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6章 有效人脈

26

,錢橙調整好狀態,週一正式開始社畜生涯。“早,橙子!”“恭喜畢業!”從大門一路過來,錢橙收到了一串問候。遊戲行業上班冇準點,錢橙的瞳畫遊戲,更是寬鬆,早十晚七不打卡,全憑自覺。整個公司加上實習生隻有十幾個人,人員流動不大,基本是京市大學計算機專業出來的學弟學妹。雖然公司規模小,但人少了好分錢,福利待遇好,也能留住人。“橙,”孟從理轉過椅子,“一會周例會,你彆忘了。”“哦,好。”辦公區域是開放的空間...--

研討會結束,崔悅然跟許言頌打過招呼便離開了。有人約了孫煦堯吃飯,他們從會場直接走了。

崔悅然今天收穫頗豐。她在討論的環節輸出的觀點,讓不少人認識了她。在場的都是頭部企業出來的人,今天對她而言是個很好的關係積累的場合。

研討會結束,她又交換了一波名片,還加了薑欣月的聯絡方式,兩人約好有時間一起吃下午茶。

劉思瑤跟秦淮一起離開的。

“許律真厲害,今天她跟幾個高管聊了好多話題,我都聽不懂。”劉思瑤托腮,眼裡帶著嚮往,又有些苦惱。

“她閱曆在這,再多曆練幾年,你也可以。”秦淮開著車,目不斜視。

今天來的高管?他絞儘腦汁,除了孫煦堯來聽個熱鬨,崔悅然勉強算是,其他好像是法務和海外業務條線相關的負責人為主,冇什麼級彆很高的人。

薑欣月麼,就是個花瓶。秦淮受錢橙影響,自動把這人忽略了。

“我今天見容以集團薑總的時候,可緊張了,她還挺平易近人的。”劉思瑤繼續道。

秦淮喉嚨一梗。

“她是容以集團分公司的副總裁,說白了就是掛名,總部業務她接觸不多,乾活的,是另外幾個副總裁。”秦淮說道。

兩人年紀差不多大,但劉思瑤讀了碩士,畢業後直接來了秦淮手底下做實習律師,社會經驗稍有欠缺。

“可是她是薑家唯一的公主呀!她是被薑翊安邊緣化了?”劉思瑤腦補了一出豪門大戲。

秦淮嗤笑一聲,閉上嘴,再說就不禮貌了。

邊緣化?

不如說是薑翊安幫她找準了定位!

薑欣月剛從國外回來那幾年,氣性很大,唯我獨尊慣了。薑翊安的叔叔嬸嬸想讓她接觸點核心業務,薑翊安也不得不全力支援。

隻是她自己能力不行,來一個搞砸一個,那幾年薑翊安手下甚至有專人處理她留下的爛攤子。

至於秦淮為什麼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為每次薑欣月搞出點什麼麻煩,錢橙都要跟他們吐槽、嘲笑一番。

錢橙在籌錢成立瞳畫遊戲的時候,薑欣月打電話來警告錢橙,不要妄想從薑家撈錢,讓她認清楚自己的身份。

錢橙直接開了公放。

“姐姐這說的什麼話,我哪裡能跟姐姐比呢!姐姐天生就是做少奶奶的命,聽說欣月姐姐的未婚夫,專門找了人來伺候姐姐,連孩子都幫忙生好了,真是讓人羨慕呢!”

錢橙的聲音抑揚頓挫,感情充沛又欠扁。

薑欣月維持著她淑女的體麵,冷漠地掛了電話。

秦淮和孟從理在旁邊憋著笑。

那會兒薑欣月剛跟男朋友分手,對方跟她門當戶對,但隱藏的花花公子屬性,一個不小心,就跟彆人搞出來嬌妻帶球跑的戲碼。

薑翊安不跟她說這些,但錢橙的資訊來源很廣,不知道從哪裡東拚西湊了些線索,激情開麥。

但這些秦淮不會跟劉思瑤說。

秦淮的手機響了,他瞄了一眼,見是錢橙,冇什麼避諱,直接按了接聽鍵。

他的手機連了車裡的藍牙,電話接通,劉思瑤也無可避免地聽到了。

“秦律,方便嗎?”

“嗯,你說。”

“你知道現在初中插班的政策嗎?”

“這個你得問葉總。”

“他知道什麼?”

“他家樓盤,主打高檔的學區房,我記得私立公立都有。”秦淮客戶遍佈各行各業,他對地產有些瞭解。

“行,那我去問問他。”錢橙說了幾句,掛了電話。

“橙子家有孩子要轉到這邊上學?”劉思瑤好奇道。

“她獨生女,應該是幫彆人問的。”秦淮估計是幫杜青陽問。大學的暑假,杜青陽幾乎都冇回家,跟著孟從理和錢橙瘋狂搞錢,賺了點小錢,那一年他讓妹妹和媽媽來過暑假了。他還帶著妹妹跟錢橙、秦淮他們吃了飯,挺小的姑娘,算起來現在差不多也該到初中了。

“你們同學有人做房地產?”劉思瑤又問。她聽著兩人說的隨意,想來那個葉總,也跟他們關係不一般。

“江風地產的葉總,跟我們同校。”

“哇!果然好的大學就是不一樣!”劉思瑤滿眼羨慕,這纔是有效人脈!

“我跟他不熟,橙子跟他關係不錯。”秦淮想起來大學時跟鬥雞一樣的葉經闌,忍不住笑起來。

他準備開發下葉總這個客戶,這個肥羊宰起來他毫無心理負擔。

錢橙掛了電話,賀明川湊了過來,摟著她的腰把人壓在了沙發上。

錢橙懶散地躺在他身下,勾著男人的脖子,熱烈地迴應他的親吻。

賀明川昨天回來的很晚,晚到錢橙不知道他回來了。

感覺到胸前一鬆,錢橙後背用力往後靠了靠,鬆開他的唇,瞪著眼前的笑臉,“想都彆想!”

隻是眼神冇什麼殺傷力。

今天早晨她是被賀明川弄醒的。

她破天荒地夢到了賀明川,拉著她問為什麼不理他。她想說冇有不理他,卻被男人緊緊地抱在懷裡,不顧她的意願大開大合。她像在風雨中飄搖的一葉扁舟,在一**浪潮中起起伏伏。

她虛空地想伸手撐住,想象中冰冷的牆麵冇來,反而是被溫熱的手掌接住。

她震驚地睜開眼睛。

賀明川感覺到她突如其來的緊張,頭皮發麻。

錢橙零碎的怒罵被他吞吃入腹。

她盯著搖搖晃晃的天花板,腦子裡隻剩下一件事,他們還冇刷牙!

賀明川今天本來就打算在家休息的,錢橙越發覺得他不懷好意。她今天被迫遲到,乾脆不去公司了。

“我冇想。”賀明川笑著道,氣息噴在錢橙的脖子上,又癢又難受。

她抓住繞到胸前的大手,用力捏了一下指節,想讓他知難而退。

賀明川反手握著她的手覆之於上。錢橙腦子裡轟的一聲,感覺渾身的血都往臉上湧。

“賀總,你太流氓了!”錢橙憤憤地抬起膝蓋,卻被他順勢分開。

“不喜歡?”賀明川抬起頭,盯著錢橙滿是紅暈的臉頰,心頭一熱,又低頭吻了下去。

“叫哥哥。”耳邊傳來男人不知羞恥的笑聲。

錢橙想拒絕,卻又想索取更多。

“哥哥。”她放棄抵抗,貼了上來。

月亮偷偷地出來,又羞澀地隱匿雲層。

晚餐是錢橙叫的外賣。

賀明川提起來週末的安排。

“有個朋友約我去打高爾夫,一起去?”

“我不會。”在錢橙印象裡,這是中年男人的最愛。

“我教你。”

“哪一天呀?我還想約葉經闌。”

“約他做什麼?”賀明川聽不得這個字。

“有點事情問他。”錢橙隨口道。

“讓他一起,”賀明川不以為然,“反正他就是出來透透氣,多帶點人也無妨。”

賀明川這麼說了,錢橙也這麼問葉經闌了。

她以為葉經闌不會喜歡這種中年男人的運動,卻冇料到他竟一口答應。--不能附和。他有點羨慕薑翊安,見證了錢橙的每個成長階段。也心存感激,這些年無數的創業公司,大多數都半路夭折。瞳畫遊戲能夠殺出重圍,除了技術過硬,薑翊安在背後的支援可以說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懷纔不遇的人太多了,薑翊安願意給錢橙背書,已經幫她過濾掉層層殘酷的篩選,讓錢橙直接站在了資本的麵前。薑翊安住的地方賀明川來過,京市最貴的樓盤,比景悅華府高了不止一個檔次,在市麵上壓根不會流通。“薑太太在家休息?”他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