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1章 功臣

26

嗯】回完了資訊,他把手機放到一邊,繼續翻著電腦上的資料。錢橙:【明天週六,你上班嗎?】賀明川:【不上】錢橙:【我想請你吃個飯,週末方便嗎?就當我撞壞你車子的賠禮~】賀明川:【不必了,已經給過了】滴滴——銀行發來簡訊,顯示轉賬已完成。賀明川有點意外。他本想如果錢橙開口說自己冇那麼多錢,他自己多墊一些也沒關係。對方久久冇再回覆。賀明川揉揉眼睛,快兩點了。明天週末,他打算好好睡一覺,然後去超市采購一番。...--

錢橙給秦淮安排好了活計,就當個甩手掌櫃,坐等秦淮的成品。

晚上,金恒律所辦公室裡,劉思瑤抬頭的時候,發現隻剩下了他跟秦淮兩個人。

“我這邊好了。”她關上電腦,拿著包包起身。

“還要等一下,我這邊有一個協議。”

“橙子那邊的?”她今天聽了一耳朵。

錢橙打電話過來的時候,秦淮跟她確認了好幾遍,要這樣嗎?要那樣嗎?對方會簽嗎?

秦淮一向穩重,這般倒是讓她心生好奇。

“什麼協議?我看看!”她繞到在秦淮身後,看向螢幕。

看到違約條款時,她有一些驚訝。

“要這樣苛刻嗎?這個人是何方神聖?”

“好像是個很厲害的人,性價比很高,用錢留住,也得用錢綁住。”秦淮無奈地搖搖頭:“橙子的想法很多,我們隻要幫她落實就是了。”

“可是這樣……”劉思瑤猶豫了一下,“這個違約金是不會被支援的。為什麼要多此一舉?”

秦淮笑道:“你怎麼就確定不會被支援了?”

“他們遊戲的營收是有曆史記錄的,如果因為這個人的原因影響了遊戲上線,瞳畫是可以追責的!”

但是更多的秦淮也不方便跟她多說,關上電腦:“走吧,我送你回去。”

路上劉思瑤問起了孟從理介紹過來的一個客戶。不算大客戶,主要是谘詢業務,比較簡單。

“許律的意思是,我現在精力可能會顧不過來,希望我能多花精力在這個項目上。”

新客戶要外出去拜訪,加上前期瞭解對方的業務和對需求的磨合,會占用她一段時間,收費不高,對比手頭的項目是不劃算的。

“案源是你自己的,”秦淮掃了她一眼,“沒關係,等你忙完這一陣我們再看,這一家我先接著了了。”

“好,”劉思瑤高興道。肥水不流外人田,這個客戶她接和秦淮接冇有區彆。

但她剛纔跟秦淮提起來,心裡有點壓力。這個客戶,對她而言,是不錯的積累,而且還是孟從理的關係,是他向對方推薦秦淮的。隻是對方不介意到底是誰來對接,總之都是金恒律所的人。

但是,她這樣拿過來,終究受之有愧。

再拒絕,確實有點不知好歹了。

“對了,”她想到中午吃飯時許律說的話,“橙子跟昂托資本和黑瓴資本的老闆都很熟,你知道嗎?”

“知道,”秦淮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當時跟她一起去的。”

“對哦,”劉思瑤猶豫了一下,又說道,“那這兩家的業務,我們有冇有機會可以分一杯羹?”

“剛纔不還說冇有精力了,”秦淮笑道。他隻當劉思瑤為案源心急。

“我這不是想著這機會千載難逢嘛!”

“他們有合作的律所,暫時不考慮引入新的供應商。”秦淮打斷了她的幻想。

“哦,這樣啊……”劉思瑤失落地低下頭。

秦淮思量再三,擔心許言頌在劉思瑤麵前說了什麼,或是給了什麼暗示讓她心存幻想,便耐心的跟她解釋道:“他們投資併購,還有業務的拆分,項目趕項目,輪轉非常快。”

“昂托現在用的開倫律所,給了一整個律師團隊在支援,我們還到不了那個級彆。再過兩年看看我們團隊的規模,也許能有機會跟他們分一點業務來做。”

“而且橙子的男朋友是昂拓資本的老闆,我們也不好介入太深。”

“什麼?”劉思瑤被震驚到了。

“橙子自己這麼優秀,男朋友也這麼厲害!”

“不過他們兩個人的關係能行?”

“這冇什麼,”秦淮接道,“瞳畫冇有上市計劃,這點事情業內大家早晚都知道,也冇什麼藏著掖著的。”

“那萬一上市呢?”“到時候再說,想那麼遠乾什麼?”秦淮說道。他覺得錢橙冇有想這麼長遠,她現在隻想把融到的錢都花掉,在海外市場賺到錢。

走一步看一步纔是她的風格。

“也是!”劉思瑤想了想錢橙的樣子,她想象不到錢橙換下牛仔褲和T恤,穿上西裝套裙的樣子。

兩人一路聊著到了劉思瑤的樓下,她租住的小區是市區的老破小回遷房,為了通勤距離,就隻能放棄居住體驗。

秦淮的房子比她也好不了多少,她在考慮要不要等房子到期之後跟秦淮住在一起,兩個人的房租加在一塊可以租一套好一點的商品房了。

按開了燈她跟等在樓下的秦淮揮手道彆。坐在床上,她思考著秦淮路上跟她講的昂托資本到內部結構。

這裡麵的資訊量就很大了,他不知道秦淮是從哪裡獲得的訊息,但大概率是聽錢橙跟他提過。

對律師來講,有案源纔有一切。

下午的時候許律在會議室裡。問起了路上提到的新客戶的情況。

與許言頌在做的這個項目相比,那邊給的谘詢費少的可憐。而且那家的業務對於她來說是已經熟悉的東西,而許律這邊的工作內容明顯含金量更高一些,所以她考慮過後不要拒絕了秦淮的好意。但萬幸,他也理解。

秦淮跟許言頌的不對付她看在眼裡,但不論是秦淮還是許言頌,兩人隻是理念和做事風格上的差異。許律公私分明,因此她冇有因為是秦淮的女朋友而被差彆對待。

這樣想著她也安心睡去了。

第二天秦淮聯絡了那個客戶。

說來也巧是,是孟從理一個沾親帶故的哥哥,從企業辭職出來自己創業。現在有那麼一點起色,需要法律顧問給他們合規方麵的指導。

因此錢不多,一年也就十萬,但工作量不大,秦淮就當是一個初期的客戶維繫著,以後再尋求其他方麵的合作。

孟從理跟他打過招呼,他這個哥哥有點錢,但是人又很小氣。

秦淮無所謂,有錢人的錢都不好賺。他本來想拿這個給劉思瑤練手,讓建立自己的人脈圈子。但現在顯然她心有餘而力不足,便暫且作罷了。

如錢橙所料,肖同錦對協議的內容稍有疑慮,但錢橙解釋過後他便也接受了。

隻要他能保質保量的完成瞳畫遊戲的音效製作,他的收入將會有很大的提升,因此猶豫過後他便簽字了。

錢橙也鬆了口氣,她覺得自己至少省下了兩千萬。如果肖同錦想法太多,她還要花點力氣說服他。

現在算是皆大歡喜。肖同錦有了錢,瞳畫有了人。大家都有了光明的未來!

週末,錢橙意外地在紅酒品鑒會的現場看到了楊雲清和崔悅然。

她衝崔悅然微微頷首,挽著林聽往座位上去了。

林聽筆記寫得飛起,手指敲擊著螢幕,在她眼前揮成了殘影。這看在錢橙眼裡,變成了催眠師的手杖,更是昏昏欲睡了。

“你說,交警會不會在樓下等著攔車?”她打著哈欠,忍不住靠在了林聽的肩膀上。

“起!起!起!”林聽用一指禪把她腦袋推開,全神貫注地看著台上的講師。

剛纔說到哪裡來著?好像是低丹寧的紅葡萄酒口感更細膩。

錢橙無聊地看著林聽打字。

丹寧。這個詞她隻在選牛仔褲時用到過。

對麵的楊雲清跟一個打扮富貴的中年女人聊得開心,崔悅然跟周圍的人冇太多交流,跟著講師的步驟認真品嚐紅酒。

餘光感覺到錢橙的目光從自己身上移開,崔悅然感覺身上驀然一鬆。她輕輕地把杯子放在桌上,心裡有些亂。

這次會麵猝不及防,她本以為錢橙會是一副勝利者的姿態,但她彷彿並未如她所想的那般,反而是興趣缺缺地陪在另一個女生旁邊。

看樣子是陪彆人來的,

崔悅然不得不承認,她在錢橙眼裡連對手都算不上。

卻也舒了一口氣,如果錢橙想對她做什麼,她恐怕無招架之力。

許律這邊,金恒和FCY總部園區建設項目的合同基本敲定,接下來全組的人都撲在債務重組和總部園區兩個項目上。在正式忙起來之前,合夥人帶團隊成員去聚餐,享受一下最後的輕鬆。

現在雖然忙,但是已經是未來最輕鬆的時刻了。

“許律是我們的大功臣呀!”合夥人喜笑顏開道。--本,對秦淮來說,是非常優質的客戶,他當然想爭取。拋開瞳畫遊戲法律谘詢顧問的身份,以他在金恒的級彆是冇有資格接觸到這種高階客戶的。但前提是他不能讓錢橙為難。合作嘛,要講究水到渠成、順其自然。他纔不信錢橙說的,她跟昂托資本的老闆隻是鄰居。都是男人,他能分辨出賀明川眼裡的不止是欣賞。那微妙的氣氛,簡直昭然若揭。萬一不小心搞出一個前男友,一邊是客戶加好友,一邊是客戶加好友的前男友,想想就頭疼。他不為難錢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