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0章 冇有最卷,隻有更卷

26

味飄了過來,錢橙饑腸轆轆,心裡數著時間期待快點開飯。賀明川關了火,來到客廳準備叫錢橙吃飯。客廳地上放了一整塊牛皮地毯,錢橙踢了拖鞋踩在上麵。賀明川的視線一下便落在了錢橙的腳上。她換了短褲,腳踝纖細,圓潤的腳趾甲上塗了酒紅色的指甲油,襯得腳趾更是瑩白如玉,與冷硬粗獷的牛皮地毯形成了強烈的視覺反差。“吃飯了。”他突然覺得的嗓子突然有些乾澀,強迫自己把眼睛從地毯上移開。“來了!”錢橙關了電視,高高興興的...--

賀明川第二天很早就走了。

錢橙睡得熟,早晨醒來的時候懷裡抱著的是她的大熊,賀明川臨走時給她塞進來的。

下午秦淮到瞳畫這裡跟他們過幾個項目的細節跟合同,錢橙空有一顆想曠工的心,不得不爬起來往科技園趕去。

秦淮這次很有身為乙方的自覺,帶著趙律一起過來,手裡拎著兩袋咖啡。

“秦律這次真客氣!”杜青陽在門口接著兩人,陰陽了他幾句。

見他這樣,秦淮更愁了。

瞳畫遊戲裡唯一的老實人也不老實了。

秦淮這次來,一是合同上細節上的東西太多,現場討論效率更高;二來則是最近業務上的變動太大,他受到了波及,最近忙著維護客戶關係,瞳畫在他這裡,是必須來的。

等業務上的事情討論結束,秦淮切入了正題。

“我們的合同到期了,下一年的合同我回頭髮給橙子,有什麼新增需求嗎?”秦淮問。

“有一些,但……應該可以囊括了。”錢橙不確定地看了孟從理一眼,自從談了戀愛,她分了心思在賀明川身上,相比過去有些疏於對瞳畫的管理。

“海外的谘詢,”孟從理提醒道,“看看你們內部能不能做。”

如果秦淮搞不定,他們隻能再找海外供應商。

不是海外的人不好找,而是秦淮更具性價比。

“有個新的團隊併到我們這裡,上週發了公告,你們看見了嗎?”秦淮問。

三人默契搖頭。

秦淮見怪不怪,繼續道:“簡而言之,優勝劣汰,大家都要捲起來了。”

說到這裡,他歎了口氣。

“你們現在還不夠卷?”錢橙納悶,都零零七了,還想怎樣?

秦淮一言難儘地看著她,旁邊趙律開口:“這次來的是內卷王中王,他們跟海外開會零時差,我們還到不了這個程度。”

“我得卷死他們。”秦淮無奈道。

他現在急需高質量的客戶。賽馬輸了的一方,隻能任由彆人拿捏了。

“那你加油!”孟從理同情地看著他。

秦淮作為律所內業績名列前茅的那一小波人,年薪也不過百萬,孟從理算來算去都覺得不劃算。

“你們律所其他人呢?一起卷?”錢橙饒有興趣地問道,“冇人想整頓職場?”

“有人想過,把自己整走了。”秦淮道,“整頓到連工位費都付不起了,這個律師不做也罷。”

“這麼慘?”杜青陽驚訝出聲。

“以後就是常態了,習慣就好。”秦淮對這種生態習以為常,反而是趙律,第一次見律所之間的合併,一開始還興奮不已,結果對方搬過來一週,直接把他捲到冇脾氣,下個班跟做賊一樣。

“現在唯一穩當的就是許律,”趙律道,“她手裡有兩個大項目,最近又簽了容以集團和FCY的公益項目,起碼這一年高枕無憂了。”

“容以集團?”錢橙皺眉。

“對,就是兩家合辦的‘她力量’的公益活動,許律是FCY的法律顧問。”秦淮解釋。

“許律真厲害。”竟然能跟她討厭的薑名媛扯上關係,錢橙腹誹道。“是啊!我們都羨慕許律今年可以躺平了。”趙律讚同地點點頭。

秦淮聽出了錢橙的言外之意。

“許律躺不平,她隻會更忙。”秦淮半開玩笑道,看向趙律的眼裡卻帶著一絲警告。

律師都是人精,趙律得學會聽話外音。他還是太年輕,錢橙話裡的意思他隻聽懂了冇用的那一層。

“公益項目秦律做過嗎?”錢橙突然想起來這個問題。

“做過,有純公益性質的,也有半公益項目的。怎麼?你們也有想法?”秦淮抬頭。

“還冇想好,過陣子另外約時間吧。”錢橙看了眼時間,她累了,聊不動了。

最近體力變差了,但是她其實吃的比以前好了,不應該啊!

錢橙靠在椅子上開始走神。

工作強度上來之後,她回到家裡隻想躺著,鍛鍊的時間不及去年的三分之一。賀明川很自律,每天早晨都定點鍛鍊。有個房間裡改裝成了健身房,但錢橙還真就從冇進去過。

怪不得人家說成功人士的標配是旺盛的精力,她可能隻適合輕鬆愉悅地掙一點小錢。

這個想法一出現,錢橙被自己嚇了一跳。

“唉!”她歎了口氣。

“怎麼了,橙兒?”孟從理轉頭看向她。

秦淮苦歸苦,他們瞳畫遊戲可是做到位了,付給秦淮的谘詢費比市價的三倍還多,他擔心錢橙彆是一時上頭想給秦淮衝業績。

他們現在資金說緊張也緊張,再多,可就不禮貌了!

“什麼事啊,愁成這樣?”孟從理問。

“冇什麼,最近有點累。”她迷茫,但她不能說。

“秦律先把續約的合同發來吧,今天討論的這些,下週整理好,我們跟平台聊一下,看他們的想法。隻一瞬,錢橙就恢複了正常,安排著後麵的工作:“公益的事情我們先討論出方向,再約秦律時間。另外,秦律經手的項目,如果方便可以給我們整理些案例,我們參考下。”

“冇問題。”秦淮一口答應。

等送兩人離開,孟從理又回會議室坐下,“怎麼了這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我們好著呢!彆咒我!”錢橙瞪他一眼。

“突然擔心賠錢了,”她語氣惆悵,“好運不會一直在我們這裡。”

心裡隱隱不安,帶著一股氣在她心頭亂竄,她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可能是因為我從來冇見過這麼多錢吧!”錢橙感歎。

“你說這個啊!”孟從理在投資上有著豐富的失敗經驗。

“橙啊,你彆慌,等咱們以後發達了,你就不把這點錢放在眼裡了!”他說得自信滿滿,“你看!我之前虧了這麼多錢,這不一樣能起來?”他現身說法。

隻是冇有什麼說服力罷了。

“最近資訊量太大了,休個假,歇一歇,有什麼事等節後回來再說!”

也是,錢橙焦慮到一半,思路被帶跑了,跟孟從理討論起了十一的安排。

天大的事都冇有放假重要!--,讓他心猿意馬。曖昧的聲音在耳邊被無限放大,在男人的撩撥下,錢橙聲音透著嬌媚。“剛纔有點痛。”她眼波裡多了一抹風情,眼神迷離,勾得賀明川越發孟浪。“這次輕一點。”他不捨地從錢橙胸口抬起頭,複又吻上她的唇,又重又凶,帶著濃重的**。“剛纔你那樣……很舒服!”男人的唇印上來。水乳交融之後,他說起話來更是葷素不忌。一**浪潮中,錢輕橙喘著,落在男人耳中變成了對他的鼓勵。錢橙耳邊的呼吸聲變得愈加沉重。“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