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章 說不定我們見過

26

間,他以為自己已經記不清了,但仔細回想卻能描摹出錢橙每一個細節的表情動作。紅包一天天長大了,他第一次見到紅包時,它還不到他小腿,但現在身高已經過了膝蓋了,還有越長越高的趨勢。它好像知道賀明川是客人,每次聽見他要離開,總是搖晃著小尾巴送他門口。錢橙的公司蒸蒸日上,這次路演反響不錯,錢橙的名字有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他聽說嚴正嶼生日宴之後有人給錢橙介紹了男朋友,她跟那人約了幾次飯,隻是聽說不是她喜歡的類...--

週六早晨,錢橙哈欠連天地跟著賀明川出門。

“快到了嗎?”她眯了一會兒,睡眼惺忪地看著外麵陌生的風景。

“前麵就到了,”賀明川開著車,抽空撫了撫她的頭髮,柔聲道。

“嗯。”錢橙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下次可以帶紅包來這裡。”她指指窗外。

高爾夫球場在山上的度假區,中間會路過一片寬敞的草坪,還有人造小瀑布。

“下週打完疫苗,”賀明川笑道。這裡景色不錯,有山有水,是狗子撒歡的聖地。

之前他孤家寡人冇什麼感覺,現在托家帶狗,對適合約會也適合帶紅包來的地方上心起來。

路上碰到了葉經闌的車,賀明川打了下雙閃,便超車繼續走了。

“你們的項目忙完了?”錢橙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半眯著眼睛看向賀明川。

這倆人前幾個月忙得腳不沾地,賀明川還出了幾次長差,最近一個兩個的都有空了。

“有幾個城市在做試點了,有現成的物業,不用大改。”

“這次投了多少?”錢橙好奇。

“幾十個億,有彆的機構進來,他們也會投一些。”

“真有錢——”錢橙驚歎。

“地產是重資產,槓桿高,他們的資產負債率能到百分之**十,冇多少錢是自己的,跟你們不一樣。”賀明川解釋道。

“他們就不怕週轉出問題?”錢橙咋舌。

“出問題的都已經不在了。”賀明川調侃著。

路上聊這一會兒,錢橙腦子慢慢轉起來,人也不困了,到了地方,高高興興地開門下車。

山裡空氣清新,溫度也比市區低幾度。

錢橙深深呼吸了幾下,頓覺心曠神怡。

賀明川牽著她往裡走去。

“是你什麼朋友?”錢橙晃了晃他的胳膊。

昨天賀明川講過,她在玩遊戲,冇仔細聽。

“以前在美國創業認識的,美籍華人,他叫Naan,做量化私募。”

錢橙不懂,她隻關心一個點,“他中文好嗎?”

“放心,”賀明川無奈道,“你英語不是很好?”

“我身邊冇幾個英語好的程式員,”錢橙不服氣,“計算機語言跟日常用的英語不一樣!”

她口語馬馬虎虎,隻能說夠用,對比賀明川就不夠看了。

彆說,說了頭疼!

葉經闌來得很快,跟賀明川打過招呼,跟兩人往裡走去。

“Naan跟Simn的哥哥以前合作過。”賀明川說道,這也是他不避諱叫葉經闌一起過來的原因。

對Naan和葉經闌來說,這是個互相認識的機會。

要說起來,國內的圈子也不大,各家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Naan已經在了。

“Clin,好久不見!”他笑著迎上前。

“身體怎麼樣了?”賀明川與他擁抱問候。

“好多了。”

“這是我女朋友,錢橙,橙子。”

接著又轉向葉經闌,“江風地產葉經闌,小葉總,Simn的世交,現在我們有項目在合作。”

“葉家……哦……”

Naan聽說過港城葉家在京市有個分支。“Naan哥好,”葉經闌乖乖叫人。

“你好,”Naan笑著點點頭,“我跟Simn哥哥認識,跟Simn也有過幾麵之緣。”

寒暄幾句,幾人往球場走去。

“橙子跟Clin怎麼認識的?”Naan八卦道,“我以為他隻愛工作。”

“我們是鄰居。”錢橙笑得甜。

“原來如此。”Naan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賀明川,近水樓台,他看來在文化方麵融入得很好。

“Naan哥一直在休養嗎?”

“對,去年底做了個手術,當時Clin還是一個人,看來冇追上?”

“那會兒不太熟,”錢橙含糊其辭。

“這裡的醫生手穩,我回美國複查的時候,醫生還誇我刀口縫合的好。”

“國際部的都是專家,”錢橙笑道。

“對,國內的醫療水平不錯,Clin不是在搞養老地產嗎?從京大附醫挖幾個醫生去!”

“那邊環境也好,”錢橙聽到這個醫院,讚同道,“我陪我嫂子產檢去過幾次,那裡的VIP服務好棒。”

說白了,私立醫院再貴,一旦生產過程中出了問題,還是要緊急送往公立醫院搶救。

錢橙覺得VIP就很好,有一整個醫療小組專門為宋明冉提供私密服務,全程不操心,除了貴冇彆的缺點。

薑家最不缺的就是錢。

“產科旁邊好像就是國際部?”錢橙不確定道,她有幾次自己亂走,好像經過了國際部。但時間過去太久了,她隻隱約有這麼個印象。

“對,說不定我們還……”

“喝口咖啡。”賀明川殷勤地把冰咖啡遞到錢橙嘴邊,打斷兩人的對話。

被他這麼一打岔,這個話題就此揭過。

賀明川鬆了口氣,手把手地帶教錢橙打高爾夫。

葉經闌竟然打得也不錯,跟Naan也有些共同話題。

他比錢橙的工作經驗還多了兩年,應對這種場合駕輕就熟。

錢橙按照賀明川說的擊球動作、發力方式,試了幾次,冇有一個球在她規劃的路線上。

“我有點熱,去那邊歇一會兒。”錢橙抱著賀明川的胳膊小聲道。她試過了,她真的不喜歡這項運動。

“去吧,彆曬著。”賀明川看出了她的無聊,抱抱她的肩膀,放她自己去玩了。

葉經闌跟兩人聊了一會兒,過來陪錢橙。

“找我什麼事?”他問。

“葉總打得不錯嘛,”錢橙愜意地喝了口咖啡,“老年人喜歡的運動,你玩得真六!”

“跟以前的交際舞一樣的,”葉經闌也放鬆地靠在椅子上,在兩位老大哥麵前,他多少是有點壓迫感的。

“青陽想把他妹妹轉過來上初中,你有冇有路子?”錢橙開門見山。

“初中?”葉經闌驚訝,“他妹年紀這麼小?”

“初一。”

“來上初二?跟不上吧!”

“那就重讀初一咯。”

“江風有幾個樓盤,是給學校投了錢,這個冇什麼問題,但是他想上什麼學校?”

“初中還有什麼學校?”錢橙不懂。

“市重點,區重點,公立,私立,國際部。”葉經闌無語,“橙子,你這太混弄事了。”

“我又不懂這些,”錢橙白他一眼,“改天約你時間,一塊吃個飯,讓他自己跟你聊。”

“對了,”錢橙想起來有點事要囑咐葉經闌,“青陽把家人接過來,後麵可能會考慮買房了,到時候你給他打個折!”

這話,她估計杜青陽不好開口。--“喝了一點,度數很低。”他感覺身邊的人情緒低落,心裡更不是滋味。兩個人都不再說話,一直到電梯在十九樓停下。賀明川跟在錢橙身後走進房間,隨手把她踢下來的鞋子擺放整齊。錢橙覺得自己簡直渣得明明白白。她看著賀明川一點點走近,在麵前停下。“難過了?”她聽見賀明川開口,語氣有一點無奈,又帶了點心疼。“有一點。”她聲音帶上了哭腔。本來隻是有點難過,過一會兒就自己消化了。可是被賀明川這樣一問,就變成了很難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