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4章 飛醋

26

沈逾。賀明川身邊是他的助理,之前在景悅華府樓下跟錢橙有過一麵之緣,見錢橙看過來,他友好地衝錢橙微笑點頭。今天是個半商務場合,但做投資的人,西裝彷彿是半永久一樣焊在身上,這倒顯得錢橙和孟從理有些跳脫。但沒關係,遊戲行業是最不需要守規矩的,他們需要的是爆發的想象力。就如符遠塵,他兩年多的遊曆帶給他很多靈感。穩了穩心神,見會議室差不多坐滿了,錢橙開始講解瞳畫的融資方案。賀明川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錢橙。褪去了...--

符遠塵緊趕慢趕,在十一點鐘之前到了林聽公司樓下。

林聽還在加班,他們有一個展會臨時出了一點狀況,市場部的所有人都在忙這個事情。

冇等一會兒,林聽麵帶菜色的出來,甩著手裡的揹包勉強拖拉著腳上的高跟鞋,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鬍子哥,你們這公司也有應酬?”林聽強打著精神跟他搭腔。

“小夥子會做人,”符遠塵笑道。

“是跟那個魏什麼嗎?”

“對,你認識?”符遠塵聞言,麵露驚訝。

“橙子剛纔跟我說了,我們去泰國的玩的時候碰到過他。”林聽點到即止。

“有緣分,這都能遇上。”符遠塵道。

他琢磨過味兒來了,看來這人是之前就認識的。

“走吧,吃宵夜去!”彆人的事情他也不想多問,“那家店這個點正熱鬨,去嚐嚐看。”

林聽很少這麼晚吃東西,她覺得罪惡深重,但是今天實在心裡不舒服,於是藉著宵夜的機會發泄一番。

前幾天符遠塵偶爾跟她聊點有的冇的,她覺得這個人有點意思,有一搭冇一搭的回著,聽到符遠塵說有一家宵夜味道不錯,她來了興趣。

什麼好吃的宵夜是她冇吃過的?於是半信半疑地應下了邀約。

符遠塵選的地方果然不錯。

龍蝦新鮮又大隻,還有服務員在旁邊,三下五除二就把龍蝦肉完整的拆出來,林聽看得目瞪口的。

“這一家我們竟然冇來過!”林聽吃著龍蝦,不可思議道。她跟錢橙大學的時候冇少在一起胡吃海喝,竟然冇有發現這麼一家寶藏夜宵店。

剛纔點單的時候林聽看了下價格,這家店擱以前不她們也不會來,彆家賣兩百的,他家賣兩千。放過去這兩個不識貨的人會瘋狂吐槽這龍蝦憑什麼這麼貴,然後果斷換一家。

蝦肉勁道,口感Q彈,雖然大隻但很是入味。

林聽吃得心滿意足,默默地把這家店列入夜宵收藏夾。

“下次叫橙子來,她肯定喜歡!”林聽吃飽了,喝了口冰汽水。

“她男朋友同意?”符遠塵笑道。

他聽孟從理在背後嚼舌根,說錢橙現在是男友寶女,下了班就乖乖回家,週末出來玩也叫不動她,冇勁透了。

“賀明川又管不了她!”林聽奇怪地瞟了他一眼:“這都什麼年代了,出來玩還要征求男朋友的同意?鬍子哥你這個思想很危險!”

“怎麼說?”符遠塵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但他敏銳地聽出來對方語氣略帶一絲不滿。

“你們公司這麼年輕,你這樣古董的思想,會被孤立的!”

符遠塵失笑,“我冇比你們大哪去!”

“你是成熟穩重這一掛,”林聽戲謔道。

符遠塵悄悄地低頭看了眼手機螢幕,黑漆漆的鏡麵上倒映出他的麵容,說是35

倒也不違和。

他看林聽吃飽了,清了清嗓子,“我送你回去?”

“嗯……行!”林聽想了下,她懶得回公司取車了。

符遠塵把林聽送到小區門口,看著她走進去,纔開車離開。

對著後視鏡摸了摸鬍子,他頭一次覺得自己的絡腮鬍子礙眼了。

週六一早,

錢橙起床時,賀明川已經準備好了早餐。

她週末極其不規律的作息被賀明川強行糾正,痛苦了一段時間,便慢慢適應了。

一旦起得晚了,吃完了早餐冇多會兒接著吃午餐,她吃不下去,又不忍心浪費賀明川的一片心意,隻好硬塞下去。

這麼幾次下來,她的早起拖延症被治好了。

“好香!”錢橙嗅了一下桌上咖啡,往裡麵加了糖和奶,打著哈欠攪拌著。

紅包湊過來舔錢橙的腿。

“你嚐嚐!”錢橙惡作劇地把咖啡杯湊到紅包跟前。

紅包退了幾步,見女主人端著杯子緊追不捨,撒丫子跑掉了。

“紅包不喜歡咖啡,”錢橙自顧自地說道。

“它已經吃過了。”賀明川忙著切手裡的培根,以為錢橙想餵它吃東西。

接過賀明川手裡的碟子,錢橙再一次感到不可思議,自己竟然過上了飯來張口的日子。

去年她還是幾個外賣APP的年度充值會員。

賀明川想著昨天晚上的事情,微微皺了皺眉頭。“橙子,昨天那個實習生,要在你們這待多久?”他問道。

“一兩個月吧,怎麼了?”錢橙刷著視頻,低頭應道。

“你們不差這一個實習生。”

“他是發行商那邊的關係戶,我冇法拒絕。”

“哪一家?”賀明川繼續追問。

錢橙心道奇怪,放下手機,認真回了他,又接著道:“他家也是股東,都是財神爺,我們得小心伺候著。”

賀明川靠在椅背上,思考怎麼說服錢橙。這家發行商他並未放在眼裡,放眼整個行業,也算不上第一梯隊。

“賀總吃醋了?”錢橙思來想去就這一個可能。

“堂堂賀總去吃一個小朋友的飛醋,”錢橙嘟著嘴,“人家過段時間就走了,再說了,趙總是我們好不容易纔維護下來的關係,這種小事還要去駁人家麵子,也不合適!”

“發行平台不止他這一家,我可以幫你找更好的渠道。”

鐺——

錢橙手裡的調羹重重地打在咖啡杯上。

賀明川的語氣莫名地讓她不爽。

他們請客吃飯,明裡暗裡送了不少禮,才把這個趙總拿下,現在對方輕飄飄一句話,就想讓她放棄。

什麼叫更好?怎麼算更好?

國內的遊戲發行商就這些,哪些適合瞳畫,她比賀明川清楚。

“少管我!”撒嬌似的嘟噥了一句,她繼續低頭玩手機。

賀明川感覺到他話一出口,空氣中有那麼一瞬的凝滯。還冇等細想,錢橙好像又恢複了正常,嘻嘻哈哈地刷起了視頻。

忍忍算了,反正快走了。他這般想著,這個話題就此揭過了。

周天下午,咖啡店裡,崔悅然走進來,一進門就看到坐在窗邊的許言頌。

“許律,抱歉來晚了。”她微微一笑,走上前打招呼。

“公司有點突發事情。”她解釋著,優雅地攏著裙襬坐下。

“Lara一向是大忙人,週末也不得清閒啊!”許言頌感慨。

“許律不也是,週末出來一趟,少乾不少活吧!”

“萬幸啊休息日客戶催得不緊,我們還有點時間喘息!”許言頌笑著搖搖頭。

“兩週後我們組織了一場研討會,主題是探討國外不同法律體係的落地實踐,我想著你可能會感興趣。”

說著,許言頌轉給了崔悅然一個鏈接。

“我看看時間安排,參會者都有誰?”

“容以集團、淩陽科技、萬豐、帆也智慧。”

許言頌說了幾個公司,在業內都是叫得出名字的。

崔悅然心念一動,確實是不錯的機會。

“容以和淩陽?”她問道,“這兩家也是你們客戶?”

“有總部的業務,也有跟分公司的合作,這次去的應該是分公司的人。”許言頌道。

這次邀請的都是公司的重點客戶,且有業務出海的需求,或已經在做得如火如荼了。

金恒律所接到的相關谘詢日益增多,便藉此機會組織了專項研討會,跟大客戶們拉近關係。

“可以跟朋友一起嗎?”

崔悅然想到了孫煦堯。她回國以來對方幫她良多,如果如許律所言,現場都是高質量的客戶,倒是可以拉他一起。

“Lara的朋友,我們當然歡迎!”

“我朋友在昂托資本,不知道跟你們有冇有合作?”

聞言,許言頌驚喜不已。

“他家是我客戶的股東,不過我們兩家公司層麵冇有合作,之前聯絡過梁律,他們暫時冇有引入新供應商的打算。”她不無遺憾道。

“如果我朋友有空,到時我們一起。”崔悅然說道。

“冇問題,直接轉發鏈接填下資訊就可以。”

金恒律所這次定向邀請的嚴選客戶,稽覈也嚴格,但如果有潛在優質客戶,他們也是非常歡迎的。

昂托資本就是其中之一。--話題中來,倒也冇覺得尷尬。偶爾錢橙會問一下紅包這幾天在家的情況,賀明川也對答如流。林聽心裡不由感歎,霸總在家也要帶娃。晚餐的地方是賀明川選的,一個很有名的泰國餐廳,也是他當年來過的。時隔多年再來到這裡,身邊坐著他心心念唸的人,記憶裡的風景漸漸淡化,最終凝成了穿著粉色裙子、巧笑倩兮的錢橙。這感覺很神奇,好像二十多歲的賀明川,終於跟二十四歲的錢橙有了交集。清亮的聲音和明媚的笑臉,一點點浸入他的生活,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