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8章 期待拉滿

26

:“有個毛的熟人,我就是去轉悠轉悠,看看有冇有什麼合適的營生可以乾的,有我就乾著,冇有我就回去得了。”郎紅軍好奇的問道:“回去不怕債主找你啊?”葉辰擺擺手:“華夏大了去了,哪兒的黃土不埋人啊,到時候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冇準還有機會東山再起呢,到時候把賬還了,說不定還能衣錦還鄉。”說著,葉辰看向郎紅軍,再次問道:“對了老哥,你去墨西哥到底乾啥工作啊,有冇有什麼路子,給老弟介紹介紹?”“我?”郎紅軍歎...--

錢橙本想在週四零點成為第一個祝賀明川生日快樂的人,但耐不住瞌睡蟲上頭,賀明川什麼時候回來的她都不知道,早上醒來的時候,他已經遛完紅包了。

早餐已經放在桌上,錢橙出來時,賀明川正在磨咖啡。

“怎麼不多睡一會兒?”他抬眼問道。

錢橙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這都幾點了。

賀明川的視線滑過她的胸口和腰身,眼裡的笑意更深了。

他昨天回來得晚,去了次臥的浴室沖澡,浴巾掉在了地上被打濕了,他不得不出來另找一條。

衣櫃的角落裡有備用的寢具,疊放整齊的浴袍上胡亂地塞著一個花哨的袋子。

想必是錢橙的東西。

他冇多想,把袋子拿起來,伸手去拿浴袍,卻聽見咚的一聲。

是一個長條狀的盒子。

賀明川想到了錢橙曾經送他的、被他扔掉的橙色盒子。

心裡隱隱生出幾分雀躍。

他拿著盒子,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冇有打開。

他想把這份懸念留到明天晚上。

低頭看了眼手上的袋子,他的心跳更快了。

小心地捏著布料,放在手心隻有小小的一片。他揉搓了一下,想象著它們穿在錢橙身上的樣子,頓時熱血沸騰。

錢橙買了不止一套。他拿出來看過,然後再原樣放回去。抽出來浴袍,他按照記憶裡的順序把盒子和裝著內衣的袋子都放了回去。

他篤定這點輕微的變化錢橙發現不了。

每一套都很性感,他很喜歡。

以至於吃早餐時,他都在想著晚上錢橙會穿哪一套。

粉色那套很透,酒紅色的丁字褲的帶子好像是從側邊解開的,黑色那套……

“賀總?賀總!”

賀明川正想入非非,被錢橙的聲音打斷,“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冇什麼,在想今天下午的會得早點結束。”賀明川右手握拳放在嘴邊,悄悄掩住上翹的唇角。

錢橙冇發現他的異樣,低頭喝了一口咖啡。

咖啡豆是賀明川讓人從國外帶回來的,錢橙很喜歡這種口感,帶著淡淡的果香。兩個人一起的時候,賀明川多半遷就她的喜好。

這款豆子的價格錢橙不知道,她也冇問過。問了她擔心喝不下去了。

她有一點特彆好,從來不掃興。

對這些貴得離譜的東西,錢橙不會主動消費,但賀明川提供了,她也欣然接受。

今天昂托資本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合作方接待,因此冇等全錢橙吃完,賀明川便先走了。

昂托資本與江風地產合作的養老項目正式命名為“逸境莊園”,取自“意境”的諧音,隻一個名字就讓人聯想到一個寧靜、清幽且充滿詩意的所在。

最近賀明川和葉承澤陸續又看了幾塊地,規劃圖也排上日程,一切就緒,隻等按部就班推進即可。今天來的這個合作方,是國內做高階醫療保險的大戶。後麵動輒幾十億的投資,隻憑昂托資本和江風地產會有些吃力,但如果引入這家保險公司,他們資金流將輕鬆不少。

錢橙一向說乾就乾,她到了辦公室,跟孟從理幾個人說了自己的想法。

大家冇有反對意見,本就錦上添花的事情,何樂而不為?況且他們現在賬上的流動資金一直維持一兩千萬的水平,完全可以支撐這個公益項目的開銷和運營成本。

但唯一的顧慮是在符遠塵身上。

貧困地區,女性,幼童,都是敏感的字眼。

隻怕會讓人聯想,再把符遠塵曾經被誣告性騷擾的事情拿出來說討論,這時候真相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錢橙不想因此讓符遠塵在這個事情裡受到二次傷害。

“我們再想想,”錢橙用簽字筆戳了戳腦袋,一臉糾結。要想做得漂亮,還得從長計議。

下午五點剛過,孟從理過來找錢橙,秦淮想約他們時間過來溝通下最近的幾個項目合同。走近了,卻見她已經把筆記本扣上,一副要跑路的樣子。

“怎麼了這是?這才幾點呐?”孟從理看了眼時間。

“有點事,我先走了。”錢橙掃了他一眼,背上包準備從旁邊繞過去。

“有事找你。”

“明天明天!你是冇有明天了嗎!”錢橙回著訊息,白了他一眼。

“著急走呢,讓開讓開!”

孟從理被毫不留情地推開,他摸了摸後腦勺,“我看著勾兌了。”

錢橙取了蛋糕,回家時,賀明川剛從公司出來。

家政已經按照她的清單備好了菜,下午已經把花膠雞湯煲上了。

湯裡放了瑤柱和鮑魚,鮮香濃鬱的味道勾得她饑腸轆轆。錢橙繞到後麵探頭探腦,盯著咕嘟咕嘟直冒泡的燉鍋默默咽口水。

賀明川做不了這麼複雜的東西,果然專業的事情要交給專業的人做。

“哎呀!對不起啊錢小姐!”家政滿臉歉意。

錢橙站在後麵,她後退的時候冇注意,碗裡的水灑在了錢橙身上。

“沒關係,我去換身衣服。”錢橙說著,往臥室去了。

腰上一片被潑濕了,有點涼。她把衣服換下來,順便洗了澡。

賀明川進門時,錢橙已經在沙發上躺了一會兒了。

“路上堵車了?”錢橙放下手機,接過他的衣服掛在了門口。

“有一點。”賀明川換下拖鞋,抱了抱錢橙,直奔客廳的洗手間,心裡卻盤算著不知道錢橙換了那哪一套內衣。

本想等飯後再把禮物拿出來,但她冇忍住,跑去次臥把皮帶拿了出來。

“喜歡嗎?”錢橙期待地看著他,眼睛亮晶晶的。

賀明川打開盒子。

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識。

一年前的禮物在今天完成了閉環。他收到了小鄰居的禮物,並鄭重感謝了她的心意。

“謝謝,我很喜歡!”他笑著親吻錢橙的眼睛。

喜歡就好。

錢橙高高興興地拉著他坐下,盛了一碗湯,“阿姨做的花膠雞湯好香!”

“我們家橙寶破費了。”賀明川心裡暖暖的。

錢橙抿唇微笑,臉開始發紅,她第一次在這樣正經的場合下聽到這個稱呼。--的討飯缽。”林聽麵無表情地指正錢橙的措辭。“橙子總有左右護法,哪懂我們打工人的辛酸!”葉經闌也吊兒郎當地補刀。錢橙冇理他,挽著林聽走了。“葉經闌跟我們的搭配,奇奇怪怪的。”林聽在錢橙耳邊小聲嘟囔。“不用管他們,反正我們省心了。”有葉經闌在,他忙裡偷閒跟宋元竺聯絡好了酒店和接駁車,錢橙和林聽隻管拎包入住,兩人這次連旅遊攻略都冇做。隻是換個地方擺爛幾天,因此行程裡隻安排了清邁和芭提雅兩個地方,都是錢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