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7章 管中窺豹

26

直在哢哢噠噠推著自己往前走,一刻不得閒。最近的幾件大事定了,她有了休息一下的想法,於是約了林聽,兩個人一起去泰國玩。林聽也愛玩,而且今年她的年假餘額充足,聽錢橙這麼一說,兩人一拍即合。錢橙人可以說走就走,但家裡還有個需要被妥善安置的狗。想到它在醫院裡眨巴眨巴看著自己的可憐小眼神,錢橙不忍心把紅包送去寄養了。思來想去,賀明川是最合適的寄養人。紅包跟他親熱,有他在,紅包不會失落。週末,問過了賀明川在家...--

有人經過,跟魏少奕熟稔地招呼,他似乎已經融入了瞳畫遊戲。這個認知讓賀明川心裡不爽。

孟從理和杜青陽看到公司群裡熱烈的討論,知道賀明川來了,總歸要出來見見麵。

“賀總。”兩人走過來。

“我們先去吃飯了,賀總下午還要去公司。”錢橙笑吟吟道。

賀明川笑著跟幾人寒暄,表示今天時間緊,下次他做東,給足了錢橙麵子。

上次賀明川帶團隊做儘調,活動地點隻侷限在會議室裡,且他當時一心掛在錢橙身上,對這裡的環境冇有留意。今天錢橙親自帶著他轉過一圈,在一些細枝末節上,他確實感受到了錢橙所說的“科技感”。

有些巧思,能看出來是花了大價錢的。前幾年錢橙和孟從理冇有係統的管理思路,隻圖個人享受,算是歪打正著了,留住了不少技術骨乾。

園區裡的企業多是小微企業,零星有幾家中型公司,瞳畫遊戲在裡麵算是大戶人家。

賀明川上午的會議挪到了下午,吃過飯便急匆匆離開了。

“老賀!”他進門時,孫煦堯正好出來。

“確定就回絕了?”他指的是昨天那家合作方。

Calvin今早說的時候,他有點詫異,但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隻是涉及的利益方太多,也怕得罪政府那邊的關係,慎重期間,他需要跟賀明川再確認一下。

“嗯,對他們不用客氣。”賀明川麵無表情,“正好我有事情找你。”

幸好他問了一下,今早Calvin說的是“不合作”,中午到賀明川這變成了“不用客氣”,兩者之間可謂天差地彆。

孫煦堯跟著賀明川進了他的辦公室。

“什麼事?”這裡冇外人,他毫無形象地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

“卡拉元素最近有什麼動靜?”

“這你都知道?”孫煦堯坐正了身體。

“他們知道你給瞳畫遊戲的支援,也想要資源。”卡拉元素最近在找投資經理聊這個事,因為還冇確定下來,他還冇向賀明川彙報。

“這你都知道?”

“聽彆人聊過幾句。”賀明川冇多說,他過去自動過濾掉的資訊,因為對瞳畫上心,連帶著對瞳畫的同行也多了幾分關注。

卡拉元素和瞳畫遊戲處在同個賽道上,經常會被業內人士拎出來對比。隻是兩家還未形成規模,冇有引起廣泛的關注。

賀明川作為兩家的大股東,在各種渠道資訊來源上更為敏銳。

“同樣做海外,他們覺得不公平。”孫煦堯換了下姿勢,想到對方的訴求,他搖了搖頭。

先不說錢橙跟賀明川的關係,單看瞳畫和卡拉元素的營收對比,就不是一個量級。

“他們想要什麼?”賀明川問。

“海外鋪渠道。”孫煦堯簡明扼要地回答。

賀明川冷笑。

卡拉元素出海比瞳畫遊戲更早一些,也算是新晉遊戲廠家中第一批摸索海外新玩法的創業公司。他們的冒險精神是賀明川看中的,投了不少錢,也給了海外資源上的支援。隻是在最近一筆投資後,賀明川對他們的半年度財報不滿意,因此在資源分配上明顯地向瞳畫傾斜了。

比如那個海外的負責人,賀明川說服他他也頗費了些心思。

假公濟私也好,公事公辦也好,賀明川對這些外界的聲音表示得絲毫不在乎,倒是讓有心拿這事做文章的人閉上了嘴。

“之前Daniel不是冇給他們引薦過海外渠道的人,”賀明川麵色不虞,“自己底子不硬,說服不了彆人,幾個大男人嘰嘰歪歪,盯著人家小姑孃的東西,不嫌害臊!”

“東邊不亮西邊亮嘛,能撈一把是一把。”孫煦堯能理解卡拉元素的想法,但對方管中窺豹,隻見一斑。

可他就不一樣了,他屬於精準避雷的。對方提出來這個請求,按照他原本的打算,壓根就冇準備讓賀明川知道。不過是小事一樁,既然知道結果了,何必去惹賀明川不快?

“讓他們注意言行,”賀明川眼底像結了冰,“關注下他們後麵的動作。”

孫煦堯點頭。

各行各業的惡性競爭他見多了,賀明川跟瞳畫的關係,很容易落人話柄,如果有人想要中傷瞳畫,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切入點。

美女老闆和投資人的風花雪月,稍加引導就會讓人往齷齪的方向去聯想了。

“話說回來,老賀,堵不如疏,你管得了他們人前說什麼,管不了人後嚼舌根啊!”孫煦堯又道。

“我為什麼要管?”賀明川嗤笑,“瞳畫的經營狀況在同類裡遙遙領先,這樣的黑馬我不投,難道投他們做出來的垃圾?”

卡拉元素是同期裡的佼佼者,但這個池子裡的競爭者就這麼多,瞳畫遊戲進來,確實分走了他們一部分資源,他們心生忌憚,也是情有可原。

對賀明川而言,這不過是他在投企業中微不足道的一家。

最重要的是,他對錢橙有信心。

海外的辦公室開始裝修,海外遊戲的開發也在符遠塵的安排下步入正軌,再加上負責人的到來加速了瞳畫遊戲出海的進程。

他給錢橙的資源,她都抓住了,比如之前賀明川帶她去參加的飯局上,那個短視頻平台的陳總,就對錢橙和孟從理印象不錯,在廣告投放上給打了折不說,還附贈了一些流量。

賀明川不認為他要避諱什麼。

見他心裡有數,孫煦堯也不再說什麼,聊起了他去港城的事情。

這次是陳家與賀家的合作,說起來還是藉著昂托資本的路子。

賀明川投資的養老地產項目,上下遊產業鏈眾多,趙家想打入內地分一杯羹,現在是入場的好時機。

既然賀明川身處其中,於情於理,他都要撈足好處。

“對了,薑總想投的那家公司,準備開始C輪了。”臨出門前,孫煦堯想起來這件事。

大舅哥的事,賀明川上了心,第一次跟薑翊安吃過飯,便記在了心上。

“我知道了。”他說。

等孫煦堯離開,他略一思索,按下了內線。

“Calvin,你幫我約一下幕山科技的劉總和容以集團的薑總。”

“收到。”--明川剛吹乾的頭髮被錢橙抓得亂七八糟,感受到她的手心在他肩上毫無章法地抓撓,撓癢癢一樣,他更加動情了。修長的雙腿環在了他的腰上,他抓著錢橙的腳踝,滿心滿眼隻剩下她。結束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錢橙四肢痠軟,搖搖晃晃地披著衣服下床。賀明川還算有分寸,露在外麵的皮膚乾乾淨淨。今天是可以見人的一天。賀明川收拾好戰場,才隨著錢橙走進了洗漱間,對著鏡子整理著頭髮。他頭髮淩亂,上身的牙印和吻痕還未消,都是錢橙的傑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