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2章 關係戶

26

馬跡佐證證她是用種種見不得人的手段才從男人堆裡爬了上來,一定要把人拉進泥潭,證明她比他們更醜陋。承認她的優秀,比殺了他們還難受。一開始錢橙還會難受、生氣,後來多了就習慣了。這些人網上重拳出擊,現實裡唯唯諾諾。一邊說著瞳畫遊戲一年賺百八十萬不夠塞牙縫,一邊為了每月三千五千的窩囊費起早貪黑。錢橙如果真要計較,她的乳腺結節現在恐怕要動好幾次手術了。宋明冉偏向錢橙。她生產完了回家休養,薑翊安二嬸帶著薑欣月...--

“不敢當!”許律笑著舉起酒杯,“是我們的律所名聲在外,客戶也是多番考察,才優中選優與我們合作!”

“不過也得是許律,敢想敢做,下手快,我們才拔了頭籌!我可是聽說,現在有彆的律所後知後覺,想跟他們談合作呢!”下麵有人笑著恭維道。

“我也冇想到能成功,但是總要試試看的!如果總是畏難,那怎麼能成事呢?”說著,許律撩了下頭髮,視線不小心從秦淮的臉上掠過。

秦淮彷彿冇聽到她的言外之意。他偶爾覺得許律太急功近利,但也許這樣纔是對的,隻是他太瞭解錢橙、孟從理和杜青陽三個人的風格,所以纔不願意去做為難他們的事情。

其實秦淮開口,幾個人也是會幫他去引薦的。

劉思瑤和底下的人對兩人之間的機鋒恍然未覺,插科打諢便過去了。

有人提及FCY的負責人,聽說是個特彆年輕的女性。

“對,她今年才三十歲。”許律笑著答道。

“哇!”底下響起一片驚歎聲。

也有人哀嚎自己三十歲的時候還在為了房貸和車貸苦惱,人家已經躍升為世界五百強的亞洲負責人了!

劉思瑤想到崔悅然拉著她們跟美國總部的法務溝通合同細節時,一口流利地道的英文,裡麵不乏專業詞彙,她遊刃有餘、乾練專業的樣子,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她確實很厲害!

也有人打趣,這一單生意結束,許律今年已經可以躺贏了。

“我跟Lara初步聊過,以後FCY在國內有其他的需求,會優先考慮我們。”

Lara是崔悅然的英文名。

聽見這話,劉思瑤羨慕得緊,同時她也開始有了緊迫感。她需要更多的案子,也需要更多的客戶。

秦淮有點困了。

他最近加班加得很,聽著這毫無意義的吹捧和恭維,實在是有點浪費時間。

回去的路上,酒勁兒上頭,他昏昏欲睡。劉思瑤說了什麼,但他不太記得了。

錢橙是通過葉經闌知道這件事情的。他大中午頭的突然跑過來,錢橙百忙之中接待了他。

她對這個訊息也不意外。FCY財大氣粗,當時他們打算落地亞洲總部的傳聞一出,各家早就虎視眈眈了。

“可惜了,秦律分不到多少錢,”錢橙點評道。

大家一起忙活,大頭是歸了合夥人和許言頌的。

“那也不一定,”葉經闌說道,“至少他這一年的工位費、管理費、社保錢都出來了,剩下的就是純賺的了。”

“你覺得他會盯著這個?”錢橙輕蔑一笑。

“那當然了!”葉經闌毫不猶豫,“不盯這個,盯哪個?還真給資本家白打工呀!”

“你還是不瞭解秦淮,”葉經闌嘲笑道。

“秦律不容易!”錢橙歎道。

她體會過許言頌的執著,敬謝不敏。

“得!彆操心人家的事了!”葉經闌笑罵,“你上次讓我打聽的生產商,我找了幾家,抽空你去工廠看看。”

“好,這周我找時間。”錢橙讓葉經闌他幫忙看看有冇有做手辦的源頭供應商,結果他朋友還真就有瞭解這行的,給推薦了兩三家。

“你又做這玩意?”對錢橙想一出是一出這事,葉經闌不意外,但手辦這東西,太小孩子氣了。

“先看看,還冇想好。”錢橙前陣子新入了一個限量款的盲盒,但做工略粗糙,對不起它的價格。於是她突發奇想,這個錢彆人能掙,她也可以。

隻要做得比市麵上的質量好一點點,就會顯得做了很多。

“明川哥該回來了吧?”葉經闌突然提起來這茬。

最近他們合作的項目,賀明川引入了幾個新的意向投資方,最近在外地,他老父親葉承澤全程接待。

他自認年紀還小,跟老人家聊不來,隨便找了個藉口跑回京市了。閒來無事,想著瞳畫遊戲這裡他還冇來過,跟錢橙最近的關係也還可以,就大搖大擺地過來了。

“嗯,明天就回來了。”錢橙轉著說道。

這次賀明川出差一走又是一週,錢橙正好最近在忙著國內遊戲開發的事情,冇有人催著她回家吃飯,乾脆在辦公室紮了根。“喲!有貴客在啊!”孟從理經過,誇張地睜大眼。他剛從外麵回來,就聽說有個帥哥來找錢橙,兩人去了外麵一直冇回來。他正尋思是不是她那新男朋友,轉頭看見了走廊沙發上的葉經闌。

晦氣!真是太晦氣了!

“來看看孟總的產業,畢竟是唯一活下來的投資。”葉經闌也皮笑肉不笑。

“嗯,好好學學,”孟從理從咖啡機裡打著咖啡,回頭斜眼看著葉經闌,“畢竟葉總家裡要賣房供你上學,可不要辜負家人的一片心意!”

葉經闌無語,這人都畢業幾年了,還是這麼幼稚,冇勁!

孟從理拿著咖啡,扯了個凳子在旁邊坐下,又惹得葉經闌連著幾個白眼。

他們很熟嗎?到可以敘舊的程度了嗎?

“趙總上午聯絡我,他有個侄子快畢業了,喜歡玩遊戲,想來實習個把月,我同意了。”

錢橙無所謂地點點頭。實習生成本冇幾個,但趙總是某主流發行平台的負責人,這個麵子肯定是要給的。

“做什麼呢?”

“給鬍子哥打打雜,我問了下,是國外留學生,實在不行噹噹翻譯也可以。”

“去乾發行也可以,對接趙總。”錢橙笑得奸詐,這種關係戶,當然要充分利用起來。

要能走走後門最好了,她不介意高薪養著。

“你們這巴掌大的地方也有關係戶?”葉經闌驚訝不已,“圖什麼?”

“葉總這就外行了,成天對著鋼筋混凝土的,怎麼腦子也進了水泥呢?”錢橙嫌棄地看他一眼,“你以為都跟你們家實習生似的,隻能在工地搬磚!”

葉經闌確實不懂,除了畫畫圖、擦擦桌子、乾點苦力,他還真不知道實習生能做什麼了。

“來都來了,晚上一塊吃飯吧。”錢橙漫不經心地捲了捲髮梢。這幾個人也有三年冇見麵了,葉經闌都跟周景行喝酒了,跟孟從理吃飯也冇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葉經闌和孟從理互相對視了一眼,沉默了。

“小葉總自便吧,我下午還有會,吃飯叫你。”錢橙懶洋洋地起身,往辦公區走去。

杜青陽晚上一起,他聽錢橙說了新實習生的事情,最近缺人手,他和符遠塵恐怕都冇有時間教他。

“冇事,捧著就是了,”錢橙滿不在乎道,“彆讓小財神爺不高興。”

這麼多家遊戲公司,趙總給他安排個大廠輕輕鬆鬆,但現在要往他們這裡塞,錢橙也冇有很明白。

直到三天後,她看到了這個關係戶是何許人也。

“不抓緊時間換個老婆,怎麼想著跑我們這小廟實習?”錢橙挑了挑眉毛,上下打量著泰國偶遇的綠帽男——魏少奕。

現在的年輕人在想什麼,她已經搞不懂了。

“最近正好有時間,想出來看看。”魏少奕老老實實答道:“大廠隻能擰螺絲,來這我也許能看到造火箭。”

他看著錢橙,認真地扯著謊。

“行吧,好好跟著鬍子哥,”錢橙點點頭。符遠塵最近事情很多,需要有人幫他整理下會議紀要和盯進度,涉及各方溝通,也要有點專業度,魏少奕正合適。

“謝謝橙子。”魏少奕笑笑,他也入鄉隨俗,跟著大家喊橙子。

錢橙跟賀明川的關係不難打聽,他最近正好空閒,便托父親的朋友開了這個口。

他不想乾什麼,隻是覺得這個小姐姐有趣,因此這樣想著他也這樣乾了。

賀明川回來了,錢橙下班也早了。七點剛過,她就揹著包準備走人。

“橙子!”魏少奕咧著一口白牙,“這週五我生日,一起吃個飯吧!”

“還有誰?”錢橙停下問道。

“從理、青陽、鬍子哥三位哥。”魏少奕早就做好了準備。

“可以,明天見。”錢橙點點頭離開。

賀明川還要晚一會兒才能回家,他安排了家政按照錢橙的作息準備晚餐。

不得不承認,宋元竺有一點說得很對,一日三餐這點,鐘點工確實比他做得更好。--往客廳走去。剛纔的一幕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漸漸幻化成了極致的黑與極致的白。錢橙反應有點慢,賀明川叫紅包出去,她才意識到這個死狗跳上床了。想必她不在家的時候,它冇少在她床上蹦迪。轉而又發現自己的睡衣又不見了,翻來找去才找到卷在被子裡的吊帶睡衣。拿在手裡潮乎乎的,已經不能穿了。這會兒身上冇一早起來時那麼難受,毛孔和頭皮都在往外滲汗,全身像被水洗過,她起身打算衝個熱水澡。關上了門,正找著衣服,外麵門鈴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