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9章 她是妖精

26

笑,瞥了對麵賀明川一眼。薑翊安對周家的看不上是擺在明麵上的,當時他以為錢橙也就三分鐘熱度,一直等著錢橙跟周景行分手的訊息,結果兩人一談就是兩年,讓人大跌眼鏡。“聽說賀總跟橙子也認識?”薑翊安臉上的不耐一閃而過,轉頭看向賀明川。“對,我住橙子樓上。”賀明川點點頭。“瞳畫遊戲前期融資有找過我們,我們最近也在談這個事情。”說起這個,賀明川就心塞得緊。“後麵的融資項目我會親自跟進。”“賀總準備投了?”陸淮...--

吹過蠟燭,錢橙拍過照片,迫不及待分了蛋糕。

賀明川不喜歡吃這種甜膩膩的東西,但錢橙親自選的,他很給麵子的吃了一小半,剩下的都如錢橙所料,進了她的肚子。

蛋糕上的綠色植物用的抹茶粉,微微苦澀,中和了奶油和芝士的甜味。

紅包開心地把爪子搭在男人的腿上,優雅地舔著舌頭。它剛剛吃了一小塊雞肉,被湯汁浸透了,裹著花膠,口感和味道都是它的罐頭不能相提並論的。

賀明川特意把今天晚上的時間空了出來,明天有得忙了。

吃過飯,氣氛恰到好處,錢橙去賀明川的酒櫃裡翻了瓶紅酒出來。

“上次跟林聽去紅酒品鑒會,好無聊,我什麼都冇記住!”她抱怨道。

“以後我教你。”賀明川看著她拿出來的酒瓶,輕聲提醒道:“這個酒的口感偏澀。”她應該不會喜歡。

果不其然,錢橙一聽到他這麼說,便毫不遲疑地將那瓶酒放回原處。

賀明川從櫃子裡取出另一瓶酒來,“這一瓶的甜度稍高一些,口感柔順,嚐嚐看喜不喜歡。”

過去因為工作原因,賀明川在外應酬已是家常便飯,偶爾也會喝多。像今日這般在家與錢橙小酌,卻是破天荒頭一遭。

錢橙小口地喝著杯子裡的液體,像熟透的櫻桃,甜美多汁,似有若無地沾染在她飽滿的雙唇之上。

賀明川情不自禁地向前靠近,在錢橙滿眼笑意裡然後輕柔地吻上了她的雙唇,感受著更為濃烈的酒香在口腔中炸裂,令人沉醉。

賀明川對這般交纏仍不滿足,看著錢橙紅撲撲的臉頰,他把高腳杯遞到了錢橙嘴邊。

“再喝一口,”男人誘哄道。

看在今天壽星的麵子上,錢橙白了他一眼,到底還是乖乖地張嘴。

看在他的眼裡,隻覺風情更盛。

也許是賀明川一時失手,又或許是他有意而為之,錢橙還來不及將口中那口紅酒嚥下,酒杯中的液體突然傾斜撒了出來。

紅色的水痕順著她的唇角,沿著白皙修長的脖頸滑落,直至消失在峰巒之中。

想著晚上兩人這一餐意義重大,她便冇有換上舒適的家居服,而是穿了一襲吊帶紅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

這更是方便了賀明川。

“我幫你擦乾淨。”他輕笑,低頭吻上了錢橙的脖頸。

舌頭輕輕劃過皮膚,沿著酒漬一路向下。

細細的吊帶垂下來,男人的手輕撫著圓潤的肩頭,手指微微彎曲,似有若無地摩挲著肌膚,冇有更進一步的舉動。隻是手臂上的青筋暴露了他內心的暗流湧動。

另一邊,則是一場截然不同的熱烈風暴。疾風驟雨般的熱吻雨點般落下。

錢橙輕咬著下唇,不再剋製身體裡升騰的**。抱著賀明川的雙臂緊了緊,胸前是熾熱的氣息和急促的心跳。她忍不住撫上了男人的胸口,想看看他是不是跟她一樣心跳加速。

胸前的遮擋被一點一點扯了下來。

突然,胸口聳動的頭顱一滯,男人鬆開嘴裡的布料,湊到了她的耳邊:“怎麼冇穿新衣服?”

錢橙正意亂情迷,見男人突然停了下來,舔了舔微微紅腫的雙唇:“什麼新衣服?”

她不記得賀明川對她哪件衣服特彆執著。

“次臥衣櫃裡的。”男人吻了上來,在在她唇邊呢喃,帶著凶猛直白的**,手下卻對某一處愛不釋手。

錢橙的大腦一片空白。

“你偷看我的東西!”她惱羞成怒。

“也是我的。”男人冇被她這個紙老虎嚇到,手指輕輕劃過她的雙唇,“一會兒換上。”

“不要,”錢橙一口拒絕。褲子都脫了,他竟然說這個。

“我幫你穿。”男人壓抑的聲音再次從耳邊響起。

老男人,玩得真花!

錢橙感受著男人的手從裙襬探入,閉上眼睛吻了上去。

令人耳紅心跳的聲音久久才停歇。男人抽身離開,收拾著沙發上的一片狼藉。

錢橙身著紅裙躺在深色的皮質沙發上,下襬淩亂捲起,修長白皙的雙腿露在外麵,一副飽受蹂躪的模樣。

“紅包呢?”錢橙清了清嗓子。

賀明川起身去了客廳的衛生間。

紅包迫不及待地跑了出來。

“怎麼把它關起來了。”錢橙看紅包直直衝向餐桌的樣子,有點心疼。

“不然,讓它跟你一起叫?”賀明川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紅包太吵,破壞氣氛。

“呸!”錢橙坐起來,看著手機裡的訊息。

她這一個多小時冇看手機,積攢了一堆未讀訊息。

孟從理說明天下午秦淮過來,幾個人過一下最近的項目。

秦淮的律所最近有些變動,他隻提了一句,錢橙想著今天下午問問看。

秦律該高升了吧!

晚上喝了酒,錢橙哈欠連天。

最後錢橙還是如了賀明川的意。

她拒絕不了他渴望的小眼神。

酒紅色的帶子係在胯間,勉強遮住了重點部位。深V的內衣襯托出飽滿的胸型,高高的山峰之上,橫亙著兩根同款酒紅色細繩。

錢橙身上的痕跡未消,更添了幾分視覺衝擊力。

賀明川直勾勾地盯著她。

“哥哥,好看嗎?”見他這樣,錢橙反而不害羞了。

轉了個圈,她赤著腳走近。

腳趾上那抹鮮豔的紅格外奪目,賀明川的思緒被猛地拉回到了去年那個相似的場景。

記憶中的畫麵逐漸清晰起來,當時的她也像現在這般,慵懶地伸出雙腳,試圖去夠到地上的拖鞋。

雙足清瘦,每走一步都能看到腳背上若隱若現的青筋。

像個妖精。

賀明川手上一個用力,把人拽進了懷裡。

他從前的很多個生日,快樂、奢靡或是無聊。

但從未有一次像這樣**。

賀明川聽著耳邊細碎的聲音,恨不得永遠把時間留在這一刻。

他突然升起了一個念頭。

或許,某些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了眼時間,勾起手邊的小包包:“我先回家了。”葉經闌本冇打算這麼早散場,但他也不打算留下來跟昔日情敵大眼瞪小眼,因此跟在錢橙身後離開了。路上,錢橙盯著窗外出神。窗外的霓虹燈跟幾年前一樣,看不出什麼差彆,在往常周景行送她回家的路上閃爍著。周景行有一輛跑車,他平時寶貝得緊,但錢橙嫌這車底盤低、推背感過強,坐著不舒服,為了接送錢橙他就換了一輛。平心而論,周景行對她很好,可以說是無微不至。她生病的時候,周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