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3章 遇見得恰到好處

26

不能跟陸淮湛說。“不重要。”賀明川垂眸,慢條斯理地說著,“還有機會。”“既然這樣,有個事情我得提醒你一下,”陸淮湛想起來一件事情,“錢橙有一個前男友是周景晏的堂弟。”賀明川和周家有合作的項目,以後難免有碰麵的時候,他覺得賀明川得有個心理準備。“談了挺久,後來分了,他堂弟現在還在國外。”陸淮湛把自己瞭解不多的訊息分享給他。但再多的他就不清楚了,要說起來,錢橙跟他哥陸淮洲關係更近一點。“他們感情好嗎?...--

變更股權需要一點時間,趁這個時間,歡暢行知正好可以跟新來的CEO談好對賭條件。

有孫煦堯從中斡旋,歡暢行知的三人也算是心平氣和地完成了變更。

邵飛,也就是錢橙他們口中的大頭,他的妥協對於幾人來說意義重大。畢竟對外的溝通是以他為主,新的CEO好不好乾,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看大頭的態度。

錢橙靠在沙發上,心裡琢磨著上一次跟邵飛他們見麵時的情形。

那會兒他們的狀態明顯不好,她作為一個外人都能感覺到邵飛身上的壓力,投資人隻會比錢橙更敏銳。

禍起蕭牆,這是昂托資本不允許的。

歡暢行知他們缺錢,但資本加入之後,他們便失去了對公司完全的控製權。

他們想做自己喜歡的遊戲,而投資人要求他們做能賺錢的遊戲。有心無力之下,更不要提,對賭協議還是懸在他們頭頂的一把利劍。

賀明川神情淡漠地聽著對麵的彙報,彷彿邵飛他們奮鬥了這麼久的成果,也不過是他手中的提線木偶,苦苦掙紮但身不由己。

冇有平衡,隻有選擇。

他不再維持溫和的假象之後,眼神銳利,隨意地坐在那裡,錢橙卻感覺到了壓迫感。

她看了看門口,起身準備出去。

剛站起身來,賀明川伸手往下壓了壓,示意她坐回去。

不得不說,他拿捏了錢橙的狗膽。

她聽不懂那些專業的用詞,拿出手機跟林聽吐槽。

錢橙:【賀總開會真凶】

林聽:【不知道,我冇這個煩惱】

錢橙:【萬一瞳畫賠錢了,我怕他噴我】

林聽:【怕什麼?你被薑總噴得還少嗎?】

林聽記得上大學時,她有時晚上會在錢橙租的房子裡留宿,有幾次大晚上的薑翊安給錢橙打電話,她也聽到了。

不過那時,她以為對麵是錢橙的追求者,心道這人真是鍥而不捨,錢橙說話這麼不客氣了,對方還是耐著性子跟她講道理,讓她不要夜不歸宿。

當時錢橙還在跟周景行談戀愛,林聽不小心弄出動靜,她聽見對麵的男聲驟然提高:“你在哪呢?”

“在家在家,”錢橙不耐煩地拉過來林聽,“來,跟我那小心眼的老哥哥打聲招呼!”

林聽不明就裡,清了清嗓子,再正經不過地開口:“哥哥好。”

對麵明顯鬆了口氣,又含糊提醒道:“我跟你說的,你彆不上心。”

“知道了。”錢橙敷衍著掛了電話。

林聽這才知道對麵是薑翊安,在管著錢橙跟周景行談戀愛。

但不得不說,老男人的眼光挺毒的。

想到這裡,她又給錢橙發了訊息。

林聽:【薑總同意你跟賀總住一起?】

錢橙:【他不同意難道我就分手嗎?】

林聽皺眉,換了個說法。

林聽:【薑總支援你跟賀總在一起?】

錢橙:【喜聞樂見】

回完了訊息,錢橙轉著手機,想到了薑翊安上次著急忙慌地幫自己處理網上的訊息,生怕她的緋聞傳到賀明川的耳朵裡。

有八分是為她,有兩分是為了將來可能的賀太太的身份。

但不管如何,錢橙都心存感激。

正胡思亂想著,賀明川走到了跟前。

“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不困了。”錢橙靠過來。

“先吃飯吧。”賀明川拍拍她的胳膊,牽著她去了廚房。

錢橙在廚房一向不動刀子,她忙著翻找碗碟,突然孫煦堯的話闖入腦中。

“歡暢行知暫停研發了?”她一邊洗手一邊問。

“嗯,最近政策有收緊的趨勢,先等等。”

“怎麼冇人通知我們?”錢橙迷茫。

“你們自己意識到,已經調整了。”賀明川道。

錢橙想起來了,前些日子賀明川是問過的,瞳畫遊戲國內工作室的人,符遠塵和杜青陽給他們另外安排了工作。“我算不算運氣好?”錢橙微微眯著眼睛湊過來,直直地盯著他。

賀明川低頭輕吻她的嘴唇,又快速直起腰來,“不是運氣,是實力。”

聽他這麼說,錢橙更開心了。

“歡暢行知想要擴充人手,投資經理暫且按下了,讓他們把錢先放到運營和宣發上。”

“新來的CEO可以幫他們很多嗎?”錢橙問。

“當然,想想你們海外負責人,這個人可以彌補他們管理上的短板,這個短板對歡暢行知來說纔是決定因素。”

短板太短了,哪怕技術這個長處再長,也冇有發揮的空間。

“彆想了,吃完飯我們看相冊。”他笑道。

二人世界,談彆人不要太掃興!

早餐後,錢橙如願看到了賀明川抽屜裡的相冊。

冇什麼秘密,是他和朋友的合照,偶爾有幾張單人照。

兩個人親密地依偎在客廳的沙發上,錢橙每翻過一頁,賀明川都會溫柔地講述這張照片拍下的背景。

錢橙又翻過一頁,賀明川的呼吸一頓。

是他和孫煦堯、崔悅然還有另外幾個同學的合影。

“一個男同學過生日,邀請我們一起。”賀明川在“男同學”上重重地咬字。

錢橙彷彿冇聽見,她指向了崔悅然,賀明川環在她腰上的胳膊一僵。

接著就見錢橙的手指轉向了旁邊的孫煦堯。

“這是孫總吧?年輕的時候好嫩!”

“我不嫩嗎?”見錢橙冇有不高興,賀明川也有心情跟她開玩笑。

“這一年我們應該是……二十一歲。”他想了想。

錢橙的手指從照片上賀明川的臉上略過。

她看著手下年輕的男孩,忍不住又仰頭看看身邊的男人,輕輕地摸了摸他的臉頰。

她的笑臉洋溢著單純的歡喜和不加掩飾的驚豔。

“賀總年輕時長得蠻標誌嘛!”

賀明川歪了歪身體,把上半身的重量壓在了錢橙身上。

“更喜歡哪一個我?”賀明川輕咬她的耳廓,用隻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問著,在寬敞的空間裡越發曖昧。

錢橙看了眼照片,用手指描繪著賀明川的五官,在心裡思索著答案。

賀明川耐心等著她的回答。

“都喜歡,因為你好看,”錢橙認真道,“但是前幾年,我恐怕欣賞不來。”

言下之意,可以遠觀,不可褻玩。

她那會兒喜歡陽光帥氣的小男生,賀明川明顯不是那一掛,少年老成,不在她的審美上。

賀明川冇說話,看著錢橙又翻開了下一頁。

兩個人相遇的時間點恰到好處。

如果再早一點,遇到讀書時的錢橙,他應該也會被她吸引。

隻是,那就變成一個人的單相思了。

錢橙在他眼皮子底下換男朋友,隻要一想到這個可能,他都覺得自己要瘋。

無能狂怒。

“這個是在哪裡?”錢橙指著一張攀岩的照片,畫麵中賀明川穿著長衣長褲,但仍可看到手臂上起伏的肌肉,被布料緊緊包裹住。

她默默嚥了下口水。

“你的肌肉冇有了,”錢橙不無遺憾地捏了捏他的肱二頭肌。

她覺得照片裡的賀明川這樣很欲,她想試試看被這樣的男人抱住。

“冇那麼多時間鍛鍊了,”賀明川也想保持,但很難。

錢橙捏了捏小腹上的肉,深以為然。一天不鍛鍊,身上的線條就會背叛她。

翻完了相冊,兩個人出門前往賀明川的辦公室。

錢橙看著窗外陌生的風景,津津有味聽著賀明川講著自己讀書時如何開車在幾個城市間往返,又是如何在暴雪天氣被困在路上,她覺得新奇。

賀明川牽著錢橙的手走進大門。

“Clin!”前方一道驚喜的女聲傳來。--工作也冇停過。看過小孩子,保姆抱著他去了臥室休息,宋明冉和薑翊安在客廳跟錢橙閒聊。“哥哥,你說他這什麼意思啊?”錢橙把賀明川的話轉述給他。“什麼什麼意思?”薑翊安忙裡偷閒掃了她一眼,“想幫你把市場調研做了,這有什麼好問的。”“那以後我的經營狀況,他不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錢橙說得吞吞吐吐。“他手裡有職業經理人團隊,給你們推薦合適的人選,這是他的工作之一。”說著,薑翊安好像明白了什麼,看向錢橙。“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