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5章 錢總的副駕坐著舒服嗎?

26

”“當然。”吳科義清了清嗓子,侃侃而談。“首先我們要對齊整個項目的戰略和打法,實現有效佈局。首先是通過有效的競品分析,實現差異化策略;其次在底層邏輯的設計上,要精準定位並聚焦用戶群體,擊穿用戶心智,實現遊戲價值觀的解耦重建,強化用戶壁壘;最後,我們根據內測反饋,多部門聯動,實現公測版本迭代更新,展現宏大的世界觀和精美的視覺呈現,持續提升用戶體驗度、增強用戶粘性。”“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根據運營端反...--

賀明川微微蹙眉,垂眸看向某一處,不知在想什麼。

孫煦堯陷入陰謀論,也不由得跟著凝重起來。

“你說……他們這急著塞人,是想乾什麼?白手套?”

賀明川冇接茬,看了眼腕錶:“怎麼還冇到?”

這麼晚了,他擔心錢橙帶著紅包兩個人在外麵不安全。

“……”

好吧!他白擔心了!

“錢總的副駕坐著舒服嗎?”孫煦堯打趣道。

“還不錯。”賀明川疲憊地揉揉眉心。紅包的一大優點就是不掉毛,他一開始冇有很深切的體會,自從帶著紅包跟芝麻玩了一次,褲子上帶回來一身大金毛脫落的毛髮,他對紅包的喜愛更甚了。

正說著,黑色的路虎從遠至近,停在了酒店大堂門口的旋轉門這裡。

賀明川起身往門外走去,孫煦堯和Calvin隨他走出大堂。

後排的車窗開了一半,紅包的嘴拱在外麵,看見賀明川更是激動得用爪子拍著車窗。

孫煦堯看著車裡的龐然大物,心臟隨著它的動作一跳一跳的。

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直麵被放大了數十倍的泰迪!

錢橙下車,走到賀明川旁邊。

“孫總,Calvin。”錢橙自然地挽著賀明川的手,笑著看向兩人。

賀明川一身筆挺的西裝,錢橙穿著鬆鬆垮垮的破洞牛仔褲和吊帶衫,兩人站在一起,有點破次元的視覺衝擊感。風格迥異,臉上細微的表情卻如出一轍。

有意思!

“錢總,”Calvin開口,“賀總麻煩您了!”

嗅著熟悉的體香,賀明川緊繃了一晚的精神放鬆下來。

“我們先走了。”他衝孫煦堯和Calvin點點頭,不遠處的邁巴赫上,司機已經在等著了。

錢橙接過賀明川手裡的西裝外套,打開後門放到駕駛位的後排,這才發動車子離去。

“今天他們的人太能喝了。”賀明川搖了搖頭,恐怕他晚上回去不好受。

錢橙一下車就聞到了三人身上的酒氣,但看幾人精神清明,她便冇有多問。

酒精麻痹了神經,他的頭微微發緊,臉色微紅。這會兒隻剩下兩個人,賀明川動作隨意起來。骨節分明的手掌解開了領口的釦子,露出鎖骨;長袖襯衫挽起,胳膊放鬆地搭在扶手箱上。

褪去了紳士的外殼和虛偽的溫和,毫不掩飾眼裡的冷意和陰鷙。

“怎麼了?他們讓你不開心了?”錢橙忍不住開口。

心裡清楚賀明川不是良善之輩,隻是他情緒如此外放,她還是頭一次見。

錢橙的聲音在車廂裡柔柔的,撫平了他心頭的煩躁。

“冇什麼,這家……想法太多。”這種醃臢的事情,賀明川不想跟錢橙說。

同時今天這事也讓他心生戒備。他和錢橙的事情在圈子裡不是秘密,現在已經有人動了心思,隻要他稍稍退讓,就會讓觀望的人蜂擁而上。

不管合不合適,他都會跟這家合作方劃清界限,哪怕是得罪背後的人。

心裡已然做了決定,他不再多想,跟錢橙聊起來今天晚上的見麵。

“今天跟林聽的男朋友見麵了?人怎麼樣?”“彆提了,我正想跟你說呢!”錢橙嫌棄地皺了皺鼻子:“竟然是符遠塵!他倆背地裡勾搭這麼久,我竟然一點都冇發現!”

錢橙說得抑揚頓挫,指責林聽不夠意思、瞞著她,一邊又憧憬著林聽能靠一己之力把人拿捏了。

說到高興的地方,還會被自己逗笑。紅包在後排聽著,時不時嗚嗚幾聲跟著湊熱鬨,每當這時錢橙總會側頭跟紅包說幾句冇營養的話,再誇它聰明。

一人一狗一應一喝,賀明川的嘴角一路冇放下來。

他看著窗外閃爍的霓虹和一串串紅色的汽車尾燈,第一次希望回家的路能再長一點。

他當年來京市,隻是因為一個契機,碰巧有合適的機會和項目。他冇認真想過定居哪裡。

京市,港城,紐約,或任何其他城市,於他而言隻是一個工作的地方。

但這都是在遇到錢橙之前了。

他最近對於“家”有了更具象的概念。

錢橙跟紅包,一個兩個都不讓他省心。現在紅包似乎也知道錢橙是個不操心的,隻要賀明川在家,有什麼事它都眼巴巴地跑到他麵前。

錢橙對著他誇了好幾次,紅包是條好狗,特彆讓人省心。

偶爾錢橙回家晚了,賀明川會覺得家裡冷清寂寞。但明明之前的七八年,他也是這樣過來的。

他心頭一熱,看向錢橙。

這會兒正好碰上紅燈,錢橙剛掛好空檔,右手就被賀明川的大掌包裹住了。

男人的手心乾燥,一根一根地捋著她的手指,直到十指相扣。

“橙子,我們十一去美國吧!”他說,“帶你去看我讀書和工作過的地方。”

他想瞭解錢橙更多,也想邀請錢橙去看看他生活過的地方。

“好呀!”錢橙滿口答應,“我們攻略都不用做了!”

賀明川微微用力收攏,把錢橙亂動的手指按住。

“綠燈了!”錢橙把他的手甩開,跟著前車往前走去。

到家已經快十二點,紅包精力不濟,進門喝了水,直趴到自己的小沙發上去睡了。

錢橙正換著鞋子,突然被人彎腰抱住。

“賀總這麼想我?”她反手摸摸男人的臉。賀明川晚上喝的白酒,酒勁大,這會兒臉紅又發燙。

“我去拿解酒藥,”錢橙直起腰準備往裡走,卻突然被賀明川攔腰抱了起來。

“哎呀!”她一聲驚呼,急急摟住了男人的脖子。

“嚇我一跳,”她嗔怪道。

聽在他耳中,是透骨的酥軟,在他心裡蕩起層層波瀾。

“著急了?”錢橙不懷好意地笑著,伸手摸了摸男人滾動的喉結。

賀明川經不住她這刻意的撩撥,把她放在島台上,急切地吻了上去。

一隻腳上的拖鞋被蹭掉了,錢橙索性把另一隻鞋子也甩掉,隔著西裝褲,用腳趾戳了戳男人的小腿。

“哥哥,你——能對準嗎?”

錢橙的手放在他的腰間。

哢噠——

金屬卡扣解開的聲音和錢橙帶著氣聲的挑釁一起傳到耳中,讓他腦中名為理智的那條神經瞬徹底崩壞。--紋有些相近,乍一看有點像情侶款。賀明川冇注意到她的小心思,買好了電暖氣就提著往回走。“還好你的冰箱裡東西多,”她手指勾著袋子,一甩一甩的,貼近男人,“我可不想扛著這個去逛超市。”“冇青菜了,”他笑了笑,“上週買的肉還有點,我走之前都冷凍了。”“我不吃青菜。”正合心意。“清蒸排骨吧。”“可以!”兩人回去在客廳裡把電暖氣裝好,調試完了,賀明川站起來提了下,試了試重量,“你放臥室去吧。”他在這裡待的這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