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3章 生怕她在這段感情裡開了小差

26

種,錢橙說服自己放棄了換彆墅的想法。歸根結底還是窮,不說物業費,每月光水電就是巨大的開銷。錢橙捨不得,她在這方麵向來小氣。這會兒天氣不錯,錢橙開車往薑翊安家去。宋明冉剛生完孩子,是個小男孩,現在在家裡坐月子。薑家早就請好了四個月嫂和保姆,分工明確,都圍著孩子轉,薑翊安和宋明冉還算輕鬆。本來薑家想讓宋明冉在城郊的彆墅休養,房子寬敞,空氣又好。但薑翊安從市區開過去單程要兩個小時,宋明冉不想讓他來回奔波...--

薑翊安隻覺無妄之災。

他今天晚上處理完工作,跟宋明冉逗著兒子,嬌妻幼子,好不愜意。

兒子今天也乖,早早地就睡著了。夫妻倆溫存著,氣氛漸入佳境,卻被一聲突兀的來電鈴聲打斷了。

是薑翊安的私人號碼,知道的人不多。

他眼神微沉,翻身下來。

是他助理的來電。

“薑總,錢小姐晚上跟湘市魏總的兒子、魏少奕一起出現在了演唱會現場,網上有兩人同時出現的視頻在發酵,公關部監測到已經立刻在處理了,目前所有的視頻和截圖已經刪乾淨了。但傳播時間超過了一小時,如果有人儲存了視頻和截圖,我們也無從得知。”

“什麼視頻?”薑翊安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見他臉色沉了下來,宋明冉披上睡衣,挨著他坐下。

“演唱會中間熱場時,螢幕上麵有掃到兩個人,有人認出來錢小姐的身份。”

這話說的謹慎。

薑翊安的助理不是等閒之輩,從收到訊息到現在短短半小時內,他已經迅速的做出了反應,並且查到了魏少奕的身份,這纔來向薑翊安彙報。

薑翊安環在宋明冉腰上的手臂一滯。

“魏少奕——”,薑翊安沉吟片刻,“他家裡有什麼安排?”

他記得魏家的兒子是有未婚妻的,但記不清了,以前在酒局上聽彆人提過幾句。

“今年七月的時候已經分手了。”助理把他調查到的訊息告訴薑翊安。

“我知道了,先刪,刪不掉的再說,有新的訊息隨時彙報。”

掛了電話,宋明冉見他臉色難看,手指撐著他耷拉下來的唇角往上扯,“怎麼了?橙子怎麼跟魏少奕扯上關係了?”

薑翊安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冇說話。

助理辦事利落,這會已經把視頻和截圖整理好發了過來。

薑翊安打開視頻,宋明冉也湊過來看。

“橙子這個造型真好看。”打扮清純,唇色嬌豔,妝容添了三分嫵媚,看上去甜而不膩。

鏡頭一晃,移到了一個男孩的臉上。隻見他笑著迴應錢橙,不知道說了什麼,錢橙俯身離他更近了一點。

視頻到這裡戛然而止。

還有幾張截圖,是錢橙和魏少奕相視而笑的畫麵。截圖取的這一幀角度非常好,錢橙眼神直直地看向男孩,而對方眼裡甚至還帶著一點羞澀。

說是剛跳過曖昧期的小情侶也不為過。

薑翊安又打開視頻,滑回去看了一下魏少奕的側臉,突然他眉心一皺。

他怕是錢橙開小差了。

不說彆的,就說魏少奕的那張臉,他乍一看去,竟然還神似錢橙的前男友周景行。

都是她喜歡的類型,青春陽光的大男孩,再不提魏少奕的這張娃娃臉,迷惑性十足。

他顧不得多想,先把所有的訊息撤下來再說。

賀明川冇有看到最好,哪怕是他身邊的人看到了,他們這樣身份的人也不會主動把這些訊息往他的眼前遞。

隻是,關起門來要先解決自家的事情。

薑翊安處理好網上的訊息,立刻給錢橙撥去了電話,他得先搞清楚狀況。

如果真的是錢橙有什麼想法,於公於私他都得幫她捂得死死的。錢橙不知他的良苦用心,還在電話那頭不知死活的叫囂:“老哥哥,你管好你兒子喝奶就好了,美女的事情你少管!”

聽聽!這說的什麼話!

薑翊安的腦仁開始突突。

“你跟誰在吃宵夜?”他又問了一遍。

“林聽啊,林聽和她男朋友!”錢橙納悶兒。

“你跟魏少奕什麼關係?”聽她這麼說,薑翊安煩躁的情緒略微放鬆。

“什麼什麼關係?”錢橙疑惑,“他現在在我公司實習,今天在現場碰到了,他跟我公司的兩個女同事一起去的!”

“隻是碰到?”

“當然了,你想什麼呢!”錢橙抓住機會倒打一耙。

“行,我知道了。”

錢橙感覺對麵薑翊安的聲線從緊繃到放鬆,最後好像長長出了一口氣。。

不是綠了賀明川就好,其他的,薑翊安怎麼著都能想辦法給她圓回來。

“你們兩個演唱會上被拍到了,我已經安排人處理了,萬一賀明川問起來,你想想怎麼說。”薑翊安提醒道。

“拍到什麼?”錢橙腦子冇轉過來,下一秒接著想到了大螢幕上兩人的匆匆露麵。

“可是我接著就拉著林聽走了呀?”

“人家想看的,可不是你倆。”薑翊安言儘於此,他不想再跟腦子拎不清的錢橙掰扯,有病讓賀明川帶她去治。

不客氣地掛了電話,他抱起宋明冉往床上去了。

**苦短,荒廢可恥。

錢橙去搜了下,冇有見到任何跟她或魏少奕相關的八卦資訊,心裡暗暗地給薑翊安的速度點了個讚。

放下電話,她夾起眼前的龍蝦肉,正待大快朵頤,對麵的符遠塵突然開口:“什麼視頻?”

“我哥說我跟少奕被掛網上了,不過他處理掉了。”錢橙心不在焉地回著,專心向眼前的龍蝦和花螺進攻。

林聽跟符遠塵解釋了來龍去脈,又轉向錢橙:“你回家要挨收拾了吧!”

“賀總在港城,忙著呢,哪裡顧得上我!”

見錢橙冇心冇肺的模樣,符遠塵冇說話。

同為男人,他覺得賀明川不會不在意。

先不提賀明川正是對錢橙上心的時候,況且,若真如林聽所言,賀明川去泰國時魏少奕也在,那還真說不好。

不過,據他平時的觀察,魏少奕對錢橙倒冇有特彆殷勤之處,請咖啡也是對他和三位老闆一視同仁,頂多就是給錢橙點的更甜一點。

收起心裡的想法,符遠塵專心地給林聽添水擦嘴,看得錢橙直呼倒牙。

返程時隻剩錢橙一個人了。

林聽挽著符遠塵,兩人甜甜蜜蜜地走遠了。

錢橙心塞地往家裡開去。驟然從人聲鼎沸中抽離,耳邊安靜得有點不真實。她開始想念賀明川了。

進電梯時,錢橙還恍惚覺得賀明川今天還會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她。可真等開門進來,卻一室寂寥。

紅包聽見了動靜,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裡跑了出來,圓圓的腦袋湊過來舔著錢橙的胳膊。

看了眼時間,賀明川晚上有個飯局,也不知結束了冇有,她想見他了。

與此同時,遠在港城的賀明川看著手機,臉色陰沉。--秦淮開始張羅後麵的事情,錢橙騰出時間,準備好好感謝一下她的大恩人——賀明川。兩個人單獨吃飯怎麼都像約會,說不出的曖昧。思來想去,她約了薑翊安和葉經闌一起。薑翊安和賀明川認識,賀明川和葉經闌也熟。幾人排列組合,保證不會冷場,簡直完美!確定好時間之後,錢橙向幾人發出了誠摯的邀請。約好的地點還是在蘭亭。錢橙到的早,葉經闌也不敢遲到,早早的就來了。兩個人無所事事,開了把遊戲,不知怎麼就聊到了薑欣月身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