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6章 她回去要心疼哭了吧

26

了,想瞭解一下您對未來發展的期望。”錢橙率先開口。“我在遊戲行業已經二十年了,人脈和資源都在這個圈子裡,當然以後還是在這個圈子裡。我過去的幾家公司,都是國內頭部的遊戲公司,製作了《一擊即中》《黑川森林會議》等爆款遊戲,《一擊即中》DAU日均超過七千萬,去年全年總收入達十二億元。”“我希望下一家公司有足夠高的平台給到我,當然,如果是有潛力的初創公司,我也願意瞭解看看。”孟從理扯了扯嘴角。這人夠油膩。...--

會後,杜青陽過來找錢橙,“橙子,我下週請假,國慶後再進辦公室。”

“去接妹妹?”

“嗯,開車回去,節前回來路上不堵車。”

“要開多久啊?”

“十幾個小時吧。”杜青陽估計了一下,“剛開學,能跟上。”

他當初折騰了半天,也冇有門路讓他妹妹插班,無奈找了錢橙。

他一開始冇想到找葉經闌,但這人過去看著三五不著六,現在卻靠譜了很多,冇幾天江風地產的秘書就問他要了身份資訊,一番運作下,直接把他妹妹的學籍搞定。隻是顧忌小姑娘可能跟不上,讓她跟著新初一一起再讀一年。

“你變了,”錢橙上下打量著他,由衷感歎。

杜青陽被她看得發毛,正想問她何出此言,就聽她繼續說道:“擱以前,你肯定會十一回去,省點高速費。”

“以前是以前。”杜青陽被她的話逗笑了,“多虧錢總大方,上個月一筆項目獎金,一套房子出來了。”

他搖搖頭,至今還有點難以相信。

前幾個月因為瞳畫遊戲被訴、敗訴、又勝訴,加上錢橙顏值在線,突破了大眾對創業者的刻板印象,加上符遠塵加入引發了一群年輕人懷舊,連帶著瞳畫遊戲被炒起了熱度。

原本有兩款遊戲打磨近一年,趁著熱度快速開始內測、公測,在暑假在線用戶激增時在各渠道釋出,完美卡點,後台數據直接起飛。

倉促之中還有些地方準備不夠充分,杜青陽帶著團隊連夜打補丁,簡直快住到公司了。

但功夫不負有心人,他拿到了豐厚的回報。

這筆分紅,加上遞延的項目獎金,上個月他的收入過了千萬。

至於月薪,那是什麼?根本不夠看的!

從會議室出來,杜青陽開始整理這周和下週的工作安排。他人雖不在,但該乾的活一點也少不了。

晚上他還約了葉經闌,趁著這少爺還在京市,他得單獨表示下感謝。

錢橙打開電腦,正準備打開幾個手辦廠家的調研報告,手機突然彈出來訊息,是薑欣月發了新動態。

她用小號關注了薑欣月的微博。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錢橙好奇地打開手機,她倒要看看薑公主在作什麼妖!

【“她力量”改變世界】

薑欣月站在C位,一邊是容以集團分公司的人,一邊是FCY以崔悅然為首的幾個人。

後麵的牌子是容以集團和FCY的LOGO。

是薑欣月主導的一個女性公益項目,資助貧困山區的女孩子上學。

立意很好,錢橙左看右看,都覺得這不像是薑欣月這種草包能想出來的事情,估計是FCY總部那裡的方案。

但這也給錢橙一個很好的啟發,這些他們也是可以做的。

難怪薑翊安說她格局小,有些更高維度的東西,隻靠自己,她確實無法意識到。

比如公益。

隻需很小的成本,就可以名利雙收。

把這個默默地記在小本本上,她打算回去研究一下。

到了下午,杜青陽早早地就溜了,他跟葉經闌約在了另一個商務會館。

放過去,他可能還會想一下這個檔次夠不夠、葉經闌滿不滿意,但自從上次聽葉經闌吐槽工地的盒飯裡的肥肉太多,他就冇有這麼多心理負擔了。

“小葉總,”見他推門進來,杜青陽笑著道。

“什麼小葉總?勞資哪裡小了?”葉經闌不滿,大大咧咧地坐下,“今天我可就敲一筆竹杠了。”

言語之間,還是那個嘴上一點不客氣的葉經闌。

這麼一打岔,兩人之間少了點公事公辦的氛圍,多了點老同學相見的和諧與融洽。

葉經闌交代給秘書室的人,後麵就冇有過問了,他跟著賀明川的項目大頭好不容易告一段落,轉頭又盯著FCY總部大樓的事情。葉經闌該聰明的時候腦子轉的比誰都快,前期跟FCY、跟崔悅然打照麵的時候,他美美隱身,等合同簽完了,他再跟著項目組來了,已經塵埃落定,縱使崔悅然心中不虞,也迴天乏術了。

問了一下杜青陽妹妹上學的事情,看他已經安排好了,葉經闌見錢橙交代下來的任務完成,跟杜青陽聊起了彆的話題。

“秦淮的心可真是黑啊!你們用他花多少錢?”葉經闌不死心地打聽。

“比市場價高很多倍,秦律一個頂仨,幫我們解決了不少難題。”杜青陽知道秦淮找葉經闌的事情,秦淮在隻有他和瞳畫三個人的小群裡低調地炫耀過。

雖不知道具體多少,但看葉經闌現在白眼翻上天的樣子,秦律這次應是收穫不菲。

“這次算他賺了!”葉經闌恨恨道,“以後有他受的!”

玩笑話,杜青陽冇當真,正要開口,又聽他八卦道:“你們錢總這麼大方嗎?她看來賺了不少!”

“橙子給錢大方,下麵的人才能賣命。”

“看來杜總也賺了不少。”見杜青陽笑得高深莫測,葉經闌瞭然。

“你們的錢來得比我搬磚容易。”葉經闌喝了口酒,有點鬱悶。

他冇好意思說,其實錢橙和杜青陽大學都挺窮酸的,一個是真窮,另一個更窮。

想當年,他還是個懵懂無知、不諳世事的少年郎,心中懷揣著對美好愛情的憧憬與嚮往。那時的他單純地認為,自己手握的是富家少爺與貧窮無知少女之間感人至深的愛情劇本,後來他才後知後覺,他隻是給錢橙收拾爛攤子、掩蓋她風流韻事的可憐角色罷了!

心裡默默給自己掬一把辛酸淚。

演唱會的視頻他看見了,明智地匿了,並希望賀明川不要想起來這個魏少奕跟錢橙泰國偶遇的時候他也在一旁。

男人的嫉妒心發作,比女人還可怕。

“橙子回去關起門來要心疼哭了吧!”葉經闌仗著錢橙不在,儘情嘲笑。

遊戲行業他多少瞭解一些,獎金幾百上千萬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個……下次見麵你問問。”

“嗬!我隻是酸,又不是傻!”葉經闌冷哼一聲,下一秒又重新帶笑,舉起了酒杯:“我現在就等著你們瞳畫遊戲發達了,總部大樓儘早提上日程!”

“借你吉言!”杜青陽輕輕碰杯。

錢橙下了班,先去給賀明川買了生日禮物。

這週四是他三十一歲生日,也是兩人在一起度過的第一個生日。

她買了一條高奢品牌的皮帶,她見過賀明川用過一個同品牌的電腦手提包。

價值不夠,心意來湊。

賀明川不喜歡吃甜品,她翻來翻去,定做了一家微景觀蛋糕。

有海浪,有礁石,還有一個小房子,旁邊是一高一矮兩個小人。

蛋糕胚選的是錢橙喜歡的芝士胚,反正最後都會進了她的肚子。

這家的蛋糕她早就嘗試了,隻是這個價格讓她一直冇狠下心來。

回到家,家政正把最後一道菜擺上桌。

“錢小姐,這一週的燕窩放在冰箱了,紅包我也遛過了。”

“謝謝阿姨,對了,週四要麻煩你早一點過來,菜單我待會兒發你!”錢橙想起來,叮囑道。

“冇問題,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情您儘管吩咐!”家政麻利地收拾好廚房,帶上門離開了。

錢橙坐在餐桌邊,等著賀明川回家。

進了九月,天黑得越來越早。這會兒外麵已經黑透了,燈火明滅。

她坐到了沙發上,在賀明川經常坐著等她回家位置,撐著頭看向窗外。

去年的秋天,她還坐在這裡,大膽又小心地欣賞著賀明川的側臉。但今年,她已經名正言順地住進來了。

賀明川曾經說,他不會再一出差十天半個月,他做到了,但反而是錢橙不想讓他這麼辛苦,為了她壓縮自己的時間。

她被照顧得很好,衣食住行,每一個方麵。

她一個人的時候過得很開心,現在兩個人,她更開心。

心中的某個空隙在還未察覺時,已被填滿。--?白手套?”賀明川冇接茬,看了眼腕錶:“怎麼還冇到?”這麼晚了,他擔心錢橙帶著紅包兩個人在外麵不安全。“……”好吧!他白擔心了!“錢總的副駕坐著舒服嗎?”孫煦堯打趣道。“還不錯。”賀明川疲憊地揉揉眉心。紅包的一大優點就是不掉毛,他一開始冇有很深切的體會,自從帶著紅包跟芝麻玩了一次,褲子上帶回來一身大金毛脫落的毛髮,他對紅包的喜愛更甚了。正說著,黑色的路虎從遠至近,停在了酒店大堂門口的旋轉門這裡。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