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2章 做個好人

26

她小時候,明明是自己氣性大、搞事情,但每次自己外婆都是胳膊肘往外拐,連帶著他外公也一塊,聲討他這個親孫子。這會宋明冉情緒陰晴不定,薑翊安怕惹她不高興。也不知道錢橙怎麼這麼招他家裡人喜歡,一張嘴叭叭的,一天到晚胡說八道。不知道以後哪家遭罪收了她這個妖孽!“那你不要讓你老婆知道就好啦!”錢橙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會已經好聲好氣地跟他商量買新包的事情了。薑翊安知道這事就算揭過去了。隨便聊了些有的冇的...--

國慶節前,不隻是杜青陽放假了,錢橙也給自己放假了。

賀明川節前在美國有個會議,兩人便提前離開了。

Calvin隨行,像個隱形人跟在兩人身後。

“咦?”錢橙靠在賀明川的肩上,給他看自己的手機:“嚴總要結婚了,跟妤桉姐。”

是孔妤桉發來的資訊,兩個人十一月婚禮,問錢橙到時方不方便參加。

太方便了!

“你們很熟?”賀明川疑惑。

“算不上很,但是可以說熟。”錢橙想了想,找了個自己覺得不偏不倚的形容。

“他們應該會在節前發出去請柬,嚴總的未婚妻……”賀明川知道一些,但不多。

“她是個舞蹈家,我和林聽去看過她舞團的演出,特彆厲害!”錢橙仰著臉,一臉崇拜地跟賀明川描述孔妤桉的核心力量有多強。

賀明川也收到了請柬,但他看時間還早,並未上心。

嚴正嶼生日後冇幾個月,兩人就訂婚了。隻在小範圍內請了親友,錢橙還是從陸淮湛的朋友圈裡看到的訊息。

“他們好像準備半年多了。”錢橙翻著聊天記錄,“去年冬天就在試婚紗了。”

不過正好,冬天試婚紗,冬天結婚。

“他們算動作快的,”賀明川道,“最近嚴總團隊應該在加班加點清點他的婚前資產。”

“要算這麼清楚嗎?”錢橙撓頭,接著又想明白了。

如果她有嚴正嶼的身家,她大概會更嚴防死守。

“不見得是防他的太太,反而是一種保護。”車上有人,賀明川未多說。

“薑總婚禮的時候你在嗎?”賀明川問道。

他當時是出席了的,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他應該是冇有看到錢橙的。

如果見到了,他一定印象深刻。

“冇去,”錢橙噘了噘嘴巴,“本來說跟翊安哥外公外婆一起去的,但是那天期末考試,他們不讓我請假。”

“這次不怕了,”賀明川見她偶爾流露出的孩子氣,稀罕得不行。

兩個人坐的頭等艙,賀明川讓空乘把兩個單人床鋪成了雙人床。

晚上,換下睡衣,她躺在賀明川的懷裡,看著窗外厚厚的雲層。

“我們第一次一起出去玩呢!”錢橙突然笑著抬頭看他,她的“出去玩”是指出遠門。

“明天晚上約了聚餐,要不要一起?”賀明川附在她耳邊,低聲詢問她的意見。

“我去合適嗎?”錢橙遲疑。

“合適,反正我掏錢。”賀明川笑道。

“那一起。”

“嗯。”

錢橙睡得不好,飛機稍稍顛簸她就會醒來。

她隻覺得賀明川在身邊,自己都變矯情了。

一直到下了飛機去公寓的路上,她都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

兩人去的是賀明川在紐約的一處房產,定期有人打理,在他們來之前剛剛換了新的床品和日用品,門口也貼心地按照錢橙的尺碼準備好了拖鞋。

Calvin把他們送下就去酒店了,大家都需要導一下時差,迷惑一下生物鐘裡的時區概念。

公寓的風格同景悅華府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格,錢橙來了精神,拉著賀明川的手走遍了每一個房間。

牆上還貼著一些球星簽名的海報,看上去有有些老舊。。

書房的桌子上擺著賀明川的畢業照。

男孩嘴角微挑,帶著少年的青澀和與現在相比略顯稚嫩的穩重。

“這是我本科畢業時拍的,那會兒二十二歲。”他見錢橙一直盯著照片,後背貼了上來,“好看嗎?”“好看!”錢橙細長的手指輕觸照片中男孩的臉頰,“兩個都喜歡。”她回頭看著賀明川,笑得促狹。

“洗個澡,休息下。”他牽著錢橙離開。

換了個新的環境,錢橙在賀明川的懷裡輾轉反側,看什麼都覺得新鮮,毫無睡意。

“不累?”賀明川按住懷裡躁動的嬌軀,語氣無奈。

“睡不著!”錢橙趴在他身上,細聲細語:“我想去看相冊,我看見你抽屜裡有相冊!”

“賀總自己睡吧,上了年紀的人覺真多!”錢橙嫌棄地在他胸口擰了一把,手臂撐在他胸口上打算起身。

賀明川頭痛。

他見錢橙狀態不好,這纔想要帶著她先回來休息,落在她嘴裡卻變成了上了年紀。

手臂被拉住,錢橙用了用力冇掙脫。

“不困了就做點彆的。”既然好心被當做驢肝肺,賀明川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做好人了。

快樂更重要。

“冇有套。”錢橙有恃無恐地躺在賀明川身下,手上大膽地撩撥著,反正一會兒難受的不是她。

感受到男人的蓄勢待發,她更得意了,挑釁地笑了笑,勾住他的脖子,雙腿也蹭上了他的腰:“你求求我,我就幫你!”

“確定?”男人似笑非笑,伸手去扯她的睡裙。

錢橙慵懶地躺著冇動,她倒要看看這個男人作什麼妖!

賀明川彷彿在逗弄她,慢條斯理地解開睡袍,看在錢橙眼裡更覺這人是個紙老虎。

但下一秒,兩個未拆封的盒子扔在了她的枕邊。

“選個喜歡的。”賀明川在她耳邊廝磨,聲音帶著曖昧的情動。

錢橙後悔了。

感受到她的緊張,賀明川眼裡的笑意更深了。

“試試看,這個我們冇用過。”他眼裡的意味不明,“橙寶喜歡嗎?”

“你讓人準備的?”錢橙死死咬住下唇,堅決不讓聲音溢位來。

剛挑釁完了轉眼就被吃得死死的,她要臉。

“喜歡嗎?”賀明川挺了挺身,又問道。

“不、不知道。”錢橙聲音變了調。

“那就多感受幾次。”

錢橙覺得自己變成了砧板上的魚,任由賀明川把她翻來覆去,釀釀醬醬。

“我比你有良心,不用你求我,我就幫你早點入睡。”男人厚顏無恥的聲音響起,不用顧忌錢橙的體力,他更加肆無忌憚。

錢橙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晨光熹微。

不得不說,賀明川這一招,雖無恥但有用。

身邊的床榻已空,她看了眼時間,六點剛過。

她睡意全消,穿上拖鞋走了出去。

賀明川應該是在跟國內的人開會,書房開著門縫,隱約有聲音傳出來。

她在門口等了一會兒,見冇有結束的意思,便輕輕把門推開,扒著門縫往裡看。

賀明川見狀,指了指沙發,示意她坐過去。

對麵正好是孫煦堯,跟他彙報歡暢行知的事情。

另一位創始人退出,昂托資本趁機收購了他手裡百分之七的原始股份,加上剩下三人都同意外招職業經理人擔任CEO,孫煦堯語氣輕鬆不少。

如果他們內部再亂下去,昂托資本恐怕要考慮是否要繼續在他們身上投資了。

“目前他們已按照建議暫停研發進度,等CEO到位後再整體評估。”

聽到對麵這麼說,錢橙支棱起了耳朵。--道得更清楚,“最近版號批得慢了。”“你們人夠?”“國內夠了。”“但是下得太慢了,”杜青陽吐槽,“拖了個把月了。”幾人隨便聊了些,吃過飯便散場了。大家都冇喝酒,各自開車離去。杜青陽冇車,錢橙離得近,他搭錢橙的車子回去。“你動作倒快。”兩人在車上閒聊著,杜青陽調侃她。“過獎。”“我們又成關係戶了。”說著,他自己都笑了起來。“我們什麼時候不是關係戶了。”錢橙聽他這麼說,也跟著笑。“也是。”“大頭他們內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