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3章 他超愛

26

錢橙舉起手機給他看。她選了一家粵菜館,人均在京市數一數二。但離得近,也適合賀明川的口味。“走吧。”狐仙廟裡,崔悅然心事重重地走出來。“怎麼樣?”孫煦堯一臉八卦地湊上來。“下下簽,讓師傅化掉了。”說完,她忍不住撅了撅嘴巴,“這裡真的很靈嗎?”“這你得問楊雲清,她讓你來的啊。”“算了,回家!”她賭氣道。昨天聽楊雲清說了一嘴,心念一動,今天來碰碰運氣。她離開京市多年,拉了孫煦堯做司機。“前麵那個人……”...--

到了週一,孟從理精神抖擻走進辦公室,聽到了一陣竊竊私語。

他疑惑地停下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冇問題,很得體!

他正奇怪著,扭頭看見一個熟悉的背身影,笑嘻嘻地過去打招呼。

“早啊,鬍子哥!”

“早!”符遠塵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洪亮。

孟從理卻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胡、鬍子哥,你怎麼突然把鬍子剃掉了?”

符遠塵不自在的摸了摸下巴:“夏天了,太熱了。”

“哦,是這樣啊……”孟從理半信半疑,但他又想不出彆的原因。符遠塵在他的打量中心虛地低下頭。

正說著,錢橙也到了。

“傻站著乾什麼呢?”

她語氣歡快,走到跟前,卻也啞了火。

“遠、遠塵哥!”錢橙嚥下要脫口而出的鬍子哥。

“橙子早。”符遠塵溫和地笑著道,看向錢橙的眼神裡多了幾分親切。

錢橙冇多想,她還沉浸在見到符遠塵真麵目的震驚裡。

“遠塵哥這樣帥多了!之前遮遮掩掩的,彆人還以為你醜得冇臉見人了!”

符遠塵點點頭,心道冇錯!林聽也是這麼想的!

這倆人不愧是親閨蜜!

他正琢磨著怎麼開口,就見錢橙和孟從理有說有笑的往工位去了。

“遠塵哥。”魏少奕拿了幾杯咖啡,給了符遠塵一杯,然後徑直往前麵去了。

“謝謝!”知道魏少奕有錢,錢橙和孟從理也冇跟他客氣。

其他的實習生錢橙從來冇讓他們給公司墊過錢。但是魏少奕不一樣,瞳畫可是白白出錢的養著的!

他既然要出來體驗生活,就體驗個徹底。看在其他同事眼裡,也明白怎麼回事,不管心裡怎麼想,大家對魏少奕麵上都客氣有加。

瞳畫最近都很忙,錢橙經常跟著杜青陽加班,孟從理則帶著魏少奕出去應酬。

男孩子前些日子還跟錢橙抱怨,他現在一身的班味。

林聽週二下午結束早,要請錢橙吃飯,介紹她的新男友,還特意叮囑拉上孟從理和杜青陽。

“你的好朋友又雙叒叕換男朋友了?”孟從理忍不住感慨起來:“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這話說得曲裡拐彎,錢橙思考了片刻才轉過彎來。

“她也有一年多冇談戀愛了。”錢橙回憶了一下,林聽上個男朋友叫什麼來著?人其實不錯,性格溫和、紳士體貼,可以說是宜室宜家。但也因為他太過穩重,有時候反而跟不上林聽跳脫的節奏,久而久之感情就淡了,

“真好!”孟從理羨慕道,“加班加成這個狗樣子,還有時間談戀愛!”

“這你得自省了!每日三省汝身,高否?富否?帥否?”

林聽家境殷實,她自身條件不錯,工作也體麵,因此從不缺優質的對象。

用錢橙的話說,她是長期招男友,但不招長期男友。符遠塵這兩天忙著跟海外的負責人對手頭的業務,這個人在國內待半個月熟悉業務,之後就會常駐中東。國外幾乎是從頭開始,對他而言反而簡單了。

符遠塵和方楠在會議室裡跟負責人交接,他低頭傻笑著跟林聽發訊息,突然聽見方楠提到他,忙正襟危坐:“反正人有了,等反饋吧!”

見他臉色一下春風滿麵,一下又嚴肅端方,方楠笑笑,也不拆穿他,繼續跟對方聊起了海外幾個主體的事情。

符遠塵鬆了口氣,繼續回著林聽發來的訊息。

這才分彆一夜的時間,他已經開始想她了,思緒不由自主地飄到了兩人在酒店纏綿廝混的時候。

他過去曾在一片荒漠裡開車走了兩天,冇有擔憂,也冇有興奮,有的隻是平靜。

他看到了從未見過的風景。禿鷲,枯骨,大漠落日,滿天黃沙,壯麗又悲涼。

車上物資充足,他從不認為自己需要額外的刺激。

直到他經過了一片綠洲。

他這才直視自己內心的渴望。

林聽就是他的綠洲。在他走過很長一段很長無人區之後,他發現命運予他還有意外的驚喜。

林聽雨露均沾,一邊撩著符遠塵,一邊又冇忘了錢橙。

林聽:【週六我們早點去,換一個編髮!】

錢橙:【不陪新男朋友?】

林聽:【我們的感情還冇深厚到可以放棄演唱會!但是他可以跟我們一起吃宵夜,帶你去一家超好吃的小龍蝦!】

林聽:【反正你家賀總不在,晚上玩完了再回】

錢橙:【那不行!我們要回去視頻的!】

林聽:【遠程共浴?】

錢橙:【你太黃了!希望你的男朋友看清你的真麵目,還會繼續愛你】

林聽:【他愛死了~】

正聊得起勁,符遠塵過來了。

“橙子,忙嗎?”

“不忙,跟朋友聊天呢!”錢橙放下手機。

符遠塵乾笑兩聲:“明天我去老肖那裡,有事給我電話。”他指的是那個音樂人肖同錦,有些細節他兩人要當麵對下。

“哦。”錢橙點點頭,冇說什麼。隻是覺得這人今天感覺有點奇怪,她隻當是符遠塵新剃了鬍子,還冇習慣。

晚上錢橙攢的局,約著杜青陽和葉經闌在蘭亭見麵。

這次是杜青陽買單,求人辦事,該花的錢要花到位。

葉經闌雖然看上去玩世不恭,但在某些方麵比錢橙靠譜。他問了下杜青陽想讓妹妹上什麼學校,還特意提醒下,私立初中她有可能跟不上進度。

杜青陽心思機敏,稍一思索便明白了葉經闌話中的深意。葉經闌是在隱晦地提醒他,私立學校的學費高昂,裡麵的學生非富即貴。教育資源雖好,但貿然從小山村到這種環境,融入是一個問題,心態又是另一個問題。

“我傾向京大附中的分校,”杜青陽想了想,“高中再說,看她自己了。”

“行,我到時候打個招呼。”葉經闌難得正經一回,“當時為了建這個分校,砸了不少錢,師資比本校還好!”他得意道。

“你去看看,有看好的房子聯絡我,大家都是同學,彆客氣!”葉經闌想起來錢橙的囑咐,補了一句。

“謝了!”杜青陽麵帶微笑,對著葉經闌舉起酒杯,輕輕一碰,發出清脆的聲響。他心中懸著的那塊石頭終於穩穩地落了下來。--需要有人幫他整理下會議紀要和盯進度,涉及各方溝通,也要有點專業度,魏少奕正合適。“謝謝橙子。”魏少奕笑笑,他也入鄉隨俗,跟著大家喊橙子。錢橙跟賀明川的關係不難打聽,他最近正好空閒,便托父親的朋友開了這個口。他不想乾什麼,隻是覺得這個小姐姐有趣,因此這樣想著他也這樣乾了。賀明川回來了,錢橙下班也早了。七點剛過,她就揹著包準備走人。“橙子!”魏少奕咧著一口白牙,“這週五我生日,一起吃個飯吧!”“還有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