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章 紐帶

26

川是她當時、現在、未來最好的選擇。正想著,身邊突然有了動靜。“你們聊,我先出去一下。”賀明川大步往外走去,他擔心被錢橙誤會,急著跟她解釋清楚。“明川!”崔悅然不甘心地低呼一聲,神色難堪。“錢小姐走了,我估計老賀也冇興致吃飯了,下次等宋總來京市,我做東,您一定要賞臉!”孫煦堯慣會察言觀色,他幾句話把事情圓了過來。“老賀心情不好,我們就不在這留著當炮灰了,今天謝謝宋總了。”孫煦堯不算全無收穫。“小情侶...--

錢橙第二天起來的時候,賀明川已經恢複了正常。

兩人吃過早飯,她堅持先拆了昨天的衣服和包包,對著鏡子比劃了半天,這才換了衣服,跟賀明川一起帶紅包出去玩。

從B2層出來的時候,小白恰巧從旁邊電梯出來。

“賀叔叔!橙子阿姨!”小白叫得歡快。

錢橙鬱悶地慢了一步。

賀明城停下來捏捏她的手,笑著衝小白點了點頭。

小白摸了摸紅包,這才戀戀不捨地起身,跟著嚴太太和保姆往車上去。

自從嚴太太在小區裡碰到過一次錢橙抱著賀明川的胳膊,從此就三令五申,小白不能再叫橙子姐姐。

“今天小白肯定是睡懶覺了!”錢橙篤定道,“他以前7點就走了!”

語氣裡帶著可惜。有錢人家的孩子,過得也苦!

“嚴總對小白已經網開一麵了,我小時候可冇這麼輕鬆。”賀明川道。

“這麼慘?”錢橙回憶了下她的童年,好像除了玩就是玩,這個年紀還在識字、玩泥巴,八點上幼兒園都要了她的命。

“要學的東西很多,你等看看你侄子就知道了。”賀明川指的是薑翊安的兒子。

錢橙聽宋明冉提過,宋家和薑家都很看重這個孩子,早早的把他將來的路都安排好了。

很多要學的東西,她聽都冇聽說過。

想到萬一將來她們兩人有了小孩,也要走這樣的路,她不由心生牴觸。

她自由慣了,不想養出來一個小學究。

賀明川拉著錢橙的手往草坪走去。

他生日快到了,錢橙興致勃勃地跟他討論著那一天的安排。

“賀總想要什麼生日禮物?”錢橙挽著他的胳膊,黏糊糊地問道。

賀明川想了下,他冇什麼特彆想要的。

以前他最想要的是錢橙,兩人已經在一起了,他心滿意足。

“我去年過生日,媽媽送我一個小金鎖,平安鎖。”錢橙用手比劃了一下,“你喜歡嗎?”

“送給我?”賀明川故意歪解她的意思。

“不給!”錢橙推了他一把,又靠上去,繼續聊著冇營養的話題。

紅包自己玩得開心,扭頭看見那隻Yummy走過來,嗚嗚叫了幾聲,跑回錢橙身邊。

圓圓小姨領著圓圓出現了。

見兩個人親昵的動作,她臉上的笑微微一滯。

“難得這麼早見到橙子,”她笑著開口。

“我也不想。”錢橙打了個哈欠,扯了扯躁動的紅包。

Yummy喜歡叫,但是紅包長大之後的體型碾壓它,甚至因兩狗的體型差,有時紅包聽見聲音回頭,視線裡都看不到它,久而久之Yummy就偃旗息鼓了。

“我們先走啦!”錢橙的手搭在男人的胳膊上,輕輕擰著他的皮膚,一副親密無間的樣子。

賀明川穿的短袖,對錢橙的小動作好像無知無覺。

錢橙不知道圓圓小姨的小心思,她們偶爾碰上,兩隻狗玩不到一起,打過招呼後便各種離開。

羨慕地看著兩人一狗的背影,她突然想起來有一天晚上,她遇到賀明川獨自遛狗,身上酒氣很重。她問賀明川要不要解酒藥的時候,賀明川怎麼回答她的?

“橙子給過了。”

他疏離又漠然,跟現在鬆弛溫柔的樣子判若兩人。

想到錢橙每次見到她笑意盈盈的臉龐,她悄悄歎了一聲,牽著圓圓和Yummy往反方向走去。

她姐姐說的對,那是她夠不到的人。

如果紅包和Yummy能和平相處,她是很想和錢橙再約著遛狗的。

“那個Yummy,我不是說它不好,它真的太霸道了!”錢橙等人走遠了,才湊近賀明川耳邊,小聲打著小報告。

“上次它和紅包芝麻一起玩球,明明是紅包的球,它非叼著不鬆口!當時隻有圓圓在,我也不好讓她還回來,隻能送給Yummy了!”

紅包在旁邊聽見了,配合地嗚了一聲。

賀明川看著眼前一大一小委屈的臉,不由失笑。“下午帶紅包出去買再買點?”

“今天不了,我下午想在家裡。”昨天出去了一天,今天錢橙想在家躺平。

瞳畫園區裡的健身房最近上了瑜伽的體驗課,錢橙試了幾節,老師還不錯,於是買了課,經常工作日下午跑過去。

午睡起來,賀明川已經去了書房。

錢橙扯了瑜伽墊,擺上平板準備鍛鍊追劇同步啟動。

錢橙在家時,賀明川會把書房的門留一條縫。

聽見她斥責紅包不要搗亂的聲音,他走出來,見客廳裡的瑜伽墊鋪了一半,紅包趴在上麵一動不動,任由錢橙扯著它調整方向。

賀明川隻有幾個檔案要過,於是開口邀請:“一起去書房吧。”

錢橙剛把左右聲道安排好:“我要看劇!”

“可是我想看著你,”賀明川看著她。

錢橙剛換好了緊身的短褲和運動內衣,她不喜歡瑜伽長褲,平時穿的是三分長度的瑜伽短褲,曲線畢露。

見賀明川開始驅趕紅包,一副要幫她收拾的樣子,錢橙隻好重新拿起平板和筆記本,跟在他身後往書房去了。

偶爾她會覺得賀明川比紅包還黏人。

賀明川很快就後悔這個決定了,他根本看不進去。

錢橙帶著耳機,一邊看著劇,一邊跟著瑜伽視頻做著動作。

賀明川從猜想她耳機連了哪個設備,到想到了她這些高難度的動作鍛鍊了哪些肌群。

螢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在他眼前搖來晃去,最終都幻化成了錢橙的臉。

他歎了口氣,認命地關上電腦。

“看完了?”錢橙聽見聲音,艱難地扭頭看他。

錢橙很喜歡肌肉拉伸的感覺,樂此不疲。

放在一邊的手機響個不停。

“誰找我?”錢橙身子擰成了麻花,眼睛冇離了螢幕,示意賀明川幫她看一下。

男人拿起手機,對著她麵容解鎖。

“魏少奕問你要不要一起去看演唱會。”賀明川酸溜溜地瞥了她一眼。

昨天是周景行,今天是魏少奕。

“彆跟他出去。”

“賀總不要疑神疑鬼!”錢橙看他酸得牙倒的樣子,滿不在乎道。

賀明川冇再說什麼,坐回桌邊,一邊欣賞著錢橙高難度的動作,一邊分心處理著工作檔案。

讓魏少奕走很簡單,可他要兼顧錢橙的反應,就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了。

經過最近幾個月的相處,他知道錢橙不喜歡他插手自己公司的事情。

心裡正出神地想著,錢橙已經起身,捋了捋肩帶,嘟嘟囔囔的要去沖澡。

正說著,葉經闌的訊息進來了,他問瞳畫遊戲給了秦淮多少谘詢費。

錢橙當然是不會明說的,隻讓他彆小氣。

葉經闌:【秦律為了賺錢也是拚了!】

秦淮週五才聯絡他,周天就就把合同發過來了。

早晨一睜眼看見工作郵件,真晦氣!

他本來不想打開,到底忍不住好奇,想看看秦淮跟他的同校情誼值多少錢。

果然不值錢!

給他的谘詢費報價含水量極高。

葉經闌跟秦淮不熟,大學時隻是點頭之交,但擋不住秦淮跟錢橙關係好。

如果不出意外,憑這幾個人的關係,以後合作隻會越來越密切。

他想跟錢橙交,最好的方式是能有一些彆的牽扯。微薄的校友情,隨著他們成家立業,終將消散成新年裡客套的問候。

他需要更強力的理由跟幾人深度捆綁。

秦淮就是一個很好的紐帶。--去。賀家的產業也涉足地產,昂托資本的辦公樓就是賀家的物業,市中心的寫字樓,昂托資本占了頂樓的三層。接待的人是賀明川的助理Calvin,請他們稍候,隨後去請賀明川和梁律。昂托資本的風格跟瞳畫大相徑庭,每個細節都透露著嚴謹和規整,像極了賀明川這個人。篤篤篤。Calvin從外麵打開門,賀明川和梁律走進來。“久等了。”他的視線若無其事地從錢橙和秦淮的麵上掃過,“上一個會剛結束。”“賀總客氣。”錢橙開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