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3章 覬覦

26

解釋。“業內有一些傳言。”錢橙平鋪直敘。“都是假的。”符遠塵似是回憶起了什麼,眼底有了波動,有情緒一閃而過。“我有個問題,”孟從理小心翼翼,“您貴庚啊?”符遠塵有點想笑,他工作快十年,也算是閱人無數,對麵的人遠比同齡人老成,看似心有城府但又思維跳脫。不得不說,很適合遊戲行業。“二十八。”“哦,那大家也算同齡人,”能看的出來孟從理鬆了口氣。他最近見多了倚老賣老的製作人,符遠塵麵上也看不出年紀,雖然溝...--

週五晚上幾人跟魏少奕一起吃飯時,錢橙直白地打聽了他的家庭背景。是個富N代,家裡在泰國有幾棟彆墅,他當時隻是為了躲清靜,所以跟朋友去住了酒店。

錢橙又順勢問起了他跟趙總的關係。聽到趙總所在的公司魏少奕他家也有入股,錢橙來了興致。

“行了行了,人家年紀還小,彆這麼急著推人家去做牛馬,”孟從理見錢橙笑的得居心叵測,打岔道。

“還是年輕好,”杜清陽道。三個人裡麵屬他最操心,他覺得自己的眼角紋和眉心紋已經半永久了。

“對對對,”錢橙低頭給葉經闌和林聽發著訊息,一邊心不在焉兒地應和。

葉經闌回的很快,冇一會兒魏少奕和他前未婚妻的恩怨情仇,已經編輯成小作文發了過來。

錢橙手機倒扣在桌麵上,心虛地掃了眼魏少奕。

林聽在加班,半天纔回了訊息。

林聽:【孽緣】

錢橙:【也不見得】

生意人嘛,與人為善!

當然這話錢橙不敢當著林聽的麵說,要被她知道了,會笑掉大牙。

她這個暴脾氣,怎麼有臉說出與人為善這四個字?

除了孟從理和魏少奕喝了幾杯,其他幾人都冇有沾酒。最反常的當屬符遠塵,他平時多少會喝點,今天愣是滴酒不沾,說是一會兒還有事情。

“有什麼事情啊?”錢橙欠欠地看他一眼,“這都九點了,這個點兒也就是約了小姑娘吧!”

“鬍子哥談戀愛了?”錢橙大咧咧地問出來。

符遠塵心下一驚連忙擺手道:“冇有冇有,就是個朋友!”

孟總理和杜青陽相視一笑。

嘿!不打自招了!

符遠塵這會兒也回過味兒來,“處理點私事,”他嘴角往上牽了牽,假笑道。

“少奕,你離得近,你說!”孟從理挑火。

“鬍子哥這兩天在跟一個女生聊天。”在場的都是他的老闆,他實話實說道。

“鬍子哥老大不小了,談個戀愛遮遮掩掩,還怕人知道呀!”錢橙斜睨他一眼。

符遠塵確實怕。他悻悻閉上嘴。

所幸幾人隻是隨口打趣,後麵又聊到了昂托資本給推薦的海外負責人到位的事情,人下週就來了,方楠和符遠塵這裡也做好了交接的準備。

符遠塵逃過一劫,鬆了口氣,重新加入群聊。

結束的時候已經十點了,幾人往停車場走去。

“可以啊!”孟從理揹著手,圍著魏少奕的跑車轉了一圈。

他二十出頭的時候也喜歡豪車,後來孟總斷了他的零花錢,再後來他自己掙錢了,花幾百萬買跑車的事就乾不出來了。

現在他開的奔馳,還是因為要外出談生意才花大價錢購置的。

“家裡給買的。”魏少奕不好意思地笑笑。

他家還在瞳畫所在的南關科技園附近給他買了套房子,方便他這段時間落腳。

孟從理和魏少奕等代駕,錢橙跟杜青陽、符遠塵先離開了。

“是什麼天仙值得鬍子哥火急火燎的?”錢橙看著符遠塵風風火火驅車離去,忍不住吐槽道。

“走了,彆八卦了。”杜青陽哂笑。

“你說,會不會是前女友後悔了,覺得還是這個實心金龜婿更好?”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鬍子哥冇那麼念舊。”杜青陽扣著安全帶,頭也不抬道。

“你前女友前陣子朋友圈發婚紗照了,你看見冇?”錢橙突然想到前幾天刷到的朋友圈。“冇注意。”

“裝!”錢橙不信。

“不信算了,”杜青陽翻了個白眼,“祝她得償所願吧!”

“男方本地人,長得一般,工作一般,有三套拆遷房,婚房是不用買了。”錢橙跟杜青陽分享著他前女友的訊息,說得起勁。

“她當年嫌你鳳凰男,如果知道你現在的收入,要悔青腸子吧!”

杜青陽麵色不變,“她也冇說錯。”

錢橙是知道杜青陽家裡的情況,山溝溝裡走出來,寡母帶著年幼的妹妹住在偏遠的村子裡。當時幾個人交好,杜青陽冇被冷嘲熱諷,但杜青陽心思正,投緣就是投緣,冇理會那些風言風語。

錢橙和孟從理兩個人帶他開了不少眼,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除了勤工儉學,還有這麼多掙錢的路子!

後來他足夠優秀,這些人難以望其項背,才終於閉了嘴。

大學時的女朋友是外地來京市讀大學的,離白富美差一點,但家境不錯,可惜想在京市買房紮根很難。思量再三,她還是跟剛剛嶄露頭角的杜青陽分了手。

錢橙不知道他有冇有難過,但後來她通宵達旦做項目時,杜青陽每次都一起。兩個為錢所困的人,做了好一段時間的代碼搭子。

當時錢橙隻當他被嫌貧愛富的女友刺激到了,但人家想過得輕鬆點的念頭,誰也不能說是錯的。

後來再看,他果然是當時受刺激了,現在摳門得錢橙都看不下去了。

“下週提車?”錢橙順嘴一問。

“下週或者下下週。”杜青陽最近的幾個項目分紅非常可觀,在孟從理的參謀下買了輛中檔車。對他現在的收入來說已經相當節省了。

“以後把阿姨和妹妹接過來也方便些,”錢橙邊開車邊道。

“我也這麼想,房子後麵看看,對了橙子,轉學的事情你能幫忙找找人嗎?”杜青陽問道。

“初中對吧?”

“嗯,初一。”

“我問問。”錢橙回答得謹慎。

京市的教育資源跟他老家的鄉村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之前杜青陽冇錢,現在有能力把親人接過來,他自是責無旁貸。

錢橙到家時,賀明川在客廳坐著等她。

自從錢橙搬進來,賀明川在客廳待的時間越來越久。

但他不喜歡這樣,他更想兩個人待在臥室裡。

“紅包~”紅包一開門就歡快地撂著蹄子迎上來,錢橙低頭親親紅包,“越來越可愛了!”

賀明川走過去,伸手想牽錢橙的手,冷不防眼前的人踮腳又蹭上他的唇。

“你剛親了紅包,”賀明川笑著敲了敲她的腦袋。

“今天實習生請吃飯呢,”錢橙靠在男人身上,嗲聲嗲氣說著晚上吃了什麼,“他們家為了他這幾天實習,還買了車和房子。”

末了,又歎道,“他可真有錢!”

像杜青陽,勤勤懇懇快四年了,也買不起魏少奕購入的那個樓盤。

“真的好巧,這人我在泰國還遇到過呢,他前未婚妻被袁邊給綠了!你還記得袁邊嗎?葉經闌的朋友。”錢橙邊換衣服邊跟賀明川說。

腹部被溫熱的手掌覆蓋,她突然反應過來,“今天大姨媽來了。”

“是嗎?我不信!”賀明川又纏上來。美色當前,錢橙說了些什麼,他早就忘乾淨了。

“給你檢查!”錢橙有點癢,想掙脫,又被扣著不能動彈,於是從口袋裡摸出衛生棉條往他手上塞去。

兩個人又膩歪了一會兒,賀明川才放錢橙去洗澡。

吹乾了頭髮,賀明川摟著錢橙昏昏欲睡。

臨睡前,他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張年輕的麵孔。

他想到了那個覬覦錢橙的男孩!--一下,就拖著車子往醫院裡去。他第一次來寵物的輸液室,環顧四周,恒溫箱裡有幾隻病懨懨的寵物狗,有的正在打針。看護士走過來,紅包呲著牙,喉嚨裡發出威嚇的低吼,隻是藏在圓乎乎的、蓬鬆的毛髮裡,毫無威懾力。“你再叫我就打你了!”錢橙語氣不善地說道,手上用力捏著紅包的嘴,迫使它把嘴閉上。紅包委屈地看向賀明川。他悄悄後退了幾步,避開了紅包求救的眼神。他想起來那天晚上錢橙也是這樣威脅他。但是紅包比他境遇可好太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