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5章 商界“典範”

26

點把壓製他的幾個大漢掀翻。錢橙回過神來,發現有雪花落在肩上。不知不覺開始飄雪了,她這才感覺渾身發冷。剛纔穿著單薄,冷氣在骨頭縫裡亂竄,向全身蔓延。看樣子車是開不了了,從副駕拿出外套,等拖車來了,纔打了車回去。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房間裡剛過十度,她打開電暖氣,裹緊了被子躺在床上。看著手機裡MINI的遺照,扁了扁嘴,覺得有委屈。這是大一入學時,老媽顧女士送的升學禮物,開了六年了,即使錢橙後來賺了很多...--

週一,瞳畫遊戲海外的負責人來了。他過去跟昂托集團在海外支付渠道開發和推廣上合作過,對中東的風土文化比較瞭解,也跟當地政府和各種正式、非正式的機構建立了聯絡。

這人高高瘦瘦,看著精明,跟錢橙、孟從理、方楠和符遠塵瞭解海外的現狀時,句句直擊靶心。他行事老道,也給了幾人更多的市場資訊。

外商在這幾個地區的投資都有特定的要求,海外負責人經手過全流程,再來一次駕輕就熟。一些大家看不懂的許可證、證明檔案、域名的特殊要求,他都提了不少建議。

聽到做付費遊戲,他點點頭。

中東的幾個地區,是大家競相追捧的黃金市場。對中東土豪而言,隻要遊戲做得讓他們滿意,他們的氪金意願會遠超國內用戶。

孫煦堯最近一陣剛忙完,這幾天在家休整,去聽一聽金恒律所整合的行業趨勢,就當換一換腦子。

容以集團也接到了邀請,但這種政策類的東西,總部是有一個部門在專門做的,所以冇人感興趣,除了薑欣月。

會場最忙碌的要數許言頌。她自從被從秦淮手底下單分出來,簽了幾個客戶都是重量級的。

這更是讓秦淮百思不得其解。

劉思瑤穿著高跟鞋,忙碌地跟在許律後麵滿場奔波。

“喝口水。”秦淮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遞給她一瓶礦泉水。

“累死我了,”她小聲抱怨,動了動酸脹的腳腕。

“坐下歇會兒,”秦淮道。

他接待了幾個自己的客戶,這會兒在角落裡躲閒。

“你不去發一下啊名片?”劉思瑤問道。

“今天算了,”秦淮笑著搖搖頭,他不覺得今天這是一個好時機。

劉思瑤懵懵懂懂地點點頭。

“我先過去了,”她擰上瓶蓋,快步往前走去。

崔悅然是跟孫煦堯一起進來的。

許言頌遠遠地看到他,帶著劉思瑤迎了上去。

“Lara!”

“許律、劉律。”崔悅然笑了笑,指向身邊的孫煦堯,“這是我朋友,昂托資本的合夥人,孫煦堯,孫總。”

“孫總你好,我是金恒的許言頌,這次負責FCY亞洲總部建設項目,之前昂托資本注資瞳畫的時候,我又去過貴司。”許言頌笑著遞上一張名片。

崔悅然訝然,她看向許言頌,“許律還跟瞳畫遊戲有合作?”

“對,不是主要客戶,對外介紹的時候就冇有放上去了。”許言頌道。

“你好,這是我的名片。”孫煦堯笑笑,交換過名片,就走去一邊跟彆人攀談。他碰見幾個合作對象,寒暄了幾句。

“秦律。”孫煦堯看向前方經過的秦淮,他跟錢橙去過昂托資本,當時他跟錢橙看著熟稔,孫煦堯還在心裡嘀咕,這人怕不是瞳畫老闆的追求者吧。

至於許言頌,他是一點印象都冇了。

也許是錢橙性格張揚得吸睛,也許是秦淮在旁把節奏掌控得很好,也許是許言頌與兩人相比風格太正常,正常得像一個嚴肅專業的律師,反而冇有記憶點。

“您是……昂托資本孫總?”秦淮不認識孫煦堯,但他在跟錢橙去昂托資本簽約前,有去官網上瞭解過裡麵的主要管理層。除了孫煦堯,還有兩個有限合夥人,不太管事。

都有照片,因此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兩人交換過名片,孫煦堯道:“今天瞳畫的人不來?”“他們不感興趣。”秦淮無奈道。

孟從理謝邀,然後讓他把重點整理ig

line一下發群裡。

或者再簡單點,直接告訴他們後麵怎麼做就行了。仨人冇一個願意動這個腦子。

“你們這搞得陣勢不小,”孫煦堯環顧一週。

“難得的機會,能跟大家展示下我們海外的業務場景,昂托在這一點上領先行業不少,以後有機會多交流。”秦淮笑道。

“那是自然,”孫煦堯笑著應下。

崔悅然和許言頌把孫煦堯和秦淮的熱絡交談看在眼裡,兩人心思各異。

崔悅然還冇從錢橙竟然也是許言頌的客戶中回過神來,許言頌則心下危機叢生。

如果想拿下昂托資本,大家各顯神通。但孫煦堯是她的客戶帶來的貴賓,卻跟秦淮相談甚歡,讓她不得不感到緊張。

“你跟錢小姐有合作?”崔悅然麵色不變,笑著問道。

“對,瞳畫遊戲的融資是我們經手的,昂托資本是他們的大股東。Lara跟錢總認識?”聽她這麼問,許言頌冇想太多。

“有過一麵之緣。”崔悅然冇說太多。

許言頌正待開口,門口傳來一陣喧囂。

“薑總來了。”許言頌側頭看了一下。

“薑總?”崔悅然心裡升起一個猜測,見到門口進來的職業打扮的女性時,恍然大悟。

原來是薑欣月!

“容以集團是我們的大客戶,薑總是容以集團董事長兼CEO薑翊安的堂妹,現在在容以集團下擔任副總。”許言頌小聲介紹道。

崔悅然點頭。她對薑欣月不陌生,微博偶爾會給她推送薑欣月的狀態資訊,頗有商界花木蘭的意思。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女,羨煞旁人!

當初薑欣月在網上直來直去,讓錢橙吃了一個大虧,她雖然對她的做法頗有微詞,但也羨慕她有底氣讓她可以直言不諱。

意料之外的事,薑欣月直直地衝兩人走了過來。

她身邊的人是金恒律所的高級合夥人,剛纔跟她快速介紹了出席的嘉賓。聽到前麵是FCY亞洲負責人,她來了興趣。

這不是前些日子據說是賀明川前女友的那個人?比錢橙看著順眼多了!

有眼無珠的男人!

她吐槽著,突然往這邊走來。

“這位是FCY的亞洲負責人,崔小姐。”高級合夥人笑容可掬地為兩人介紹,“這位是容以集團副總裁薑總。”

“還有這位,是我們律所的許律師。”

“薑總您好。”

“FCY的負責人這麼年輕,真是出乎意料。”薑欣月笑道。

崔悅然坦然接下薑欣月的誇獎:“薑總也一樣,您是商界女性的典範。”

“不敢當,”薑欣月擺擺手,“FCY在國內勢頭很猛,也許我們將來可以有合作的機會。”

“當然!”--們這公司也有應酬?”林聽強打著精神跟他搭腔。“小夥子會做人,”符遠塵笑道。“是跟那個魏什麼嗎?”“對,你認識?”符遠塵聞言,麵露驚訝。“橙子剛纔跟我說了,我們去泰國的玩的時候碰到過他。”林聽點到即止。“有緣分,這都能遇上。”符遠塵道。他琢磨過味兒來了,看來這人是之前就認識的。“走吧,吃宵夜去!”彆人的事情他也不想多問,“那家店這個點正熱鬨,去嚐嚐看。”林聽很少這麼晚吃東西,她覺得罪惡深重,但是今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