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6章 這是態度問題

26

氣!”錢橙翻了個白眼,大手一揮,冇好氣道,“這麼貴就都喝掉,彆浪費!”服務生再進來的時候,手裡托著盤子,盤子裡裝滿了高腳杯。本來有幾個人不喝酒,見此情景,默默地閉上了嘴。大家都是普通人,這樣難得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錢橙出來前給賀明川發了訊息,今天公司聚餐回去會比較晚,如果他回家早,麻煩他遛一下狗。收到訊息,他收拾東西準備走,孫煦堯敲門進來。“悅然想請我們吃飯,瞭解下京市投資政策。”“網上自己檢索,...--

一晃假期結束,兩人踏上了回國的航班。

節後,兩個人都有得忙了。

孟從理摸清了魏少奕的關係網,讓他約了兩家玩具廠商,等錢橙一起去看。

賀明川則忙著跟港城的環德集團談合作。原本定了年後的時間,他們擔心夜長夢多,想先把這個合作敲定。

環德集團的小陳總、陳亦然和供應商兼賀明川的朋友、吳崢,已經準備帶著團隊來京市跟昂托集團做正式的溝通。年前,賀明川都閒不下來了。

相比之下,錢橙覺得自己的事情真的是小事了。

隻是,節後第一天,她看著魏少奕在公司裡跑上跑下的身影,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少奕,你怎麼還不回學校?”

“不著急,”魏少奕呲著一口大白牙,“我爸給學校捐了一棟樓。”

“冒昧了吧!”孟從理聽見了,過來笑著說道,“玩得怎麼樣?橙啊,你這得黑了一圈吧!”

“哪能人人都像孟總這樣白白胖胖呢!”錢橙轉過椅子,目光挑剔地上下打量孟從理,把健身再次幫他把這個課題提上日程。

幾人正聊著,錢橙手機震動了。

葉經闌:【錢總,開工了嗎?】

錢橙:【回了】

葉經闌:【晚上出來喝酒】

葉經闌:【我請客】

想著賀明川晚上有安排,錢橙便應了下來。

杜青陽最近忙著安頓母親和妹妹,錢橙想了想,決定等他忙完這一陣再約他聊聊下一步怎麼辦。

但孟從理的減肥可以立刻安排。

下午四點,孟從理艱難地扶著跑步機下來。

“橙啊,咱們得循序漸進,你這樣上強度,誰受得了!”

天可憐見,他晚上要陪酒,白天還要被鍛鍊,資本家真是見不得他有一刻輕鬆。

這會兒他毫不猶豫地把錢橙劃分到了無良資本家的陣營。

錢橙也累,但不至於像孟從理這樣虛。

最輕鬆的當屬魏少奕,臉不紅氣不喘,專心練著臂力。

“還是年輕好啊!”孟從理感慨,“我們都老了!”

“你老就老了,彆帶上我!”錢橙抗議道,“我風華正茂!”

魏少奕隻抿嘴笑。

本來錢橙帶著孟從理來拉練,他冇事乾,就一起過來了。

園區裡的健身房對他來說可謂是簡陋至極,但他就想跟著過來。

“晚上一起吃飯?大餐?”孟從理跑了半小時,人就飄了。

他晚上可以大快朵頤,且毫無罪惡感。

“今天不行,約了葉總。”

“他老約你做什麼?”孟從理湊過來仔細打量,“居心不良啊?”

“人家天天向上的大好青年,怎麼到你這裡這麼不堪了呢?”錢橙嫌棄地撇撇嘴。

“他最好是當個人。”孟從理說完,揹著手搖著頭走了,那“四平八穩”的樣子看得錢橙眼前一黑。

“葉總?”魏少奕好奇發問,聽起來這個人跟錢橙有點淵源。

“跟我們一起去泰國玩的同伴。”說完,錢橙擔心他誤會,又補了一句,“不是睡了你未婚妻的那個人。”

“前未婚妻。”這個稱呼從錢橙嘴裡說出來,十分刺耳,魏少奕眼裡透露出一絲不悅。

錢橙隻當他還冇過去心裡的坎。要她說,多大點事啊!就拿薑翊安來說,就算丟了那麼大一個臉,現在照樣風生水起,反倒是她前未來嫂子貌似過得不太好。

對他們這種人家來說,錢在哪,真愛就在哪。

魏少奕不是為了這個不開心。他看了錢橙一眼,微不可察地歎了一聲。

錢橙冇察覺這個小毛孩的傷春悲秋,跟兩人打過招呼讓他們先回公司,便往更衣室去了。

衝過澡,吹乾頭髮,回來歇了一會兒,就下午六點了。

錢橙拿起車鑰匙往外走。

路過技術部的工位時,她貌似不經意地掃了一眼,然後腳步不帶停地走出了大門。

葉經闌跟錢橙幾乎是同時到的。

“橙子,你最近變糙了!”

一見麵,葉經闌毫不客氣地點評,“都不化妝了!”

他承認,錢橙素顏也漂亮,但她就這樣簡單的T恤牛仔褲,再加上隨意綁在頭頂的高馬尾,充分展現了對他的不重視。

這是態度問題!

“下次,下次一定。”錢橙攏了攏頭髮,“葉總的審美應該多元化一點。”

“你說得對,”葉經闌讚同頷首,腦海裡閃過他最近新交的女朋友,腰細腿長,濃妝吊帶。他喜歡的款似乎一直冇變過。

葉經闌今天約她出來,一則是閒的,另外則是有些訊息他在猶豫不決,冇想好要不要跟錢橙透個底。

有些話,傳來傳去就變味了。萬一中間出個紕漏,他就裡外不是人了。

“橙子,明川哥最近是不是很忙?”閒聊了一會兒,他突然轉了個話題。

“是挺忙的,好像說節後有什麼項目。”錢橙皺眉,想了一下賀明川這兩天的安排。

從回來之後他好像就冇閒下來過,一直在書房開會。

“就我們那個項目,逸境山莊,他們昂托資本要引入新的私立醫院和大設備供應商。”

“哦。”錢橙漫不經心地應著,戳著手機,玩得專心。

剛纔看測試群裡有人說剛下發了更新包,解決了積分延遲的問題,錢橙這會兒不忙,便登上去試試看。

“明川哥跟你說過冇有?”葉經闌繼續問。

“說什麼?”錢橙迷迷糊糊抬起頭。剛纔左耳進右耳出,她已經忘乾淨了。

“就那個,環德集團的事,明川哥上個月不是還特意回了趟港城,就為這個!”

“他們家……有什麼特彆嗎?”

賀明川在家很少聊工作,偶爾談及一些,也是葉經闌、宋元竺這些錢橙認識的人。

“環德集團派出來的是他們少東家,陳亦然,居心叵測啊!”葉經闌恨鐵不成鋼道,“你上點心!”

“陳亦然?”錢橙想了想,她冇聽賀明川提過這號人物。

“那個港城名媛?”

“啊對對對!”葉經闌目光欣慰,他就說,錢橙不會如此心大。小姑娘嘛,對這種事情多少會介懷的。

“她跟薑欣月一樣嗎?”錢橙疑惑地問出口,她對港城的瞭解多來自於八卦新聞,隱約知道這號人物,但具體到人物關係,她就兩眼一抹黑了。

“她家之前看中了明川哥,但是冇想到他跑來了京市不回去了。”葉經闌思量再三,對錢橙和盤托出。

“她不是你對家那種花架子,據說手段了得,把她弟弟拿捏得死死的。”

“什麼我對家!”錢橙打斷他的話,滿臉鄙夷,“她配嗎?”

“她不配。”話音未落,葉經闌便如行雲流水般接上,“可是陳亦然就不好說了,Simn哥知道的更多,你要不問問他!”

“什麼餿主意!”錢橙挑眉看向葉經闌,“葉總這兩年忙著搬磚,隻長肌肉不長腦子。”她喝了一口酒,嘴裡嘟噥著,“我找Simn哥問什麼?看上他的人又不止這一個,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再說了,喜歡她的人難道就少了嗎?他們又不能左右彆人的想法。

看了眼對麵愁容滿麵的葉經闌,她把這句話咽回了肚子裡。--喝個下午茶。時間很合適。如果聊得好,順理成章地就繼續晚餐;聊得不好,喝完下午茶就可以送客了。錢橙來得早,葉經闌也到了,報了宋元竺定的包廂號,對方把他們客氣地領了過去。因是老闆約的客戶,酒店還特意送上了茶水和點心。“這家下午茶據說很好。”錢橙捏了塊點心,跟葉經闌裡麵閒聊著。“你這是打算用美人計?”他打量著錢橙。脫下外套,裡麵是個軟糯的一字領露肩針織衫,平直的鎖骨在捲髮之下,若隱若現,下身是一條黑色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