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0章 最愛你了

26

嘛,看在老客戶的麵子上,也不會亂要價。這個事情敲定,錢橙下午在群裡說起了晚上吃飯的事情。孟從理約了人喝酒,杜青陽要加班,但都不是要緊的事,於是三人一同往邵飛定好的地點去了。邵飛定的餐廳在三環,算是兩家中間的位置。錢橙三人到的時候,邵飛和另外一人已經在了,。“橙子,”邵飛起身跟三人打招呼。“最近流行純獄風嗎?”錢橙嘴有點損,但邵飛身上的豎條紋短袖襯衫,像極了某暴力機關專供。偶爾錢橙見了喜歡逗他們幾句...--

錢橙好奇的拿起一個粉紅色的盒子,草莓味。

“有薄荷味的嗎?”她抬頭問賀明川。

男人手裡的動作一頓:“你喜歡那種?”

“我不喜歡草莓味,”錢橙說。

賀明川伸手把粉紅盒子放回貨架上:“我冇拿這個。”

錢橙津津有味地看過去,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橙子,什麼事兒?”林聽努力剋製著聲音,讓自己聽上去無比的自然。

“你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錢橙揶揄道。

“就、就剛剛!”這次輪到林聽尷尬了。

“懶得理你!趕緊穿衣服吧!”

錢橙說完,那邊林聽的臉已經紅得滴血了。

她也不知道,事態怎會如此一發不可收拾。掛了電話,她弱弱地裹緊了身上的小被子。

眼前遞過來了一杯溫水。林聽嚥了下口水,這個男人的手真好看。

“跟橙子打完電話了?”男人開口,赫然是冇了絡腮鬍子的符遠塵!

“打完了!都怪你,丟人死了!”林聽隔著被子踢了符遠塵一腳。

符遠塵笑笑,連人帶被摟在懷裡,輕吻了一下她的臉蛋。

“今天不回去了?”他討好地征求林聽的意見,不複過去粗獷的模樣。

“不行,我從來不會夜不歸宿的。”林聽義正言辭地拒絕。

她摸了摸符遠塵的臉。很光滑,她對這個手感非常滿意。

“明天周天了,下週忙起來,我就見不到你。”男人淺歎一聲。

符遠塵這樣子,讓林聽想起了紅包。看上去五大三粗,實際上卻乖巧極了。錢橙一個眼神兒,它就知道什麼意思。

林聽不由得心下一軟,“明天乾嘛?”

符遠塵知道林聽這是答應了,咧嘴笑了起來。

更像紅包了。林聽心裡暗暗點評。

“喂!媽媽!”

“我今天住橙子家。”

“她不舒服,男朋友出差了嘛~”

符遠塵聽著林聽打電話跟母上大人報備,熟練得不像她口中“從不”夜不歸宿的樣子。

林聽母親似乎說了幾句錢橙的男朋友不夠體貼,林聽心不在焉地敷衍,順著她的話吐槽了賀明川幾句。

掛了電話,符遠塵抱著林聽倒在床上,一臉得逞的樣子:“我算不算是關係戶了?”

“準備好錢吧,你們錢總隻吃貴的,不吃對的!”林聽麵無表情地把手掌覆在了眼前的大臉上,把人推遠。

符遠塵今天約了她吃午飯,談起來他曾經在冰島拍到過很美的極光,林聽來了興致。她早就想去冰島看極光了,但錢橙不肯陪她去。

理由說出來簡直可笑,怕被暴風雪埋了,有去無回。

把她氣得要死。

符遠塵拍的照片存在單反裡,相機放在酒店,時間還早,他便帶林聽回了自己的住處。

當年跟前女友分手後,他對京市這個傷心地冇什麼留戀,乾脆把房子賣了,光棍一個走南闖北,無牽無掛一身輕。

剛回來時也抱著試試看的念頭,因此在一家七星級酒店長租了一間行政套房。

他發誓,他一開始真的隻是想跟林聽分享旅途中的趣事。隻是說著說著,看著林聽撲閃的睫毛和嫩白的小臉,他的心思慢慢就不在這上麵了。

林聽新做了指甲,粉嫩嫩的,細長的手指在相機上指指戳戳。

符遠塵擔心她戳傷了指甲,腦子還冇反應過來,右手已經伸過來握住了林聽的指尖。

“怕我給你戳壞啊?”林聽狡黠地看著符遠塵,“鬍子哥這就小氣了!”

“不是!”符遠塵想鬆手,試了一下還是冇捨得。

“我怕你戳到手。”

林聽嫌棄地把手抽回來。

果真是直男!不懂欣賞!

符遠塵這會兒腦子跟上了,抓住時機,順勢跟林聽表白了。

林聽猶豫。

符遠塵的心思她一直都懂,這人看著粗,但風趣又見多識廣,經濟條件也不錯。

林聽是顏控,她怕這人長得令人失望。這也是她之前一直對符遠塵的追求有所保留的原因。

她琢磨不透這人是審美特立獨行,還是麵貌醜陋不得不用鬍子遮掩。

如果是前者,她自認品味不俗,跟這樣的男友隻怕日後摩擦不斷;如果是後者,麵對一個無鹽男她恐怕冇有親下去的勇氣。

但這個男人的性格確實對她的胃口,又捨不得直接拒絕。於是兩人就這樣熱火朝天地勾搭著。

眼瞅著符遠塵把家底和感情經曆都和盤托出了,她開始為一會兒的拒絕感到尷尬。

“鬍子哥,我對男朋友的顏值要求很高的。”林聽道,“可是我還不知道你長什麼樣子!”

她艱難開口。

符遠塵一噎,他習慣了自己現在的模樣,一時間倒冇想到林聽在意的是這個。

他糙慣了,在國外徒步一週兩週,冇條件刮鬍子是常有的事。後來瞳畫的人對他的外貌也冇提什麼意見,大家一口一個鬍子哥,他聽久了覺得冇什麼不對。

“我把鬍子颳了去?”他小心翼翼地看向林聽。

“沒關係,不刮也可以的!”林聽怕傷到男人的自尊心,急忙開口安慰。

做不了戀人,做朋友也是可以的。

符遠塵哪能看不出來她在想什麼,起身直奔浴室。

酒店的一次性剃鬚刀不太好用,他費了點力氣才把滿臉的鬍鬚剃乾淨。

看著淡淡青色的胡茬,他有點拿不準林聽的反應。本來還想問問她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但轉念一想,問了也冇意義,他今天隻能長這樣了!

從浴室出來,林聽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默默地嚥了下口水。

符遠塵五官不算出眾,但搭配起來看著和諧、舒服。身材高大魁梧,帶著成熟男人的韻味。

他大大咧咧地坐下,把臉湊近,逗著林聽:“林小姐看看滿意嗎?”

“這裡好像劃破了。”林聽看著他側臉有一小道血痕,扯著皮膚仔細看,真的劃破了一道。

符遠塵有些激動地握著她的手,再後來兩個人就聊得越來越深入了。

想想錢橙、孟從理、杜青陽……林聽有點頭大。

這幾個人裡,隻有杜青陽是個老實人。

錢橙冇想太多,跟著賀明川回了家,晚上又高高興興地出門去吃飯。

“周景行?”

她從停車場挽著賀明川的胳膊出來,恰逢周景行從對麵過來。

“賀總,橙子。”周景行衝兩人微笑頷首。

“來吃飯?”

“對,我看網上說樓上有家餐廳不錯。”錢橙笑著道。

有人在跟前,她不好太膩歪,鬆開了賀明川的胳膊,在他身旁站定。

賀明川看著兩人之間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微微皺眉。

“我們先走了,小周總。”賀明川剋製著不悅的情緒說道。

說完,他牽著錢橙的手往商場裡麵走去。

周景行看著兩人相攜離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轉頭往停車位去了。

錢橙今天一天都過得很開心。

早晨早起鍛鍊了,雖然就跟著賀明川揮了幾下球杆,但也算運動了。

下午買了喜歡的車子、包包、衣服,晚上還去了想嘗試的餐廳。更重要的是,這家口味冇讓她失望。

以至於晚上她對賀明川的放肆都多了些容忍。

但今晚的賀明川有點凶。

“賀總今天吃了藥嗎?”

賀明川聞言,攻勢慢了下來,乖得讓錢橙忍不住又親了上去。

等到後半夜還冇消停,錢橙才後知後覺:“你是不是吃醋了?”

她躲在賀明川的懷裡,仰頭看他。

落地燈的光線昏黃柔和,落在錢橙的臉上,朦朧又曖昧。

賀明川把人又抱緊了些。

“今天見到周景行,為什麼把手鬆開?”

就為這個?

錢橙很困,強撐著眼皮哄著對麵的男人:“在彆人麵前摟摟抱抱的像什麼樣子!”

“在外人麵前還是要端莊嘛!”

“明川哥要有自信,我最愛你了!”

錢橙說得越來越含糊不清,最終實在撐不住了,用臉蛋蹭了蹭賀明川的胸膛,吧唧親了他一口:“睡吧。”

賀明川用胳膊把懷裡的人包裹得嚴嚴實實。

今天錢橙鬆手的那一瞬,他心頭一陣慌張。

他擔心周景行仍在錢橙心裡有一席之地。

也擔心自己的分量太輕,比不上錢橙和周景行曾經漫長的兩年。--家是有司機的!”無視對方的一臉震驚,藍莎莎推了推她,“趕緊寫報告!下午要開會了!”說完,她不再理會楊雲清,打開報表著手做下午的彙報材料。她介紹給楊雲清的那個相親對象,是她老公的朋友。眼看著到了三十多歲,身邊一直冇有合適的結婚對象。他工作忙,又不想從工作的圈子裡找女朋友,恰好藍莎莎工作單位不錯,想來同事的家庭背景都不會太差,女同事又多,便托她幫忙物色合適的人選。他老公朋友對未來妻子的要求在有錢人裡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