給他再加點錢,但條條框框設置多一點。瞳畫遊戲的優先級在肖同錦這裡應當是第一位的。

好心情接下來持續了一天。

晚上賀明川有應酬,一進門就見錢橙穿著睡衣,跟紅包一起迎上來。

“晚餐好吃嗎?”錢橙一邊笑眯眯地接過他的電腦和外套,一邊問道。

賀明川受寵若驚,他還是第一次享受這種待遇。

“見到我這麼開心?”他微微彎腰,攬著錢橙往臥室走去。

“你身上有酒味,”錢橙仰頭聞了聞。

賀明川正要起身離遠一些,卻見錢橙捏著他的下巴吻上來。

“我嚐嚐看。”

柔軟的雙唇貼上來,賀明川滿眼笑意,反客為主,低頭壓了上來。

錢橙的手落在腰間的皮帶上,金屬卡扣摩擦的聲音更是刺激了他的神經。他把腰彎得更低了,方便錢橙上下其手。

似是不滿錢橙動作太慢,賀明川手臂一個用力,把她抱舉在了島台上。冰涼的檯麵讓錢橙一個激靈,也讓她理智回籠。

“有監控。”她含糊不清的聲音在唇齒交融間消散。

“早就關了。”賀明川低聲笑道。

錢橙搬進來時,他就把客廳的監控都關掉了。

“賀總真是個大聰明!”錢橙學著賀明川的樣子,輕輕咬了咬他的耳垂。

“過獎!”

賀明川的大掌摩挲著錢橙背上光滑細膩的皮膚,引得錢橙一陣戰栗。

“癢!”她嬌氣地踢了賀明川一腳,腰上被男人箍得更緊了。

溫度漸漸升高,錢橙往後掙了掙,想逃離熱源,身上的男人卻貼得更緊了。

感受著身體深處升起的異樣,錢橙放棄掙紮,大不了一會兒再衝個澡!

良久,身體的悸動退去,背上出了一層薄汗。錢橙輕輕吻了下男人耳後的皮膚,才鬆開緊緊環住他脖頸的胳膊。

賀明川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衣褲,打橫抱起錢橙,“去洗澡!”

“今天有什麼好事嗎?”賀明川一邊往浴缸裡放水,一邊轉頭問她。

“我今天見了那個很厲害的音樂製作人。”錢橙站在浴缸裡試著水溫,跟賀明川說著今天的收穫。

見賀明川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身體,饒是錢橙再大大咧咧也忍不住紅了臉。

“彆看了!”她惱羞成怒地捂住胸口,往他的身上撩水。

水珠甩在了男人的臉上和胸膛上,沿著下巴和胸肌滑落,帶著撩撥的意味。

錢橙嚥了下口水。

賀明川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扭頭往外走去。

不知羞!

錢橙看他這樣大剌剌地走出去,盯著他的腰臀暗罵道。

她還冇來得及思考這個男人是生氣了還是甩臉子,就見他去而複返,手裡拿著她熟悉的塑料包裝的小方片。

“看來還有力氣。”賀明川慢條斯理地跨進來。

“賀總年過三十,要注意保養。”錢橙泡在熱水裡,昏昏欲睡,仍忍不住打打嘴炮。

賀明川的浴缸是自己找了國外的廠家換的,水流按摩的力道比開發商配的那款要強勁,在這樣疲憊的時刻,衝在身上很舒服。

“橙子說得對。”賀明川點點頭,深以為然。陰陽調和嘛,他早就該保養了。

等兩人擦洗乾淨,已經到了淩晨。“好睏。”錢橙掩住口鼻,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偏頭往賀明川的肩膀靠了靠,示意他給自己吹另一側的頭髮。

錢橙強忍著睏意,用手掩住口鼻,不受控製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她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偏過頭靠在賀明川的肩上。

“快來大姨媽了。”她嘟囔著,強撐著跟賀明川聊天。

她就說嘛,最近看見賀明川她就想抱抱貼貼。換以前,她可冇有這麼纏人。

“過兩天讓家政阿姨給你燉燕窩,”他柔聲道,“嚐嚐看喜不喜歡。”

“有用嗎?”錢橙在宋明冉家吃過幾次,說不上好不好吃,但口感順滑,錢橙覺得還不錯。

但她一直覺得補品這個東西見效太慢,不如高科技,指哪打哪,立竿見影。

她這個想法被宋明冉嘲笑了。

“等你以後長大就知道了。”當時宋明冉一副看傻白甜的樣子看著她。

錢橙之前冇有太多年齡意識,她幾乎在誰跟前都是隻能做妹妹的份,薑翊安他們對她的態度,也讓她覺得自己還是個寶寶。

但最近加班有點多,經常週末也要上線開會,除了賀明川拉著她胡鬨,她已經很久冇有主動熬夜了。

“我覺得我老了。”她歎了口氣,抱住賀明川,臉頰貼在賀明川的臉上。

男人對她的親近很受用。

他收起吹風機,恨不得把錢橙整個人都摟在懷裡,“怎麼突然這樣說?”

“我已經很久冇有熬夜打遊戲了,”錢橙哀怨道,“我現在睜眼閉眼都隻想著上班、賺錢。”

“說明你是個成熟的大人了,”賀明川笑道。

“我有點累,”錢橙冇精打采道,“人越多,我越覺得責任重大,怕融來的錢打了水漂,也怕自己方向錯了。”

“你以前會嗎?”她抬頭問。

“……”

賀明川看著她的泛著水光的眼睛,安慰的話說不出口。錢橙毫不設防地信賴他的模樣,讓他不想說違心的話。

“我冇有過,”他低頭親了親錢橙的嘴唇,“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管是創業還是投資,我的家族都給了我強大的助力,我比彆人看得更長遠。”

“虧本的投資也有過,但做生意就這回事,有虧有賺,放平心態。”

錢橙低頭不語,她心態最近不行。

“但是我們橙子很厲害,瞳畫的路是你們自己摸索出來的,在這一點你比我當年厲害得多。”賀明川湊近蹭了蹭她的鼻尖。

賀明川瞭解過瞳畫賺到的第一桶金,讓他啼笑皆非。

擦邊遊戲,擦邊廣告,上了封,封了換皮再上,當年被監管部門罰了不少錢。

但這點罰款對當時瞳畫遊戲的廣告收入來講,不過九牛一毛。

彆人看不上或者不敢做的生意,錢橙都敢做。

但當時隻有她和孟從理、杜青陽三人,另外就是一些代碼外包的工作,同院的學弟學妹就是現成的廉價勞動力。

好壞也就在他們三個人中間。但今時不同往日,瞳畫遊戲規模破百人,錢橙的每個決策都可能會影響大家的生計。

“今天的製作人聊得順利嗎?”賀明川問。

看錢橙今天的表現就知道肯定順利,他想多跟她說說話,也想轉移下她的注意力。

“他做音效好快。”說起這個,錢橙來了勁頭,“我現在才知道以前那些供應商有多應付事!”

對著空氣揮了揮拳頭,她又頹然地放下。花出去的錢,潑出去的水。

“有對比,你才知道價值在哪。”賀明川笑著捏捏她的手。

“他還要接單創作,要以音效顧問的方式合作。”錢橙簡單講了下肖同錦的情況,尤其是他的全套音響設備。

“我在讓秦淮給我擬約定條款,保證他的高產出,但是我又覺得自己變成了周扒皮。”錢橙聲音悶悶的。

“想多了。”知道癥結所在就好說了,賀明川想了想,“等價交換而已,他既然之前拒絕了彆家的邀請,說明他心裡清楚自己的底線。隻要你們在這底線之上,就不算剝削。”

“這個行業的ROI他比你清楚。”

錢橙若有所思。

她其實已經做好了決定,與其說是尋求建議,不如說是期待賀明川給她一份肯定。

“睡吧。”錢橙掛在賀明川身上,腦子變成了一團漿糊。

賀明川按滅了檯燈,把人抱在懷裡,想了想,還是低聲道:“放手去做,我賠得起。”

“嗯——”錢橙拖著濃濃的鼻音應道。

歸根結底,她冇有試錯的機會。

冇人能為她的人生托底,無論是薑翊安還是賀明川,都不行。

她自己能立起來。--好心理建設,明天爭取把人一舉拿下,免得夜長夢多。賀明川第二天晚上到家時已經十點多,發現錢橙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地看綜藝。“你回來啦。”她嗓音柔柔的,在夜晚平添了幾分曖昧。“嗯,早點睡。”賀明川換下衣服,剋製住自己黏在錢橙身上的眼神,抬腿往臥室去。“哥哥,我們聊聊。”錢橙關了電視,站起來板著臉看他。賀明川心裡驀地一驚。“今天有點晚了,明天……”假模假樣地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藉此掩飾心裡升騰的慌亂。“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