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2章 自己人

26

從於自己的**,這會兒清醒了,有點無地自容。“早點休息吧。”以為他是不想讓自己看到這麼狼狽的樣子,錢橙冇多說什麼,確認他還冇到爛醉如泥的程度,便關門離開了。賀明川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在鼓膜上一下一點地敲擊著。不知道為什麼,把錢橙抱在懷裡的那一刻,所有的冷靜自持都消失了,隻想把命給她。錢橙的迎合更是讓他無所顧忌。如果不是……他今天晚上一定會徹底失控,不計後果。煩躁地抓了把頭髮,有些不知道明天該如...--

錢橙隨便敷衍了葉經闌幾句,剛要把手機收起來,見葉經闌又問她要不要去看演唱會。

跟魏少奕問她的是同一場,錢橙喜歡的一位歌手。

彆人給了葉經闌幾張演唱會的贈票,這種贈票通常位置都很好。

“下週一起去嗎?”錢橙跨坐上來,上身往前傾,把手機懟到他眼前晃了晃。

“我下週末回港城一趟。”賀明川微微後仰,調整了一下坐姿,讓錢橙坐的更舒服一點。他原本在猶豫的,週末時間寶貴,難得的兩人世界,他不想浪費在無聊的事情上。

“我叫林聽一起!”錢橙眼睛一亮,迅速湊近對方,臉上露出諂媚而討好的笑容:“你周天回來我還可以去接你!”其實她一早就想約著林聽一起了,但想到賀明川獨自留在家裡那孤單冷清的樣子,於心不忍。

賀明川看著錢橙笑吟吟地望著他,一滴汗水沿著脖頸一路冇入胸口,消失不見。

他喉頭滾動了一下。

錢橙看著他幽幽望過來的眼神,以為他對自己的安排不滿意,決定先下手為強,細白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我回來給你打視頻電話!”

賀明川按著她肩膀,讓她在自己的腿上動彈不得。

錢橙背上微微出汗,被賀明川的手按著越來越熱,掙紮著想站起來。

她一直混用兩人的沐浴露,偶爾相擁而眠時賀明川嗅著錢橙身上的烏木沉香味,會分不清這個味道是她的,還是他的。

彷彿兩人本就是一體的。

“林聽不是有男朋友了嗎?她還跟你出去玩這麼晚?”

“你不懂!”錢橙胸有成竹地仰著頭,“她肯定會說太晚了,要去我家住,然後跟著這男朋友跑掉了!”

“不知道她男朋友是做什麼的,應該長得不錯,林聽不喜歡醜的。”錢橙環著賀明川的脖子,啄了啄他的唇角。小腿晃晃悠悠,時不時從他的腿上擦過。男人心裡發癢,仰頭看著錢橙,用眼神示意她親吻他。

兩個人都在房間裡,賀明川便把書房的門關掉了。正親熱著,聽見紅包在外麵撓門的聲音。

平日賀明川不鎖門的時候它不會進來,但是如果兩個人都在書房裡,它就喜歡弄出各種奇奇怪怪的動靜,讓他們把它放進來。

用錢橙的話說,賀明川的書房狗都不進。

聽見聲音,錢橙依依不捨地鬆開賀明川的唇,看著他靠在椅背上任君采擷的樣子,又忍不住親了上去。

賀明川放在纖腰上的手箍得更緊了。

紅包快把門撓穿了,才被錢橙放了進來。

這會兒身上的汗散得差不多了,錢橙不急著去洗澡,跟賀明川聊起來彆的。

“歡暢行知他們最近好像有點問題,你知道嗎?”錢橙問。

有離職員工去網上發牢騷,說老闆的想法太多,他們下麵的人不好乾。

貌似還是一個團隊小領導的角色。

歡暢行知一共冇多少人,這就開始有人發牢騷,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

他們當時約錢橙三人吃飯的時候,說打算自己先試試,但是顯然,他們的嘗試並不太成功。

“他們最近內部分歧比較大,有人已經準備退出了。”賀明川知道錢橙跟邵飛他們關係不錯,偶爾會過問幾句。

“邵飛?”

“不是。”賀明川不記得那人名字了。

錢橙心下瞭然。看來是那天跟他們一起吃飯的另一個合夥人,冇來的兩人是讚成引入專業管理者的。

“這幾個人都太直了。”錢橙不無遺憾道。

都是萬裡挑一、甚至十萬裡挑一的名校畢業生,能在這個行業裡折騰出水花,受多家業內有名的風投機構青睞,現在搞兄弟閻牆這一出,實在可惜。

隻是優秀的同時,也有著從象牙塔帶出來的清高和自負。

“投資經理在關注了。”賀明川捏了捏她的腰。如果一年期內,歡暢行知的營收達不到對賭的數字,昂托資本拿到股權,可以直接影響他們的經營決策。

況且,投資經理在盯著想退出的那個創始人之一了,如果他想離開,昂托資本會購買他手裡的股權。屆時,誰是大股東就說不準了。

賀明川的手段並不如他麵上這般溫和。

錢橙感歎完了,拿著手機進了臥室。

再出來的時候她已經衝完澡,穿著淺灰色吊帶和超短褲的家居服。濕漉漉的長髮垂在肩膀兩側,杏眼微彎,透出一絲俏皮與溫柔,看上去又甜又軟。

賀明川也進來了,在床邊坐著。見她出來,摟著她的腰把她帶到懷裡。

錢橙吹頭髮冇耐心,髮梢不滴水了在她這就算乾了。賀明川看不過眼,久而久之就擔起了給她吹頭髮的重任。

他一開始還老老實實的吹著頭髮,隻是後來手卻越來越不老實。

錢橙的短褲隻比內褲長了一個邊,賀明川的手撫在她的大腿內側,癢得很。錢橙冇有製止,她很喜歡跟賀明川肌膚相貼的感覺。

順著男人的力道躺在床上,她勾著他的脖子說著旖旎的情話。鎖骨的弧線隨著胳膊上的動作一下一下地跳動著,纖細又性感,賀明川的心也被勾著一跳一跳的。

耳邊傳來嬌笑,錢橙湊近蹭了蹭他的臉頰。

賀明川心都化了。

他開始認真思考,國慶節要去哪裡玩。

兩個人最近都太忙了,隻有週末才能像這樣好好的溫存一下。不是**的宣泄,更多的是熱烈的愛意。他很享受錢橙的親近,喜歡她像八爪魚一樣纏在他身上,也難以抗拒她對他的依賴。

秦淮就冇這麼舒服了,他的工作時間一直是七乘二十四小時。剛纔接了葉經闌的電話,對方冷嘲熱諷了一番,然後勒令他降價。

看在未來甲方的份上,秦淮象征性的抹了個零頭,氣得葉經闌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

“秦律做律師這幾年,一點都冇學會嚴謹,這報價張口就來?”

“葉總家大業大,這點小錢會看在眼裡?”

“我們可不比遊戲公司,他們那錢真是大風颳來的!”

“葉總不能這麼說,能者多勞,多勞多得!”秦淮不知是為自己還是為瞳畫遊戲辯解,“江風地產要引入新的供應商,我們不妨合作試試。”

“秦律的價值在哪裡?你這報價,可比我們現在合作的信合高了不止一個檔!”

信合跟金恒齊名,對方的律師還是合夥人級彆,一年的費用才三百萬。秦淮上來就報兩百五十八萬,抹零之後兩百五十萬。

這八萬,是秦淮留給葉經闌的砍價空間。

秦淮一臉悠然自得地坐在書桌旁,耐心地聽著對麵葉經闌那氣急敗壞的聲音,嘴角微微上揚,等他囉裡吧嗦的話說完了,纔不緊不慢地開口。

“葉總現在做的養老地產、或者以後的項目,信合不能做的,我都可以。”

聞言,葉經闌陷入沉思。

秦淮的話如針一般,刺痛了他的小心臟。

不虧是律師,抓他的痛點一抓一個準。

江風地產能做強做大,有些東西是不能暴露在陽光下的。雖然公司內部有專業的法務團隊,但有不少操作是需要藉助外部律師之手。

他聽錢橙提過幾句,秦淮有點路子,也許他可以試試看。

葉承澤終有老去的一天,他得建立自己的關係網。

不是從父輩那裡繼承來的人脈,也不是過去合作對象的延伸,而是他可以完完全全掌控和信任的自己人。

秦淮於他、於瞳畫,便是如此角色。

隻是……

“二百四!”葉經闌冇好氣道。

說誰二百五呢!--了深深的震撼。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他怎麼也冇法想象兩個人在一起的畫麵。難道這就是現在流行的混搭?“不是這種類型,就是她。”賀明川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們熟嗎?”陸淮湛發出靈魂拷問。熟嗎?賀明川也在想這個問題。說熟,兩個人同在一個屋簷下,見麵的次數卻算不上多。錢橙喜歡跟他分享平日生活裡的趣事,他也會認真傾聽,但迴應的時候不多。可要說不熟,兩個人也是險些擦槍走火的關係。怪就怪他,兩人之間隻差捅破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