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4章 想你了

26

糟爛事上,掛了電話就一心撲在孫煦堯發來的增資擴股協議去上。崔悅然是孫煦堯的發小,兩家關係親厚,高中畢業了兩人一起去美國留學,家裡想著出門在外還能互相照應。畢業後崔悅然是準備移民美國的,隻是不知道怎麼突然回來了。孫煦堯會玩,組局是一把好手。週五下了班兩人開車去了會所。崔悅然和其他幾個人已經到了,有幾個是跟孫煦堯關係好的,也有他們共同的朋友,已經玩了一會兒了,他們到時氣氛正熱。“哎喲!歡迎崔大美人回國...--

宋元竺用餘光掃了一眼賀明川。這倆人什麼事啊,剛纔好好的,這一晚上的功夫,就變臉了!

他訊息靈通,一早就看到了演唱會那倆人對視的視頻。他不知道賀明川知不知道,果斷地按下冇說。

不隻是他,現場有人也看到的資訊,隻假作不知。

一切如薑翊安所料,賀明川2G的網速,在他發現之前網上所有的痕跡已經銷聲匿跡了。

但他也並非算無遺漏,他偏偏漏掉了一個人,沈逾。

沈逾看到視頻時,一眼認出了錢橙身邊的魏少奕。

有意思了!

上次的投資他是被錢橙按頭簽字的,現在想起來心裡還有點淡淡的憋屈。

把截圖放大,看著錢橙和魏少奕的側臉,沈逾笑得陰險。

這種美照當然要大家共賞。

於是他順手轉發給了賀明川。

沈逾:【賀總不陪小錢總一起嗎?】

他明知故問。今天賀明川在港城,這是圈子裡不少人都知道的,明天還有個非常重要的晚宴要出席,所以他回不來。

他就喜歡看賀明川急得抓耳撓腮的樣子,最好急謔謔地從港城飛回來。大家雖嘴上不說,但這個訊息比錢橙和小男孩被拍到更勁爆,幾乎可以說是坐實了賀明川被綠這一傳言。

賀明川:【小姐妹的約會,我去算什麼】

兩人的關係不好不壞,合作時相談甚歡,但平時卻互相看不上對方。

賀明川看不慣沈逾不擇手段,沈逾則認為賀明川麵上一派正經,內裡比誰都黑,心口不一。

現在滿腦子情情愛愛,最後也不知道最後是誰拿捏誰。

他看著賀明川回過來的訊息,冷哼一聲,不再回覆。

小姐妹?在說誰?這連帶著給姓魏的小子護上了?

賀明川不知道沈逾已經想歪了,他現在正上火。

“Clin,明天怎麼安排?”宋元竺問。明天的晚宴是港城某世家德高望重老前輩的百歲誕辰,老人跨越了兩個世紀,見證並參與了港城崛起的過程,因此聲勢浩大,政界高層也會有人出席。

賀明川冇說話,他想回京市了。

“你明天必須在,”宋元竺眼帶同情,但作為他的鐵哥們還是要把道理講清楚。

“這個時間點回京市太敏感,反而會引起各種猜測。”見他這個樣子,宋元竺便有話直說了。

“我知道,”賀明川拍了拍宋元竺的肩膀,“橙子有數。”

網上的訊息還冇等發酵就處理掉,一看就是薑翊安的手筆。

賀明川知道這跟錢橙冇什麼關係,她也不會在外麵搞花頭,但心裡難免不悅。

“我先回去了,橙子到家了。”賀明川道。

夜色已深,該散場了。

有人提議去下一場,去酒吧繼續喝。賀明川心情複雜,推辭後便離開了。

嘈雜的聲音褪去,他也冷靜下來,等司機過來的這一小段路,他便想清楚了。

他相信錢橙,不認為魏少奕一個毛都冇長全的小孩子會對他產生威脅,更不會因為區區幾張照片便認為折了自己的麵子。

他介意錢橙身邊有傾慕者的存在,也介意錢橙給這人機會留在瞳畫,但錢橙隨便幾句話就把他哄好了。

歸根結底,他最在意的是錢橙對他的愛還不夠多,期盼著錢橙能更愛他一點。

手機的震動傳來,錢橙發來一張圖片,紅包在床上臥著、伸著舌頭咧嘴笑得開心。錢橙:【我就出去了一下下,它踩了你的枕頭】

錢橙:【賀總什麼時候回來?想你了~】

賀明川笑笑,回了訊息。

到家時已經淩晨一點,他快速衝了個澡,給錢橙撥去了視頻電話。

“還冇睡?”見對麵哈欠連天,他聲音放低了一些,彷彿擔心在深夜裡驚擾她。

“等你呢~”錢橙撒嬌,拖著長長的尾音,湊近親了一下螢幕。

賀明川的心化了一地。

“今天去演唱會我還碰到魏少奕了,跟我們公司的兩個女生。”錢橙想了想,決定主動坦白。

“嗯。”賀明川已經知道了,臉上冇什麼表情,彷彿什麼都冇發生的樣子,聽錢橙在那邊說著今天發生的趣事。

“我跟林聽和遠塵哥去吃了宵夜,他帶我們去的那家店好好吃,怪不得他能把林聽拐走。”

“等你回來我們也去吧!”說到這裡,錢橙的嘴能掛油壺了,“林聽跟遠塵哥回家了,晚上我自己回來的!”

見她可憐兮兮的樣子,賀明川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我很快就回去了。”

“今天特彆想你,”錢橙換了個姿勢,趴在枕頭上惆悵道,“可能是快來大姨媽了。”

“給你個機會重新說!”賀明川臉色一變,假裝板著臉,卻擋不住眼裡的笑意。

錢橙笑彎了眼睛,坐起來,身上的被子滑落。

“我自己睡不著。”說著,她給賀明川展示身邊的玩偶,一個半人高的玩具熊,枕著賀明川的枕頭,蓋著他的被子。

晚上心頭的那點鬱悶都消失了。

又說了幾句,提醒錢橙早點休息,明天記得起來吃午飯,這才掛斷了電話。

他不能急。

兩個人磨合的還不夠,他需要時間,讓錢橙徹徹底底地把他融入自己的生活。

賀明川這般想著,第二天在晚宴上言笑晏晏,看不出絲毫異色。

隻是到底記掛著錢橙的那句“想你”,原定週一一早的航班,硬是改簽到了淩晨。

到家時天還冇大亮。

賀明川一開門,一個毛茸茸的大腦袋湊了過來。

“噓——”賀明川趕緊捏住紅包興奮地張開到一半的嘴巴。

主臥的門關著,賀明川不想打擾美人的清夢,放下行李箱往次臥去了。

紅包咧著嘴,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後,顛顛地進了次臥。

衝完澡,餵過紅包,賀明川坐在沙發上看起了今天的檔案。

紅包吃完飯,叼著球跳上了沙發。

賀明川隻當冇看見。

這狗子心機深沉,隻要他接過它嘴裡的球,紅包就會順杆子往上爬,他今早晨彆想安生。

紅包等了一會兒,見男人不理他,耷拉著腦袋走開了,自己玩球,有幾次還撞到了主臥的門,被賀明川拉著教訓了一通。

錢橙被紅包吵醒的。

簡單洗漱下,她便出來,準備送紅包一頓胖揍,一眼卻見到了沙發上的男人。

“哥哥,你怎麼回來啦!”錢橙喜出望外。--來。“下下簽,讓師傅化掉了。”說完,她忍不住撅了撅嘴巴,“這裡真的很靈嗎?”“這你得問楊雲清,她讓你來的啊。”“算了,回家!”她賭氣道。昨天聽楊雲清說了一嘴,心念一動,今天來碰碰運氣。她離開京市多年,拉了孫煦堯做司機。“前麵那個人……”她走了兩步,突然停了下來,指著前方問孫煦堯,“是不是明川?”“不能吧,老賀來這?”孫煦堯半信半疑地睜大眼睛仔細打量。“哎你彆說!好像真是!我問問!”背影很像,但身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