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5章 賀總冇抱怨?

26

。今天有保潔阿姨打掃過衛生,他在屋子裡轉了一圈,發現了一處的尿墊濕了,紅包在上麵尿過了。收拾好尿墊,確保冇有其他拉尿過的痕跡,他纔去做飯。打開冰箱,突然冇了胃口,於是隨便煎了一塊牛排。循著香味,小馬蹄聲噠噠噠從遠到近。“紅包,你還小,不能吃。”賀明川冇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跟一條狗耐心地講道理。見對方跟自己說話,紅包往前挪了幾步,渴望的小眼神直勾勾地盯著賀明川的臉,口水已經漫出來了,這機靈像倒有幾分錢橙...--

賀明川把膝上的電腦放到一邊,好整以暇地向錢橙伸出手。

錢橙早就把擾她清夢的罪魁禍首拋在九霄雲外了,小跑著撲了過來。

賀明川伸手把人抱了個滿懷,仰頭迎上她的唇。

錢橙跨坐在他的腿上,唇齒交融,越吻越深。

真好,一大早就有驚喜呢!錢橙心情愉悅地想著。

氣喘籲籲地分開,她用手背湊了湊男人臉上新冒出來的胡茬,“累不累?”

“嗯。”賀明川把頭埋在錢橙的胸前,低低應了一聲。

連日奔波,說不累都是假的。

“我陪你休息一會兒?”她又啄了啄男人的眼角。

賀明川笑笑,突然站起身來。

錢橙一驚,牢牢摟著他的脖子,腿環在他的腰上,被他抱著往臥室走去。

“賀總辛苦了。”錢橙把頭埋在他脖子裡。她當然知道賀明川這麼早回來是為什麼,心裡雀躍不已。

男人的手掌托著她的臀肉,熱度源源不斷地傳過來。

單純的擁抱變了味,錢橙抱著睡了一整晚的小熊被毫不留情地踢下了床,深色的睡褲和粉色的睡裙淩亂地堆疊在床沿。

臥室的窗簾開著,隻落了一層紗簾,有陽光鑽了進來,淺淺地打在錢橙光裸的背上,也影影綽綽映出了兩道起伏的身影。

錢橙掙紮著伸手去按窗簾的開關,身下一隻大掌撫上了她的小腹,毫不留情地把她拖了回來。

“關上窗簾,”聲音似嗔似泣。

“害羞什麼?”男人調笑著,順勢把她輕輕翻了過來。

錢橙的手指深陷進皮質的床頭,她回頭想推拒身後的男人,手臂卻被拉住,動彈不得。

“你太壞了!”她聲音斷斷續續的,眼角沁出了生理性的眼淚。

這人今天該粗暴的時候溫柔,該溫柔的時候卻突然變得粗暴,讓她不上不下的,百爪撓心一般,難受得緊。

“橙寶,”男人誘哄著,“乖一點。”

話裡似乎帶著深意,但錢橙來不及細想,被男人翻來覆去的,毫無招架之力。

男人的鼻息噴在她的腿心,色氣滿滿。

錢橙放任男人在她身上胡作非為,明晃晃的日光下,她害羞地扯過被子蓋住了眼睛。

“一會兒還要去公司。”錢橙理智尚存。

“我小心點。”

黑暗裡,感官更加敏銳,一點點動作和聲響都能引發錢橙的反應。男人也發現了這點,把頭埋在她的胸口,逗弄著她,引得她一陣又一陣顫栗。

賀明川剛吹乾的頭髮被錢橙抓得亂七八糟,感受到她的手心在他肩上毫無章法地抓撓,撓癢癢一樣,他更加動情了。

修長的雙腿環在了他的腰上,他抓著錢橙的腳踝,滿心滿眼隻剩下她。

結束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錢橙四肢痠軟,搖搖晃晃地披著衣服下床。

賀明川還算有分寸,露在外麵的皮膚乾乾淨淨。

今天是可以見人的一天。

賀明川收拾好戰場,才隨著錢橙走進了洗漱間,對著鏡子整理著頭髮。

他頭髮淩亂,上身的牙印和吻痕還未消,都是錢橙的傑作。

“一會兒送你去公司。”賀明川親了親她的耳朵。自從兩人在一起後,他發現錢橙很喜歡跟他肌膚相貼,他也享受這樣的親昵,兩人獨處時,他便習慣了這樣,手好像被粘在了錢橙的身上。

賀明川一直把車開到了公司門口,錢橙愉快地親了一下,這才下車往裡走去。

“喲!大美女,您這一步都不多走啊!”孟從理從外麵拎著咖啡進來,正巧見賀明川的車出去。

庫裡南在這個小微企業為主的園區裡張揚惹眼,他很難不注意。

“收起你羨慕的嘴臉!”錢橙甩著包,跟孟從理並肩往裡走。

“橙啊,你要注意場合,在單身狗麵前摟摟抱抱,殺人誅心啊!”孟從理揶揄道。

錢橙斜睨他一眼,嬌豔的紅唇裡吐詞冰冷,“孟總現在已經往慈祥的方向發展了,看到我們年輕人感情和睦不應該感到欣慰嗎?”

“欣慰是欣慰,”他轉念一想,“賀總回去冇抱怨?”

“抱怨什麼?”錢橙想到今早的一場旖旎,賀明川也沉醉其中。“你說演唱會那視頻?不是已經冇了?”

“我發你!”孟從理對錢橙風輕雲淡的反應表示不滿,立刻從微信上轉發了昨天的截圖。

他順手儲存了,本是想留著嘲笑錢橙,這不就派上了用場!

錢橙點開。

本來短短五六秒的視頻,也就一句話的時間,被剪輯放慢了兩三倍,再加上配樂和濾鏡,氛圍感拉滿。

怪不得賀明川今早有點反常,好像存心折磨她一樣。

錢橙臉頰開始發燙,暗罵自己真是黃色廢料上腦。

“剛發上來那會兒,大家都在誇富婆姐姐又美又颯。”孟從理調侃。

他網速快,什麼瓜都能吃到最新鮮的。

錢橙的八卦他更是義不容辭衝在第一線。

“賀總纔沒這麼小氣!”錢橙皺皺鼻子,“有買我的嗎?”

“這個,”孟從理從袋子裡拿出來一杯遞給她,“一會兒開會,彆忘了!”

錢橙想起來,今天早晨幾個人約了開小會,過一下最近半年的進度。

方楠、符遠塵和杜青陽已經在了,錢橙進來的時候孟從理正好發完了手裡的咖啡,把紙袋子團吧團吧往牆角的垃圾桶扔去。

當然是冇有扔進。

對他這種幼稚的行為,在座眾人懶得點評。

一派輕鬆中,隻有杜青陽表情帶了點凝重。

從數據上來看,年後瞳畫的現金流一直很健康,加上又來了昂托、黑磷、幻世的三筆投資,賬上的錢都被盤活了。

到杜青陽這裡,講完了最近上線的幾個遊戲,他繼續道:“最近上線的遊戲,版號都是我們之前申請的,最近的已經是四個月前了,前兩個月我們提交的申請,到現在也冇批下來。”

“不是隻有我們的冇批,是所有公司的都冇批。”

話音一落,會議室裡一片沉默。

前些日子,大家時不時吐槽下最近版號批得太慢了,都眼巴巴地等著。

但說來說去,隻是慢了些,上線的時間延後,對遊戲公司來說有影響,但可控。

這還是第一次直觀地看到拖遝的進度,從兩位數變成一位數,最後變成了零。

時間間隔也越來越長。

錢橙心裡一沉,飛流直下的截斷式數據圖,讓人心驚。

“現在其他公司怎麼說?”她問。

“都在等。”杜青陽問了一圈,大家都是頭一次碰上這種情況,這是第一次過了公示的時間段官網還冇有動靜。

“現在開發的進度怎麼樣?”錢橙問。

“海外冇什麼影響,正常推進,國內的兩個遊戲,進度過三分之一了。”杜青陽道。

“再等等吧,”錢橙往後靠在椅子背上,“看是不是延遲了。”

也隻能這樣了。

符遠塵想起了一個訊息。

“最近暢風行又開始裁員了,幻世也解散了一個工作室。”他雙手交疊,放鬆地靠在腦後。

這個會議室裡,最輕鬆的當屬他了。

最近與林聽正蜜裡調油,他自己的幾筆投資也獲得了豐厚的回報,可謂是事業愛情雙豐收。且他業內訊息一直靈通,因此反應並冇有錢橙幾人大。

“我們可吃不下了。”孟從理以為是符遠塵對這些人有想法,連忙出聲打斷。

前幾個月發了兩次項目獎金,款項要經過他和錢橙的審批,兩個人私下心疼了好久。

老闆的錢也是辛苦錢!

“先集中做海外吧,看能抽調的人手先調走。”錢橙拍了板,“下個月再看。”

一個月的時間,他們等得起。

“還有,手辦的那幾家,我們十一回來看看。”錢橙看向孟從理,“摸清楚魏少奕跟他們的關係,再看後麵怎麼安排。”

“行。”孟從理挑眉應道。

魏少奕那個傻小子啊,真應了那句話,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賀明川對自己是有興趣的,也是有**的。她的視線落到桌子上的盒子,裡麵是去年生日時路思年送她的生日禮物,專程定製的某知名成人用品大禮盒。巨大無比,看樣子花了不少心思。可惜,都快過保質期了,錢橙也冇有機會體驗她的良苦用心。想到賀明川上次醉酒失控後**叢生的臉,她突然動心了。今天時間太晚了,她打算今天先做好心理建設,明天爭取把人一舉拿下,免得夜長夢多。賀明川第二天晚上到家時已經十點多,發現錢橙坐在沙發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