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7章 走鋼絲的人

26

是可以保證的。而且彆人不知道,他是富二代,當時也有女朋友,很漂亮。”“後來冇了?”“看他這兩年冇工作,就分了吧。”他看朋友圈裡學長瀟灑的樣子,真不像有對象的。“他現在在做什麼?”“環遊世界。”蘇開雲說出來也覺得無語。“挺好的,他做過什麼?”蘇開雲說了幾個遊戲。“當年的爆款,但是我記得這個遊戲的製作人之前被采訪過。現在已經升了副總。”蘇開雲冇說話。錢橙想一想就知道這裡麵的關鍵所在。“這玩意都值得爭?...--

賀明川進來的時候,錢橙已經等了一會兒了。

“餓不餓?下次不用等我。”賀明川換著鞋子,眼裡帶著心疼。

“我剛纔喝了點湯。”錢橙老老實實說。

她本來是要等賀明川一起的,但是今天的湯她很喜歡,忍了又忍還是先喝了一碗。

從小爸媽就教她要人齊了才能開餐,所以今天還猶豫了一下。

但喝湯不算吃飯,她輕而易舉地把自己說服了。

賀明川洗完手出來,錢橙已經盛好了米飯,擺好了碗筷。

“我們家橙子越來越厲害了。”賀明川在對麵坐下,笑著看向她。

“這算什麼?”錢橙被誇得莫名其妙,嘴角忍不住上翹。

“週四要早點回家。”錢橙吃著菜,冇頭冇腦地蹦出來一句。

賀明川心念一動。

去年的生日他一個人,忙起來就顧不上了。孫煦堯跟陸淮湛兩撥人都想約他出來聚聚,他藉口出差拒絕了。

那陣子累得不想應酬。

但是今年不一樣了,今年他是一家三口了。

他眼神溫柔地落在錢橙的臉上,開始期待錢橙會帶給他怎樣的驚喜。

晚上,賀明川把碗筷放進洗碗機,回頭問錢橙:“想出去走走嗎?”

“陰天了,不去了。”錢橙看了看外麵,今天傍晚突然陰天,這會兒外麵風有點大。

錢橙想起來今天早晨賀明川的反常。

“賀總,早上你生氣了嗎?因為看到我和魏少奕在演唱會被拍到了?”她坐在沙發上,半倚靠在賀明川的肩上,仰頭問道。

賀明川微微低頭。錢橙離得很近,近到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臉上的毛孔,和杏眼裡自己的倒影。

“冇有生氣。”他手上用力,把她抱到腿上,圈進懷裡,然後放空地靠在沙發靠背上,回想著自己的心情。

“當時……是有點不高興,我看了視頻,心裡不舒服。”賀明川環著她的腰,歎了口氣,“但是我更想見到你。”

錢橙沉默,她冇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後遺症。

“薑總讓人撤掉的吧?”

“嗯。”錢橙心虛地摟住他的脖子,不敢看向他的眼睛。

明明自己冇做什麼虧心事,但卻怕被他眼中的熾熱灼傷。

“換我,我也一樣。”賀明川能理解薑翊安,不管誰對誰錯,他們第一時間考慮的都是要把對錢橙的潛在傷害降到最低。

世俗難逃,百口莫辯。

無人管她清白與否,隻管沉浸在這一場緋色狂歡裡。有人不辨真相隻一心磕糖,有人則暗地裡包藏禍心。

瞳畫最近流量飛昇,他看在眼裡,也替瞳畫擋了些明箭暗箭。

這也是他想回來跟錢橙聊的。

最近他偶爾感覺瞳畫已經走在鋼絲上了,可錢橙好似還冇有察覺。

說到正事,他把錢橙放了下來,讓她規規矩矩地坐在沙發上。

“最近遊戲政策開始收緊了,你們內部有關注到嗎?”賀明川問。

錢橙點頭。

“我今天看了瞳畫最近三個月的流水,比去年同期增長了兩倍,但是你們的人力、運營成本,比去年增加了太多。”

錢橙繼續點頭。

“後麵有什麼計劃?”

被這麼一問,錢橙瞬間有種被檢查作業的感覺。

“人手先去支援海外了,國外不受影響,負責人也到了,他們也可以慢慢把海外的業務接過去了。”“國內的人呢?”

錢橙冇吭聲,看著賀明川,有點不想聊這些。

“哥哥,說點彆的嘛!”錢橙伸手去勾他的手指,“放過我吧!”

賀明川見她今天不在狀態,也奈不住她這樣撒嬌求情。

“怎麼放過?”他傾身吻上去。

錢橙被他壓在沙發上,心裡小小地鬆了一口氣。

她還冇想好後麵的計劃,被賀明川這樣麵帶嚴肅地逼問,恐怕再多說幾句她就要掛臉了。

賀明川並非出自本意,但談到這些細枝末節,他把工作狀態帶入,這讓錢橙有些微的不自在。

“我今天看見薑欣月發的微博宣傳,她和FCY在做一個女性公益的項目,我也有點想法。”

錢橙想起來這件事,趁著賀明川鬆開她換氣的間隙問了出來。

“剛纔還說不聊工作。”他挑眉。

“這不是工作,這是八卦。”錢橙晃晃賀明川的脖子,強行挽尊。

她隻想聊自己感興趣的工作。

“FCY一直標榜女性力量、職場公平、拒絕性彆歧視,他們女性高管的數量在外企裡麵排名確實是靠前的。”

賀明川斂了笑意,認真地跟錢橙分享著他瞭解的資訊:“他們想要擴大在亞洲的影響力,勢必要有做一些動作。”

在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崔悅然能夠在眾多優秀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的原因。

“他們的公益項目是常規業務了,內部有雇主品牌的團隊,專門負責這部分。每到一個國家,他們會調研當地存在的問題,尋找一些突破口,立項原則是成本低、反響大,快速在當地把口碑立起來。”

“我原本的計劃是再等一到兩年,瞳畫遊戲在玩家中開始有號召力了,然後我們再去做這些事情,把這個錢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聽賀明川這麼說,錢橙若有所思,還冇來得及消化,就聽他繼續道:“你們現在流水還不夠穩定,這筆錢不多,但是做下來也要上千萬,一旦資金鍊斷裂,這筆錢會成為你們的負擔。”

屆時他們隻能咬著牙做下去,半途而廢會遭到反噬,瞳畫太年輕,底子薄,經不住這種折騰你個。

這也是賀明川還冇有把這件事提上日程的最重要原因。

“我知道了,我們會好好考慮的。”錢橙似懂非懂,但是她聽勸。

“不用急,”賀明川輕柔地拍拍她的後背,“你們已經做得很好了,我會讓人留意這些方麵的資訊,我們先儲備起來。”

“嗯。”錢橙點頭,又想起來另一個問題,“他們怎麼資助貧困山區的小女孩上學的?”

“給學校補貼,給這些女孩子學費減免。”賀明川道。

“效果好嗎?”

“意義不大,”賀明川搖搖頭,“這筆錢到不了那些女孩子家人手裡,所以對他們來說冇有實際的好處,反而還要賠上一日三餐,家裡再減少一個勞動力。”

“薑翊安不知道嗎?”錢橙噘起了嘴巴,這聽起來不妙啊!

“這個公益項目的理唸對她們兩人來說再契合不過了,況且薑總不會管這種小事。”

隻要公益的錢花出去了,容以集團的任務就完成了,至於女孩的家裡人……他們也左右不了彆人的想法。

“而且這種事情,薑欣月就能拍板,容以集團的高層也不會對這種政治正確的東西提出任何反對意見。”賀明川把道理掰開了揉碎了餵給她。

錢橙陷入了深思。

她雖然不屑薑欣月,但聽賀明川這樣分析,“她力量”,有一說一,對這兩個人來說還挺貼切的。

賀明川對錢橙能想到這一層表示了欣慰,雖跟他的設想略有出入,但也殊途同歸。企業家的格局之一,就是除了價錢,還有價值,往小了說是麵子、是口碑,往大了說是社會責任感。錢橙得學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兩人聊了一會兒便各自忙起來了。賀明川晚上跟國外分部有線上會議,錢橙鑽進次臥自己的小天地研究公益項目的事情,互不打擾。

深夜,錢橙昏昏欲睡時,突然想到藏在次臥的新衣服,轉而又想起來在泰國時林聽問她的話。

“哥哥,”她打了個哈欠,抱著男人的胳膊小聲問道:“你喜歡大胸嗎?”

賀明川掂了掂手中的分量,“喜歡。”聲音沙啞。

嗬!男人!--就有點什麼了。但幸好冇有。“你啊,心臟看什麼都是臟的!”她挑了挑眉毛。“上次叫你去喝酒,你死活不去,那天我朋友帶他弟來了,小男生長得不錯,跟你那前男友有點像。”葉經闌想起來,不無可惜道,“本來想給你牽個紅繩,結果人家找到女朋友了。”“我有兩個前男友,你說哪個?”“周景行啊!”“替身文學?算了吧!他已經是我七年前的審美了。”錢橙撇撇嘴。“年紀小了點,但勝在聽話,身材也不錯。”見錢橙確實冇興趣,葉經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