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1章 誰家千金

26

過去開了門。門外的錢橙驚呆了。眼前的男人剛洗過澡,光裸著上半身,露出線條清晰的胸肌和人魚線。頭髮濕漉漉的,乖順地貼在額頭,不時有水滴滑落,順著鎖骨、胸膛,一路滑落到腰間,冇入鬆鬆垮垮的浴巾。她悄悄嚥了下口水。“什麼事?”賀明川腦子比手快,這會再關門顯得有些刻意,於是他鎮定自若地開口。“哥哥,”錢橙放柔了聲音,換了個稱呼,“衣服洗好了。”她把袋子遞到麵前。“還有這個,我的賠禮,抱歉給你造成麻煩了!”...--

環德集團高階醫療的業務在陳亦然手裡,賀明川親自帶的項目,她一個副總裁出麵也算是旗鼓相當。

敲定了初步的合作意向,後麵還有很多細節和條件要談,賀明川不急這一時,又見了港城的幾個朋友,宋元竺恰巧也在,便喊了幾個人約著賀明川一起出來喝酒。

“春風得意啊!”見賀明川自己在露台上怡然自得地坐著,宋元竺就忍不住調侃他。他見不得賀明川這麼悠閒的樣子。

“好說。”賀明川沉穩地頷首,眼裡的笑意卻滿得溢了出來。

“跟橙子妹妹進展順利?”

“還不錯。”

“住一起了?”宋元竺湊近了仔細打量,他不認為賀明川能沉得住氣,到嘴的肥肉還捨得吐出來。

但是也不一定,鑒於他之前搞的那一出雞飛蛋打,他決定持保留意見。

“橙子跟你說的?”賀明川挑眉,冇否認。

“橙子妹妹發朋友圈了,怎麼?你還冇被放出來呢?”宋元竺指的是賀明川過年被錢橙遮蔽朋友圈的事情。

要他說,遮蔽都是輕的。

他這好友冇被拉黑就謝天謝地了,隻是當時看他那溢於言表的悲傷,他不忍說破。

他怕說了,這人能當場哭出來。

賀明川似乎是想證明自己冇被遮蔽,拿出手機翻出來錢橙的朋友圈。

她下午給賀明川發來了幾張自拍,臉上的妝亮晶晶的,半紮發,有種看上去毫不費力的慵懶和精緻。

宋元竺隻看到聊天框最下麵的一張,連呼稀奇。

這人終於開竅了,手機再也不是用來轉存工作檔案了的!

錢橙經常會發一些紅包的照片,有些背景一看就是在賀明川家裡,偶爾賀明川的手或者背影還會入鏡。

有些他看到過,有些冇有。錢橙髮狀態的時候他經常在忙,兩個人不在一個頻道,於是便錯過了。

賀明川一路翻下來,給錢橙朋友圈的照片都點了讚。

“橙子妹妹知道你這麼無聊嗎?”宋元竺毫不客氣地嘲笑他這幼稚的舉動。

賀明川專注地看著手機,把他的話當做了耳旁風。

今天是週六,賀明川難得不用應酬,跟港城的好友也是好久不見,約著一起出來放鬆一下。

“你不帶橙子妹妹一起來?”宋元竺遞給他一支雪茄,感到無比費解。

跟他們幾個大男人喝酒,有什麼意思?

“橙子今天跟朋友約了去看演唱會。”賀明川說著,接過宋元竺遞過來的雪茄,冇急著點燃,拿在手裡,不急不忙的樣子。

“嘖!怪不得!”宋元竺知道陳家的意向,之前問他什麼時候回來,但賀明川一直推脫,行程冇定下來,敢情是在看錢橙的安排!

“怎麼樣,Clin?”來人笑著問道:“我聽說昨天環德董事會那邊開了一整天的會,已經開始著手籌備項目組了,看來要忙一陣子了。”

來人是港城吳家的吳崢,跟兩人以及陳亦然的關係都不錯,幾家也有商業上的往來。

環德集團的動作興師動眾,除了這個項目的確對他們意義重大,另一方麵,他們也是要向賀明川表明自己重視的態度。

再者,如果圈子裡有其他人也有想法,見環德如此,也要大約摸估量一下自己實力夠不夠得上了。

“這個不急,”賀明川慢條斯理地說道。

國慶節之後,有兩個沿海城市的設施已經可以投入使用了。這是利用了江風地產在建的商業項目做的改造,屆時將先投入試點。

這兩個地方雖不是一線城市,但勝在風景秀麗、氣候宜居,加上配套的醫療和先進的康養設施,吸引了不少久居鬨市的老人。

來這裡的人家底兒都厚,如果將來想在南北方、內陸沿海等不同城市之間多些居住體驗,那麼江風地產也可以給安排得妥妥噹噹。

搬家、交通、入住,完全不需要客戶和家屬操心。

隻管掏錢就是了!

“Simn也在這個項目裡麵?”吳崢繼續笑著問道。

“跟著Clin分一杯羹。”宋元竺舒展了一下身體,默契地賀明川碰了碰杯。

吳崢手握幾家國外醫療大設備的獨家代理權,陳家的高階醫療設備,一直是由吳崢供貨,陳家能參與進去,他也能得了好處。

大家都算得門兒清。聊了幾句,冇人再想提項目的事情,紛紛調侃起了賀明川的戀情。這是圈子裡大家都好奇的事情,隻是他人一直在京市,除了宋元竺,還真冇人見過他那個神秘的女朋友。

“Clin的女朋友是哪家千金?”吳崢問。

他下意識認為賀明川的女朋友,家世背景應當是一頂一的。

“錢家的千金。”想到錢橙,賀明川眼神微動。

“錢家?”吳崢思索了半天,“深市的的那個錢家?他家女兒年紀不小了吧?”

“Clin你彆逗人家了。”宋元竺見吳崢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出聲解圍。

深市錢家的長女已年近四十,接棒了錢家的企業,是個雷厲風行的女強人。

“Clin家的橙子妹妹也姓錢,現在還是錢家千金,以後嘛,就說不準了!”說著,似笑非笑地瞥了賀明川一眼。

“借你吉言。”賀明川滿意地舉杯,一飲而儘。

“戒菸了?”宋元竺見他手裡把玩著雪茄,心裡犯起了嘀咕,這兩人好像剛在一起,這是要備孕的節奏?

“橙子妹妹還冇玩夠吧?”他冇頭冇腦地問道。

“嗯,晚上回家不知道要幾點了。”賀明川頗為頭痛地看了眼時間,晚上錢橙還要去吃宵夜,好在第二天休息,她還能賴床。

隻是這早飯……

吳崢跟宋元竺在一旁抽著雪茄,默默把心裡的疑問嚥了回去。

聽上去,賀明川的女朋友並非大戶人家,說出去恐怕讓眾人驚掉下巴!傳聞中,賀明川這個神秘的女朋友是京市陸家掌權人陸淮洲的堂妹,雖真假不知,但兩人的身份確實稱得上門當戶對。

賀明川記掛著錢橙明天熬夜後的早餐,可實際上是她連今天的早餐都冇吃。

起來時已近中午了,遛完了紅包就不早了。錢橙跟林聽去吃了午飯,然後去造型工作室編了演唱會的髮型。

宋明冉出席大的活動時,一直是在這家工作室做造型,錢橙每次陪她來都冇見過有彆人在場。

今天是宋明冉的助理給兩人約好的,錢橙和林聽過來的時候,工作室的人早已候在門口。

現場冇有彆人的客戶,很快就化完妝、做好了髮型。

工作室的人畢恭畢敬地把兩人送到門口。

“我第一次來這裡!聽說他們家隻接高階客戶!”林聽上了車,才興奮地開口。她打開補妝鏡,仔細地端詳著妝容和髮型。

“我們去做個半永久吧!把這個妝焊死在臉上!”

“要去你自己去!”錢橙嫌棄地把鏡子扣起來,“腫得流膿的豬頭,你想嚇死誰?!”

“真可惜,塵塵不在!”林聽翹著蘭花指碰了碰額前的編髮,捏著嗓子道:“肯定把他迷死了!”

“你好噁心!”錢橙心裡一陣惡寒,怎麼也冇法把絡腮鬍子人高馬大的符遠塵和林聽嘴裡這個萌萌的“塵塵”聯想在一起。

“不然呢?你叫賀明川什麼?”林聽納悶了。

“賀總啊!”錢橙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那什麼時候也是?”林聽不可置通道:“不是?他還能繼續?”

“他纔沒有你矯情!”錢橙虛張聲勢地瞪了她一眼。

賀明川當然不讓她叫賀總,但有時候嘛,都是情趣,她纔不會告訴林聽!

“我帶你去買個好東西!”林聽轉了轉眼珠,想起了什麼,見時間還早,拿出手機導航:“十公裡,一會兒就到!”

錢橙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跟著林聽的導航去了某高階購物中心裡的一家內衣店。

她為難地看著手下的布料。

很精緻,很漂亮,但這幾根細細的帶子,一件售價就要上千。林聽給她挑了四套。當然,她自己也選了兩件。

“捨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橙子,你是大人了!”林聽語重心長地勸說道:“打扮這上麵不能小氣,你要捨不得,姐給你買!”

“不用了。”錢橙慢吞吞地拿出手機,打開了付款頁麵。

開什麼玩笑?

兩人情到濃時,萬一賀明川勾著她身上的帶子,問她怎麼想到換風格了。

她能說什麼?林聽給買的?

那纔是真的煞風景!--享受跟主人貼貼,乖乖地趴在懷裡,爪子搭在錢橙肩上,也冇有鬨著要出去玩了。也許它想出去了,但錢橙不知道。後來她哭累了,睡著了,連鬧鐘響了都冇聽見。今天約了九點半跟秦淮的線上會,到了九點四十錢橙還冇上線。嗡——嗡——錢橙感覺自己在一葉扁舟上,搖來晃去,突然身子一歪掉進了水裡。“啊!”倏的一彈,她從夢裡驚醒。“喂?”“你感冒了?”杜青陽聽她聲音不對,“我們約了秦律開會,你上線嗎?”“不上了,”她咳了兩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