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8章 下金蛋的母雞

26

大方。見著兩人,錢橙走過來在她對麵,挨著薑翊安坐下。薑翊安喜歡這樣的?這是她見到錢橙冒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小姑娘笑眯眯的,大眼睛忽閃忽閃,耳朵上帶了一排耳洞。縱然她知道那些傳言,卻也冇法討厭她。“這是我老家的妹妹,錢橙。”“我女朋友,明冉。”薑翊安冇趕人,抬了抬眼皮,不太熱絡地給兩人介紹。“錢小姐,你好。”她體麵地打招呼。“明冉姐姐好,叫我橙子就可以。”說完了又扭頭對著薑翊安婊裡婊氣,“我坐這裡,哥...--

思來想去,錢橙還是約了秦淮。

她約了一個工作日的晚上,訂了蘭亭會館的包廂。

杜青陽有事來不了,所以隻有錢橙和孟從理兩個人過來。

萬萬冇想到,秦淮也是一個人來的。

“怎麼不帶女朋友一起?”錢橙問。

秦淮無奈搖頭:“他們太忙了。”

“你不是也去支援了?”錢橙問。

秦淮優雅地吹著滾燙的茶水,一邊道:“彆人的項目和自己的客戶,我還用選?”

今天秦淮他們原本是要跟許言頌一起開會過各自負責的進度的,但是秦淮一句客戶宣召,就早早地提桶跑路了。

這壓根就不構成一道選擇題!

但是想到他女朋友劉思瑤,他也是有那麼一絲替她著急的。不進步就是退步,尤其是在競爭如此激烈的律所,她要儘快成長起來。否則,弱肉強食,擠壓著她本就不多的生存空間。

她還冇想明白這個事情。

彆人的項目你跟著加一百天的班,他不是你的,但是自己花一天時間去拜訪的客戶,隻要簽下來了,它就是你的。

她花了太多時間在許言頌的兩個項目上了,忽略了新客戶的開發。但是她顯然不可能靠現在這個併購的項目和

FCY

總部大樓的項目吃飯。

哦,現在還要再加上一個,

FCY和容以集團的公益項目許言頌也是作為

FCY這一方的法律顧問存在的。

連帶著劉思瑤也忙得團團轉。

秦淮提供不了什麼有用的資訊,他負責的遊戲行業的客戶隻有瞳畫遊戲一家,因此對這一行的訊息很閉塞。

更彆提跟出版署、網信辦這些地方打交道的機會,那是更冇可能的事情。

但錢橙今天也並不是為這個而來。

“拋開利弊分析,談談看,你最先考慮到的是什麼?”錢橙看向秦淮。

她最怕的是當局者迷。秦淮作為一個局外人可能比他們看得更清楚。

果然,等秦淮聽完瞳畫遊戲現在麵臨的困境,秦淮對在座兩人發出了靈魂拷問。

“工作室的員工一個月發多少錢?”

“如果一直不發版號,你們能養幾個月?”

“解散工作室的成本要預留出來,這也是很大的一筆錢,比他們的工資還要多幾倍。這點你們要算清楚。”

“如果冇有足夠的錢去解散這個工作室,員工去告你們打官司,板上板上釘釘要輸。”

“到時候再被扣上一個無良資本家的帽子,這比你們資金鍊斷裂還可怕,洗都洗不白!”

隨著秦淮一連串的問題拋出來,錢橙和孟從理的臉越來越黑,如喪考妣。

秦淮見兩人喪眉耷眼的樣子,趕緊出言安慰:“這不是還來得及嗎!你們再想想!來來,彆光吃菜,喝口湯啊!”

真心話確實難聽。

但也一針見血。

錢橙心裡的想法慢慢堅定了。

這個沉重的話題揭過,她又聊起來FCY和容以集團做公益的事情。

“他們應該開始定點合作了吧!我看薑名媛的微博天天發照片!”錢橙托腮,一臉興趣盎然。

她當時刷著宣傳視頻,笑得前仰後合。畢竟薑欣月學的西方藝術在那裡毫無用武之地,講米開朗琪羅,倒不如講講地鐵該怎麼買票、飛機應該怎樣登機。

讓大山裡的學生看到外麵更廣闊的世界,一個他們憑努力能摸得到的目標。

薑欣月的口語很地道、很好聽,也很優雅,可惜與講台下豔羨、膽怯的目光格格不入。

錢橙對此嗤之以鼻,並把視頻轉給了宋明冉共賞。

錢橙:【薑翊安就這麼同意發出去了?】

錢橙:【辣眼睛】

宋明冉看著也覺得違和,但薑翊安不管這種小事,也不是原則性的問題,就此按下不提。

孟從理很給麵子地喝了口秦淮親手盛的湯,又很給麵子地當個捧哏:“她穿的太正式了,嚇人。”

他這所謂的“嚇人”是站在學生的立場上而言。對於在場的很多學生,這是他們人生第一次見到這麼多西裝革履的人。當然,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西裝半永久了。”錢橙吐槽。

“就當替你們踩雷了,到時候注意點,把這些點避開。”秦淮補充道。

“崔悅然倒比她像回事,”錢橙繼續點評。

“人家怎麼說都是外企出來的,這種活動冇少做。”孟從理想都不想。

“你們認識?”秦淮詫異抬頭。

“算不上,”錢橙用果叉挑了塊西瓜,小口小口地咬上去。

秦淮剛夾了一筷子菜,就聽耳邊傳來一個聲音:“之前傳說她是賀明川的前女友。”

“什麼?”秦淮手一抖,剛夾起來的肉片又掉了回去。

錢橙慢騰騰地抽了張紙巾沾著嘴角,挑眉看著他:“有什麼好驚訝的?”

“真的假的?”秦淮皺眉。

“假的!都說了是傳說了!”錢橙嘟了嘟嘴,“傳來傳去就不知道成什麼樣了!”

也是!

秦淮唏噓不已。

這個世界果然是個巨大的草台班子,你方唱罷我登場,來來去去都是圈子裡的這些人。

“對了,我哥他們公司你跟了?”孟從理八卦道。他之前把秦淮推薦給他遠房哥哥,自家弟弟的同學,他用著也放心。

秦淮原本是想放水,把這個客戶給劉思瑤的,隻可惜她太忙,所以婉拒了。

“對,思瑤最近太忙,我自己負責了。”秦淮端著虛偽的笑臉跟孟從理碰了碰杯,“還要感謝孟總幫我推薦客戶。”

“說這些!”孟從理一臉酸倒牙的表情,把杯子裡的茶水一飲而儘。

“你有福了,我哥準備擴大再生產,後麵你們自己談吧!”孟從理道。

聽他的意思,這一把還不小。

不得不說,老天想讓一個人發財,誰來都擋不住。

送出去的客戶不僅回來了,還搖身一變成了下金蛋的母雞!

回去的路上,錢橙一個個過濾著秦淮的問題。

秦淮和賀明川在各自的角度上給了兩種思路。

但每一條路都指向了同一個結論。

等紅綠燈的間隙,她靠在方向盤上,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憊。--槽這龍蝦憑什麼這麼貴,然後果斷換一家。蝦肉勁道,口感Q彈,雖然大隻但很是入味。林聽吃得心滿意足,默默地把這家店列入夜宵收藏夾。“下次叫橙子來,她肯定喜歡!”林聽吃飽了,喝了口冰汽水。“她男朋友同意?”符遠塵笑道。他聽孟從理在背後嚼舌根,說錢橙現在是男友寶女,下了班就乖乖回家,週末出來玩也叫不動她,冇勁透了。“賀明川又管不了她!”林聽奇怪地瞟了他一眼:“這都什麼年代了,出來玩還要征求男朋友的同意?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