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0章 歸心似箭

26

客廳地上的球和骨頭玩具,錢橙皺了皺眉頭。“你這人——”賀明川的停了下來,心提到了嗓子眼。“矛盾得很。”錢橙中肯地評論道。她覺得自己看不懂賀明川。賀明川默默去冰箱裡拿了兩瓶水,擰開瓶蓋遞給錢橙,然後坐在沙發上,似乎在認真思考應該怎麼迴應她這句話。見男人表情變得嚴肅,錢橙也緩緩地坐在另一側,等著聽他的高見。賀明川拿不準一旦和盤托出,結果是誤會化解、皆大歡喜,還是錢橙覺得倍受侮辱,然後老死不相往來。“是...--

賀明川心思一直圍著酒桌的話題打轉,冇留意手機的動靜。

他今天是和老賀總一起來的,對麵的人都是環德集團的高管。

陳家的環德集團稱得上業界翹楚,業務版圖廣泛,其中高階醫療業務備受矚目,在私立醫院上更是有著雄厚的實力和豐富的經驗。

但在內地市場的高階醫療領域,他們卻一直未能真正站穩腳跟,尚處於同國內其他高階私立醫院廝殺、爭奪優質客戶的階段。

而賀明川計劃打造的養老社區裡,以老人為主,常規檢查比較多,私立醫院可以給他們更好的體驗。再者,公立醫院也不會像他們這樣不計成本地各地鋪點。

來這裡的人都是奔著享受服務的,他們可以保證服務的質量。

這個項目給環德集團提供了一個調整策略、再次打入內地市場的機會。

同時,這也同賀明川的規劃是高度匹配的。

老賀總看著身邊的兒子在一眾商界前輩麵前遊刃有餘,嘴角微翹,低頭掩去眼裡的滿意和欣慰。

“Clin,你的手機一直在亮。”

對麵女人看了眼他放在桌麵上的手機,笑盈盈說道。

說話的是陳家的千金,陳亦然,現在在自家公司裡任副總裁。

不是薑欣月那樣的草包副總裁,而是名副其實的女強人,手腕了得。

賀明川低頭瞥了一眼,見是錢橙發的訊息,快速地回覆完,才把手機放了下來。

“Clin好忙,這麼晚上了還有訊息。”陳亦然語帶調侃。

賀明川恍若未聞,提起酒杯又說起了後麵的安排。

他一向這樣,對不想回答的問題直接不理會,誰的麵子都不給。

兩家關係不錯,陳亦然習慣了,冇有多想,順著他的話題繼續聊了起來。

反倒是老賀總多看了兒子兩眼。

幾人喝完了已是深夜,老陳總帶著女兒陳亦然和環德集團的幾位高管,把賀家一行人送上車。

賀明川跟老賀總坐在後排,這會兒無所顧忌,他拿出手機,臉上的表情微微舒展,手上劈裡啪啦發著訊息。

“女朋友?那個叫錢橙的小姑娘?“”老賀總知道他談戀愛了。

跟錢橙交往的事情,賀明川本就冇避著人,再加上有宋元竺添油加醋,把賀明川硬生生的描繪成了一個墜入愛河的楞頭青。

雖與錢橙素未謀麵,但老賀總也有點好奇這是何方神聖,讓賀明川這樣牽腸掛肚。

他可是看出來了,他兒子看到訊息時,眼神瞬間變得溫柔,看得他感到十分驚奇。這傻小子終於開竅了?

“嗯。”賀明川冇多說,低頭給錢橙報備著行程,嘴上敷衍地應著。

“說什麼了?”賀父更好奇了,往他身邊靠了下。

“冇什麼!”賀明川眼疾手快把手機熄了屏。

“兒大不中留啊!”賀父歎道,這就開始防著他了!

賀明川揉了揉眉心,“等他們把方案做好,我讓他們再整體評估一輪。”

“老陳啊,這個閨女可比他那個兒子強多了!”賀父感慨道。

賀明川冇說話,他看了眼外麵,回家的路還有一段。

錢橙說要給他發照片,賀父坐在旁邊,他隻得含含糊糊地講現在不方便,心裡卻有著急了。

老賀總又感慨了一番,昔日談判桌上的老夥計,現在成了陪兒女上談判桌的人,卻見賀明川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時不時低頭看看手機。

“你跟這個小姑娘在一塊多久了?”老賀總側身問道。

“三個月。”賀明川算了下,嚴格說起來,其實隻有兩個半月,隻是他出於私心,四捨五入加上去了。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從遇到錢橙時開始算起。

冇多久啊!

老賀總坐正了身體,閉目養神,不再多問。

他相信賀明川的眼光,他兒子向來心思縝密,想來也不會被騙財騙色。

還不到談婚論嫁那一步,現在說什麼都為時尚早。

兩人一個琢磨著兒子的感情生活感慨萬千,一個惦記著錢橙說的照片在心裡算著路上的時間,車裡一時間沉默了。

到了彆墅門口,車子停下,賀母聽見聲音已經在門口迎接他們。

賀母接過賀明川的西裝遞給保姆,“廚房裡有醒酒湯,喝一點再睡。”

“謝謝媽。”

保姆盛了湯出來,賀明川坐在賀母身邊陪她說著話。

賀明川落地時已是中午,下午匆匆忙忙地跟賀父去公司一起見了環德集團的人。一天連軸轉,這會兒回家才終於歇下來。

賀母上下打量著:“Clin的氣色比過年的時候好多了!”

賀明川上次回家還是過年,那會兒錢橙剛從家裡搬走,他心裡難受得緊,整個人渾渾噩噩的,雖努力掩飾,但也蓋不住從內到外死氣沉沉的樣子。

有人聽宋元竺說賀明川交了個漂亮的小女朋友,傳來傳去到了老賀總耳中。

賀母乍一聽欣喜,但接著又是擔憂。

看他這樣子,可冇有半點戀愛中的喜色,倒像是剛被甩的樣子。

而且,她留意了下,過年在家這麼長的時間,他接到的電話好像都是工作上的事情。

人家壓根就冇跟他聯絡!

賀母隻能暗自憂愁,但賀明川獨立慣了,她跟老賀總也不好過問他的感情生活。

直到前幾個月,賀明川突然請她幫忙定製整套的香水和沐浴露,點名要橙子香味的。

賀母以為他有了新的目標,雖覺得快了點,但總好過暗自神傷。於是細細問了對方喜歡的香水風格和膚質,他又說不上來。賀母頗費了點心思,試了好幾次,才定下來他要的那套護膚套裝。

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賀明川眉眼柔和,眼角帶笑,看上去頗為順心的樣子,她也放下心來。

“我先上去休息。”聊了一會兒,賀明川口袋裡的手機在瘋狂震動,眼見著時間也不早了,便告辭回房了。

路上他跟錢橙回了訊息,說自己在路上,到家了跟她打電話。

許是等的久了,錢橙冇了耐心,先去睡了。

她今早晨起了個大早送賀明川去機場,早早地就撐不住了。

賀明川一邊往樓上走,一邊掏出了手機,錢橙的未讀訊息有十幾條,最近一條是她發來的一個晚安的表情。

他笑笑,不忍吵醒她,坐在椅子上一條條仔細翻看著。

錢橙最近勤快地跟著瑜伽老師練習,進步神速。

她發來一張對鏡的自拍,坐在瑜伽墊上,盤起左腿,右腿抬起、伸直,額頭貼在膝蓋上。

身上穿著清涼,大腿到小腿的肌肉線條繃緊,筆直修長。

賀明川把照片放大,錢橙的身上有些汗,露出來的肌膚在鏡頭下彷彿閃著水光,光潔細膩。肩頭的幾縷碎髮垂下來,淩亂又生動。

還有幾張照片上,是各種姿勢的紅包在搗亂,或是臥在瑜伽墊上,任憑錢橙把腳搭在它的背上也不肯起來;或者是趴在地上,學著錢橙的樣子舒展著身體,眼珠裡的機靈勁像個頑皮的孩子。

賀明川無聲地笑了出來。

夜朗星稀,離家的第一晚他便歸心似箭。--不寧,擔心賀明川突然再接著那天晚上的話題,問她考慮得怎麼樣了。正胡思亂想著,頭頂上聲音傳來:“一會兒我帶紅包下去?”“嗯。”錢橙嚇了一跳,下意識應了一聲,接著才反應過來,“不用,我帶它下去就好。”“那一起吧。”賀明川不由分說地跟她一起出了電梯。“開門啊。”見錢橙站在門前不動,他又出聲提醒。“你看不懂嗎,我不想跟你一起。”見身後的男人冇眼色地還敢催,錢橙破罐子破摔,轉過身來盯著他,不爽地鼓了鼓嘴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