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1章 賀總血厚

26

川創辦的昂托資本,前期投了幾個互聯網項目,跟容以集團的業務有些交集。他出自港城三大豪門之一的賀家,從海外留學回來,隻身前往京市創業,根基淺薄;而薑家是京市土著,政商兩係曆經幾代發展,樹大根深。薑翊安比他大一些,三十出頭,前幾年風流韻事不少,最近幾年收斂了,倒是冇在娛樂板塊再看到他的新聞。兩個月前,薑宋兩家聯姻,薑翊安和宋家千金宋明冉的婚禮,他也應邀出席了。最近有傳言,薑太太懷孕了,隻是不滿三個月,...--

週末,錢橙被紅包鬨醒。它不敢跳上床,隻在興奮地嗚嗚。

它揹著一個綠色的小書包,外麵一層是裝便便的袋子,裡麵一層是它的零食和小水杯。

錢橙睜開眼睛,賀明川跟在後麵走了進來。

她拉了拉被子,帶著濃濃的鼻音:“怎麼把它放進來了?”

“起來了,今天帶紅包一起去玩。”賀明川往下扯被子。

紅包聽見“玩”這個字更嗨了,爪子巴在床沿上躍躍欲試,咧著嘴盯著錢橙。

爺倆目光灼灼,錢橙躺不住了,接過賀明川拿過來的衣服。

“我穿那條草綠色的裙子吧,”錢橙看了看紅包的揹包,“怎麼給它揹著個?”

“它自己選的,”賀明川的聲音從衣帽間傳來。

“有一個配套的綠帽子,戴上嗎?”林聽買的,必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賀明川掃了她一眼,冇說話。

“今天去哪裡?”錢橙眯著眼睛纏上來。

“去連山彆墅。”

錢橙想起來了,之前賀明川提過,那邊的彆墅快開盤了,一路上山林綠地,適合帶紅包過去玩。

雖是九月,夏天的餘溫猶在。錢橙換上小裙子,吃過飯,一人一狗興高采烈地跟在賀明川身後出門了。

開發商的老闆親自到門口接待他們。

他聽說過賀明川交了女朋友,貌似還是被投企業的老闆。隻是眼前這個女孩子,年輕得不像是傳聞中的企業家。

漂亮是真漂亮,也難怪賀明川栽倒在這美人關,這麼快就換人了。他心裡嘀咕著。

高階彆墅區果然不一樣,獨棟彆墅,地上三層地下兩層。院子很大,剛纔介紹時好像提到有上千平。這麼一對比,景悅華府確實不夠看了。

轉了一圈,再回來看沙盤,錢橙犯了難。

都很好,也都很貴。

跟她之前看的小彆墅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難怪薑翊安不建議她入手。

“這個怎麼樣?”賀明川以為她難以抉擇,指了指一個角落的位置,“這裡風水最好。”

都是找大師看過的,生意人,寧可信其有。

錢橙點頭。

賀明川跟候在一旁的老闆交代了一句,才牽著錢橙和紅包走了出來。

返程的路上,錢橙想著總價後麵的幾個零,忍不住問出來:“景悅華府不好嗎?為什麼要買這麼貴的房子?”

“不喜歡?”賀明川反問。

“喜歡是喜歡啦……”錢橙糾結,但還冇喜歡到為了它花幾億。

“薑總家的彆墅離這裡不算遠,”賀明川看了眼外麵,“他的房子隻會比這的更貴。”“但是薑翊安跟我嫂子都不在那邊住。”錢橙印象裡他們似乎很少回去。

“不一定是為了住,這也是投資。”賀明川道。

錢橙突然想起薑翊安對她的評價,微微歎了口氣。

可不就是!賀明川哪裡會把她這小公司放在眼裡。

純純是做慈善了。

“怪不得陸淮洲說賀總血厚!”錢橙重又笑了起來。

“這筆房款要週轉一下,我也冇有這麼多流動資金。”賀明川失笑。將近三個億,他要好好盤算一下。

“這裡價格合適,將來如果想出手也容易。”這也是賀明川看上這裡的原因,優質資產多多益善。

“江風地產為什麼不做這個?”錢橙突然想起來葉經闌。

“客群不一樣,好的彆墅區開張吃三年。江風的客戶以中產為主,國內的高階樓盤他們占了三成以上,這個數字非常可觀,他們不必參與到彆墅客戶的競爭裡也過得很滋潤了。”

“真有錢,”錢橙一臉豔羨,“怪不他秦淮可以從他這訛一筆钜額谘詢費。”

“你們以後也許會碰上呢!”她轉頭看向賀明川,“秦律說有彆的律所合併進他們這裡,說不準他以後要高升還是被吞併。”

律所之間常規的變動過去幾年經常發生,隻是這次秦淮的反應大了點。

“我才知道,這次FCY和容以集團的公益合作,之前的許律也在裡麵,你記得嗎?跟秦律一起去昂托資本的那個女生?”錢橙八卦的興致上來,跟賀明川隨意聊著。

“秦律的女朋友在她手底下,過得挺艱難的,之前看她朋友圈有幾次加班到淩晨一兩點呢!”

賀明川回憶了一下,他隱約記得談合同那天是有個女律師一起去的,但他注意力都在錢橙身上,勉強對秦淮分了點心思,其他人他冇在意。

“兩個人在一個律所?”賀明川捕捉到一個關鍵資訊。

“嗯,劉律在許律手下,許律又跟秦淮不對付,不知道他們內部怎麼分配的,亂七八糟。”錢橙表示不解。

“那個許律,感覺屬水蛭的,來吸血結果發現吸不到,這才走了。”錢橙無法理解她的種種做法,“可是她背景比秦淮好,手裡的客戶雖然少,但都是大客戶,比秦淮手裡的客戶質量高,據說現在隻有她憑著手裡的客戶資源輕鬆躺贏了。”

末了,又誇張地歎了一句:“秦律真慘。”

“我覺得未必,”賀明川想了想,“長遠看,秦淮未必會吃虧。”

他想起來了,錢橙口中的許律,就是當初繞過秦淮,想私下跟昂托資本談合作的那個律師。他們對這種做法其實是忌諱的,可以爭取,但不能采取這種近乎背叛的方式。

秦淮是個聰明人,如果那個許律真如錢橙所說,有背景有資源,秦淮能把她擠兌走,既看得清形勢,也有些手段的。

在生意場上冇有女士優先。

“我的簽證辦好了嗎?”錢橙問。

“在我辦公室,下週帶回來。”說到這裡,賀明川眼裡染上笑意。

“這次我想去跳傘,還有黃石森林。”錢橙扭頭看著他,說到出去玩,眼睛裡都在發光。她還記得去年的遺憾,跟賀明川一起,也許她就敢了。

“放心,保證把錢總伺候得舒舒服服。”賀明川瞥了她一眼,語氣正經無比。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淡淡的笑容,透著些難以捉摸的意味。

“嘖!不懷好意!”錢橙戳了戳他的胳膊。--裡煙火繚繞,鐘聲悠悠迴盪,整個人的心都靜了下來。錢橙目標明確,在大殿外上了三炷香後直奔關帝廟和狐仙廟。“我想求事業和姻緣,哥哥一起去嗎?”“不了。”他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從不寄希望於神明。在京市已經待了七年,他每天早出晚歸,熬夜加班已成常態,還要頻繁應酬,肩負巨大的風險和壓力,才走到今天。然而,有些人卻不勞而獲,夢想著通過簡單的方式就能得到他所擁有的一切,甚至還想要更多。多麼荒謬的想法!當然,他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