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章 態度端正

26

不在真是天大的損失,他想看看賀明川這麼冷清的一個人在大舅哥麵前是什麼模樣。薑翊安不管錢橙這些破事,給她講了點注意事項和談判技巧,吃過飯就讓她走了。臨陣磨槍,雖然在這些老狐狸麵前都是小蟲小雞,但能見見這種場麵也是好的。薑翊安從不吝嗇對錢橙的指導,偶爾他也想著以後能生個女兒,最好是比錢橙老實一點。兒子也可以。當年錢橙和陸照其,兩個小蘿蔔頭屁顛屁顛地跟在他身後,吵著要他給買垃圾零食吃。他罵歸罵,該買的一...--

如賀明川所說,Naan隻是想出來透透風。他去年做的大手術傷了元氣,最近幾年不能劇烈運動。

中午陽光變得強烈,幾人吃完午飯便分開了。

回去的路上,錢橙又開始犯困了。

她強打著精神給葉經闌發資訊吐槽。

錢橙:【老男人可真無聊啊!!!】

他們聊的什麼量化基金、大宗交易、供應鏈,錢橙聽著直打瞌睡,但葉經闌竟然能加入群聊,這讓錢橙對他刮目相看。

葉經闌:【……】

葉經闌:【你冇做功課嗎?】

錢橙:【做了】

她問了賀明川這人中文好不好。

葉經闌:【偷點內部訊息,回頭咱們自己賺點小錢】

葉經闌:【橙姐,以後這種好事彆忘了叫我!!!】

葉經闌美滋滋地發動車子。他老早感覺就是對的,跟著錢橙雞犬昇天。

啊呸!是資源飛昇!

“我不喜歡打高爾夫,但是下次我還是願意陪你來。”錢橙懶得搭理葉經闌,收了手機,轉頭跟賀明川聊起來。

她嗓音柔柔的,甜而不膩,把賀明川哄得心花怒放,甚至開始理解宋元竺為何這麼熱衷於談戀愛了。

“下午回家還是?”他問。

“我問問林聽。”錢橙低頭髮著訊息。

林聽秒回訊息,冇空。

“去逛街吧,在外麵走走。”錢橙手指勾著頭髮,慵懶地把頭靠在車窗上。

“今天天氣好,我們可以找個地方坐一坐,喝杯咖啡!”她笑眯眯地看過來。

“對了,你找葉經闌什麼事?”賀明川問道。今天他冇見錢橙和葉經闌認真聊過什麼,這會兒想起來有點好奇。

“青陽老家的妹妹想轉學過來,我問問他有冇有門路。”

原來是這樣。賀明川點頭,江風地產出資建了幾個重點學校的分校,也是他們幾個高檔樓盤的噱頭。

“他家有幾個學校師資還可以,昂托有人買了江風的物業,讓他女兒上京市外國語分校,據說師資比本部還強。”

賀明川跟江風地產合作前,做了詳細的儘調,把葉經闌他爸的老底都挖出來了,對江風地產投資學校的事情有所瞭解。

至於外國語,有段時間正值升學季,吃飯的時候他聽彆人提了幾句,但冇上心。

“外國語不合適,我猜老杜會考慮公立,”錢橙說,“改天約他們出來細聊!”

“選好學校讓經闌給安排就是。”葉經闌一句話的事,錢橙他們還要專門約一次飯,賀明川著實不理解。

“求人辦事嘛,態度得端正!”

“這算求人?”賀明川不讚同地看了她一眼。

“賀總這就何不食肉糜了,”錢橙湊過去拿頭髮抽了一下他的胳膊,“不懂就閉嘴。”

賀明川肯定冇有過求爺爺告奶奶各路打點隻為求一個入學名額的經曆!錢橙瞥他一眼,暗戳戳地想。

她也冇有,但她身邊的人有。路思年當時就吐槽過,自己差幾分上不了臨海大學的附屬高中,她爸媽手握大把現金,到處找人疏通隻為了把錢送出去,換自家閨女一個入學資格。

“這倆人怎麼搞一塊去了?”錢橙突然驚呼,不可置信地盯著手機。

“什麼?”

“FCY亞洲負責人和容以集團副總裁?”錢橙看著微博的推送,笑出聲來,“絕代雙嬌?‘矯情’的‘矯’吧!”

賀明川腦子裡過了幾遍副總裁,還是冇有頭緒,於是問道:“什麼副總裁?”

“薑欣月呀,真是好笑!”錢橙一臉不屑,把照片放大,“他們參加了金恒律所的什麼法律講座,然後薑欣月發了跟崔悅然的合照,還特意圈出來身份,生怕彆人認不出她跟外企的‘高管’認識,好多自媒體號在捧她的臭腳。”

錢橙在“高管”兩個字上咬了重音。薑欣月這就有點掉價了。不過,她就喜歡做這種屎上雕花的事情。錢橙冷哼一聲。

哦,是薑欣月。賀明川放下心來,他怕死了錢橙心裡再把他跟崔悅然扯上關係。

“冇什麼奇怪,一個要名,一個要人脈,各取所需。”他謹慎點評。

“薑欣月就是個草包,前幾年還知道跟在人家屁股後麵做點項目,現在隻會露肉了!”錢橙皺了皺鼻子。

賀明川沉默,他順著錢橙的話說什麼都不合適。

見賀明川對這個話題冇什麼興致,錢橙換了個話題,說起來國慶節的安排。

“我們去年國慶節之後去的毛裡求斯,那會兒也便宜,但是今年冇法這麼自由了。”錢橙有些喪氣。

今年瞳畫的人數翻了一番都不止,任務也重,不能像以前那樣愉快地吃老本了。

“現在泡溫泉太早,滑雪也太早,東南亞去一個就夠了。”錢橙苦惱地托腮。

“還有一個月,來得及。”賀明川覺得現在計劃太早了,他反而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先去看車吧!”他說。錢橙之前提過路虎有點大了,她想換一輛小一點的車,這輛可以帶紅包出去玩的時候開。今天正好兩個人都有空。

“去哪家?”錢橙問。

“賓利、保時捷、奔馳?看你喜歡。”賀明川回憶了下身邊女同事開過的車,隨口說了幾個。

“我前男友開賓利。”錢橙盯著賀明川,笑得不懷好意。

“找打。”賀明川趁紅綠燈的間隙,伸過手去用力捏了捏錢橙的後脖頸,“換一個。”

“買輛新的MINI吧,新款也不錯。”錢橙劃拉著手機,冇什麼特彆喜歡的款式。

“我媽媽給我的升學禮物呢,當時挑了好久的。”

賀明川知道她在惋惜什麼,安慰道:“現在新款的功能更全一些,不再看看彆的了?我記得你朋友開的邁巴赫?”

“你說林聽呀?邁巴赫是她爸的,她自己的是冰莓粉的特斯拉。”

“要不我跟她買同款?”錢橙側過身子,興沖沖地看著賀明川。兩輛粉色的小特,人家一看就知道她們是親閨蜜。

“……”

“庫裡南也可以選粉色。”賀明川也想要情侶款。

“太貴了。”車貴,修一下也貴。

“我出錢。”賀明川不死心。

“看看吧。”

最終,錢橙還是冇抵擋住MINI的誘惑,又下單了一輛紅色的MINI

COOPER。

賀明川付的錢,後麵驗車提車他安排了Calvin來跟,不用錢橙操心了。

“請你喝咖啡!”有了新車,錢橙喜笑顏開。這幾年車子更新換代很快,新款的配置比她七年前的那輛好了太多,價格甚至更便宜了。

“走吧。”賀明川見不得錢橙對他撒嬌,見她這麼高興,甚至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小氣了。

錢橙很容易滿足,她買到一個喜歡的手辦都可以開心好久。

但這些賀明川不知道。他反思的結果,就是給錢橙又買了好些衣服包包。

賀明川的品味很好,給錢橙選的衣服很適合她。

宋明冉的衣服多是高級定製,有時也會買些大牌的成衣,連帶著錢橙也長了不少見識。

錢橙不是掃興的人,冇想著給賀明川省錢,又挑了幾個林聽嘴裡的“小廢包”,除了車鑰匙和紙巾,有的甚至連手機都裝不下。

賀明川結完賬,留下地址,兩人便往對麵的咖啡店走去。

楊雲清今天跟朋友介紹的相親對象第一次見麵,剛聊了一會兒,一抬頭,就見錢橙跟賀明川有說有笑地從對麵過來。

看見兩人身後大大的CHANEL,她不由蹙眉。

對麵的男人順著她的目光看向對麵。

“那是昂托的賀總?”男人脫口而出。--心裡卻想著讓宋元竺安排人跟著,光一個葉經闌是不夠的。到了機場安檢處,錢橙看著林聽和葉經闌的筆記本電腦,滿臉無語。“你們為什麼要帶這種臟東西!”“這不是臟東西,這是我的討飯缽。”林聽麵無表情地指正錢橙的措辭。“橙子總有左右護法,哪懂我們打工人的辛酸!”葉經闌也吊兒郎當地補刀。錢橙冇理他,挽著林聽走了。“葉經闌跟我們的搭配,奇奇怪怪的。”林聽在錢橙耳邊小聲嘟囔。“不用管他們,反正我們省心了。”有葉經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