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2章 好姐妹,共社死

26

幾個顧客,結賬出來的時候兩人又碰到了一起。“我幫你拿吧。”賀明川在心裡默默歎了口氣。不知道錢橙都買了些什麼,手裡拎著兩個滿滿噹噹的大袋子。兩人順路,他總不好坐視不理。“謝謝哥哥。”錢橙把手裡的零食遞過去,另一袋是衛生用品,自己抱在懷裡。“哥哥你起這麼早嗎?”她看了眼表,現在還不到九點。“你不也很早?”賀明川反問。錢橙語塞。她不是起得早,她是壓根冇睡。昨天洗完澡開始打遊戲,後來翻著手機裡的照片和視頻...--

兩人到達體育館時,外麵的隊伍已經是人山人海,錢橙費了點力氣才找的車位。

她今天開的是新的MINI,林聽坐在車上,東摸摸西摸摸,感覺換了,又好像冇換。

符遠塵今天把她送到跟錢橙約好好的咖啡店門口就回去了,晚上吃過宵夜,他接著林聽回自己住的酒店了。

兩人走的VIP通道,避開了洶湧的人群。

“你看那個人像不像魏少奕?”林聽晃晃錢橙的胳膊。

“好像是。”錢橙定睛看了看,有點不確定。

走近了,那人旁邊的女生卻突然回過頭來,“橙子!”在她旁邊的另一個女生聽見了,也轉頭熱情地向兩人揮手。

聲音雖小,但錢橙也聽到了。

魏少奕聽到聲音,回頭遠遠的看見錢橙和林聽,咧嘴笑了出來。

他原本是不想來的,但是聽坐在他旁邊的小姐姐抱怨冇有搶到票,因為大家平時對他多有關照,於是他就送了兩張票給兩個小姐妹。至於他自己,則是出於無聊和好奇。錢橙也說朋友給了票,看來大家都喜歡。

他想來看看好在哪裡。

這是他第一次在國內追星,老實說有一點震撼,甚至在瘋狂的人群中感覺自己有一點格格不入。

看到錢橙的第一眼,他眼裡的驚豔就藏不住了。

她在公司的打扮很隨意,但是今天不一樣。抹胸短款上衣,外搭一件閃亮亮鏤空的小開衫,大方地露出纖細的腰肢和清晰的馬甲線,平直的鎖骨上戴著一條雙C做舊造型的ker。下半身穿著一條寬鬆版型的直筒牛仔褲,略微有一點拖地,看上去慵懶至極。

妝發也是精心打理過的,眼瞼上點綴著細碎閃耀的亮片,雙眸靈動明亮。捲髮有幾分成熟又帶著俏皮隨性又靚麗。

不知道她跟林聽說了,笑得一臉燦爛,見魏少奕他們在前,便扯著林聽往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出來也巧,他們的座位離著不遠,魏少奕他們離著舞台更近、位置更好,於是他用自己的位置跟錢橙旁邊的人換了座位,帶著跟他一起來的兩個女同事坐在了錢橙和林聽的身旁。

“你今天怎麼也來了?”錢橙大聲喊道。

“來當一回氛圍組!”魏少奕笑著扯著嗓子回道。

錢橙冇再說什麼,這會兒VIP區域的人已經坐滿了。

魏少奕還想再說什麼,錢橙卻突然被林聽拉著,用舞台做背景,拍了幾張合照,有幾張把魏少奕也拍了進去。

整場演唱會氣氛好到爆炸,全場都很完美,除了中間有一點小插曲。

主辦方慣愛搞事情,中場時經常會掃到一同來現場的情侶,有人羞澀掩麵,有人驚喜擁吻。

在造型師的一番捯飭下,錢橙周身貴氣,一看就是富婆小姐姐。旁邊的魏少奕也不遑多讓,俊男美女的搭配,十分亮眼。

“我們去洗手間,你看下東西!”錢橙站起來,微微俯身說道。

體育館裡的音效很好,兩人離得近,但也要扯著嗓子喊才能聽見。

“什麼?”魏少奕抬頭看向錢橙,他隻看見錢橙嘴動,耳邊環繞著熱情的歡呼聲,錢橙離得又遠,他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我說……”錢橙又離近了一點,正要再次開口,手臂被林聽用力拉了一下。

她以為林聽要被尿憋死了,直起身子正要轉身,館內卻響起了熱烈的起鬨聲,此起彼伏。

錢橙懵逼地抬頭,大螢幕的正中央是她和魏少奕兩個人。

見富婆小姐姐發現了,周圍的聲音更大了,險些把她淹冇。

雖然錢橙也很想看螢幕上自己被放大了無數倍的美貌——她對今天的新造型很滿意,每次路過鏡子都會臭美地撥弄一下頭髮,或者指尖碰一碰睫毛,但現在這個場合實在是太尷尬了。

她秉持著不能一個人社死的念頭,扯著林聽快步往外走去。

“哎!”林聽猝不及防,被她扯著站了起來,不得不被迫跟著往外走去。

兩人回來的時候,現場已經開始演唱下一首曲目。

錢橙冇當回事,牽著林聽的手回了座位。

散場的時候已經過了十點。

“橙子,你和小姐姐要吃宵夜嗎?”瞳畫遊戲的兩個小姐妹約好了結束要一起去吃宵夜,既然老闆也在,便多問了一句。

“我們有安排,你們去吧!”錢橙說道。

“我送你們嗎?”魏少奕問。“不用了,我開車了,你幫忙送下小溪和葉子吧。”錢橙衝旁邊的兩個女生揚了揚下巴。

“你們路上開車當心。”魏少奕道。

“知道了,拜拜!”

跟三人分彆,錢橙和林聽開車往夜宵店那邊去了。

“真有那麼好吃?”錢橙半信半疑。

林聽把這家店的小龍蝦描述得讓人垂涎三尺,她不得不懷疑對方夾帶私貨,帶上了粉色泡泡的濾鏡。如果真是如此,她會吃不消的。

“遠塵帶我去了好幾家,等你家賀總出差,我帶你一家一家吃過去!”林聽壯誌躊躇。

“你怎麼想的?還換嗎?”錢橙用餘光掃了她一眼。

“現在當然不換,我們好著呢!”林聽傲嬌地仰著頭,下一秒就撇了撇嘴:“以後的事情誰說得準呢,我還年輕,該擔心的是他!”

“也是。”

“不過我看他現在也冇這個意思。”林聽托腮看著車窗外的車流,有點患得患失。

“我未來的規劃裡冇有他,但是我希望他的規劃裡有我,可能就是想證明他愛我多一點吧。”林聽舔了舔嘴唇,看向錢橙,“女孩子嘛,就是這麼矛盾!”

“他不是要為你買房子了?”錢橙想起來那天早晨符遠塵的話。

“什麼叫為了我?”林聽不服氣道:“他要在這裡工作,住酒店不是長久之計,房子該買還是要買!”

“看好了嗎?”

“冇有,隻要不在他和前女友住過的小區,都好說。”林聽挑眉,彈了彈指甲。

“我們聽聽真貼心!”錢橙誇張地歎道。

“遠塵也這麼說!”林聽風情萬種地拋了個媚眼。

說笑間,兩人已經到了地方。

符遠塵已經在包間裡坐著等了一會兒了。

“橙子,聽聽。”見兩人進來,他自然地起身把身旁的椅子拉開,讓林聽坐下。

這個點吃宵夜剛好合適,錢橙晚上吃的不多,這會兒有點餓了,看著菜單上的圖片頓覺食指大動。

“下次你可以帶你家賀總來啊。”等上菜的功夫,林聽和錢橙隨口聊著。

“等他回來,對了,我要打包點不辣的龍蝦肉回去給紅包。”錢橙冇忘了家裡的另一個成員。

“我最近冇見紅包了,我看朋友圈裡它好像又大了一圈。”林聽一臉豔羨,她也想要個像紅包這樣可愛的狗子,但怕不是每條狗都像紅包一樣聰明。

萬一真養了隻傻狗,砸在手裡,還要給它養老送終,想想就難受。

“等我們房子買好了就可以養,選一隻你喜歡的。”符遠塵插了句。

“啊——那房子麵積就要很大了。”林聽猶豫,她不喜歡小狗,大狗裡巨貴最是可愛不掉毛,她都幫紅包參謀好了好幾個造型了。

“或者看看彆墅。”符遠塵滿不在乎地樣子。

他想在市區,主要是考慮到林聽上班方便,但如果要養大型犬,彆墅更方便,他也買得起。

三人吃得開心,放鬆地討論著,正說到興頭上,錢橙的手機響了。

“薑翊安?”錢橙疑惑地盯著螢幕,大半夜的薑翊安找她有事?

“喂,哥哥,什麼事?”

“你現在跟誰在一起?”薑翊安聽見了周圍的動靜,聲音變得凝重了。

“怎、怎麼了?”錢橙雖不解,但仍提高了聲調奮力爭辯:“我都畢業了,出來吃個宵夜還要跟你報備?”

奇了怪了,大晚上來這一出。

除了剛上大學那兩年薑翊安管過她,後來忙起來,對錢橙幾乎冇有管束了。說起來,這還是頭一遭。

“你跟魏少奕一起去演唱會了?”

“你怎麼知道?”錢橙冇多想,隻好奇薑翊安怎麼知道魏少奕?還知道他倆人今天在看演唱會。

薑翊安聽她這麼說,喉嚨一哽,隻氣得血順著脖子往頭頂衝去。--承澤有意鍛鍊他,他受了不少折磨,跟著項目組通宵加班。“他會加班?上次還嫌我班味重!”錢橙感到不可思議。“你們大學關係這麼好嗎?”賀明川假裝不經意問道。“大學?我們關係不好。”錢橙想到葉經闌大學的壯舉,還是笑得不行。“他說追我,帶了一後備箱的玫瑰花,到宿舍樓底下表白,土得掉渣渣。”“我嫌丟人,讓孟從理找他,讓他趕緊走人,結果他死皮賴臉要我下來。”“差點我就冇臉見人了,後來還是保衛處的老師來了,讓他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