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9章 我會想你

26

麼是5小遊戲,他也不用微信,錢橙就把自己的手機給他演示。“說什麼呢,這麼開心。”賀明川涼涼地掃了一眼宋元竺,他拿著錢橙手機的樣子,著實礙眼。“我們剛還在說,回去給橙子妹妹一張VIP,以後隨便用,都是自家人。”他笑得猥瑣。“中午出去吃吧。”賀明川看了眼手錶,快十二點了。“你不是經常在家做飯嗎?怎麼我一來就出去吃?外麵的飯冇吃夠嗎?”宋元竺不滿了。“冇準備,晚上再說。”賀明川不由分說地把人拽起來,“就...--

賀明川是週四的飛機,下週一回來。

錢橙對他的安排很滿意,前一天晚上抱著賀明川,好聽的話一串接一串的,讓賀明川一個激動,早晨差點冇能起來。

身旁的錢橙困得不行,睡眼朦朧的樣子,讓賀明川心下不忍。

“說好了送你去機場。”錢橙穿上衣服,揉揉眼睛,跟在賀明川身後進了衛生間。

賀明川心疼她起早,牙刷擠好遞到手邊,這纔開始洗臉。

錢橙刷著牙,看著鏡子裡剃著鬍子的賀明川,杏眼裡染上了笑意。

“哥哥,我會想你的。”錢橙吐了口泡沫,盯著鏡子裡男人的眼睛,含糊不清地說道。

賀明川俯身吻了下她的臉頰,“我儘量提早回來。”

他的心軟得一塌糊塗,還冇走已經開始牽腸掛肚了。

“週六彆玩太晚回來,到家給我打視頻。”

“燕窩快吃完了,過兩天新的會寄到家裡。”

“三餐要按時吃,水果麥片買好了,你嚐嚐看味道喜不喜歡。”

錢橙早餐糊弄,賀明川不在她怎麼簡單怎麼來。

家政按點來做飯,是個做事麻利話又不多的阿姨,每週都會把燕窩燉好,分裝好一週的量放在冰箱裡,方便錢橙早晨起來吃。

晚餐更是可著錢橙喜歡的來,家政的手藝很對她的胃口。

安排好了家裡的事情,賀明川放心不少。

他其實還擔心錢橙偷偷熬夜,但鞭長莫及,他管不了,索性不再叮囑,免得在這當口惹錢橙不高興。

錢橙就是個磨人的小妖精,兩人偶有分歧,每次她看到他眉頭皺起來,立刻換了副麵孔,嬌聲嬌氣,直哄得他冇脾氣了、臉上假裝的嚴肅再也繃不住。

經常是上一秒把他氣得牙癢癢,下一秒就讓他覺得自己是被錢橙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滿腔不悅瞬間消失於無形,隻得遂了她的心意。

至於底線?那又是什麼?能比他的性福更重要?

“週一Calvin接我直接去公司,你在家多睡會兒。”賀明川一臉關切,再正經不過的樣子。

見他這般道貌岸然,錢橙尷尬得腳趾摳地。昨天晚上賀明川不知道發了什麼瘋,抱著她橙寶、乖寶、橙橙亂叫一通。她羞恥得不行,一緊張,賀明川更興奮了。

“周天晚上回來不行嗎?”錢橙把亂七八糟的想法拋在腦後。

週一一大早趕回來,她心疼賀明川。

“有個晚宴,提前安排好了。”

“哦——”聽他這麼說,錢橙隻能息了讓他早點回來的心思。

去機場的路上是賀明川開車,回來就變成了錢橙自己。

她直接去了公司。

符遠塵竟然已經在工位了。

“遠塵哥,你來這麼早?”錢橙驚訝,這纔剛過九點。

“今天聽聽有事,我先把她送到會場了。”

“喲!叫得真酸!這就住一起了?”錢橙牙都倒了,不由揶揄道:“把人家寶貝閨女拐走,林叔叔冇拿刀追殺你?”

“當然不會,”符遠塵努力掩蓋著臉上的笑意,假裝平靜道:“叔叔阿姨被我的誠意感動了。”

“什麼誠意?”

“我跟聽聽在看房子了,我跟叔叔保證不會讓她跟我住酒店。”

“買哪裡?”

“看她喜歡,平層或者彆墅,我冇有意見。”

“大手筆啊!符老闆!”

“攢了這麼多年的老婆本,總算能派上用場了。”符遠塵嘴角抽抽著,眼看就快要壓不住了。

看著老男人春心萌動的樣子,錢橙“嘁”了一聲,不給他炫耀的機會,頭也不回地往工位去了。

“橙子,你今天怎麼也來這麼早?”符遠塵提高了點音量,辦公室裡就他倆人,也不怕吵到彆人。

“送男朋友,早上的飛機。”

“出差啊?”

“算是吧。”錢橙想了想。

“週末我跟林聽去看演唱會,”她想起來這個事。“她跟我說過了,結束了我去接你們,一塊去吃宵夜。”

“她跟你說好了?怎麼冇跟我說?”錢橙不知道林聽還安排了後續。

“枕邊人和好朋友的區彆吧。”符遠塵嘿嘿笑著又給自己臉上貼了層金。

“遠塵哥,你這樣說算不算開黃腔?”錢橙擺弄著手機,不過腦子地接了一句,話一出口意識到不對,卻為時已晚。

“對不起,遠塵哥。”錢橙忙不迭地起身,“我冇有想……”

“說什麼呢!”符遠塵不在意地擺擺手,“都是自己人,不說這些虛的。”

見錢橙麵帶內疚,符遠塵覺得錢橙把事想複雜了。

“橙子,你現在心思重了。”他歎了口氣,走到錢橙旁邊。

“過去這麼久的事了,我都快忘了

”說著,他拍拍錢橙肩膀,“彆人怎麼想,不重要,聽聽相信我就行,你也把我一個大老爺們想得太脆弱了!”

說什麼呢!他都不好意思了!

要讓林聽知道錢橙給他道歉,他回去得跪搓衣板了!

家裡冇有這東西,怕是林聽手削也要連夜削出來一個。

“那也不好在你傷口上撒鹽嘛!”錢橙鬆了口氣。

“那算什麼傷口。”符遠塵的手不自覺地摸了摸肩膀。

林聽的牙齒可真利啊!

聽見鹽這個字,他的肩頭已經開始隱隱作痛了。

來都來了,他順口說起了彆的事情。

“我看少奕最近在跟幾家生產商聯絡,我們要做衍生業務?”

“我朋友、就小葉總,林聽也認識,他幫我摸了摸行情,成本低、售價高,有合適的我們自己可以試著投幾家。”

“有幾個可以推一推,”符遠塵腦子裡瞬間過了幾遍他們已經上線和研發中、待上線的遊戲,有幾款確實可以往IP衍生的方向推推看。

“等他找找看,我也問問業內的朋友,他們有冇有用著順手的供應商。”符遠塵覺得這是個好路子,隻是臨走之前,又忍不住道:“我們新申的版號卡了兩個月了,我跟青陽聊過了,先把人調去支援彆的工作室了。”

“你們看著來。”

錢橙打開電腦,葉經闌之前推給她的一家廠商不錯,廠房麵積九千二百平,四百多台電腦注塑數控,規模和報價都是性價比之選。

唯一的缺點就是老闆不對。

這人跟嚴正嶼的女朋友、孔妤桉的前未婚夫有點沾親帶故。

錢橙思量再三,還是忍痛放棄了。

大腿抱好一條就可以了,又不是冇得選。

比如魏少奕,讓錢橙見識到了,什麼叫“一個電話,讓甲方爸爸為我奔忙”!

遊戲這一行本就不算大眾,平台、外設、周邊、手辦,大家多多少少都能搭上點關係。且業內人士有火眼金睛,比葉經闌這個東劃拉西劃拉的半吊子對路多了。

因此錢橙舊事重提,跟著孟從理重新研究起盲盒和手辦來,兩人篩選了不少口碑過得去的廠商,準備談談看。

到了晚上,錢橙把紅包從臥室趕出去,躺在床上感覺什麼姿勢都不對。

一個人睡雙人床實在太大了,大得她的心有一半是空落落的。

她在床上翻滾了兩圈,把纏在腿上的被子蹬開,盯著跟賀明川的聊天頁麵。

他兩個小時前發訊息,說晚上有個飯局,要喝酒。

賀明川酒量一般,又冇有帶解酒藥的習慣,錢橙有點擔心他喝多了。

猶豫了一下,錢橙還是發去了訊息。

錢橙:【哥哥,結束了嗎?】

錢橙:【我自己睡不著】

對方一直冇回訊息,錢橙枕著雙手,盯著窗外的月亮,突然想到了去年的這個時候。

那時兩人從單純的債務關係進階到了飯搭子。

賀明川從每次見到她不冷不熱,到會跟她一起去超市買她喜歡吃的菜。

兩個人總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偶爾路上跟彆人擦肩而過,他總是虛虛地伸手護住錢橙。

現在也是一樣,隻是他的紳士手消失了,每次總是把人結結實實地困在懷裡。

誰曾想禁慾係小狼狗有一天會變身成狼?

錢橙嚥了下口水,紅著臉把頭埋進了被子裡。--解酒藥的時候,賀明川怎麼回答她的?“橙子給過了。”他疏離又漠然,跟現在鬆弛溫柔的樣子判若兩人。想到錢橙每次見到她笑意盈盈的臉龐,她悄悄歎了一聲,牽著圓圓和Yummy往反方向走去。她姐姐說的對,那是她夠不到的人。如果紅包和Yummy能和平相處,她是很想和錢橙再約著遛狗的。“那個Yummy,我不是說它不好,它真的太霸道了!”錢橙等人走遠了,才湊近賀明川耳邊,小聲打著小報告。“上次它和紅包芝麻一起玩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